小園春來早 散文詩詞

小園春來早 第一百三十六章殺年豬(一)

作者:花期遲遲

本章內容簡介:半,一刀刀劃下又變成很多細條兒,每條都有個二三斤左右。陳二也取了自家賣雜貨用的小稱來,各家看好哪條兒就拎著到他這裡稱重付錢。 桃花和山子抱了一隻紅木盒子站在一旁,一個數銅錢一個收銅錢,配合的默...

民間有童謠這般唱著,小孩兒,小孩兒氣鼓,氣到臘月十五。臘月十五@不殺豬,氣得小孩兒嗚嗚哭。

當然對於殺豬過年一事,不止小孩子,就是大人每每提起也是嘴角帶笑。不只是因為殺豬代表著會有美味的殺豬菜吃,有大碗的苞谷酒喝。最重要的是農人家日子過得太清貧,周圍十里八村也極少有這般闊綽直接買豬殺吃肉的。而南溝村殺豬過年的消息若是傳出去,絕對是給全村兒長臉的好事兒。

於是,這一日早起,山林之間的淡淡霜氣甚至還沒有散去,整個村莊就都醒了過來。雞鴨們在圈裡抻著脖子四處張望,老狗則是跑去院門口,抽動著鼻子嗅著空氣里隱隱的躁動和興奮味道。

各家的淘氣小孩子們一宿沒睡好,見得天亮就急著跳起來,也不管棉襖還是褲子胡亂套在身上就要往外跑。結果被自家娘親眼疾手快抓了回來,照著屁股拍了幾下,嚴厲叮囑幾句不許沒規矩讓人笑話。這才塞了他一塊餅子墊肚子,終於放了他出門。

此時,張家院子里,陳家、董家、春妮兒的兄嫂,還有里正娘子都已是早早趕到了。

劉厚生昨日大顯身手收拾了發飆的肥豬,自覺已是回復當初神勇,這會兒嚷著要親手動刀,可惜卻被董四笑嘻嘻搶了先,他只得去幫忙扳著豬頭掐了豬嘴。

那肥豬仿似已經預見馬上就要被吃掉的厄運,拚命蹬著後腿掙扎。本來它還打算甩兩坨便便噁心一下這些「仇人」,可惜已是餓了兩日的肚腸里根本沒有存貨,最後只得放棄了。

董四一手拿著五寸長的殺豬刀,一手拍著肥豬的前肘,高聲沖著院角新搭起的草棚里喊著,「嫂子們,水燒好了嗎?我們要開始下刀了1

草棚里,蒲草帶著董四嫂、陳大嫂二嫂,還有幾個平日相熟的小媳婦兒,正在兩眼大灶前忙碌著燒水、熬骨頭湯、切酸菜。聽得董四這般喊話,就笑著應道,「好了,滿滿一鍋水,足夠用了。」

李大嫂拿了個陶盆放到豬脖子底下,然後又找了根手指粗細的柳條,洗乾淨拿在手裡。董四也是個麻利的,一見諸事齊備就手起刀落,迅速在豬脖子上劃了個兩寸長的口子,那肥豬只來得及嘶叫一聲就直奔地府投胎去了。

原本聚在不遠處,一臉興緻勃勃等著看熱鬧的淘氣小子們,被這血腥場面嚇得炸營馬蜂一般哄然跑去院外躲藏,惹得眾人都是哈哈笑了起來。

李大嫂一待豬血落進陶盆里,就用柳條不停的攪拌著,生怕豬血凝固,一會兒不好做吃食。

很快,豬血流得乾淨了,幾個小媳婦立刻端了滾燙的熱水出來。陳家兄弟和李二趕緊聚到跟前,這個澆一瓢熱水,那個就趁熱拿了一塊鐵片子刷刷颳起豬@毛。不到片刻,大肥豬就被褪下了一身「大毛衣衫」,變得白白又凈凈。

董四抄起砍刀卸了豬頭,又開了肚腹,摘出各色心肝肺扔進早就準備好的陶盆里。正巧陳大伯這時背著手走進來,一見那大半盆腸子就道,「我幫忙洗腸子吧,這個我拿手。」

蒲草笑呵呵應道,「好啊,我常聽大娘常誇讚說,大伯您洗的腸子最乾淨又沒臭味,那就勞煩大伯了。待得一會兒灌了血腸,大伯可要多吃兩塊兒埃」

老爺子被哄得笑眯了眼,搬了盆子坐到草棚旁邊,又喊了一眾笑嘻嘻的淘氣小子們幫忙打下手。淘小子們嫌臭,但是又惦記著吃血腸,只得捏著鼻子上前聽令。

很快村裡人估摸著時候差不多了,就都紛紛聚了過來。董四早就麻利的把豬身子分成了兩半,一刀刀劃下又變成很多細條兒,每條都有個二三斤左右。陳二也取了自家賣雜貨用的小稱來,各家看好哪條兒就拎著到他這裡稱重付錢。

桃花和山子抱了一隻紅木盒子站在一旁,一個數銅錢一個收銅錢,配合的默契又伶俐。惹得鄉親們讚不絕口,都道,「這孩子真是跟誰過日子久了就像誰,你看這倆孩子,學著他們嫂子都會做買賣了。」

張貴原本在房裡琢磨來琢磨去,自覺該出去幫幫忙,畢竟自家也是難得熱鬧一次。可他剛邁出門檻就聽得村人這般說,立時就扭頭回去關嚴了門。

春妮惦記自家爹娘,剛把饅頭蒸下鍋兒就從灶間跑去院門口探看。說來也巧,那街口眼見轉過來的牛車上,坐的可不都是李家人!

