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園春來早 散文詩詞

小園春來早 第一百三十二章白胖小豆芽兒

作者:花期遲遲

本章內容簡介:正巧里正娘子上門來小坐,聽得這事就哈哈一笑,出門時攆了道邊兒幾個玩耍的淘氣小子滿村喊上一圈兒,立時就聚了十二三個壯小夥子,各個都是扛著木板、鐵杴,嘻嘻哈哈說笑著,玩耍一般就把拗口清開了。 蒲草...

不過,這次他可沒敢再放狠話,生怕沒有出得門口又被抓回去,再吃一頓拳頭。

待得他出得府衙大門,見得漫天風雪和自家老爹,這才終於明白是逃出生天了。他一瘸一拐奔到老爹跟前,一迭聲的埋怨著,「爹,你怎麼才來?孩兒都要被打死了。」

方老爺眼見兒子如此也是心疼,低聲說道,「走吧,先回家1

方睿這幾日挨打受餓,倍覺委屈,一邊上車一邊吩咐小廝,「快去豐樓給我訂桌席面兒回來,要二十兩一桌兒的。」

方老爺正是犯愁以後家裡生計無靠,又聽得大兒這般鋪張,心裡突然就有些後悔,他是不是當真錯得太多了…

雪都北城門外,一行七八輛馬車正是頂著風雪行駛在官路上,方傑掀開車簾眼見那青灰色的城牆越來越模糊,心下一時苦澀難辨,最後終是長長嘆出一口氣,輕聲道,「自由了…」

東子正美滋滋揚著鞭子敲打棗紅馬,聽得車裡主子好似有動靜,於是趕忙扭頭問道,「公子,您有何吩咐?」

方傑放下窗帘,高聲應道,「無事,趕路回家!」

「好咧!公子坐穩了,咱們回家嘍1東子歡呼一聲,催得棗紅馬向前飛奔而去,侶盅鍥鸕乃檠繕槳眨如同瓊花綻放般絢爛美麗。無論何時,再冷的寒風霜雪也擋不住旅人歸家的心,因為那一處所在的溫暖,足以讓人一生眷戀…

南溝村裡這一日也是格外熱鬧,因為昨晚一場大雪堵了村后的山路拗口,蒲草擔憂白雲居來人取菜時難行,於是就琢磨著請鄰人們幫忙鏟雪。

正巧里正娘子上門來小坐,聽得這事就哈哈一笑,出門時攆了道邊兒幾個玩耍的淘氣小子滿村喊上一圈兒,立時就聚了十二三個壯小夥子,各個都是扛著木板、鐵杴,嘻嘻哈哈說笑著,玩耍一般就把拗口清開了。

蒲草自覺請人出力,怎麼也要招待一些吃喝才是禮數,但是她這不寡不棄的身份,又容易招惹是非。於是就搬了食材,帶著喜鵲跑去隔壁春妮家,熬了大鍋的骨湯燉豆腐,又蒸了兩鍋大饅頭。

李老太笑呵呵跟在一旁幫忙,她心裡惦記溫室里那些豆芽兒,於是就問道,「蒲草,那些綠豆芽是不是能吃了,要不咱們做點兒嘗嘗?」

蒲草笑著在圍裙上抹了抹濕手,應道,「吃倒是能吃了,只是中午人太多,晚上清靜下來,咱們就炒兩盤埃」

春妮如今是一人吃兩人補,但凡能送進嘴裡的,那是堅決不能放過。這幾日她眼瞧著那豆芽長得越來越白胖兒,自然是心癢的厲害,就盼著什麼時候能好好吃上一頓。此時聽得蒲草開口說晚上就做,立時歡喜得直拍手。

蹭了一臉黑灰的喜鵲正蹲在一旁燒火,翻了個白眼,撇嘴嘀咕,「鬼鬼祟祟!不就是個豆子嗎,居然還這般藏著掖著。」

蒲草掃了她一眼,眉稍兒挑了挑,卻是沒有呵斥。轉而又回家搬了所有碗筷錯來,春妮家裡也有七八副,湊在一起倒也綽綽有餘。

眼見兩口大鍋都是熱氣騰騰,骨湯和饅頭的香氣更是調皮的交織在一處,溢滿了整個灶間。蒲草就攆了院子里玩耍的山子,去喊大伙兒回來吃飯。

山子幾日前剛得了一件「寶甲」,雖然不知能否扛得住刀槍劍戟,但穿在身上卻是輕便又暖和,比之臃腫的棉襖可是好上太多。於是大將軍喜笑顏開之下,恨不得日日都跑出去帶著小兵衝鋒陷陣。

這般聽得元帥姐姐下令,自然是立刻就帶著親兵胖墩兒殺向了村外傳令。

很快,一眾小夥子們就在陳大陳二的拉扯下扭捏著走進了院子。蒲草笑著招呼他們進屋坐了,然後大盆的骨湯和熱氣騰騰的饅頭就端了進來。

冬日裡農閑無事,一般人家都只吃兩頓飯。小夥子們本來就是飯量賽過牛的年紀,又揮了半晌鐵杴,哪能不餓呢。此時一嗅得飯菜香氣,各個肚子都是咕咕響成一片,羞得他們臉色更紅,更是拘束。

蒲草把一碗熱湯一個大饅頭塞到前院李家三小子的手裡,笑道,「大伙兒都忙了半晌了,趕緊墊墊肚子吧,灶間里還有很多,管你們吃飽喝足。」

李家三小子咽了咽口水,支吾道,「嫂子,俺們也沒幹啥活兒礙」

陳大陳二平日常與張家來往,自然比之旁人要放得開,也不必蒲草動手就自己端了一碗湯滋溜溜喝了一口,笑道,「我們兄弟可不客套了,你們要是不吃,我倆就包圓兒了。」說完,他又狠狠咬了一口饅頭,直嚷著,「真香埃」

