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園春來早 散文詩詞

小園春來早 第一百一十二章又是一場空歡喜

作者:花期遲遲

本章內容簡介:家出村還是讓他們賠銀子?」 那鄰居卻是笑得古怪,應道,「里正說不必理會劉家,就讓他們一家種著試試吧。」 「那怎麼行?」張二立時瞪了眼睛,怒道,「種菜法子是我們張家的,老劉家怎麼能偷著用...

蒲草聽得她這話很實在,心裡忍不住就卸了三分防備,真誠笑道,「多謝嬸子這般照顧我。」

「別跟嬸子客套了,以後咱倆相處的時候還多著呢。你先想想今日這事兒怎麼跟長輩和鄉親們回話啊?」

蒲草伸手揀了塊核桃酥遞道她手裡,仔細想了想就笑道,「嬸子,村裡鄉親怕是誤會了。劉大哥人品極好,絕不會把種菜的法子泄露出去的。

倒是上次那個孫掌柜來撬行,家裡很是吵鬧,劉家三口曾趁亂鑽進菜棚子翻了個底兒朝天。許是他們覺得菜棚子簡陋,這青菜自家也能種得,所以才有了今日這事兒。」

里正娘子聽得一臉厭惡,皺眉說道,「這老劉家也太不要臉皮了,說好明年村裡鄉親一起種菜,他們這般提前下手,若是法子再泄露出去,豈不是斷了一村鄉親的財路…」

「嬸子放心,種菜這事兒說起來也沒啥大秘密,但有些竅門若是不知道,也保管種不成。若是只進棚子翻找看看就能弄個清楚明白,那也就稱不上秘法倆字了。」

所謂聽話聽音兒,蒲草雖是沒有明說什麼,但里正娘子這樣心思通透的人怎麼會猜不出?那劉家不知道真正的竅門兒秘法,這菜必定種不成的,說不得還要賠上銀錢白忙一常

這般想著她就放了心,起身笑道,「嬸子聽明白了,這就回去跟鄉親們說說。你這丫頭心裡可千萬別覺得委屈啊,大伙兒祖祖輩輩都受窮,眼下全都盼著明年跟你種菜發筆小財過過好日子,自然看得比天還大,你也多體諒些吧。」

「嬸子可別說這話,我是那心眼兒小的人嗎?我們一家在村裡住著,平日多受大伙兒照顧,怎麼能因為這樣小事兒就鬧彆扭?」

「那就好,改日得閑兒你可記得給嬸子畫幾個樣兒,咱們娘倆再好好嘮嘮。」

兩人這般說著閑話就到了院門口,里正娘子揮揮手就一路小跑回家去了。

里正家裡此時聚得滿屋子都是男女老少,足足幾十號人,各個都是滿臉擔憂惱怒的議論著。終於盼得里正娘子回來,甚至容不得她把頭巾子扯下來,就齊齊圍上前七嘴八舌問個不停。

里正娘子趕忙把蒲草的話從頭到尾複述一遍,末了笑道,「大伙兒就把心放肚子里吧,劉家若是種了菜,第一個吃虧的就是張家,人家蒲草都不擔心,你們還擔心什麼。」

里正也是吧嗒吧嗒抽了幾口旱煙,點頭說道,「蒲草那丫頭可精著呢,她那法子也不是誰都能偷去的。大夥也別鬧了,回去該怎麼過日子就怎麼過日子吧。」

眾人互相看了看,也覺是這麼個道理。於是暫且算是放了心,紛紛告辭回了自家。

張二一家人緣不好也沒人主動去報信兒,好不容易狗剩兒在路邊聽得幾句回家說起,張二夫妻簡直氣得暴跳如雷,先罵劉家合夥偷張家的秘法不得好死,后罵蒲草不信任自家人遭了報應,總之是沒一句好話。

狗剩兒在一旁聽了半晌,急得跺腳嚷道,「爹娘,村裡人都在里正家裡商量呢,你們別罵了,趕緊過去吧。那小寡婦以後沒人看棚子了,興許就讓我進門了呢。」

張二兩口子聽兒子一提醒,立時都覺有道理,胡亂披了件大襖就往裡正家裡跑。結果正是迎頭遇上一眾村人往外走,兩口子上前扯了個鄰居問道,「不是說劉家偷了我們張家的種菜法子嗎,里正怎麼說?是攆劉家出村還是讓他們賠銀子?」

那鄰居卻是笑得古怪,應道,「里正說不必理會劉家,就讓他們一家種著試試吧。」

「那怎麼行?」張二立時瞪了眼睛,怒道,「種菜法子是我們張家的,老劉家怎麼能偷著用?」

狗剩兒倒是更惦記蒲草那菜棚子,趕忙擠到前面問道,「那劉家做下這樣的醜事兒,劉厚生是不是就不能幫那小寡…不,就不能幫我嫂子看菜棚子了?」

張二嬸子也是撇嘴幫腔道,「當初蒲草還說那兩口子比自家人可靠,哼,如今知道誰才是黑心腸了吧?」

那鄰人再是愚笨,這會兒也聽出他們一家是打算插手蒲草的菜棚子了。他可還指望明年跟著蒲草種菜發家呢,自然不願摻合進去,於是擺著手一迭聲的嚷道,「劉家種菜的法子是偷著鑽進菜棚子學的,能不能種成還不見得呢,這事兒跟劉厚生可沒關係,我也沒聽說蒲草另外找人看棚子,你們就別惦記了。我家裡還有事兒呢,不說了埃」

