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園春來早 散文詩詞

小園春來早 第一百零六章包包子

作者:花期遲遲

本章內容簡介:實,嚷道,「張家小嫂子可沒少教我手藝,我一直也沒有機會登門道謝。東子兄弟明日就替我把這臘肉捎去吧。這是我娘去年親手腌的,正是文時候呢。」 東子想起剛才公子的囑咐,一瞪眼大聲糾正道,「以後要叫張...

東子正是笑嘻嘻想要討杯茶水喝,聽得這話心下一跳,趕忙一拍腦門兒裝作恍然想起的模樣,說道,「公子真是英明神武,天下無敵,小的剛才說得太歡喜,還真忘了一件小事兒。嘿嘿,這天寒地凍的,那幾個兵大哥跑一趟也是辛苦,小的就做主同他們一起把地痞的孝敬收了。嘿嘿,這是小的分回的二兩銀子。」

他說著,就伸手進袖子里掏了一塊碎銀放到了桌子上。

方傑拿起那銀子顛了顛,轉而又砸回東子懷裡,冷聲說道,「這話是真是假,你心裡最清楚。以後若是再犯,不必我發落,你自己直接捲鋪蓋出府吧。」

東子嚇得「噗通」就跪了下來,心思轉得飛快,一迭聲的求饒,「公子息怒,小的就是覺得李家平白被嚇一頓太可憐了。小的想拿這二兩銀子給他們買些吃用之物,就當那些地痞的賠禮了。小的當真不是要私吞這銀子啊,公子一定要相信小的。」

方傑不置可否的挑挑眉,擺手示意他起來,這才說道,「這銀子你想自己留下也不要緊,但你回稟的時候必須說於我知道。若是以後那些地痞暗恨在心,背地裡尋事挑釁,我不知今日你今日搜刮過他們的銀錢,自然不會想到他們頭上,甚至找錯了對手,那豈不是未戰先輸,樹敵更多?」

東子不過是喜好貪個小便宜,哪裡想到這麼深遠。此時,他越聽越覺有理,頭上的冷汗也下來了。這次可不是因為驚恐,而是誠心跪下認錯,「公子,都是小的鼠目寸光,見錢眼開,差點兒給酒樓惹下大禍。小的知錯了,還請公子重重責罰。」

方傑端起茶杯,喝了一口溫茶,眼見這擅耍小聰明的貼身小廝被嚇得誠惶誠恐,也覺這頓敲打有了成效。

於是轉而正色說道,「起來吧,知錯就好。今日這差事辦得還是不錯,就當功過相抵了。一會兒告訴王管事,送桌酒席到城門司去,再備份謝禮,你明日回來就送去那書吏家裡。」

「是,公子,小的這就去傳話。」東子抹了把汗就要退下,將將要到門口的時候,他突然想起一事又問道,「公子,剛才陳二哥找到小的說明日要早些回村,您看,可有什麼物件要捎帶給張…嗯…」

東子是除了漫天風雪之外,最清楚自家公子和蒲草定情這秘密的人了,若是沿襲舊稱呼蒲草為張嫂子,好像大有提醒蒲草寡婦身份的嫌疑。但若是稱呼她夫人或者主母又實在太早,很容易馬屁拍在馬腿上,所以一向自詡聰明伶俐的他,說到半路也磕巴犯愁了。

方傑猜得這小子的為難之處,淡淡扔下一句,「以後叫張東家吧。」說完他起身走到書架前隨手揀了兩本詩集和一本遊記,遞到東子手裡囑咐道,「這詩集給張家那書獃子,這遊記拿給張東家。記清楚了,別到時候分錯了。」

「哎,公子放心,小的一定辦得明明白白。」東子小心翼翼抱了書,一迭聲的拍著胸脯保證過了,這才倒退著出了門。

洛掌柜和王管事正坐在灶間里,就著四個清淡小菜飲酒閑話兒。這一見得東子進來,兩人就扯了他問詢主子臉色可好?

東子怎肯說出剛才的糗事,落了自家威風,自然只撿好的說。洛掌柜和王管事雖然也知這小子的心眼多,不能完全相信,但估摸著主子總不至於更惱怒,於是也就懶得揭穿他了。

胖廚子的紅燒肉剛剛出鍋,端上來的時候聽得東子隨口說起明日要去李家村,就趕緊喊人幫忙把房樑上懸的一大塊臘肉放了下來,直接用油紙包個嚴實,嚷道,「張家小嫂子可沒少教我手藝,我一直也沒有機會登門道謝。東子兄弟明日就替我把這臘肉捎去吧。這是我娘去年親手腌的,正是文時候呢。」

東子想起剛才公子的囑咐,一瞪眼大聲糾正道,「以後要叫張東家,這可是咱們公子交代的。」

胖廚子卻是見慣了他這般狐假虎威,照著他的小腦袋瓜子就是一巴掌,哈哈笑道,「張東家就張東家唄,你個毛都沒長齊的小崽子跟我瞪啥眼睛!我跟公子開酒樓的時候你還不知道在哪裡遊盪呢。」

若是認真算起來,東子還真沒這胖廚子資格老,平日又常過來蹭吃蹭喝,腰杆子自然直不起來。這般想著他也泄了氣,嘟囔道,「就知道欺負我,真把我拍傻了,你給公子當小廝去埃」

