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園春來早 散文詩詞

小園春來早 第一百一十章劉水生進城

作者:花期遲遲

本章內容簡介:娘,我怎麼在這啊?」 劉老頭兒早就急得快要上房了,一見兒子還是這般迷糊模樣,抓了一把雪就抹了過去。 劉水生被老爹「伺候」著洗了臉,激靈靈打了個冷戰,倒是徹底清醒了。想起城裡諸事,他立刻...

孫掌柜越想越歡喜,一迭聲的喊著伺候在門外的小夥計,「外面誰在呢,趕緊上茶水點心啊,沒看見屋裡有客人嗎?」

門外的小夥計立刻開門進來,陪著笑臉請劉水生坐下,倒茶上點心忙得不亦樂乎,其實那心裡早把這勢利眼的掌柜罵得體無完膚了。

劉水生眼見孫掌柜這般模樣,也知道今日這事兒怕是有門兒,於是他腰杆子也挺直了,甚至還喝了幾口茶水,補充一下這半會兒被嚇得急速流失的汗水。

孫掌柜眼裡閃過一抹鄙夷之色,臉上卻是笑得親熱,「我們富貴樓在翠巒城可是數一數二的大酒樓,我們東家也是大方慷慨之人。劉兄弟選了我們酒樓合作買賣真是聰明之舉埃只要劉兄弟能種出青菜,銀錢方面絕對不會虧待與你。」

提起銀子,劉水生的眼睛立時就亮了三分,放下茶杯問道,「孫掌柜,你那日可說要給張家雙倍價格,我家種出的青菜保管不差,你們酒樓是不是也要給雙倍啊?」

孫掌柜這些時日沒少挨東家的訓斥,已經習慣小心謹慎行事,如此涉及大筆銀錢,他也是不敢做主。於是略微有些尷尬的應道,「價格這事兒…我們東家今日正巧也在,我這就替小兄弟回稟問問。」

「原來你們東家也在啊,」劉水生立刻又道,「那掌柜的幫我再問一句,我家沒有銀錢打鐵皮筒子,你們酒樓能不能先付二十兩銀子,待得賣青菜的時候再還。」

孫掌柜心裡暗罵他真是得寸進尺,但卻還是應了下來,出門去尋東家。

錢大富這一日也是心情煩悶,正招了兩個小丫鬟陪著他喝酒取樂。聽得孫掌柜恭恭敬敬稟告完這事兒,他立時就坐了起來。兩隻小眼珠子在眼眶裡丟溜溜轉了無數圈,怎麼盤算都覺自家若是也得了青菜,再添些別的手段,必定能把白雲居重新踩在腳下。

他越想越得意,一巴掌拍著桌子上吩咐道,「這劉家有什麼條件都答應下來,只要一月後能拿到青菜,擠垮白雲居,花再多銀錢都捨得。還有,契紙寫明白了,別最後被其餘幾家撬了行。」

「是,東家您放心,老奴這就去辦。」孫掌柜一迭聲的應了下來。

錢大富顯見對他已不再信重,冷哼一聲警告道,「這件事,你若是再辦不好,就自己打包滾蛋,我富貴樓不養閑人1

孫掌柜本就半躬的身子被這兩句話砸得又彎了三分,沒口子的賭咒發誓一定全力辦好,末了才掛著一腦門兒的汗珠子倒退出去。

劉水生這半會兒等在賬房裡,也是過得難熬之極,腦子裡一時琢磨這事兒有門兒,一時又後悔剛才是不是要得銀子太多了,萬一這酒樓東家不答應怎麼辦?

他正是急得滿地轉圈,突然見得孫掌柜回來,立刻就湊到跟前賠笑問道,「掌柜的,怎麼樣,你們東家可是答應了?」

孫掌柜實在看不起劉水生這般模樣,但他以後能否再重拾東家的信重,能否再繼續坐穩酒樓掌柜的寶座,可都系在這劉家身上了。他心裡就是再不喜歡,也硬是裝出一幅親切模樣,拉著劉水生的手坐下,笑道,「我們東家原本有些疑慮,但經我極力勸服,終於答應資助劉兄弟種菜了。」

「是嗎,這可太好了。」劉水生大喜過望,連忙起身給孫掌柜行禮,「多謝孫掌柜幫忙美言。」

孫掌柜一伸手從腰側的荷包里掏了兩錠十兩的大銀錁子,穩穩放到了桌面上。外面的陽光透過窗欞照進來,越發晃得那白花花的銀光刺眼之極。

劉水生喜得眼珠子都要瞪出來了,抬手就要去抓,卻不想被孫掌柜笑眯眯攔了下來,「劉兄弟且慢,這做買賣有做買賣的規矩。我們酒樓預付了菜錢,劉兄弟自然也要保證種出的菜全都賣給我們酒樓,不得有一根菜葉轉賣別家。而且,若是一月後,你們沒種出青菜,這銀子可要雙倍返還的?」

「應該的,應該的。」劉水生這會兒心眼裡都被那兩錠銀錁子佔滿了,不管孫掌柜說什麼都一迭聲的應了下來。

孫掌柜盤算著沒什麼遺漏之處,就招呼小夥計研墨鋪紙,很快寫了一張契紙遞給劉水生驗看。

劉水生雖然自詡比大哥聰明許多,奈何家裡老爹老娘太過吝嗇,根本就沒送他去過學堂,所以也是個文盲。

他本就年強氣盛好顏面,自然不願露怯讓孫掌柜笑話,裝模做樣看了幾眼就道,「沒有大錯,就這樣吧。我字寫得難看,還是掌柜的幫我寫兩筆吧,我按個手印就成。」

孫掌柜笑著隨手添了幾筆,兩人分別按了指印就算完事了。

劉水生終於把兩錠大銀錁子揣到了懷裡,立時就覺得自己是個富貴之人了。告辭出門這一路,差點兒沒把下巴抬到天上去,甚至一個小夥計不小心攔了路,還被他呵斥了一句,真是萬分的傲氣。

孫掌柜目送他走遠,眉頭皺了半晌都沒有鬆開,心裡突然有些後悔,怎麼就把自己的身價性命托到了這樣的人身上?

