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園春來早 散文詩詞

小園春來早 第一百一十七章屋舍和泥瓦工

作者:花期遲遲

本章內容簡介:東子進了門笑嘻嘻四下掃了一眼,見得主子們臉色都算平和,他心裡悄悄鬆了口氣,上前小心翼翼換了涼茶,剛要倒退著出門,方傑卻開口道,「回來」。 東子趕忙顛顛跑上前,笑著應聲道,「公子,還有什麼吩咐。...

「無理取鬧1方傑聽得蒲草一句句話砸下來,心裡又是惱怒又是委屈,臉色黑得堪比無星子夜,「昨晚東子說起你今日要進城採買用物,我這才派他趕爬犁去接。為了同你多坐一會兒,吃食雜物我今早就讓人買了回來。這怎麼就是欺瞞你?

那雪狐皮整個翠欒城也沒有幾張,我特異要人趕工裁剪縫製,送到你身邊擋風雪,這怎麼就錯了?

我園子里的梅花開得正好,我備了酒宴,不過是想讓你妝扮好些,陪我賞花作畫、喝酒閑談,這難道也不好嗎?」

方傑也是一肚子的火氣,他昨晚親手準備的衣衫首飾,今早又使人採買用物、拾掇院子、畫樓,多少年來第一次這般盼望一個女子到來。可惜無論如何他也沒有想到一番苦心居然被蒲草批駁的半文不值,甚至是讓她痛恨不已。

這結果著實讓他倍感挫敗,狠狠抓起桌上的茶水就大口灌下肚子,這才稍稍壓下胸腔里的火氣。

蒲草聽得他這般說,再想起東子上門時扯過的借口,立時就猜得必定是這小廝自作聰明、兩頭瞞騙。認真說起來,倒是同方傑沒有干係。

這般想著,她的臉色就緩和了幾分,開口應道,「行,請我上門這事兒就算是個誤會。咱們就先說說換衣衫首飾這事兒吧!

若是我有一日請你到村裡去做客,卻不出面迎接,只說我在田裡鋤地,而你要先換一套襯得上農家景緻的粗布衣衫鞋襪才能見到我,甚至送上衣衫的嫂子們還要嘲笑你四肢不勤五穀不分。你說,你心裡會舒坦嗎?

說一千道一萬,你若真心喜愛我,尊重我,再好的風景都是為了讓我看了歡喜。而不是要我粉墨登場,卻襯你的梅園雪景!

再說華衣美服、金銀首飾,沒有女子不喜愛,我自然也不例外。但是我有手有頭腦,我會自己賺銀錢置辦,不需要討好男人來獲取1

方傑望著眼前脊背挺得筆直,侃侃而談的女子,心裡開始一點點反思,也許他把她當平常女子對待,當真是看低她了。

「你口中的戀人到底是何物,這也不成,那也不允!你說說,我到底要如何待你才是尊重?」

蒲草見他這般問得鄭重,就知他當真把她剛才的話聽進耳里,嘴角忍不住就勾起了一絲笑意。

她起身走到博古架子旁拿個小小的玉雕獅子把玩了半晌,這才說道,「戀人是何物,這個我說了你也不見得能明白,興許還會覺得可笑。那咱們就換個說法吧。

你說你一見到我就覺得分外溫暖,所以才生了親近之意。那麼我問你,溫暖之物有很多,比如手爐、火盆、屋舍都是。我之於你,到底是這三物之中那一物呢?」

方傑略略思慮片刻,一邊抬手倒茶一邊溫聲說道,「你之於我,自然是屋舍。」

蒲草輕笑搖頭,放下獅子擺件兒又坐回木榻旁,反駁道,「你口中雖然這般說,但行事卻只讓我覺得就是那隨時可以丟掉的手爐、踢翻的火盆。

當然,不管你怎麼想,我卻堅信我就是一棟屋舍。孤獨立於天地間,久而生厭,上次因你真心惦念而一時衝動開了門,但你進來只是做客!以後若想長久居於屋舍里,得到溫暖陪伴,你必要時時刻刻記得這屋舍也是同你一般立於天地間的存在,不是你手中把玩之物。

若你精心呵護修葺,它才會真心接納與你。若你蠻力破門,即便打開,也必定沒有一絲暖意可言。懂嗎?」

屋外微微西斜的日陽從雕花窗欞里投射進來,映在蒲草身後,仿似她整個人都置身在光團之中,惹得方傑一時看呆了眼,心底先前積下的一團鬱氣不知何時消散得無影無蹤。相反,另一種摻雜了好奇、慶幸甚至是敬佩的莫名情緒在漸漸成型。

他一直厭惡那些外表嬌艷卻暗藏惡毒的「花朵」,惱恨世間女子皆貪婪虛假,可是如今他有幸遇得如此真實驕傲的女子,居然卻又愚蠢的把她歸於流俗,這當真是錯得離譜…

蒲草一時有感而發而扔了長篇大論出去,心裡也是隱隱不安。必定如今她身處的世界,男權至上,女子生來就要依附男子存在。在家從父,出嫁從夫,老來從子,一生都沒有同男子並肩而立的機會。

而她這般鄙夷金絲鳥的卑微懦弱,想要男子等同尊重,恐怕任何人聽在耳里都要立時送她倆字,癲狂!

