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園春來早 散文詩詞

小園春來早 第一百零八章石頭落地

作者:花期遲遲

本章內容簡介:了。」 母女倆這般說笑著,一路相扶拐過園門走遠了。 蒲草羨慕的輕嘆一聲,勉強撐起笑臉繼續拾掇灶間。早晨總共蒸四籠大肉包子,除了眾人吃掉和送出去的,還剩了四十幾個。中午熱一熱,再煮些稀飯...

山子吃得小肚子滾圓,上前扯了姐姐的衣襟嚷著要去給小兵們發「糧草」,桃花也拾掇了針線盒子準備去里正娘子那裡學繡花兒。

蒲草無法,只得放下紙筆帶著他們去灶間裝好「糧草」和上門禮,然後領著他們去東廂窗下喊張貴兒送上一程。

張貴兒不知是懶得出門還是當真捧著兩本詩集看得入了迷,任憑蒲草敲了半晌都沒有應聲,桃花不願二哥和嫂子吵架,趕忙說她自己去就好。

蒲草只得送了兩個小的到院門口,多囑咐幾句也就算了。

李大李二這一日早起都覺在家空坐等消息太過難熬,於是和老爹打了個招呼就去三叔家幫忙做些雜活兒。

李三叔父子感念蒲草上次那般厚待,冬日裡又沒有別家委託活計,於是就翻出家裡珍藏的幾樣好木料,用心精雕細琢,大有把這幾隻箱櫃當成傳世之作的架勢。

李大李二不會什麼細巧活計,就一邊和三叔嘮著閑話一邊幫忙刨個木皮、鋸個板子,慢慢倒也覺得心裡不那麼急躁了。

幾人正是忙的熱鬧,突然李家隔壁的一個小孩子跑來喊著,「大哥二哥,大伯讓你們回去呢,家裡來人了1

李大李二聞言都是一驚,猜不出是方公子派人送信來了,還是那些地痞到底找上了門兒。

李三叔常年在外走動做活計,自詡見識多些,就拍拍傻道,「老大老二別怕,咱們還有一村的族人在呢,誰也不能看著你們吃虧。走,叔先跟你們回去看看。」

他們叔侄幾人大步流星趕過街角,一見自家門前拴著的馬爬犁,李大李二心裡高懸的石頭就落了地,咧嘴笑道,「叔啊,這是方公子昨日來時坐的爬犁,估計是城裡那事有信兒了,不是那些地痞鬧上門。」

李三叔也跟著鬆了一口氣,趕緊帶著他們進了院子。

屋子裡有人聽得動靜,就幫忙開了門。李二嫂一見自家男人回來了,歡喜的立刻竄到近前嚷道,「孩子他爹,沒事兒了,那些地痞不敢找來咱家鬧事了。」

雖然心裡已是隱約猜到結果,但是這般親耳聽見,還是惹得李二一時百感交集的怔愣在原地,不知如何反應才好。

李三叔笑著拍了拍他的肩膀,安慰道,「行了,雨過天晴了,以後安心過日子吧。」

李老頭兒拉著李三叔坐下,喊了大兒媳倒茶送上來。老頭兒笑指了碗里的茶葉,說道,「那些地痞們被唬得夠嗆,以後再也不敢惹咱們李家村的人了。你看,這茶葉還有那兩隻大筐里的物件兒都是他們送的賠禮。」

「哦,這是好事兒埃咱家老二可是有後福啊,得了這些好物件兒,擔驚受怕幾日也值了。」

「可不是,那些地痞怕是也後悔招惹他了呢。」

眾人都是哈哈笑起來,李大李二見得東子正笑嘻嘻坐在客位就趕緊上前道謝。東子剛才早就同眾人說過他昨晚如何「智斗地痞」的光榮事了,收穫了一大籮筐的誇讚,這一會兒終於覺得心滿意足了。於是,他起身還禮客套兩句,就要告辭回去。

眾人熱情挽留不住,最後只得千叮嚀萬囑咐,以後到了李家村一定要留下吃頓飯,然後一直送了他到街口才罷休。

眼瞧著馬爬犁都跑遠了,李老頭兒還是站在那裡沒有動步兒,李老大就上前扯了他問道,「爹,你還有啥事啊,咱們回家啊?」

李老頭兒收了臉上的沉思之色,搖搖腦袋,轉身同村裡眾人簡單閑話兩句就帶著兒子回家了。

蒲草找了個雕花最雅緻的方盒子,在籠屜里挑揀了八個賣相最好的肉包子,整整齊齊碼了進去,左右看看還算順眼,這才扣好盒蓋兒。

春妮一邊燒水一邊陪著老娘說話,見她這般忙碌就道,「這是要給誰家送包子啊,裝得這般體面?」

蒲草微微一笑,應道,「這是要東子捎回去給方公子嘗嘗新鮮的,這次的事情都是託了他的顏面,咱們怎麼也要送些謝禮埃」

李老太一聽這話趕忙站了起來,怨怪道,「我真是老糊塗了,怎麼眼睛就盯著那些惡人的賠禮,倒把方公子這大恩人忘記了。那些地痞若不是害怕方公子,怎麼會這麼輕易放過我家老二?這可不行,這謝禮要我們家出銀錢置辦…」