說完這話,鄰人就掙開張二的拉扯,一溜煙兒的跑遠了。留下張二一家三口面面相覷良久,才終於就著北風吧嗒吧嗒嘴,品出一些失望的滋味來。原來折騰了半天,又是一場空歡喜…

狗剩兒恨恨的吐了一口唾沫,罵道,「那小寡婦兒和劉厚生是不是有啥事兒啊,怎麼就那麼信著他了1

張二嬸子也是翻著白眼附和道,「一定有事兒,要不然她能放著自家人不相信,非用一個外人看棚子?」

這娘倆的話倒是提醒張二了,自家侄子那古板的脾氣他可是最清楚,若是聽得這說法,興許還真能鬧著攆了劉厚生出去。

他這般越盤算越得意,抬腿就往張家院子奔了過去。

蒲草正坐在炕上盤帳,聽得有人在院外呼喊,趴在窗縫兒上一看是張二一家,立刻就扭身回去忙碌,半點兒搭理的意思都沒有。

張貴兒的廂房離得院門最近,他聽得自然也更是清楚。可惜他猶豫半晌,到底捂了耳朵專心背詩詞,死活就是裝作自己不在家。

張二一家三口喊得嗓子都幹了也不見有人出來應聲,想要進門又礙於里正和長輩們的禁令,最後實在忍耐不得寒冷就氣哼哼離開了…

再說劉家老少三口本來聽到村人惱怒的風聲,還很是忐忑不安的聚在一處商量著,萬一村裡長輩問下來,老兩口就一起躺倒滿地打滾,大不了就假裝尋死,總之這菜是一定要種的,誰不能攔著他們一家發財。

可是一家人等到半夜也沒見誰來敲門,疑惑之下仔細琢磨,就越發篤定村裡人是眼見劉家要發達,誰也不敢輕易出頭得罪他們了。

於是,第二日一早劉老頭兒就背著手挺著胸脯,理直氣壯的敲開左右幾家鄰居的門,也沒客套幾句就直接要人家出力幫忙起菜棚子。

鄰人們雖是不滿他的神氣模樣,但是左右家裡無事,又實在好奇他們一家的菜棚子要建個什麼樣子,於是也都應了下來。

劉家院子只有正房三間、廂房三間,春妮兩口子分家出去之後,三間西廂房就空了下來。

大冬日天寒地凍,現挖地基蓋棚子定然是不行,這西廂房自然就成了現成的「溫室」。

左右鄰居們在劉老頭兒的指揮下,幫忙把廂房中間的隔斷土牆扒開,屋子立時就顯得空曠寬敞起來。劉水生又揪著頭髮極力回想當日看得的爐子模樣,費了一個時辰,好賴總算用土坯砌了兩個爐子出來。待得把鐵皮筒子一截截接上插進煙筒,屋子裡倒也漸漸同張家菜棚子有了三分相像。

劉老頭兒喊了眾人把剩下的土坯砸碎鋪道地面上,得意洋洋指點著各處說道,「這塊分出來種小白菜,那片兒種香菜…」

一個鄰家後生瞧著他這般胸有成竹的模樣,想起平日聽到過的閑話兒就順口問道,「大叔,我聽說張家那青菜都是種在木箱子里的,你這直接種地上能行嗎?再說,這多少年的土坯了,也沒加些糞肥,種菜能長嗎?」

劉老頭兒剛瞪了眼睛還沒等搭腔兒,進來送水的劉老太卻是幾口呸在了地上,罵道,「小六子,你不說話沒人把你當啞巴。你是不是看我家要發財眼紅了,平白咒我家菜不長啊?張家那是有銀子燒的,還打什麼木箱子?誰家種菜不是種地上的,就那小寡婦兒多餘起那蛾子。這屋子只要燒得暖和,菜種哪裡不一樣長1

那叫小六子的後生被堵得滿臉通紅,還想要解釋幾句,不想他老爹聽得兒子遭訓斥很是氣惱,開口呵斥道,「閉嘴,你管這閑事兒幹啥!跟我回家去,在站一會人家都要嫌你踩壞種菜的寶地了。」

老頭兒說完氣哼哼的走了,小六子自然也扔了手裡的鎬頭追了上去。其餘鄰人也是看不過劉家這般未富先狂的模樣,緊接告辭走了。

劉老頭兒不敢把人都得罪光了,還要追出去攔一攔,劉老太卻是得意笑道,「這些人走了更好,還省了一頓飯菜,左右這活計也做得差不多了。」

劉老頭兒聽了這話也就住了腳兒,誇讚老婆子,「還是你想的明白埃」

劉水生到底腦子要活絡些,蹲下嬸子捏了捏那些土坯也覺有些不妥,於是說道,「一會兒,爹娘還是和我去後園刨些土回來摻一摻吧,可別真耽擱長菜苗了。」

劉老頭兒不想出那力氣,劉老太兒卻是覺得兒子有能耐有主意,一口答應了。

不提劉家三口裝了滿腦子的發財夢忙碌不停,只說劉厚生知道了爹娘兄弟如此行事,恨得差點兒拿腦袋撞牆,自覺實在沒臉見蒲草,死活要春妮兒把工錢都退回去,以後再也不進溫室了。

春妮和李老太勸解不下,只得又找了蒲草。蒲草明言劉家是劉家,做事同他們夫妻倆無關,再說溫室沒了劉厚生這壯勞力可不行,他若是撂挑子,這菜棚就得散架。

劉厚生自覺受到莫大的信任,感動得眼圈兒都紅了。自此之後,他整日就是家裡和溫室兩頭兒跑,連董四家裡都不去走動了。甚至有時候春妮提起劉家事,他都皺眉不肯多聽一句,可謂避嫌避了個徹底。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