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園春來早 散文詩詞

小園春來早 第一百三十五章惦念

作者:花期遲遲

本章內容簡介:若是哪家有了大喜事或者逃過一場大劫,多會殺豬宰羊拜謝天地厚恩。而那豬肉羊肉也就成了沾染靈氣的好物事,人人都覺若是能夠分食幾口,就會得到福報好運。 果然,劉厚生話音一落,鄉親們各個都是眼睛發亮,...

這幾日,李老頭和李老太在家裡,一時擔心兒子媳婦兒們沒發好豆芽,一時又害怕人家城裡人不喜歡吃這新奇玩意兒。倆人是吃也吃不好,睡也誰不香,頭上的白髮都多添了兩縷。

好不容易盼得李二跑回來報信兒,老兩口也顧不得李三叔還在場,齊齊上前拉了兒子一迭聲的問著,「怎麼樣,豆芽賣沒賣?」

李二激動得猛點著腦袋,伸手把懷裡捂了一路已是變得溫熱的錢串子拿了出來,大聲道,「爹,娘,賣了足足七百文!洛掌柜說下次還要買更多呢1

「太好了,這真是太好了!謝天謝地1李老頭兒和老太太心裡大石落了地,笑得都是合不攏嘴,李大也是興奮得大手不停搓著。

坐在一旁的李三叔卻是聽到一頭霧水,忍不住問道,「到底是什麼好事,誰給我解解心疑,讓我也跟著高興高興。」

說起來,李家村裡風氣很是不好,家家戶戶因為都是同姓同宗,極喜歡攀比,總是是非不斷。真正埋頭好好過日子的人家實在不多,而李三叔就是其中最有能耐又最有主意的,所以李家上下都待他很是親近。

此時聽得他問起,李老頭兒又正是歡喜難耐,就坐到他旁邊把事情簡單說了一遍。

李三叔聽完之後,也是替他們一家歡喜,笑著道賀不說,還嚷著要李老頭兒請喝酒,李老頭兒自然一口應下了。

李老太趕緊去廚下把閨女家裡拿回來的木耳泡了,凍豬肉化了,加上家裡秋時存下的白菜土豆,很快就整治了四個好菜。

李老頭兒喜滋滋的抱出閨女孝敬的苞谷酒,親手給李三叔滿上一碗。李大李二兄弟笑嘻嘻湊上前也想討一碗,李老頭瞪了他們一眼,到底還是把酒罈推了過去。

農家人講究的規矩不多,李老太也沒再單獨開桌兒,領著兩個孫兒孫女坐在了桌尾,一家人就熱熱鬧鬧吃喝起來。

李老太想起蒲草拜託那事兒,就笑著問起李三叔,「三兄弟,村東九兄弟家裡養的那頭豬賣了沒?蒲草和春妮兒打算殺年豬,托我給問問呢。」

李三叔半碗苞谷酒下肚,臉色就已是紅得堪比紅布了。他打了個酒嗝應道,「肯定沒賣,前幾日我還聽他抱怨說大雪下個沒完,沒法把豬送去城裡賣呢。」

「那就好啊,我晚上就去說一聲,也省得再去別村踅摸。要說啊,九弟妹那人可是個勤快的,她養出的豬保管出肉也多。」

「我家裡那幾樣箱櫃兒也打制的差不多了,過個兩三日漆色干一干,正好連肥豬一起拉著送去。」

「那可太好了,來,來,喝酒1李老頭兒又給李三叔滿了酒碗,笑眯眯一邊說起別的閑話一邊喝了個痛快。

待得眾人盡興散桌兒之時,李三叔已經是走路打晃兒了,李老頭囑咐他幾句,就讓大兒摻扶著送了回去。

李二也是喝得臉色通紅,只覺渾身熱辣辣冒汗,他借著這熱乎勁兒就告別爹娘,頂風冒雪又趕回了南溝村兒。

日落月升,三五日很快又過去了。蒲草這一日早起給孩子們翻找乾淨衣衫,見得包裹里那件兒早就縫好的石青色羽絨坎肩,一時忍不住伸手摸了又摸,心裡暗暗把方傑翻來覆去數落了幾十遍。

掐指算算,他這一走都快有半月了,她卻連句隻言片語都沒有接到。每次見得洛掌柜和王管事,她都想問問他可有報平安的書信,但是轉念想想又把話頭兒咽了回去。這般日思夜想之下,她眼下的青黑越見明顯,脾氣也難免暴躁起來。惹得兩個孩子見了她都怯生生的,就是春妮那大喇喇的脾氣都覺出有異,私下偷偷問她是不是「親戚」來訪。

說起來,她不過同他見過幾面,又沒有什麼山盟海誓,肌膚之親,怎麼反倒同初嘗情愛的小女孩一般痴狂了。這般下去可不行,還是要找些事情做,待得忙碌起來興許就忘記這事兒了。

這般想著,她就趕忙卷了包裹,張羅著吃過早飯就要拐去菜棚子澆水鬆土,琢磨是不是再添些什麼新花樣兒。

許是老天爺也見不得她受相思之苦的折磨,晌午剛過沒一會兒,李三叔就帶著李大趕了兩輛牛車,拉了諸多箱櫃和一頭肥豬上門了。

他們兩人這般大的陣仗進了南溝村,自然惹得村裡人好奇跟來看熱鬧。蒲草聞訊和春妮夫妻接了出來,寒暄幾句之後,剛要往下抬箱櫃兒。不料,那頭肥豬不知怎麼掙脫了繩子,居然撒著歡兒的滿院子瘋跑,直嚇得孩子們尖叫,躲去各自父母身後。