老太太這般說著就預備先在閨女這裡借些銀錢,然後一會兒跟著爬犁進城置辦謝禮,親自去方府道謝。

蒲草自然上前攔了她,勸道,「大娘,方公子和我們合作買賣,本來就有幾分情面在,二哥這事兒他幫一把也是應當。再者說,方家富貴,咱們掏出所有銀錢置辦金銀綢緞,人家也不見得能看進眼裡。

反倒是方公子上門來這幾次,我瞧著他很喜歡農家飯菜,我這才裝幾個包子送他嘗嘗新鮮。而且,以後還要同他常來常往,這人情慢慢還著也好。」

春妮在一旁琢磨著也是這個道理,於是扶了娘親的胳膊笑道,「娘,蒲草說的對,那方公子身上戴得一塊玉佩都夠咱們家吃用幾十年了。咱們置辦啥好東西,人家也不見得看得上埃」

蒲草撿了一塊屜布蓋到包子上,又笑道,「再說了,商者重利。我和春妮兩家若是明年再種菜還賣到方家酒樓,保管這份兒人情就還得綽綽有餘了。」

老太太有些遲疑,問道,「那你們不會吃虧吧?」

「當然不會,方公子也是個爽快人,價格方面從沒小氣過。」

「那就好,」老太太終於放了心,拉著蒲草的手感嘆道,「蒲草啊,這次的事說到底最該謝的人是你。大娘雖然老糊塗了,但你這丫頭對俺們妮子,對俺們一家的好,大娘可是清楚著呢。以後你就和妮子一樣,就把俺家當娘家,有事自管讓人送信兒,大娘給你撐腰。」

老太太長滿粗繭的大手一下下撫著蒲草的頭髮,蒼老的臉孔上滿滿都是慈愛感激之色,蒲草被惹得心下泛酸,忍不住靠在老太太肩頭撒嬌笑道,「大娘,我可一直把你當親娘的。要沒有大娘貼的那些餅子,我也活不到今日埃」

老太太聽得她聲音帶了哽咽,就重重拍了她的後背,轉而打趣道,「早知道那些餅子能養出你這麼個能耐丫頭,我就是砸鍋賣鐵也要日日讓春妮吃餅子啊,省得她這笨得都快上房了。」

春妮本來想起蒲草當初那般受苦,還在偷偷跟著抹眼淚,聽得老娘這話立時跺腳惱道,「娘,可沒有你這樣埋汰親閨女的啊,我再笨也是你肚子里生出來的。」

李老太和蒲草都是被她這般模樣起來,蒲草估摸著東子快要折回來了,就攆著春妮說道,「大娘還沒去菜棚子走走呢,正好這會兒家裡也沒事兒,你領大娘去坐會兒。」

春妮早就想同娘親顯擺一下了,但是顧慮著這菜棚子是整個村子的秘密也就沒敢輕易開口。如今兩個嫂子都先回去了,只剩了娘親自己一人,蒲草又應得爽快,她自然就拋去了所有顧慮,扶著娘親一邊往外走一邊嘰嘰喳喳說著,「娘,娘,我們種的菜可好了,那棚子里到處都是綠色,保管您一看就高興…」

「是嗎,那我這老婆子今日可要開開眼界了。」

母女倆這般說笑著,一路相扶拐過園門走遠了。

蒲草羨慕的輕嘆一聲,勉強撐起笑臉繼續拾掇灶間。早晨總共蒸四籠大肉包子,除了眾人吃掉和送出去的,還剩了四十幾個。中午熱一熱,再煮些稀飯,炒兩個小菜也夠對付一頓了。

她正是這般盤算忙碌的時候,東子也從李家村趕回來了。這心眼兒極多的小子也不進院子,只趴在門口喊了幾聲。

蒲草聽見動靜兒,開門見得他這般站在門外探頭探腦,就伸手揮了揮示意他進來說話。東子屁顛顛跑進灶間,撓撓腦袋笑道,「小的還以為家裡人正多呢。」

蒲草從懷裡拿出一封信放到木盒上,一起交到他手裡,囑咐道,「這些拿給你們公子,記得包子要熱一熱再端給他吃,能配些小米粥和清淡小菜更好。」

東子聽得她交代這麼仔細,神色半是歡喜半是古怪,但嘴裡卻是一迭聲的應道,「小的記下了,張東家放心。」

蒲草怎會猜不到他心裡所思,這時空的女子送個荷包都要扭捏多少日子,見到男子怕是連話都不知道怎麼說。而她這般大大方方關心男子的,怕是整個雪國也沒幾個了。

她於是淡淡一笑,開口又捧了一句,「你們公子最信賴的就是你,自然沒什麼需要避諱的。」

果然,東子一聽這話,立時臉上就放了光兒,牢牢抱了盒子表著決心,「張東家放心,小的嘴巴最嚴實了,東西一定好好交給我們公子。以後您有什麼事兒,也直管吩咐小的就好。」

蒲草輕笑點頭,回身又拿了個油紙包遞給他,「這裡還有兩個包子,你也揣著吧,路上萬一餓了好墊墊肚子。」

東子再是機靈聰明,也不過是個十四歲的半大小子,被蒲草這般連誇讚帶「賄賂」打點的是眉開眼笑,躬身行禮謝了又謝,心裡直贊這張東家真是個好女子。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