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園春來早 散文詩詞

小園春來早 第一百二十八章與我何干

作者:花期遲遲

本章內容簡介:理的順了順衣襟,再抬頭時卻是笑得一臉燦爛,「他們下獄,與我何干?為何要為了他們就耽擱了我喝茶?」 方老太一口氣堵在胸口,仿似極難相信一般,哆嗦著手指罵道,「你…你這是什麼話?那是你爹和你兄長,...

方家院子一片靜悄悄,仿似這平靜之下掩蓋了什麼,又在醞釀什麼。

方家老少幾口吃了飯就聚在正房裡狀似極鎮定的閑話著,其實說了什麼也都是出口就忘,各個都是抓心撓肝一般等著外院奴才報喜。

而大小丫鬟小廝們也是無心做活,三五成群聚在一處嘀嘀咕咕,這個猜測老爺必定外放做知縣,那個說興許老爺能升一等留在京里擔個肥差。人人都是盼著到時候能跟著主子撈些好處,自然望向大門外的目光也就更焦灼了。

這般上下主僕一心都在等著戶部來人通稟的時候,方傑卻是披了一件墨綠色刻絲鶴氅,帶著東子開院門走了出來。

有那小廝丫鬟見了勉強躬身行了個禮,有的乾脆就低頭裝作沒看到了,甚至那些跟著老爺和大少爺出門,算是有些臉面的奴才還得意的嗤笑兩聲。東子恨得揮了揮拳頭,方傑卻是視而不見,慢悠悠出了大門。

這一日太陽難得早早出來上工,街道兩側的屋舍又遮了大半的北風,一路走著倒微微有些暖洋洋的春日之感。

此時已是日上三竿,街上行人漸漸多了起來,各家鋪子早就卸下了門板,小夥計熱情的站在門口迎客,各個都是笑得臉上仿似要開了花兒一般。

方傑找了家老字號的銀樓同掌柜買了個小巧精緻的雕花盒子,然後仔細把昨晚抄寫的「寶典」放進去,這才囑咐東子送去趙胖子那裡。

那銀樓掌柜是個眼尖的,瞧著方傑衣衫華貴,配飾也都是上好貨色,就以為是個大主顧,於是,親自端了樓里最是精巧的兩套赤金頭面兒上前介紹。

方傑隨意拿起一隻嵌蜜蠟石的赤金簪子翻看,也覺做工極精細,但是轉念想起蒲草的脾氣就又放了回去,溫和笑道,「老闆,店裡可有精緻小巧些的銀簪,拿來給我看看。」

那老闆心下失望,實在不知這樣的貴公子為何放著金飾不要,反而要看銀簪。但做買賣講究和氣生財,不敬衣帽只敬人。他心裡嘀咕,臉上卻沒表露出來半點兒,照舊笑著應了,轉身又去尋了兩盒精緻的銀簪來。

方傑笑著挨個拿起打量,倒還真被他挑到了一隻合心意的。那是一隻打磨得極光滑的銀簪,簪頭用銀絲纏了一叢青草,草葉上蹲了一隻蟈蟈,簡直是惟妙惟肖,極逗趣又生動。

他立時就抓到了手裡不放,轉而又挑了兩隻梅花簪,一起要掌柜的幫忙包起來。那掌柜的還是不死心,笑著勸解道,「這位公子,剛才那兩套赤金頭面兒是我們這樓手藝最好的師傅打制,在這京里也是獨一份兒。您不如一同買回去吧,待得哪日迎娶心儀的女子做個聘禮,多體面埃」

方傑暗笑這掌柜巧舌如簧,本想說他還不知哪日娶親,可是出口卻變成另一句,「那就包起來吧。」

那掌柜沒想到這般容易就做成一筆大買賣,樂顛顛的趕忙招呼小夥計找兩隻好盒子妝點。倒是方傑怔愣半晌,繼而失笑搖頭,買就買了,誰知以後什麼時候就用到了。

東子辦了差事跑回來,笑嘻嘻湊到主子跟前說道,「公子,郡王爺要小的給您傳個話兒,再過一個時辰就有熱鬧瞧了,要您千萬別錯過了。」

方傑眼眸里閃過一抹亮色,起身辭了那銀樓掌柜就帶著東子沿街繼續逛了下去。

花想容的胭脂和玫瑰香露,陸記老店的牛乳菱粉香糕、胭脂鵝脯、八色傳統點心,天秀閣的春夏秋冬四系荷包等等,一家家走下來,但凡好吃好玩之物,方傑都會買上很多。最後直掛得東子肩上、手臂上沒有一處空地兒,腳步都挪不動了。眼見主子還沒有停手的意思,東子只得苦了臉央求道,「公子,這天色不早了,咱們還是回府吧,別錯過了好戲。」

方傑扭頭瞧得他差點兒被各種盒子和包裹埋起來,也是好笑,揮手道,「那就回吧,明日再出來。」

東子大喜,高聲應了就要當先開路,不想他還沒等邁開步子,就被一個青衣小廝撲得倒退了兩步,他趕忙護住懷裡的物件喝罵道,「這是誰走路不長眼睛?」

那小廝卻是沒有應答,哭咧咧沖著一旁的方傑嚷道,「二少爺,您快回府吧!府里出事兒了,老爺和大少爺都被捕快抓走了。老夫人也嚇暈了,府里都等著二少爺回去做主呢。」

東子此時也認出這小廝就是方睿身邊最得力的跟班兒了,立時抬腿就給了他一腳,惱怒道,「你不是要等著老爺復官跟著撈好處嗎?剛才還得意的鼻孔都要衝天了,這會兒你主子出事兒了,知道找我們公子回去處置了。做夢!就讓你主子吃一輩子牢飯吧1

