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一百三十三章何樂而不為

作者:花期遲遲  |  更新時間:2013-07-14 07:33  |  字數:0字

桃花生怕嫂子生氣,一雙水汪汪的大眼睛眨也不敢眨一下,怯生生的小模樣惹得蒲草心憐,趕緊好好抱了她安慰幾句,這才進屋去陪客。

洛掌柜和王管事這半會兒就忙著琢磨桌上的新菜色呢,哪裡有閑暇理會陪客這事兒。見得蒲草進來,他們趕忙起身相讓,末了笑道,「張東家,這就是那新吃食?賣相可真是不錯。」

蒲草笑著點頭,替他們一一介紹,「這個炒豆芽裡面加了蒜苗和臘肉,而這個涼拌的,則是加了木耳、白菜絲和香菜。湯碗里盛的是豆芽肉丸湯,最後這一道主食就是豆芽雞蛋餅。」

洛掌柜瞧著那涼拌豆芽里香菜碧綠、木耳烏黑、豆芽白嫩,間或點綴幾段油炸紅辣椒,真是賞心悅目之極。他第一個就夾了一筷子送進嘴裡,嚼了幾下不等咽下就已是點頭贊道,「這個涼拌豆芽好,爽口不油膩,放進涼盤裡絕對大賣。」

見得掌柜動了筷子,王管事也趕緊夾了一口豆芽炒蒜苗,也是贊道,「這炒豆芽酸甜清爽,味道真不錯。」

緊接著那飄著碧綠蔥花的豆芽肉丸湯,金黃色的豆芽雞蛋餅也都讓兩人讚不絕口。蒲草慢慢陪著兩人吃喝,不時說上兩句閑話,一時當真是賓主盡歡。

待得飯畢,喜鵲把飯桌兒撤了下去,洛掌柜慢慢喝著茶水,望向蒲草的眼神里比之以前又多了三分欽佩,他心裡原本對於自家主子行事的那點兒不贊成也盡皆拋到了腦後。

「張東家當真是心思巧妙,不但大冬日種出青菜,如今又琢磨出豆芽這樣的好吃食,老朽真是佩服。」

「洛掌柜客套了,這豆芽說起來也不是什麼稀罕物,上不得大檯面兒。若是放到酒樓里給食客們嘗個新鮮,也是勉強能夠勝任罷了。」蒲草自覺說的是實話,但聽在老掌柜耳里卻更喜她謙虛謹慎,於是沉吟片刻就道,「張東家,這豆芽我們酒樓是一定要買的。您看定個什麼價錢合適?」

蒲草原本也沒指望這豆芽能賺個金山銀山回來,初衷就是想幫著李家解解綠豆賣不出的困境,所以自然也沒有奇貨可居的念頭。她心裡迅速盤算了一番,淺笑應道,「洛掌柜,城裡綠豆賣價是七文,而一斤綠豆只能發出五斤豆芽,我們就取一倍利潤,三文一斤賣於白雲居。若是別家酒樓也要買進,價格就是四文,如何?」

洛掌柜原本以為蒲草會要個高價,未曾想她開口才要幾文,而且白雲居還比別家的報價更低。雖然酒樓日進斗金,不差這百十文錢的差價,但這明顯高於別家的優待,還是讓老爺子喜色更深。

「張東家這價格當真是實惠,老朽若是不應,可就太不識抬舉了。這事兒就說定了,我們白雲居以後暫時每日定下二十斤,若是其餘同行也看中了,老朽就代張東家一併應下來,如何?」

蒲草點頭道謝,「多謝,那就勞煩洛掌柜了。廚下還有半簍豆芽,幾個菜方子我也寫好了,洛掌柜回去的時候都帶上,先在酒樓里試賣看看。若是食客們不捧場,那咱們今日的生意就當沒談過。若是食客們吃得還算順口,那五日後再上門取菜時就把新發好的豆芽也一併取走就是了。」

「好,張東家快人快語,老朽就不客套了。」買賣雙方都是和和氣氣,自然相談甚歡。

三人正是說著閑話兒,春妮卻從外面進來笑道,「青菜都準備好了。」

洛掌柜和王管事擔心天色黑得早,也不敢多坐就起身隨蒲草去了菜棚子。兩人都是第一次進得這般暖如春日的地方,難免要新奇的四處探看一番。末了王管事帶了眾人往外搬菜筐,洛掌柜就同蒲草清算了銀錢。

待得回到前院,蒲草又把那半婁豆芽和菜方子拿出來,仔細交代給王管事,然後才送了這老少二人出門回城。

春妮脾氣最急,一等陳家婆媳說笑著回自家,立時就扯了蒲草袖子問道,「鋪草,怎麼樣,那事兒成了嗎?」

事關一家人的進項,李老太自然也是一臉忐忑關切。劉厚生見此,一臉疑惑的問道,「到底是什麼事啊?」

蒲草示意他們一家子趕緊關了院門進屋坐好,這才笑嘻嘻把剛才同洛掌柜商定之事說了一遍。李老太聽得這豆芽菜居然賣四文一斤,比豆腐還貴,歡喜得合不攏嘴,劉厚生也是替丈母一家歡喜,憨笑不停。

春妮掰著手指頭算了半晌,焦急問道,「三文一斤,一日二十斤就是幾十文。若是別的酒樓也買一些,那就是…是多少啊,多少文?」

蒲草聽得她算的亂七八糟,心下好笑,剛要出口替她解疑,不想喜鵲卻是一臉不屑的介面道,「這都算不明白,還做什麼買賣啊!三文一斤,二十斤就是六十文,一個月就是一兩八錢銀子。若是其餘幾家酒樓也同白雲居買的一般多,那一月最少能進十兩銀子!」

「十兩!」春妮喜得眼睛都瞪圓了,上前抱著李老太大喊大叫,哪裡還顧得上計較喜鵲言語不敬,「娘,咱家發財了,發財了!」

李老太也覺心頭狂跳不止,哪怕她活了多年,早已被窮苦日子磨礪得寵辱不驚,這一會兒聽得一月就能賺回一年的進項,也是歡喜難忍的掉了眼淚。這是不是說,以後小孫子就有銀錢讀書了?孫女也有嫁妝?甚至家裡還能蓋新院子買肥田?這簡直就是做夢一般啊…

蒲草聽得喜鵲一口小帳算得麻利,難得誇讚她道,「你這賬目算得倒是清楚,可是特意學過?」

喜鵲想起那早逝的父親,當初也是有名的鐵算盤,若是他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