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園春來早 散文詩詞

小園春來早 第一百二十五章裝傻充愣

作者:花期遲遲

本章內容簡介:未得逞,更是失望和疑惑。要知道以前方傑每次回來都要親手打理那院子,連丫鬟小廝都不讓進門,可見對那院子的看重。 如今那院子不但被分給了小妾,還下令拔光了所有花木,他居然還能這般平靜應答。難道他猜...

方傑搖頭,「祖母放心,那都是孫兒自己置辦下的產業,孫兒多勞累些也是應該。咱們方家是書香門第,父親和大哥將來都是要做官的人,身份清貴。孫兒一身銅臭,還是莫要連累父親和大哥被人家說道才好。」

他這幾句話聽著好似很謙卑,但是細品品總覺得有些不對味。方老太太和方老爺對視一眼,都是有些皺眉。方老爺沉吟了一下,開口說道,「這事倒是無妨,京里哪家背地裡沒幾間鋪子啊,都是心照不宣罷了。」

方傑卻是好似極堅持,應道,「父親說的是,但這事若是被有心人揪出來,到底也是個麻煩。所以,孩兒這次回來打算把京里的幾家鋪子都轉賣,以後專心經營北地的酒樓。」

「什麼?轉賣鋪子?」不等方老太太和方老爺應聲,方氏第一個驚問出聲,心裡大急。要知道這府里老老小小,加上丫鬟小廝,平日穿戴吃用都是從幾家鋪子運回來的,若是鋪子轉賣了,那她們以後豈不是買斤細面都要自己掏銀錢了。

「官哥兒啊,那幾家鋪子經營得好好的,怎能說轉賣就轉賣呢?」

「就是,官哥兒啊,你父親致仕在家,還不知道何時才能官復原職,就是你大哥也要兩年才參加科考。不如你再等等,兩年後再說吧。」方老太太也是勸慰著,末了還使勁兒瞪了方老爺一眼,要他趕緊幫忙勸說。

方老爺清咳兩聲,端出父親的架勢說道,「你常年住在北地,是離家太遠了。若是有人當真以此為借口,污我方家清名,你再趕回來處置也是費時費力。不如你把契紙留下,到時候我自會讓你哥哥找人把鋪子轉賣了。」

方老太和馬氏聽得這話,眼睛都是順江就亮了起來,這可是個一勞永逸的好辦法,若是拿到契紙,這鋪子以後可就是她們說了算了。

方傑心裡冷笑,臉上卻是一副氣惱神色,應道,「哥哥是要做官的人,出面轉賣鋪子容易落人話柄,還是我自己親手處置了吧。說起來,三家鋪子都是開在繁華街市,居然月月都沒有盈餘,有時候甚至還要虧銀子,這樣的買賣,留著還有什麼用處?不如賣了省心。」

方老爺想起前些時日從錦繡庄強硬取回的那一千兩,心裡更是發虛,隨口應道,「許是陳家那幾人不用心,你換些人手就是了,鋪子還是留著吧。」

方傑皺眉,末了嘆氣道,「陳老掌柜是當年跟著我娘做生意的老人兒,我剛開始經商,也是他給的本錢。如今他上年紀了,倒是不好攆他們一家出去。罷了,鋪子暫時不賣了,再等等看吧。」

聽得方傑提起過世的娘親,屋裡除了那幾個不知情的小妾,其餘幾人都是臉色複雜,說不清是愧疚、心虛亦或者尷尬。最後還是方老爺扯了別的話頭兒說道,「這都快到午時了,趕緊讓廚下擺飯吧。官哥兒一路辛苦,做幾個好菜給他補補。」

馬氏懊惱得差點把手下的帕子扯碎了,原本她還想要責問這小賤種為何減了年禮,沒想到被他突然扔出這麼一招,打了個措手不及。畢竟年禮只是一時之用,那鋪子才是他們一家繼續富貴日子的根本。

她忍著一肚子的怨氣,應了一聲就帶著大丫鬟下去張羅午飯。

很快,飯桌兒擺到了正房大廳里,一家三代老少團團圍坐,三個小妾都是搶著想要站在方老爺身後替他布菜,到底還是微雨佔了地利,那兩個怏怏不樂的分別站在了馬氏和方老太太身後。

微雨略帶得意的剛要替方老爺盛湯,結果一瞧桌上菜色驚訝的差點喊出聲來,馬氏狠狠瞪了她一眼,嚇得她立刻退後兩步不敢再言語了。

方傑慢悠悠撥著碗里微微發黃的糙米飯,手下筷子不時夾片咸蘿蔔或者炒菜乾兒,仿似完全不覺這滿桌的菜色如何寒酸。

反觀方老太太和方老爺的臉色可就有些難看了,手下的筷子都在米飯里撥弄,死活也不肯落到菜盤裡。

馬氏也是對著滿桌子粗糙菜色沒有半點兒食慾,磨磨蹭蹭挑著米粒吃,一心等著方傑質疑,就可以藉機哭訴家裡如何窘迫,然後順理成章多要些銀子。可惜,方傑就是不上當,反倒吃得很是津津有味。

馬氏眼珠兒轉了又轉,就笑著轉向對面兒的微雨說道,「說起來,今日微雨妹妹是第一次見到官哥兒,還鬧個了大誤會呢。官哥兒一回來就去了妹妹那院子,妹妹還以為他是私闖宅院的登徒子,嚇得跑去找我做主呢。」

