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園春來早 散文詩詞

小園春來早 第一百二十三章再無惦念

作者:花期遲遲

本章內容簡介:,夫人,奴婢聽說錦繡坊又進了一批上好綢緞,不如明日夫人去轉轉,也選幾匹可心的回來?」 馬氏喝了口茶水剛要應聲,結果就聽得門外有小丫鬟稟報道,「夫人,二少爺帶著年貨回府了。」 馬氏立時放...

眼見方傑握著酒杯的指節都在泛白,胖子心裡也是不好受,怒聲說道,「要我說就是老天不開眼,姑姑那麼好的人怎麼就嫁進方家了?

那宅子里老老小小把姑姑留下的產業都敗壞完了,如今又盯上你不放了。他們若是待你好也就罷了,哪有吃你的喝你的,還把你當奴才使喚的?當真以為你離了方家就活不下去了?這次你一定要重重抽他們一記耳光,否則你這輩子都別想翻身了。」

胖子越說越氣,手下拍得桌子直晃,最後乾脆拿起酒壺咕咚咚喝了個痛快,然後又道,「姑姑雖然重信義,但怕是更疼自己的骨肉。若是她在天有靈,知道那些人如此待你,定然也會惱怒,不會攔阻你懲治他們。」

「這個我明白,我只是想回去看看他們的嘴臉,是不是更醜陋。待得下手的時候,自然也就不會再留一分餘地。」

「好,你定了主意派人來找我。另外九叔那裡,你抽空也去一趟吧。他老人家常念叨起你,朝堂上那些狗屁丞相尚書一年比一年折騰的厲害,九叔應付起來也是吃力,老邁許多。」

「好,這兩日我就去。」

兩人低聲商議著瑣事,偶爾插上幾句閑話兒,待得喝光了兩壺美酒,胖子就晃晃悠悠告辭去了。

方傑送了他到門口,皺眉沉默良久,到底又喚過指揮小夥計們拾掇殘席的陳和,仔細問起老宅瑣事。

陳和年紀輕,自然不及祖父那般穩重壓事,心裡又憋了一口怨氣,如今眼見就要遠離京都搬去北地,許是再無回來的可能,更是沒有半點兒猶豫,細細稟報道,「少爺,這幾年你遠走北地,許多少事情你還不知道。大少爺如今可是這京里小有名氣的風流少爺,出手闊綽著呢,常在青玉園請那幫子酸秀才喝酒耍樂。上次還在仙音閣與人爭搶著為靈音姑娘纏頭,可是沒少散銀子。

老夫人始終念叨著方家人丁稀薄,到處打探誰家小姐品行好,可是人家都知道大少爺那德行,根本沒人搭腔,就是有幾家易動,老夫人又嫌棄人家是商賈,配不上方府書香門第。

反倒是老爺納了三房小妾,就是上個月還抬進門一個呢,聽說才十六歲。

還有,前幾日街尾那家糧鋪轉賣,原本大夥都以為新東家是外地人,結果原來老闆回鄉前上門來辭行,同我祖父說起契紙上寫的是大夫人娘家兄弟的名字…」

方傑越聽臉色越黑,最後幾乎眼裡冷意幾乎都要凝了冰。陳和極有眼色的住了口,垂頭站在一旁想了想,又小心翼翼勸道,「少爺,小心氣大傷身,以後京里三家鋪子都轉賣了,少爺離得遠遠的,少回來走動就是了。」

方傑卻是擺手吩咐道,「我心裡有數,你去安排一下吧,運回的兩車年禮,貴重的都留在鋪子里,只撿普通的裝一車,明日隨我送回老宅。」

陳和眼珠兒轉了轉就應了下來,出門找到正坐在灶間吃喝的東子,一起動手分揀整理,很快就忙碌完了。

第二日起來,天氣尚算晴朗,方傑照舊坐了馬車,慢慢悠悠轉去西城柳樹衚衕。

柳樹衚衕,顧名思義就是因為衚衕口長又幾棵一人合抱粗細的大柳樹而得名。衚衕里的幾乎人家都是不知這幾棵楊樹是何人栽種,仿似眾人有記憶以來就已經見它們風姿綽約的站在衚衕口迎來送往。

春日柳條發芽,隨風飄蕩,讓人看著就覺舒心歡喜。夏日裡投下大片的蔭涼,也是路人小坐歇腳的好地方。所以,這條衚衕倒也借了這柳樹的名頭,算是都城裡很多人都熟知的所在。

方傑想起小時候曾無數次站在樹下張望,盼著出外行商的娘親歸來,一時望著在寒風裡招搖的柳枝嘆氣出聲。

眼見方家大門口就在幾丈外了,東子這次可是機靈的立刻回報,方傑醒過神來,就利落的下了馬車。

兩個小廝正是倚在門旁避風處閑話兒,突然見得有車馬上門還有些疑惑,待得其中那個稍微年長些的仔細打量片刻,立時驚得跳了起來,一迭聲朝著院里呼喝喊人,「哎呀,是二少爺回來了!快開大門,快去稟報大夫人。」說完,他就飛跑上前笑著行禮討好道,「二少爺,您回來了,小的方安給您見禮了。」