這真是風水輪流轉,不定到哪家。那跟班兒若是知道會有今日之事,死活也不敢借了自己主子的勢得罪了這主僕倆埃他忍著疼一迭聲的央求著,「二少爺,平日是小的狗眼看人低,您別跟小的一般見識。您就是不待見我們主子,您也該替老爺想想啊,老爺也被抓去了,就等著二少爺想辦法呢。」

方傑眼見周圍路人聚了過來,就皺眉說道,「走吧,先回府。」

那小廝立時大喜過望,轉身就要當先引路,卻被東子又是一腳踹到屁股上,一股腦兒的把手裡的物件都塞給他抱著。然後這才抬頭挺胸跟在主子後面伺候,只覺憋了好幾日的一口悶氣頓時消散一空。

方家老宅里,早沒了先前那般喜慶之氣,取而代之的是滿滿的驚慌和絕望。許是官差抓人沒有太客套,一進府門的照壁兩側,原本擺得幾盆冬青樹被摔得四分五烈,泥土撒得各處都是。沒頭蒼蠅一般的丫鬟小廝們跑過,沾到鞋底上就成了一個個泥印子,印得原本乾淨整潔的迴廊變成了一副抽象畫。

正房的雕花烏木門也被踹了一個大洞,最是喜好新奇的北風,打著旋兒的衝進屋去看起了熱鬧。

昏死過去的方老太這會兒已是被馬氏掐了人中喚醒,捶胸頓足哭喊著,「哎呦,我不活了,我的兒啊,我的孫子啊,這是造了什麼孽啊,好好的大喜事就變了禍事…」

微雨等幾個小妾平日爭風吃醋都是把好手,這個時候卻是沒有半點主見。沒一個上前幫忙勸慰,兀自哭得如同塌天一般。他們這般簽了賣身的妾,平日有寵還好,若是方老爺一命嗚呼或者就此終老牢獄,她們就是被提腳兒賣給人牙子的下常

馬氏突然失了夫主和兒子,心裡簡直急得被火烹油煎一般,見得幾個小妾如此添亂,就狠狠賞了幾她們幾巴掌出氣,末了又喊著丫鬟趕緊扯了她們關去廂房。

果然,小妾們一退下去,屋子裡頓時清靜不少。方老太哭了幾聲,憋得臉色通紅,又是要背過氣去,馬氏趕緊一邊幫忙拍胸脯一邊喊了丫鬟倒茶水。

正是這般最忙亂的時候,方傑卻邁步走了進來。馬氏立時如同見了救星一般,撲上前就扯了他的袖子哭道,「官哥兒啊,你快去府衙打聽一下,你父親和大哥都被官差抓去了。他們說你大哥買回的那古籍是偷盜之物,那明明是買的…」

方傑卻是不等她說完,就一臉厭惡的扯出了自己的袖子,轉而隨意找了個椅子坐下,冷冷開口吩咐丫鬟,「倒壺熱茶來1

一屋子主僕都是聽得發愣,方老太支撐著坐了起來,呵斥道,「你父親和兄長被抓下獄,你還有心思喝茶?還不趕緊去衙門打探?」

馬氏也是惱怒,「要喝茶,以後有的是時候喝,這會兒先顧你父親和大哥要緊1

方傑慢條斯理的順了順衣襟,再抬頭時卻是笑得一臉燦爛,「他們下獄,與我何干?為何要為了他們就耽擱了我喝茶?」

方老太一口氣堵在胸口,仿似極難相信一般,哆嗦著手指罵道,「你…你這是什麼話?那是你爹和你兄長,怎麼就與你無干?」

馬氏眼見方傑臉帶嘲諷之色,心頭狂跳不已,生怕她一直擔心的事情發生,勉強擠了個笑臉幫腔道,「就是啊,官哥兒,咱們是一家人,就算平日有什麼嫌隙,這時候也該齊心合力才好。」

東子撇撇嘴,瞪了那些傻愣的丫鬟一眼,走去茶几旁倒了一杯茶水雙手捧給主子,然後就一臉得意的站到了主子身後。

方傑低頭喝了一口茶水,仿似極不喜歡這茶葉的味道,皺眉放下杯子,這才換了一臉驚奇之色說道,「我離家幾年,倒是不知祖母和母親變得這般明事理了。

當初我娘重病不治,慢慢苦熬日子的時候,你們可是沒把她當成一家人埃我記得我跪求母親買株人蔘熬湯,母親還罵我娘為何還不死,擾得全家不得安寧。那時候祖母在做什麼?哦,我想起來,祖母在聽戲,咿咿呀呀好不熱鬧礙」

方老太和馬氏眼見他這般笑吟吟說著話,眼裡卻是酷寒一片,忍不住都是齊齊打了個冷顫。這時候就是傻子也聽明白了,這小子是要借今日之事要挾,替他娘報仇出氣…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