小夥子們見得有人帶了頭兒,又實在饞得慌,互相瞅瞅也就不再客套了,各個一手湯碗一手饅頭的吃喝起來。

喜鵲端了一盤燒得酥脆的紅辣椒進來,陳大伸手拿了一個搓成碎末撒在湯碗里,雪白的豆腐配著幾根碧綠的菜葉,再加上這紅艷艷的辣椒末,真是看著就讓人忍不住口水泛濫。

待得喝上一口,骨湯的濃香、青菜的鮮甜、辣椒的香辣混在一起,從喉頭一路滾熱滑下去,燙得整個腸胃立時就像著了火一般。

翠巒城地處北地,氣候寒冷,烈酒、辣椒一直是所有人的鐘愛之物。小夥子們吃了這半會兒也漸漸放開了手腳,紛紛上前添湯灑辣椒、拿饅頭,各個吃得是鼻尖額頭冒汗,臉上笑得開了花兒一般。

當然,也有那情竇開得早的,一邊吃喝一邊不時偷瞄站在門口的喜鵲。這丫頭雖然進得張家五六日,諸事都要從頭學起,原本白皙的小臉兒憔悴了許多。但是她在方家衣食無憂養了幾年,氣質容貌自是比村裡的閨女們強了許多,也難怪惹得小夥子們動心。

李老太把這一起看在眼裡,生怕喜鵲惹了是非帶累蒲草,於是就上前扯了個借口引她去了灶間。

小夥子們沒了念頭又都吃得飽足,於是就紛紛道謝告辭了。

蒲草帶著春妮剛把碗碟收拾下去,山子就從門外跑進來嚷著,「姐姐,方大哥的馬爬犁來了。」

蒲草臉色一喜,但隨即那笑意又盡皆變成了失望。她倒是忙得一時混忘了,她惦念的那人已是回了京都,這次上門的當然不會是他了。

果然,門外那爬犁上跳下來的正是洛掌柜和王管事,蒲草先前去過酒樓,與他們也是熟識。於是三人互相見了禮,客套幾句,蒲草就把他們引進了劉家小坐,喜鵲上了熱茶就帶了一臉複雜之色退了出去。

洛掌柜自然聽過當日之事,但他卻聰明的半句未提,笑呵呵說道,「老朽和王管事極少出城,沒想到路上這般難行,耽擱了不少時候,倒是要勞煩張東家加緊拾掇青菜了。」

蒲草親手替他們倒了一碗熱茶,應道,「洛掌柜客套了,這都是應該的。你們二位怕是還沒吃午飯,若是不嫌棄我們這農家貧寒,就在這裡簡單墊墊肚子如何?正巧我最近得了樣好吃食,還要洛掌幫忙櫃品評一二,看看能否放到酒樓里售賣。」

所謂,在其位,謀其政。洛掌柜整日守在酒樓里,對生意是極用心的,這般聽得蒲草說起又有新吃食,自家酒樓興許又要火爆全城,自然是大喜過望,連連點頭應道,「張東家端出來的吃食那都是一等一的美味,老朽今日可是又要開眼界了。」

蒲草客套了兩句,就同春妮、李老太一起去了溫室。劉厚生早得了山子報信兒,正在準備刀筐等物。蒲草囑咐了他們兩句,就去掀了角落裡的豆芽簍子查看。

菜棚子里溫度高,正適合豆芽生長,不過才五六日的功夫,就已經有兩寸長短了。那一根根小豆芽,頭頂豆帽兒,身子白胖粗壯,腳下踩著三五根須,怎麼看怎麼可愛。

春妮湊過來看了幾眼,略微有些擔心,問道,「蒲草,這東西做出來真能好吃嗎?洛掌柜能捨得花銀錢嗎?」

蒲草找了個草帘子緊緊裹了簍子,又去拔了幾棵鮮蔥、一縷蒜苗和香菜,這才笑道,「你就放心吧,先好好割菜,保管一會兒有好消息告訴你。」她說完這話,就開門急匆匆出去了。

春妮無法,只得帶著娘親幫忙割菜裝筐。隔壁陳家這會兒也聽得動靜了,陳大娘婆媳也趕來當幫手兒,菜棚子里立時就熱鬧了起來。

蒲草到得灶間,分了一半豆芽泡水撈出綠豆皮兒,然後又是泡木耳、切蒜苗,剁肉餡兒,忙得是腳不沾地。

原本還坐在灶眼旁自怨自憐的喜鵲,也被她指使的團團轉。桃花和山子最是懂事,主動跑來幫忙燒火,蒲草挨個兒大大親了他們一口,惹得兩個孩子紅著小臉兒,笑得咯咯有聲。

喜鵲看在眼裡,鼻子里輕輕哼了一聲,不知是嫉妒還是羨慕。

待得食材都準備好了,蒲草就挽了袖子開始煎炒烹炸,兩個孩子被催著添柴燒旺火,小手忙碌著往灶眼兒里添苞谷秸稈,眼睛卻滿是好奇的看向鍋里,不知這白白的小東西能做出什麼樣的吃食,就連喜鵲也是悄悄挪到了一旁翹腳觀望。

很快,一炒菜一熗菜,一湯一餅就端上了桌子。蒲草一邊摘圍裙一邊要桃花去喊張貴過來陪客,不想張貴兒聽得上門的不是方傑,只是白雲居的掌柜和管事,就借口頭疼不願出面。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