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園春來早 散文詩詞

小園春來早 第一百零七章消息到

作者︰花期遲遲

本章內容簡介:的賠禮,我怎麼能收下呢。我們公子若是知道了,我這差事就保不住了。大娘可不要害我啊!” 蒲草笑著上前勸說道,“大娘,這賠禮是那些地痞送來,大娘一家沒少因為他們擔驚受怕,收下也是應該。再說,...

她這般手下忙碌著,那餡料的香氣就漸漸飄滿了灶間。春妮第一個就湊到陶盆邊上,一臉希夷的吞著口水盼望著。

很快,在屋子里玩耍的山子和桃花也跑了過來,笑嘻嘻搬了小板凳乖巧的坐在門口,眼巴巴等著美味的包子出鍋。

蒲草偶爾扭頭瞧得張貴也是拎著掃帚開始滿院子轉悠,于是忍不住撲哧笑了出來,美食的魅力真是大無窮啊。

李家婆媳三人都是做慣家事的,雖說炒菜滋味一般,但手下可靈巧著呢。蒲草只示範包了幾個,人家就學得明白透徹了,而且速度還越來越快,最後蒲草只忙著 包子皮都有些供給不上了。

東子的馬爬犁趕到陳家門口的時候,張家的第一鍋包子剛剛裝進籠屜。陳家老少眾人七手八腳卸了自家的貨,又要拉東子進屋吃早飯,東子卻指了東院說還有事兒,陳家人也就不攔著了。

蒲草隱隱听得外面有馬匹嘶鳴之聲,就囑咐春妮好好燒火,然後出門探看動靜,正巧遇了張貴兒給東子開門。

她趕緊喊了李家婆媳一起迎上去,笑道,“東子小哥兒,怎麼這麼早就到了,先進屋暖和一下吧。”

東子怎敢托大,上前恭敬給蒲草行了禮,這才笑嘻嘻說道,“好消息自然要早些送來了,小的也怕張東家和劉嫂子惦記,所以城門一開就趕過來了。”

說完,他回身指了馬爬犁上的兩只大柳條筐,半是得意半是驕傲的又道,“昨日回城,小的立刻就去探問那日之事,結果在城門口遇到了熟人,一切很是順利。那幫地痞被小的帶去的兵卒嚇破了膽,賭咒發誓以後絕不再惹李家村人,末了還拿銀錢置辦了賠禮,要小的幫忙送來權當給李家兄長壓驚謝罪了。”

李家幾人原本都盼著那些地痞不上門鬧事就好,哪里想到還有豐厚的賠禮可收,各個都是笑開了臉,上前行禮道謝,“小兄弟,你們公子的援手之恩,我們李家怕是一輩子也還不完,這賠禮我們怎麼說也不能要。正好小兄弟為這事忙碌挨累了,就把這些賠禮留下做個辛苦錢吧。”

東子想起昨晚差點兒被主子攆出府去,哪里還敢貪這些物件兒。他腦袋搖得跟撥浪鼓似的,死命擺手推辭,“不行,不行啊,大娘,這是那些地痞給你家二哥的賠禮,我怎麼能收下呢。我們公子若是知道了,我這差事就保不住了。大娘可不要害我啊!”

蒲草笑著上前勸說道,“大娘,這賠禮是那些地痞送來,大娘一家沒少因為他們擔驚受怕,收下也是應該。再說,東子以後還要常常上門,咱們再好好感謝他就好,不急于這一時。”

“張東家說的對,就是這個理兒。”東子趕忙跑到爬犁旁往下搬筐子,眾人上前幫忙抬了送進屋子。

張貴兒原本想要回屋,但遠遠瞧著那筐子上面放的好似是書本,于是也跟進了堂屋。

東子麻利的揭了柳條筐上的油氈,李家眾人都是好奇地痞們賠了什麼物件兒,紛紛聚上前去觀瞧。結果一見那筐里都是豬肉、苞谷酒、棉布等實用之物,李家婆媳都難掩喜色,盤算著過年都不必置辦年貨了。于是地痞的可惡瞬間被她們扔到了腦後,甚至還想夸贊他們真是聰明會選禮啊!

蒲草卻是沒有單純到相信天下還有如此貼心的地痞,她不必猜也知道這些物件必是東子親手采買,于是笑眯眯望過去求證。

東子嘿嘿干笑兩聲,趕忙拿起一旁的布包,小心分揀之後就把詩集遞給了張貴兒,笑道,“二公子,這是我們公子讓小的給您捎帶來的好書。”

張貴兒一臉驚喜的接了過去,翻看過名字之後,更是差點兒歡喜的蹦了起來,大聲道,“哎呀,這…這是北嵐詩集!我們先生說過這書存世不超十本,方公子居然藏了一本,真是太好了,太好了。”

東子眼瞧他手舞足蹈的模樣,眼里閃過一抹得意,轉而又雙手把那個單本捧給了蒲草,小聲說道,“張東家,這是您的。”

蒲草自然不會傻到多問,順手接過就塞到了懷里,張貴兒掃了一眼以為是賬本也沒有在意。

春妮在灶間里燒火蒸包子,听得堂屋里好似很熱鬧,簡直心里跟貓抓似的,狠狠多添了一把柴禾,又囑咐桃花守著就也跑了過去。待得听老娘說二哥之事解決,還得了這麼多賠禮,她也跟著歡喜起來,直拉著東子要他一會兒多吃幾個肉包子。