方傑認出這是管家的侄子,也算是方家的家生子,於是點頭道,「不必多禮,先進門再說吧。」

「是,是,少爺。」方安應著就要引方傑進門,不想門房兒小廝們手下慢吞吞,那大門才開了一半。方安高聲喝罵不止,那幾個小廝唯唯諾諾應了兩句,手下齊齊用力,總算把沉重的大門完全推開了。

方傑掃了一眼那幾個面孔生疏的小廝,隨口問道,「這是府里新買回來的人手?」

方安自小在方家長大,自然清楚這府里真正的頂樑柱是誰,正愁討好無門的時候,一聽方傑開口問詢,立刻一迭聲的稟告道,「少爺真是慧眼,這都是大夫人前些日子新買回來的人手。有幾個機靈又識字的跟著老爺和大少爺出門了,只留這麼幾個愚笨的由奴才帶著守門戶。」

一個普通四進宅院,五口之家,居然只門房兒就有六七個人,這排場怕是一般的官宦人家都比不上。方傑心裡冷笑,臉上卻是不動聲色的邁步進了大門。

東子和陳和隨後趕著馬車跟了進來,方安掃了一眼,見得只有一輛裝了箱櫃的馬車,仿似很詫異,還要再說話的時候,陳和已是得了主子眼色塞了一塊碎銀給他,「方老弟趕緊帶人把車馬安頓了吧,這是主子賞大伙兒喝茶的。」

方安暗暗顛了顛那碎銀足有二三兩,立時樂得眉開眼笑,「謝少爺賞,小的這就去安排車馬。」

方傑點點頭,然後就帶著陳和一路沿著游廊走到了二進院子的東跨院門口,他剛要抬手去推門,不想那院門卻是被人從裡面拉開了。

一個穿了緋色小襖、戴了赤金步搖的嬌媚女子正是笑盈盈邁步出來,突然見得方傑主僕立在門外,就驚得張口高喊道,「啊,你是什麼人,為何闖進我家院子?」

方傑怔了怔,臉色瞬間就沉了下來,怒聲問道,「你是什麼人,為何在我娘的院子里?」

那女子許是因為身後聚了兩個丫鬟,稍微有了些底氣,爭辯道,「大膽狂徒,這明明是我的院子,怎麼能是你娘的?你到底是什麼人,私闖宅院要下大牢的。我們老爺是致仕官員…」

方傑哪裡有耐心聽她嗦,揮手一把推開她就進了門。結果入眼所見之景,直讓他疼得眼前發黑,差點栽倒在地。那些娘親親手栽下的櫻桃樹被拔得精光,娘親最愛的葡萄架也是蹤影全無,不必進屋他也知道,那裡面必定是連箱櫃擺設兒都換過了。

這裡再也沒有了娘親的氣息,這整個府邸再也沒有了讓他眷戀惦念的地方…

「到底是誰,是誰動了這院子?」

那年輕女子眼見這陌生男子仿似要吃人一般瞪著她,嚇得腿都軟了,一邊往後挪著一邊應道,「不,不是我,是大夫人找人修葺的,我只是住著…」

「好,真是好1方傑氣極反笑,一甩袖子就出了院門,直接穿過中庭進了對面的西跨院。

陳和小跑著跟了上去,小心翼翼瞧了瞧這少爺的住處並無改動痕,這才稍稍放心,勸慰道,「少爺莫要氣惱,一會兒見了老夫人和老爺再把那院子要回來就是了。」

方傑重重一巴掌拍在桌子上,恨道,「不必多言,你立刻去找直郡王,就說那事兒明日就動手。」

陳和趕緊應下,出了院子找到東子仔細吩咐幾句就快步出了方家…

三進院子里,大夫人馬氏正是扯了兩個丫鬟手裡的綢緞皺眉抱怨,「這花色也太舊了,庫房裡就沒有再好些的了?」

其中那個著綠裙的大丫鬟顯見要得寵些,笑嘻嘻應道,「我們夫人人比花嬌,怕是天下最好的綢緞搬來,都要被襯得失色無光呢。」

馬氏果然被哄得眉開眼笑,伸手擰了她的胳膊一下,嗔怪道,「你這丫頭,嘴上跟抹了蜜似的,說話最是當不得真兒。」

那丫頭放下手裡的綢緞,轉而又倒了一杯溫茶捧到馬氏身前,笑道,「那也是夫人平日教導的好,夫人,奴婢聽說錦繡坊又進了一批上好綢緞,不如明日夫人去轉轉,也選幾匹可心的回來?」

馬氏喝了口茶水剛要應聲,結果就聽得門外有小丫鬟稟報道,「夫人,二少爺帶著年貨回府了。」

馬氏立時放下茶杯站了起來,喜道,「這小賤種今年倒是聽話,早早就回來了。」

那大丫鬟趕忙拿起搭在椅背上的紅刻絲鑲灰鼠皮斗篷,一邊伺候著馬氏穿上一邊笑道,「這真是瞌睡有人送枕頭,夫人剛說沒有好料子,二少爺就送年禮回來了。若是有好皮毛,夫人也換件狐皮披風穿埃」

馬氏秀氣的眉毛一挑,冷哼道,「有那幾個狐狸精在,怕是真有狐皮也分不到我頭上。」

大丫鬟隨在馬氏身邊三四年,拍馬屁的功夫練得是爐火純青,笑著應了一句,「她們再得寵也是個妾,哪裡能越過夫人去。」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