說不得,以後得閑一定要常去南溝村兒走走,若是這姓劉的一家有何不妥,許是還能及時挽回些損失…

劉水生走在街上被冷風一吹,腦子裡的溫度也降了下來,終於想起還有正經事要辦。於是,他攔了個路人問詢哪家鐵匠鋪子打鐵器最便宜。

路人難得好心,勸他道,「便宜的鐵匠鋪子打出的物件兒都不齊整兒。小兄弟還是別差那幾錢銀子,換家口碑好的吧。」

劉水生卻是存了私心,一口咬定就是要找最便宜的鋪子。路人無法,只得指了街尾一家掛了「吳記」牌匾的鐵匠鋪。

劉水生尋到門前就進了鋪子,正犯愁沒有生意的吳老闆立時兩眼放光的迎了上來。待聽得他要打制幾十節鐵皮筒子,吳老闆更是茶水點心的殷勤相待,開口閉口稱呼都是少爺。直把當了快二十年土包子的劉水生樂得臉上都開了花兒,也沒還什麼價錢,最後爽快的以七兩銀子成交。

吳老闆好不容易逮到個冤大頭,生怕劉水生跑了。熱情挽留他在廂房住一晚,明日中午再雇車連貨一起送他回去。

有這等好事,劉水生自然不會推辭。他當即付了二兩定金要老闆開始動工,然後又轉出門去偷偷買了一隻梅花簪子,這一晚揣在懷裡他的夢裡翻來覆去都是送給未來媳婦兒的時候,她是如何歡喜…

一夜無話,第二日中午吳老闆特異要媳婦兒做了兩個好菜,請了劉水生喝酒閑話,席間開口閉口都是奉承不斷。直把劉水生聽得心花怒放,酒水自然也越喝越多,最後稀里糊塗就把余錢結算了。

那吳老闆立刻喊了小夥計把鐵皮筒子扔上馬車,又把劉水生也塞進去,眼見馬車噠噠走遠就歡喜得哼著小曲兒回屋數銀子了。

不提吳老闆如何偷笑暗罵劉水生愚蠢,單說劉家老兩口因為兒子一夜未回,擔心得吃睡不好,一大早晨就跑去村口探看。好不容易盼到半下午,終於見得有馬車走進,奔上前一看果真是醉醺醺的兒子和一車鐵皮筒子。

老兩口可是清楚兒子出門前只揣了一百文,怎麼說也買不回這麼多鐵皮筒子,所以就猜得那富貴樓之事定然是成了。

劉老頭兒想要拍醒兒子問個究竟,老太太卻是越看這一身能耐的小兒子越疼愛,死活不讓老頭兒動手,堅持要等兒子睡醒再問。

他們一家這般上演溫情大戲,人家馬車夫可是等不得了,黑著臉催促不停,再耽擱下去他怕是就要被關在城外了。

劉老太狠狠賞了他幾個大白眼之後,到底拉著老頭子坐到車轅指路。

馬車夫一到了劉家院子門口,立時上手把車裡的鐵皮筒子和劉水生都扔了下來,然後一甩鞭子麻利的跑人了。

劉老太太原本還想使喚他把兒子背進屋子,見得這般就氣得跳腳大罵不停。

劉水生栽倒在雪地上卻是被涼得醒了過來,睜眼四處看了看開口問道,「娘,我怎麼在這啊?」

劉老頭兒早就急得快要上房了,一見兒子還是這般迷糊模樣,抓了一把雪就抹了過去。

劉水生被老爹「伺候」著洗了臉,激靈靈打了個冷戰,倒是徹底清醒了。想起城裡諸事,他立刻站起來得意笑道,「爹,我在富貴樓要回二十兩銀子,而且咱家種的菜,以後要比張家賣價貴一倍。」

「真的?我兒真是太能耐了。晚上,讓你娘給你燉肉吃。」劉老頭兒老太太一聽兒子馬到功成,都是大喜過望,恨不得抱著兒子親上幾口才好。

劉水生趕緊趁機說道,「這鐵皮筒子可是不便宜,我花了足足十兩銀子。不過等青菜一種出來,賣上兩筐就回本兒了。」

二十兩銀子還沒傳到手裡捂熱乎就沒了一半,劉老頭老太太心裡都是疼得直哆嗦。但轉念想著兒子說得也有道理,以後還有更多銀子進賬呢,於是也就忍了下來。

他們一家門前這般折騰,左右鄰居聽得動靜兒就出來探看。見得一地的鐵皮筒子自然好奇,有人就問道,「劉嬸子,你家這是要忙些啥啊,怎麼打了這麼多鐵傢伙兒?」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