這話倒是給東子又提了個醒兒,他抬腿跑出去拎了個布袋子進來,笑嘻嘻說道,“張東家,這是胖廚子家里老娘腌的臘肉,他特意要小的捎來謝過張東家教他那幾樣好菜色。”

蒲草扯開袋口一看那臘肉紅得透亮,低頭嗅嗅又有焦香,就猜得這必是燻存很久之物。于是笑道,“胖廚子送了這麼好的臘肉來,哪里是謝我,明明就是催著我再給他琢磨幾道好菜呢。你也替我給他捎句話回去,就說必定不會讓他失望。”

“哈哈,那我代胖哥兒謝過張東家了,他听得這好消息,保管又能謝我一碗紅燒肉!”東子擠眉弄眼,仿似佔了大便宜的摸樣,惹得眾人都是哈哈笑起來。

李大娘舍不得家里老頭兒和兒子惦記,就催促兩個兒媳道,“趕緊把東西拾掇一下,吃了早飯你們就回去吧,我再留下住幾日,家里有事就送個信兒過來。”

李大嫂二嫂自然一口應下,動手歸攏筐簍,笑得都是歡喜又滿足。蒲草見此就招呼眾人坐下說話,轉身去灶間起包子。

桃花和山子正一左一右坐在灶口旁邊,一臉認真的往里添著柴禾,燒得大鍋里溢出的蒸汽籠罩了整個灶間。

蒲草進去見了趕忙攆了他們去一旁,揭開鍋蓋兒一看,還好沒有燒干鍋。籠屜里一個個白胖的大包子挺著圓溜溜的肚子,各個笑得咧開了嘴。

桃花和山子歡喜的拍著小手嚷著,“包子熟了,包子熟了。”

蒲草笑著當先夾了兩個給他們解饞,听見動靜兒趕來的春妮幾人也都是贊道,“這包子還沒等吃呢,只看著就覺得飽了。”

眾人一起幫忙安好桌子,擺上碗筷和調好的蒜醬,待得大盆的包子端上來,一早飯就算齊全了。

張貴兒作為主家,招呼著李老太和劉厚生、東子三人坐在堂屋里吃喝。蒲草幾個又裝了一鍋包子蒸上,然後就帶著孩子們聚在灶間里直接揀熱的吃。

碗口大小的醬肉包子,面皮白嫩宣軟,配上里面微脆的白菜、軟糯的粉條、大塊的炒肉,咬上一口,油亮的湯汁立時就順著嘴角淌了出來。真是咸香可口又不油膩,直讓眾人吃得怎麼也停不下嘴,各個心滿意足。

蒲草不習慣早晨吃得太多,兩個大包子下肚兒就去看著燒火蒸新包子,待得眾人都吃完喝著茶水解油膩的時候,她也把第二鍋蒸好了。

李老太又催著兒媳早些回去,劉厚生和東子就幫忙把柳條筐抬上馬爬犁上。蒲草抱了個大盒子塞給李大嫂,笑道,“大嫂子,我裝了幾個包子,你拿回去給孩子解解饞。若是啥時候家里不忙,你和二嫂就帶孩子再來多住些日子。”

天下哪有不心疼孩子的娘親,剛才大口咬著肉包子,李大嫂妯娌倆心里一直在泛酸。想著家里的孩子都是多少日沒有見到肉腥兒了,她們這當娘的反倒得了這樣的好口福,早知如此,昨日就是拼著被婆婆說丟人也要把孩子領來啊。

而蒲草這般善解人意又大方,真是讓她們感激的眼圈兒都泛紅了。兩人想要推辭幾句又實在舍不得,最後到底還是李大嫂潑辣,把盒子抱在懷里爽快說道,“蒲草妹子的好,我們記心里了。妹子以後有事,只要我們能幫忙的,保管不說二話。”

李二嫂也想表表決心,但是瞧得婆婆還在跟前就趕忙去扯嫂子的袖頭兒。

李老太卻嗔怪笑道,“你扯她干啥,你們疼孩子,我就不疼孫子了。蒲草既然給了就拿著吧,左右咱們已經厚臉皮吃了一肚子了,再推辭就矯情了。”

眾人都為老太太的直爽之言哈哈笑起來,李大嫂二嫂上了爬犁坐好,東子就麻利的趕車出了院子。

蒲草跟上去關院門,不想東子走出不遠又跳下地折了回來,湊到她跟前小聲說道,“張東家,這眼見就到年關了,我們公子這兩日心里有些不舒坦。您看,能不能…”

蒲草挑眉,心思滴溜溜轉了一圈兒開口問道,“可是因為生意之事?”

東子不好說老宅是非,只得含糊應道,“都有,都有!”

蒲草輕輕點頭應下,“我知道了,辛苦你跑這趟了。”

“不辛苦,不辛苦!張東家客套了,不過是個把時辰的事兒。那小的可走了,一會兒再回來。”東子笑嘻嘻跑跳著重新上了爬犁,一甩鞭子趕著棗紅馬迅速跑遠了。

蒲草慢慢走回灶間,幫著春妮把剩下的包子裝進籠屜里,有陪著李老太說了幾句話,然後就進了里屋一邊研墨一邊盤算著寫封信捎給方杰。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