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園春來早 散文詩詞

小園春來早 第一百一十四章女為悅己者容

作者:花期遲遲

本章內容簡介:子,哪裡就顯出我這農家丫頭了。你就放心看家吧,我晚上保管回來。」 春妮笑嘻嘻上前替她又是上上下下整理一遍,末了略有遺憾的說道,「這妝扮真是哪裡都好,就是差了一套首飾,耳朵上手上都是空著呢。你進...

這般想著,蒲草臉上不自覺就帶了三分笑意,春妮見了隨口問道,「你這是想起誰了,笑得這般歡喜?」

蒲草趕忙收了笑臉遮掩道,「我有誰可想,當然是想銀子呢。離得過年還有不到兩月了,咱們還能再割十次菜,足夠過個肥年了。等明個兒讓陳二嫂幫忙打聽看看,周圍十里八村誰家有肥豬,咱們買一頭回來殺年豬埃」

「殺年豬?」春妮喜好熱鬧,聽得蒲草起意要殺年豬,立時就拍手贊同道,「這主意好啊,到時候讓我嫂子來幫忙灌血腸,她灌得血腸特別好吃。」

李老太過日子節儉習慣了,這兩日頓頓粳米細面吃著,就已經是心疼得不行。此時又聽兩個敗家丫頭說起殺豬,實在忍不住開口攔阻道,「殺豬多麻煩啊,還要招待鄉鄰擺酒,不如進城買幾斤肉算了。」

蒲草卻是笑道,「大娘,過年村裡家家都要買肉,殺一頭豬賣掉大半就能回本了。自家剩下幾十斤肉不說,還能落一套頭蹄下水,很合算埃」

李老太無法,只得苦笑道,「春妮他九叔家裡好像就有一頭夠大的肥豬,等我回去就去幫著問問看。」

「哎呀,那可真是太好了,九嬸子捨得喂糧食,養出的豬最胖呢。」春妮兒抱了老娘的胳膊撒嬌,惹得桃花也跟著咯咯笑起來。

李老太忍不住掐了閨女一把,嗔怪道,「你這傻丫頭真是掉福堆兒里了,才分家過日子就要殺年豬,若是讓咱們村裡那些碎嘴的聽到耳朵里,還不知道要說多少酸話呢。」

「那就讓她們說去,等過年的時候我還要給您和我爹做新衣衫呢,氣死她們1春妮最恨那些長舌婦,聽得老娘的話,越發起意要給老爹老娘壯臉面。

李老太哪裡捨得女兒破費,笑道,「你把自家日子過好了就行,我和你爹有你兩個哥哥孝順呢,不用你惦記。」

春妮苦著臉嘆氣,「咱家只那麼三畝地,大哥二哥又不會什麼手藝,以後再多生幾個小侄子,家裡日子怕是要更難過呢。」

李老太心裡自然也是清楚這些,卻不願女兒跟著操心,於是笑道,「你二哥這兩年種綠豆種得越發好了,今年也賣了六百多文錢呢。等開春天氣熱了,點心鋪子做綠豆糕…」

「哎呦1蒲草正是穿針引線,聽得她們母女兩個滿口綠豆說個不停,腦子裡突然靈光一閃想起個好吃食。結果這般一分心的功夫手指頭當先中了一針,疼得她痛呼一聲,趕忙把手指頭塞到嘴裡舔舔血珠兒。

春妮日日同蒲草吃住在一處,對蒲草已是熟悉得不能再熟悉,見她如此模樣,幾乎是立刻就猜得她必是又想到了什麼好主意。於是上前扯了她的胳膊就問道,「蒲草,你是不是又想到什麼發財的好主意了?快說,快說1

蒲草甩甩手指頭,笑嘻嘻剛要開口,卻不想門外有人搶了先,「張東家在家嗎?」

屋子裡老少幾人都是聽得一愣,春妮耳朵靈敏,第一個應道,「怎麼聽著像是東子呢,他怎麼這麼快又來了?我去開門看看。」

蒲草揀了揀身上沾的幾根雞毛,也隨後跟了上去。東子一見蒲草和春妮兒前後腳兒出來,就搓著凍得通紅的臉孔笑嘻嘻道,「張東家在家就好,我們酒樓今日有桌兒重要客人,胖廚子生怕那幾樣新菜色做不好,想請張東家去指點幾句。」

蒲草瞧得東子兩隻小眼睛古怪的擠了幾下,心下微微一動,仔細想想家裡也沒有什麼大事兒急著處置,於是就道,「你先進來暖和一會兒,我換套衣衫咱們就出發。」

春妮兒也沒覺出有何不妥之處,一邊招呼著東子進屋一邊喊著蒲草,「好賴不濟你如今也是個東家,可千萬別穿藍花大襖出去丟人了,趕緊換上前幾日做的那套新衣裙埃」

蒲草嗔怪的瞪了她一眼,「穿得好看頂什麼,這麼大冷的天,不穿大襖豈不是要凍死人了。」

東子趕忙指了門外的爬犁說道,「張東家自管打扮好些,我們公子也說勞煩您頂風冒雪趕路,很是過意不去,特意要小的準備了很多保暖之物。」

蒲草聽了這話愈加篤定那指點胖廚做菜之語,必定是那人想見她扯出來的借口。心裡雖然埋怨他大冷的天氣還要折騰她跑一趟,但心裡卻悄悄泛起一絲絲甜蜜,越聚越多…

前幾日春妮見得蒲草除了藍花襖之外,再沒有別的換洗冬衣,心疼得數落了她半下午,到底點燈熬油替她做了一套新衣衫才罷休。

那是一套月白色竹節紋小襖和柳綠色百褶裙,棉花絮得不多,穿在蒲草略顯瘦弱的身子上,極是貼身,半點兒不顯臃腫。待得再把已是變得黑亮許多的長發仔細盤成髻,橫插一隻烏木簪,果真比平日更是秀美三分。