眾人見得他這般欺軟怕硬模樣,都是哈哈笑起來。

東子賭氣低頭大口吃肉,吃到半路突然想起公子還有吩咐,就趕緊說給眾人聽。王管事難得也敲了他一記,埋怨道,「公子又吩咐,你怎麼不早說?」

老掌柜也是湊熱鬧敲了他一下,笑道,「確實該打1

眾人轉而都去忙碌了,留下東子一人苦著臉越吃越沒滋味,於是跑去翻出以前藏起的半壇酒,端著紅燒肉找藉助東廂的陳二哥嘮叨去了。

第二日,難得天氣晴好,天空大地之間一掃先前的烏蒙之色,變得高遠兒明亮,遠眺雪原各處,風景極是廣闊壯麗。

東子趕著大馬爬犁拉著陳二夫妻倆是滿載而回,村子里有出來透氣走動的鄉親看到了,都是笑眯眯同他們打著招呼,心裡自然要羨慕感慨一番。

他們雖是猜不出陳家這賣雜貨的小買賣能賺多少銀子,但是只看他們這一次次進城上貨就必然獲利頗豐,否則誰大冬日的受這個罪埃

不提村裡人如何想法,只說,山子昨晚聽了兩個故事才心滿意足的睡下,早起卻鬧著棉褲涼,賴在被窩裡不肯起來。

蒲草有心直接掀了被窩,又怕這小子乍冷之下染了風寒,只得引誘他說一會兒早飯就吃包子,他若不起就吃不到。

結果這饞嘴小子立刻就爬起來,麻利的穿戴整齊,末了還問什麼時候吃包子?蒲草真是看得哭笑不得,倒也不好說話不算數,只能手下加快忙碌,把包子從午飯改成早飯了。

李家母女、婆媳幾人,昨晚也是閑話到半夜才睡,此時剛剛爬起,聽得蒲草隔著籬笆喊話,洗漱完后就趕過來幫忙。

劉厚生是個勤快又有責任心的好人,菜棚子里時時刻刻都燒得暖如春日,哪怕是靠近牆角的溫度也足夠麵糰發酵了。

一晚上過去,原本只佔了陶盆小半的麵糰已是侵略了大半江山,渾身滿是氣泡,嗅上去酸味撲鼻。蒲草倒了兩瓢乾麵進去,請了李二嫂加面鹼揉勻。

李家除了過年改善伙食,平日可是見不到這樣的細面,更別提還是論陶盆裝的。李二嫂洗手挽好袖子,站在一旁好半晌沒敢下手。

李大嫂也是拎著蒲草遞過來的一大塊五花肉咧嘴不已,她有心開口勸蒲草少放些肉,但這不是自家,說出去有些逾越本分。想著不勸吧,又實在太過心疼了。難道就為了一頓包子,居然要用掉足夠他們家裡吃上一年的豬肉嗎?

春妮正坐在小板凳上燒水,見得自家兩個嫂子都是如此模樣就咯咯笑了起來,說道,「嫂子們只管放手忙吧,蒲草心裡有數呢。她呀,是虧了什麼都不肯虧嘴的。特別是給孩子吃的,有好的絕對不做孬的,咱們今日也都跟著沾沾光,多吃幾個大肉包子。」

李老大正幫忙扒白菜,聽得閨女這般說,就笑罵道,「你怕是平日沒少跟著蒲草蹭吃喝,如今倒好,連同老娘和嫂子也一起招來了,若是傳出去咱們李家可是不用見人了。」

蒲草正拎著菜刀把白菜葉子摞在一起切成大塊,收進盆里的時候還要撒上一層細鹽,這樣腌漬一下,省得餡料湯大,味道也更好。

她聽了這話就趕忙打趣笑道,「大娘和嫂子才住幾日,吃多少好飯菜我都不心疼。就是春妮太能吃了,這以後肚子里又多個小的,我家的米面怕是供不起她了。大娘回去的時候,可千萬把她帶走吧1

李老太扔了白菜,一攤手苦笑道,「不行啊,蒲草,大娘帶回去也養不起埃」

「那怎麼辦?」蒲草裝了無奈模樣,往外努努嘴,小聲道,「若不然大娘收我當閨女,咱們把她攆出去吧。」

「這主意好1李家兩個嫂子也是異口同聲幫腔,惹得春妮跺著腳的大喊,「蒲草你這壞丫頭,居然攛掇我娘不要我。你們等著,今日的包子我都包圓兒了,一個也不給你們留!」

眾人都是哈哈笑了起來,手下揉面切肉,忙得不亦樂乎。

很快,那條五花肉就變成了一堆指甲蓋兒大小的肉塊兒,白菜攥幹了水,大鍋里煮的兩大把粉條眼見有八分熟也被撈出來切得細碎,蔥薑末各備了一小碗兒。

蒲草掃了一眼就麻利的刷乾淨大鍋,燒得滾熱之後就把五花肉塊倒了進去,翻炒變色的時候,又加上醬油、蔥薑末、胡椒粉,最重要的是四大勺子豆瓣醬,然後一直炒得肉塊流油才盛到大陶盆里。這時再把白菜和粉條加進去,儘力朝著一個方向攪拌均勻,餡料也就準備好了。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