可是,即便如此,她卻沒有半絲後悔。沒有誰能跑到未來去看看,她不知道方傑以後是不是她今生相依到老的良配,但如今他是她的戀人,她必然要讓他知道她的堅持、她的驕傲。因為她就算當真愛上他,也絕對不會因為討好他而改變自己,成為金絲雀、菟絲花那般的軟弱存在…

房間里一時靜得落針可聞,兩人都是各自沉浸在心事,沉默無言。

門外東子端著托盤,耳朵死死貼在門縫兒上聽了半晌,一時猶豫不決到底該不該送茶進去。

春鶯站在遠處的屋檐下揮手催促他進去,外面這麼冷,再耽擱一會兒那茶水都涼了。東子無法,只得小聲稟告道,「公子,小的送新茶和點心來了。」

蒲草和方傑聽得這話都是回了神兒,方傑清咳兩聲,應道,「進來吧。」

東子進了門笑嘻嘻四下掃了一眼,見得主子們臉色都算平和,他心裡悄悄鬆了口氣,上前小心翼翼換了涼茶,剛要倒退著出門,方傑卻開口道,「回來」。

東子趕忙顛顛跑上前,笑著應聲道,「公子,還有什麼吩咐。」

「你這月工錢罰下,記得去洛掌柜那裡報備。」

東子愣了愣,立刻苦了臉上前求情道,「公子,小的可是辦砸什麼差事了?公子您罰小的打板子吧,小的那點兒工錢是要攢著娶媳婦的。你難道忍心看著小的打光棍兒不成?公子…」

蒲草被東子這般憊懶耍賴的模樣惹的好笑不已,開口想要幫忙求情卻見方傑微微搖頭,她於是低頭喝茶吃點心,假裝沒有看到東子可憐巴巴的眼神。

「不必說了,下去吧。若是你下次再自作主張,兩邊欺瞞,就扣一年的工錢。」

方傑揮揮手,攆了如同被人剜去心頭肉一般痛苦的東子出門,這才低聲笑道,「這小子滿肚子心眼兒,就是太愛銀錢。」

蒲草卻是笑道,「喜愛銀錢也沒有錯,只要不嫖不賭,攢起來娶媳婦也是正事兒。」

東子這般一鬧騰倒輕易打破了兩人之間的尷尬沉默,仿似屋中的空氣都比方才要清新許多。

方傑略微沉吟一下就伸手倒了兩杯茶,端起一杯看向蒲草,驀然展顏一笑,「今日是我疏忽,把你當做世俗女子看待,以後必定不會再錯!這杯茶當我向你賠罪,如何?」

蒲草沒有想到他會這般鄭重認錯,驚得紅唇微張,怔愣問道,「你不必如此,我也只是一時氣惱。你…你不覺得我剛才那番話太過荒謬?不覺得我的想法古怪?」

方傑臉上笑意更濃,把茶杯塞到她手裡,兀自拿起自己那杯與她輕輕相碰,挑眉應道,「你若是不古怪,我也不會喜愛!我方傑的女人,自然是要與眾不同。」

蒲草見不得他這般得意模樣,嗔怪反駁,「我可不是你的附庸之物!反倒你啊,以後就是休憩房子的泥瓦工了1

「好,我以後就做個泥瓦工。」

「那泥瓦工師傅,你以後可要守規矩,不能隨便給屋舍換瓦頂兒。」

「當然。屋舍小姐,若是外面風雪大了,能不能偶爾請我進去烤烤火埃」

「哼,看我心情了。」

兩人如同吵架的孩子一般,嘴裡也不知再爭講些什麼,只是互相對望的雙眼,互相交疊的雙手之間,越來越熱。暖意流過他們的手臂,慢慢傾注到彼此冷寂的心田裡,不知融化哪一處堅冰,滴落的水聲叮叮咚咚,在互相試探、互相協調,漸漸此起彼落,默契得奏出一曲又一曲歡歌…

東園的梅林,幾場大雪過後,梅花更艷,雪景也更美。方傑揮退所有丫鬟小廝,同蒲草牽著手慢慢在一樹樹梅花之間漫步。偶爾有紅艷艷的梅花瓣耐不住北風的吹拂,掙落了花蕊飄散開來,四處紛飛,襯得整個園林更是美輪美奐。

蒲草解了心結兒自然喜笑顏開,難得玩兒心大起。這棵樹下敲敲枝幹,那棵樹上摘朵梅花,偶爾還孩子氣的同北風賽跑爭奪紛飛的花瓣,清脆的笑聲回蕩在園子里,仿似挑動得一切都生動活潑起來。

方傑隨在後面,瞧著她一身素襖綠裙在梅林掩映里穿梭,花仙一般自在歡快。他就越發懊惱自己的愚蠢,這樣的女子只要做好自己,世間美景就都是她的陪襯,哪裡就需要她濃妝艷抹去應和風景?

蒲草跑得累了,回頭瞧得方傑沉默不語,還以為他耐不得寒,就返身走去他跟前笑道,「天色不早了,有什麼熱飯咱們吃一口,我就要趕路回去了。」

「好,我早讓廚下準備了幾道好菜,你也嘗嘗我們府上廚子的手藝。」

「好啊,你若是不怕我偷師,我就好好嘗嘗。」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