桃花一直隨在嫂子身旁幫忙遞衣衫和梳子,此時見得嫂子難得這般打扮齊整,歡喜的拍著小手嚷道,「嫂子真好看1

蒲草瞧著黃銅鏡子里,雖是不能稱之為美人,但勉強也算小家碧玉的清秀女子,忍不住一時怔愣出了神。

世界上真是沒有醜陋的女子,只有浸在苦難里無心打扮或者是純粹懶惰的女子。誰能想到那個躬著身子,日日挨打受罵的張家童養媳,原來褪去悲苦還有這般美麗的一面。

也許那不知魂魄去了何處的真正蒲草見得「自己」此時模樣,也不會再怨怪她這異世之魂佔了她的肉身吧?

「呀,這是誰家的閨女啊,真是俊兒埃」春妮兒在門外等得心急,忍不住開門進來探看,結果見得蒲草這般模樣就笑著上前拉了她打趣不停,「這還是俺家蒲草嗎,不會是哪家閨秀走錯門了吧?蒲草啊,你可千萬別自己去逛鋪子啊,小心哪個登徒子纏上你1

蒲草伸手敲了她一記,笑道,「說些什麼胡話呢,滿街的漂亮女子,哪裡就顯出我這農家丫頭了。你就放心看家吧,我晚上保管回來。」

春妮笑嘻嘻上前替她又是上上下下整理一遍,末了略有遺憾的說道,「這妝扮真是哪裡都好,就是差了一套首飾,耳朵上手上都是空著呢。你進城去若是看到合適的就添置一套吧,哪怕買根銀簪也好。」

「那些東西不當吃喝也不頂風雪的,買了也沒有用處,以後再說吧。」蒲草在桃花額頭上親了一口,低聲囑咐她兩句,末了又拿荷包裝了幾塊碎銀塞到懷裡,這才開門出去。

東子正同李老太說著閑話,抬頭一見蒲草出來那兩隻小眼睛立時就亮了起來,趕忙跳起來一迭聲催促道,「張東家,咱們快趕路吧,胖廚子怕是都急得頭上冒煙了。」

眾人聽他說得有趣都是笑了起來,一同隨他出門。東子小跑道爬犁旁麻利的打開一隻箱子,先在木板上鋪了厚厚的棉墊子,待得蒲草坐上去,他又拿出一條小巧的錦被嚴嚴實實替她蓋好雙腿。

蒲草心疼腳下的兔皮靴子會踢臟錦被,剛要開口拒絕,不想東子又拿出一件雪白的狐皮披風,笑嘻嘻獻寶兒道,「張東家,這披風是雪狐皮做的,可是暖著呢。您穿好戴上風帽,保管一路都吹不到半點兒冷風。」

春妮喜愛之極的上前摸了兩把那狐皮,一邊麻利的替蒲草穿上一邊贊道,「這皮毛真漂亮,蒲草趕緊穿上試試,若是真有東子說的這麼好,以後咱們也置辦兩件兒。」

東子站在一旁,極力忍耐閉口不言,心裡卻嘀咕這劉嫂子好大口氣,自家主子派人進山收買幾月才得了兩張皮子,做出這麼一件披風,哪是她想得那麼容易,拿了銀子就買到的?

蒲草前世也有件小貂皮,對於皮草略微有些見識,又瞧得東子嘴角抽搐的模樣就猜得這狐皮必定貴重。於是仔細攏了攏披風,小心不讓它被木板剮蹭到,這才笑道,「我們走了,春妮好好看家啊,我會記得給你帶罐兒蜜餞回來。」

「我又不是小孩子,不過看會兒家,還用你買糖甜甜嘴巴啊1春妮嘴上是這般說著,但臉上卻是樂得開了花兒一般,顯見那蜜餞兩字是極合她心意的。

東子揮揮手,跳上爬犁就慢慢跑遠了。

李老太上前替閨女拍拍肩膀上落下的雪花,笑道,「進屋吧,外邊冷。」

春妮笑應著剛要轉身,卻突然想起一事,懊惱道,「哎呀,都怪東子來得不巧,我都忘問蒲草她到底想出什麼好主意了。」

「什麼主意那麼重要?等她回來再問就是了。」

李老太一臉不在意的扯著閨女進屋,惹得春妮兒抱了她的胳膊里啪啦把隔壁陳家的小買賣說個仔細。

李老太聽得也是心動,末了卻嘆氣道,「就是蒲草有啥好主意賺銀錢,你爹那老古板怕是也不能同意,你二哥就進程賣個綠豆,還被他不知罵上多少次了。」

春妮想起自家老爹的脾氣也是頭疼,但蒲草真有好主意讓自家過上富庶日子,她就是日日纏磨也要讓老爹同意。畢竟什麼臉面名聲,都沒有一家人吃飽穿暖重要…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