劉厚生這些時日腿傷已是好得差不多了,他以前又是打獵好手,狗熊都是照殺不誤,自然不懼這頭髮飆的肥豬。他找准個機會,上前一腳就把肥豬踹了個跟頭,然後直接一腿跪壓上去,接了陳大遞來的繩子就來了個五花大綁。

眾人見他如此麻利就紛紛笑著贊道,「生子,你這腿腳可是好徹底了,看著比原先還靈活呢。」

張家菜棚子每幾日就要賣菜進銀錢,劉厚生雖是生性憨厚木訥,但是耳聞目染久了,自然也多了幾分圓滑。

他哈哈笑著同眾人打了個招呼,應道,「都是老天爺開眼,保佑我這條腿沒有殘廢。這肥豬就是我家和張家出銀子一起買的,我打算拿這豬頭祭拜天地。明日家裡家裡殺豬,大伙兒若是沒有啥急事兒,就都來熱鬧熱鬧,吃碗殺豬菜埃」

農家人少有讀書識字的,又代代相傳下來許多古老靈異之事,所以對於鬼神之說很是敬畏。若是哪家有了大喜事或者逃過一場大劫,多會殺豬宰羊拜謝天地厚恩。而那豬肉羊肉也就成了沾染靈氣的好物事,人人都覺若是能夠分食幾口,就會得到福報好運。

果然,劉厚生話音一落,鄉親們各個都是眼睛發亮,開口問道,「生子,這麼一頭肥豬,你們兩家怕是吃不完吧?大伙兒都沒買過年的豬肉呢,不如你們兩家也分大伙兒一些,價錢貴幾文都沒啥。」

劉厚生回身瞧得蒲草和春妮都在忙著安置箱櫃,於是略微猶豫了一下就說道,「那就分出一半吧,價錢和城裡肉鋪一樣,我們兩家也不能賺大伙兒便宜埃」

「哎呀,生子真是個仗義人,我家訂兩斤。」

「我家訂三斤1

這般不過片刻,眾人就七嘴八舌得把一頭大肥豬訂走了大半。劉厚生好脾氣的挨個都應了下來,又送了滿臉是笑的村人們出了院門兒,這才轉回了屋裡。

蒲草和春妮正喜滋滋的請李三叔和李大李二幫忙安放箱櫃,炕尾是一隻水曲柳木打制的四開門炕櫃兒,五尺長三尺高,邊角處雕刻了簡單的祥雲花紋。柜子裡面鑲嵌著帶鎖的暗格,想來平日放些隨手取用的物件是最好不過了。

炕櫃兒上面則是一隻雙開門的被櫥,同樣材質和雕花,長短也是五尺,但高度卻差點兒頂到了天棚。別說放下三床被子,就是放個十床八床也是綽綽有餘。

而屋地空處原本臨時搭起的兩層木板也被移了出去,取而代之的是兩隻半人高的三角架子,架子上安放了兩隻方方正正的松木大櫃。每個櫃角兒都包了黃銅,中央也鑲了明鎖,在窗外照進來的陽光映射下,極是惹眼又大氣。

桃花另外還得了一隻一尺見方的大妝盒,山子的則是裝兵器的小柜子,兩個孩子都是歡喜得不停摩挲著,臉上笑得開了花兒一般。

蒲草抱了桃花,要她親手開了左邊那隻大櫃,笑道,「桃花,這柜子以後就留著給你裝嫁妝。嫂子一定幫你把這大櫃填滿綢緞和衣衫,妝盒裡也裝滿金銀首飾。」

春妮笑著抻頭去看柜子,嚷道,「這柜子可不小,若是外人知道我們桃花嫁妝這般豐厚,怕是要踩破咱家門檻兒了。」

眾人都是哈哈笑了起來,蒲草請了李三叔幾人到堂屋裡坐了,喜鵲忙著上茶水點心。李三叔瞧著她這般丫鬟打扮,暗暗感嘆張家正是富貴了,居然連奴婢都買回來了。

眾人說著閑話兒,商量起明日殺豬的事,春妮就開口留李三叔和自家大哥住下。不想李三叔著急還牛車,李大也惦記家裡兩個孩子和老爹老娘,都是搖頭不肯。

春妮極想娘家人留下熱鬧熱鬧,聽得這般就有些失望的掘了嘴。劉厚生本就疼媳婦,如今兒子也在媳婦肚子里,他更是捨不得媳婦兒有半點兒不如意,於是趕忙說道,「左右冬日家裡也沒什麼活計,不如明日把丈人丈母和兩個孩子都請來吧,咱家也住得開。」

春妮立時大喜,連連點頭說好,李大嫂李二嫂也想孩子,自然也是一千一萬個願意,於是這事兒就定了下來。李三叔也被春妮以趕牛車送人為借口,請他一定來喝酒。

蒲草眼見外面天色漸暗,就進屋取了銀錢,同李三叔結算了剩下的工錢。而外面那頭肥豬養了一年之久,眾人估摸著差不多有二百斤重,蒲草也按照市價給了三兩銀子。

原本李九一家托李三叔送肥豬過來,曾說起估重按一百八十斤算。如今蒲草這般大方,李三叔回去更好交差,於是笑呵呵接了銀子,就同李大一起告辭趕車回去了。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