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園春來早 散文詩詞

小園春來早 第一百一十一章紛亂

作者:花期遲遲

本章內容簡介:母娘這幾日可就在劉家住著呢,若是她也把秘法學去了,帶回李家村… 男人們對視一眼,齊齊抬腿奔去了里正家,而女人們也是一鬨而散,滿村子去投「重磅炸彈」了。 蒲草一早晨起來給兩個孩子洗了幾件...

劉老太太平日多被村裡人在背後數落她小氣、心眼歪,如今銀錢到手,家裡馬上就要起了菜棚子,眼見白花花的銀子恨不得成筐往家裝,她哪裡忍得住,自然是一定要顯擺幾句的。

於是她那滿是皺褶的老臉一揚,嘴角一撇,得意應道,「俺家也沒折騰啥,不過就是打算種些青菜賺點兒銀錢,等開春兒起個大瓦房給俺家老二娶房好媳婦兒。

對了,明早兒就要動泥水了,到時候可讓你家老爺們兒過來幫把手埃」

劉老頭兒父子在一旁也是抬頭挺胸,附和道,「等家裡青菜種出來,肯定忘不了大伙兒幫忙,到時候一定請大伙兒好好喝頓酒。」

說完,這一家三口就拎著鐵皮筒子回了院子。

一眾鄰居初始聽得「種菜」倆字,還以為自己耳朵出了毛玻待得發現彼此都是一臉驚疑,於是立時就炸了鍋,馬蜂出巢般嗡嗡議論了起來。

這個驚道,「這劉嬸子是不是瘋了,哪有大冬日破土動泥水的啊?」

那個也嚷道,「就算泥水好動,那菜也不是好種的埃要是這般容易,不是早就有人發財了。」

人群里一個腦子活泛些的小媳婦兒卻是不知想到了什麼,臉色很是不好,強忍了半晌到底低聲扔出一句,「你們怎麼就知道劉家不懂種菜的法子?他家可不是只有水生一個兒子?」

眾人聽了這話都是愣了愣,繼而大感茅塞頓開。怪不得劉家這般大張旗鼓張羅種菜,他們必定是從大兒那裡聽得種菜的秘法了。

都說,天下沒有真正成恨的父子,血脈那是打斷骨頭都連著的東西,劉厚生怎麼可能因為爹娘上門吵鬧幾次,就當真同他們徹底斷絕了往來。

再往陰暗處想想,興許這劉厚生一開始就是留了心眼兒,明面兒幫著張家種菜,背地裡偷學秘法呢。畢竟幫張家做活兒,就是工錢給的再高,那也不如自家種菜賺的多啊?

眾人越想越生氣,各個都是皺著眉頭咬牙切齒。有那平日同劉厚生相處不錯的人尋思著開口幫著辯解了幾句,「生子不是姦猾藏心眼兒的人,這事兒可能是出了什麼岔子吧。」

結果這話一出口,他立時被一眾婦人們兒駁了回來,「知人知面不知心,你爬進他肚子看過他心肝是黑的紅的啊?」

「就是,白花花的銀子擺跟前兒,誰不眼饞埃」

「說好了,大伙兒明年一起種菜,這劉家倒先動手了。萬一,他們把種菜的法子再傳出去呢…」

「哎呀,」這幫婦人們兒七嘴八舌議論著,倒是給男人們提了個醒兒,那劉厚生的丈母娘這幾日可就在劉家住著呢,若是她也把秘法學去了,帶回李家村…

男人們對視一眼,齊齊抬腿奔去了里正家,而女人們也是一鬨而散,滿村子去投「重磅炸彈」了。

蒲草一早晨起來給兩個孩子洗了幾件衣衫,又把屋裡屋外拾掇的乾乾淨淨。原本想去春妮家裡轉轉,但又覺不好打斷人家母女閑話兒,於是就揀了一盤肉包子送去了陳家。

陳家最近做著小買賣賺了銀錢,手頭也寬綽起來。前日陳二嫂進城就添置了幾塊布料,打算過年時候一家人都穿套新棉襖。

陳大娘婆媳三個帶著兩個孩子正是笑嘻嘻扯著布料圍看,見得蒲草上門就歡喜的拉著她到跟前,笑道,「蒲草,你快瞧瞧,這是多好的料子埃」

蒲草瞧著那布料顏色正、摸著又柔軟,就開口誇讚道,「我二嫂子越來越會買東西了,這料子真是不錯。」

陳二嫂臉上笑得成了一朵花,嘴裡卻謙虛著,「都是東子幫忙找的鋪子好,賣貨又好又便宜。」

眾人都是笑起來,小心翼翼拾掇了布匹棉花等雜物就坐下閑話兒。胖墩兒和福兒見得盤子里的肉包子,饞得咬著手指卻紅著小臉不敢吭聲。

陳大娘心疼兒孫,趕緊拿了兩個分給他們,笑道,「你們長大了可要對姑姑好,你們姑姑吃一口好的也落不下你們。」

兩個孩笑嘻嘻蹭到姑姑身邊坐著,大口咬著包子,吃得順著嘴角淌油兒。

兩家人說起買賣和城裡的趣事,正是熱鬧的時候,突然聽得春妮在外面高喊,「蒲草,蒲草你在屋子裡嗎?」

陳大娘打趣笑道,「這春妮兒都快長蒲草身上了,一會兒見不到也不成。」

她這般說著就開了門,春妮卻是一臉惱怒的瘋跑了進來,見得蒲草就上前抓了她的胳膊嚷道,「蒲草,這可怎麼辦啊?我就說上次他們去翻菜棚子就是為了偷師…」

陳家眾人互相瞧瞧,都是聽得一頭霧水。倒是蒲草猜出個大概,剛要開口勸慰她幾句,不想李老太也是呼哧帶喘的追了進來,大聲呵斥道,「這傻丫頭跑得跟兔子似的,累死我這把老骨頭了。」