「哦,還有這事兒?這倒是家裡疏忽了,那院子分出去的時候,該去信兒告訴官哥兒一聲的。」方老太笑眯眯給兒媳遞了個梯子,馬氏立時爬了上去,一臉無奈說道,「這是兒媳想得不周到了,咱家這宅子也是實在太小了,妹妹進門沒有住處,這才佔了那院子。官哥兒若是氣惱,明日就讓妹妹搬出來住去廂房吧。」

方老爺如何不知媳婦和老娘的打算,他這些時日去微雨那裡過夜,偶爾想起原本住在那院子的人也是心虛不已。若是能買個更楷院,徹底離開這老宅自然皆大歡喜。

想到這裡,他就放了筷子開口說道,「搬來搬去太麻煩,而且將來官哥兒還要成親,都擠在這個小宅里倒是不好。不如明日官哥兒去尋個牙行問問,買個大宅吧。」

方傑咽下口中的飯菜,一臉感激的說道,「父親好意,兒子聽得實在惶恐。我娘那院子空了多年了,母親分出去給姨娘住也是應該,孩兒怎會氣惱?再說,將來孩兒就是成親也必然要定居北地,家中不必因為破費,另置新宅。將來父親復官、大哥科考都要銀子打點,家裡的存銀還是放著吧。」

方老爺沒想到方傑會這般曲解他的話意,但他就是臉皮厚過城牆也不能明言要兒子出銀買大宅給全家住埃更何況再說下去,就要扯出家裡沒有存銀,而他娘當初留下的鋪子產業也都被賣光的事情。於是,只得臉色尷尬的點了點頭。

馬氏眼見早就布下的計謀又未得逞,更是失望和疑惑。要知道以前方傑每次回來都要親手打理那院子,連丫鬟小廝都不讓進門,可見對那院子的看重。

如今那院子不但被分給了小妾,還下令拔光了所有花木,他居然還能這般平靜應答。難道他猜出她的目的了?

方傑完全不理會眾人的怪異臉色,繼續吃菜喝湯,倒讓方老太等人一時只覺變成了那對上刺蝟的狐狸,無處下口了。

屋裡正是靜謐的有些尷尬之時,門外忽然有人大聲喊叫著闖了進來,「娘,聽說那小賤種回來了,他帶了什麼好貨色,你們可記得給我留點兒礙」

方睿帶了一身的寒氣,大步繞過屏風,結果一見方傑就坐在桌旁驚得就是一愣,他那對兒焦黃的眼珠子迅速轉了轉,乾瘦兒的臉上立刻擠出一個笑模樣上前拍了拍方傑笑道,「哎呀,果然是二弟回來了,路上辛苦辛苦。」

方老爺狠狠瞪了這口無遮攔的大兒一眼,乾咳兩聲說道,「你不在家裡研習詩文,又去哪裡閑逛了,趕緊做下吃飯吧。」

馬氏也是趕忙上前拉了大兒坐下,笑著遮掩道,「你這又是在哪裡喝酒了,滿嘴混話。先吃飯吧,待得晚上醒酒了,再同官哥兒好好敘話。」

方老太卻最是嬌寵大孫子,一迭聲的喚了丫鬟去廚下熬暖胃湯,然後一臉疼愛的摩挲著方睿的手背,嗔怪道,「這麼冷的天兒,以後再出去多穿些衣衫。」

方睿渾不在意的敷衍了兩句,拿起筷子就要去夾菜墊墊肚子,結果一瞧那忙桌子的鹹菜豆腐菜乾兒,立時嚷道,「這誰把下人的例菜端上來了,趕緊撤下去!告訴王廚子做個水晶肘子和紅燒蝦送來,我餓了大半日了…」他正說著話,抬眼瞧見自家娘親拚命沖他擠眼睛,於是下意識又問了一句,「娘,你眼睛不舒服啊?」

馬氏簡直恨不得上前掐死這蠢笨的兒子,心思急速轉著想要遮掩幾句。不想方傑卻是放下碗筷,起身說道,「祖母,父親母親,孩兒實在有些疲憊,這就回去歇著了。」

說完,他就簡單行了一禮,轉身出去了。

馬氏張了張嘴想要留人,畢竟她還有好多話沒挑出來說呢,可惜自家兒子實在太不爭氣,一回來就壞了她的安排,於是只得眼睜睜看著方傑走了。

方睿還不知自己惹得娘親惱怒,跳起來蹭到跟前問道,「娘,老二這次送什麼好東西回來了?一定給我留幾張好毛皮啊,我答應送朋友的。」

馬氏伸手就掐了兒子一把,惱怒道,「什麼毛皮,半張都沒有。我本來打算要他出銀子給家裡買棟宅子,你倒好一進來就把他得罪了1

方睿吃痛,趕緊躲到方老太身旁,辯解道,「我哪知道他在屋裡啊?再說了,娘,他是方家人,給方家買宅子也是應該,你至於這麼掖著藏著嗎?」

馬氏簡直氣得頭上要冒火了,也顧不得再裝柔弱,指了兒子罵道,「他是方家人,但他那些鋪子可是只寫了他的名字!他不出銀子,你還能搶啊?」

方睿極是不屑的嘟囔了一句,「他不出銀子,就咱家自己買唄,娘留著銀子難道要生崽兒不成?」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