她歡喜又懊惱的一迭聲喊著,「爹娘,你們怎麼才來啊?」

李三叔手裡鞭子加緊甩了兩下,轉眼牛車就到了張家門口兒。蒲草在院子里聽得動靜也迎了出來,笑著同春妮引了李家眾人往裡走。劉厚生見了也趕忙把手裡的活計交給別人,一臉憨笑的上前給丈人丈母行禮。南溝村人有那與李家人相熟的也高聲打著招呼,一時間院子里更是熱鬧了。

董老太和陳大娘正在屋子裡閑話兒,見得春妮娘家人來了,自然又是一番親近客套。喜鵲忙著上茶添水,給李家兩個孩子拿點心,不知是被這熱鬧的氣氛感染還是第一次見得殺豬這樣的趣事,她臉上難得也帶了笑模樣。惹得幾個老太太都是誇讚著,這閨女真俊俏。喜鵲紅了臉,趕忙又跑去灶間幫忙。

很快,半扇豬肉就被村裡人分個精光,人人都是喜滋滋拎著鮮肉往家走,心裡盤算著晚上是不是要燉一塊解解饞。

劉厚生留了幾個平日里相處親厚的鄰居和好友喝酒,待得送了他們去屋裡喝茶,又出門親自去請了幾位長輩和里正。

春妮嗅不得血腥味,就張羅著借桌椅板凳,張家堂屋和裡屋各安一桌兒,草棚一旁的空處也能放一桌,再加上灶間一桌,正好能把眾人都安頓下。

李大嫂瞧著小姑臉上笑得要開了花兒,心裡替她歡喜,手裡則是忙著把豬血過濾乾淨,加了鹽、蔥花、薑末、花椒面等調攪拌均勻。李二嫂麻利的把十幾根小腸都用線綁了一頭兒,然後掙開腸口幫著嫂子往裡灌豬血,灌滿一根兒就直接紮好扔進熱水鍋里煮。

陳二嫂搬來了家裡的所有碗筷,伸手去舀熱水洗刷的時候,瞧著李大嫂手裡捏著一根長長的繡花針不時去扎鍋里翻滾的十幾根血腸,忍不住就笑問道,「妹子,你這是什麼竅門兒啊,難道這血腸要放放氣才好吃?」

李大嫂抹了一把額頭的汗珠子應道,「嫂子有所不知,煮血腸最重要的是火候。這般用針不時扎兩下,只要不冒血水那就該出鍋了,這樣煮出的血腸最嫩最好吃。」

陳二嫂連同一旁的眾人都是聽得連連點頭,笑道,「今日可是又學了一招兒。」

那邊蒲草正往裝了骨湯的大鍋里下酸菜,自家腌漬的酸菜微黃透明,在乳白色的骨湯里翻滾,再加上大片的五花肉和粗粉條,咕嘟嘟燉在一起,不過片刻就散了滿院子的香氣。惹得院里院外的人,無不暗暗咽著口水。

若說張劉兩家殺年豬,整個南溝村人也不是全都替他們兩家歡喜,就有那個隔路的人家,暗暗氣惱不說,還私下咒罵不斷。其實不必我說,各位也都能猜到吧,跑不了就是張二一家和劉家三口。

昨日得了消息,張二嬸子就在家裡跳腳罵著老天不開眼,那等不尊長輩的賤人不挨雷劈也就罷了,居然日子還越過越好了?

張二叔雖然也是氣恨,但是想起那熱騰騰的殺豬菜,大碗的苞谷酒,嘴裡的口水就止不住泛濫了。

好不容易熬過一晚上,早起他在院子里轉來轉去,眼瞧得村人都是拎著鮮肉從他家門前經過,卻怎麼也盼不到侄兒來請。若是在等下去,怕是都開席了,他到底咬牙跺腳下了決心,打算厚著臉皮去蹭些酒肉吃喝。

狗剩兒這些日子逢賭必輸,肚子也是多日沒沾過油水了,雖然他每每想起蒲草的爐鉤子就忍不住嚇得打哆嗦,但肚裡饞蟲難安,此時又見得有老爹當先打頭陣,於是就趕緊跟在了後面。

這父子倆猶猶豫豫、磨磨蹭蹭,好不容易走到了張家附近,正巧碰到同樣被爹娘逼著來討吃食的劉水生。三人互相看了一眼,不必多言,就極默契的把三張厚臉皮糊在一處當了盾牌,然後慢慢拐進了張家院子。

眾人正是說笑忙碌著,一見這三人進來,人人都是閉了嘴,神色隱隱都帶了鄙夷不恥。張二硬是擠了個笑臉,同眾人打招呼道,「大伙兒都在啊,我們這家裡殺豬熱鬧,又讓大伙兒挨累了。一會兒大伙兒可要多吃些肉,別客套埃」

眾人聽得他這般以主人自居,都是生出吐他滿臉唾沫的衝動,誰都見過不要臉的,但是這樣把不要臉當武器的可是太少有了。

蒲草皺了眉頭,心下也是有些為難,若是按她的脾氣,那就是抄起掃把鐵杴把他們統統打出去才解恨。家裡有肉,就是喂狗也比喂他們強。但是此時院子里這麼多鄉親看著,她倒反而不好做得太過分。

春妮兒也是臉色不好,伸手扯了蒲草的衣袖,小聲問道,「攆不攆?」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