蒲草趕忙扶了老太太坐到炕沿上,笑著替陳家人介紹道,「這是妮子家裡的老娘,昨日得了消息來看閨女了。」

陳大娘是個好客又熱情的性情,上前扯了李老太的手就道,「恭喜老妹子要當姥姥了。」

李老太趕忙捋捋鬢角上的碎發,很是尷尬的笑道,「這般突然闖來,讓老姐姐笑話了,我這閨女太沒記性了,雙身子還跑得飛快…」

「就是,就是,她們這些年輕媳婦可是要多看顧些,各個都毛躁著呢…」

倆老太太坐在一起嘮得熱鬧,倒把春妮急壞了,大聲嚷道,「娘,這會兒不是說這閑話的時候。劉家張羅動泥水建菜棚子呢,村裡人都說我家生子偷了蒲草的法子,我家生子不是那人啊!明明是上次那倆老不死的偷偷跑去菜棚子…」

蒲草扯了扯春妮的袖子,示意她不要多說公婆壞話。春妮卻是氣惱得狠了,趴在蒲草肩頭嗚嗚哭了起來。

李老太心疼閨女著急,又猜得蒲草必是對這事兒有準備,於是就起身同陳大娘告辭,「老姐姐,這丫頭不省心,我領她回去勸勸,左右我還要再住幾日,保管再過來同老姐姐好好閑話兒幾句埃」

「好,好。」陳大娘滿口應下,又去勸春妮,「妮子別擔心,鄉親們都知道你們兩口子的為人,若是有啥誤會,說合兩句也就好了。」

陳大嫂二嫂也跟著開口勸慰幾口,然後就送了蒲草三人出門。

待得進了自家院子,蒲草立時就領了春妮娘倆進了內室,小聲說道,「大娘,妮子,劉家要種菜這事兒我早就知道,你們別擔心。」

「你早就知道怎麼不攔著?」春妮驚得眼睛都瞪圓了,恨道,「你是不是又怕我和生子夾在中間難做,才沒說話?」

蒲草伸手去捏春妮的眼皮,笑嘻嘻打趣道,「你可輕點兒瞪眼睛吧,小心眼珠子掉出來。」

「都什麼時候了,你還說這話。」春妮一巴掌拍掉她的手,急得直跺腳。

蒲草皺著鼻子揉揉手背,上前抱了李大娘的胳膊笑道,「你就放心吧,這種菜時咱們兩家的財路,我怎麼會輕易撒手?劉家這菜保管種不成,投進多少銀錢都要賠光。」

李大娘眯眼尋思了半晌,笑道,「怪不得上次你讓大娘去劉家說大話,原來是要引得他們種菜賠錢埃」

蒲草笑眯眯點點頭,「他們總是上門來欺負妮子,開口銀子閉口銀子,那索性就讓他們的銀子都打水漂好了。」

李大娘也是笑起來,點著她的腦門感嘆道,「我家妮子有你護著,大娘以後可啥也不擔心了。」

春妮聽得滿眼問號,上前扯著娘親另一半袖子問道,「你們到底在說什麼?難道娘你也知道,就瞞著我一個?」

李老太瞪了笨蛋閨女一眼,趴在她耳邊小聲說了幾句,末了囑咐道,「這事兒千萬別告訴你家生子。」

春妮早樂得嘴角咧到耳根兒了,一迭聲應道,「我又不傻,我才不說。」

李老太和蒲草異口同聲應道,「你不傻誰傻。」

三人都是咯咯笑了起來,春妮心事盡去就起身扯了老娘,說道,「娘,咱們去和生子說說,他要是從別人那裡聽見這事兒,還不定氣成什麼樣子呢。」

蒲草也道,「去吧,告訴劉大哥我相信他的為人。」

春妮歡喜應了就扶了老娘走了,蒲草去倉房揀了個苞谷棒子正要扒了粒兒去餵雞鵝,就聽得院門外有人笑道,「蒲草在家呢。」

蒲草扭頭一瞧,見得是里正娘子正笑吟吟站在門板外,頭上的花頭巾被北風吹得翻飛。她趕忙上前開門,招呼道,「嬸子快進來,你可是難得來我這裡坐坐。」

「大冬日的,懶得出門吹風。你這丫頭不也在家貓得老實,也沒見你出去走動啊?」

兩人說笑間就扯著手進了屋子,蒲草又是倒熱茶又是拿點心,忙個不停。

里正娘子抿嘴想了想就伸手招呼道,「蒲草別忙了,過來跟嬸子坐,嬸子今日來是有話要問。」

蒲草上前把點心盒子往桌子中間推了推,笑道,「嬸子要問啥啊?可是桃花在您那裡惹禍了?」

里正娘子搖頭,略微遲疑了一下,就拉著她的手說道,「蒲草啊,嬸子平日就喜歡你心善又勤快,所以心裡一直沒拿你當外人兒,有事也不願和你繞彎子。剛才俺家去了很多鄉親,說劉厚生從你這裡得了種菜的法子教給他爹娘了,劉家馬上就要起菜棚子了。

鄉親們都是氣不過,嚷著要你大叔和長輩們做主。我怕你被喚過去再受什麼責難,所以就搶了這差事,先過來問問看。你要是有啥委屈,就跟嬸子說說吧。」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