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園春來早 散文詩詞

小園春來早 第一百零三章推一把

作者:花期遲遲

本章內容簡介:是如此。若是她冒然開口邀請,李家婆媳抹不開顏面將就住下來,以後李家有了什麼禍事,難免心裡就要犯嘀咕。 說到底,還是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了。這般想著,她也就笑嘻嘻送了春妮和李二嫂出門。 坐在...

一頓飯,屋裡屋外都是吃得熱熱鬧鬧,很快殘羹剩菜就被撤了下去。春妮沖了一壺熱茶,眾人還沒等喝上幾口解解油膩,一臉笑吟吟的陳二夫妻就同東子一同進來了。

原來陳二聽得東子明日還要來村裡報信兒就打算搭個便車,進城多買些貨品,明日正好跟著一起回來。

眾人又說了一會兒話,眼見天色不早就一起動手把溫室里的菜筐抬出來安頓在馬爬犁上。方傑落後幾步解下腰裡的荷包遞給蒲草,笑道,「這是菜錢,若是有多的就記到下一次吧。」

蒲草也沒客套直接塞到懷裡小聲笑道,「方東家,不怕我賴賬啊?」

方傑側過身偷偷握了她的手,不答這話反倒是一臉苦惱的說道,「每次付銀錢都要搭個荷包,我家裡都沒有多餘的了。你親手縫兩個還我如何?」

蒲草聽得好氣又好笑,他這樣的貴公子怎麼可能缺了荷包這類小東西,明擺著就是找借口索要定情信物。再想著今日偶而興起要做得那個小試驗,倒也算是個奇特之物,不如就送他好了。

「我針線不好,也不會繡花兒,你還是找別人要去吧。不過,我正巧要琢磨一件奇特之物,若是你不嫌棄,就送你做回禮吧。」

「當然不嫌棄,」方傑立時歡喜得眼睛放光兒,「什麼奇特物件,做什麼用的?」

「不告訴你,到時候就知道了。」蒲草壞心的不肯說明,自然也惹得方傑更是好奇,追問不已。

倆人這般低聲說著話,一前一後慢慢走在小路上。兩隻手握在一處,仿似有無盡的熱力溫暖從那相連之處溢出,流遍兩人全身每個角落。呼嘯吹來的冷風見此也軟了心腸,留下一串羨慕的嘆息,繞路而行。

但是小路終有盡頭,眼見離得眾人只有幾步遠,蒲草就趕忙抽出了手。方傑眼裡閃過一抹不舍,到底還是沒有表露太多,拱手同眾人告辭。

李家婆媳三個站在一旁,心裡惦記自家那場禍事,想要叮囑兩句又覺不好。但是不叮囑卻更怕方傑忘在腦後,那他們一家可就指望鴨架上了。

蒲草自然把她們的猶疑看在眼裡,於是上前兩步笑著對方傑說道,「方公子,千萬別忘回城后幫忙打探一下那幾個地痞之事。若是有何為難之處,方公子也送個信兒來,大夥再一起想辦法。」

李家老太太趕忙接話道,「蒲草這話說的對,真是讓方公子費心了。這事兒不管能不能解決,我們一家都感念公子的大恩。」

老太太說著就要帶兒媳和女兒女婿行禮,方傑趕忙伸手扶了她,笑道,「大娘,不過是件兒小事兒,不值當您這般重禮。一會兒回城我就讓東子去打探,保管明日送個好消息來。」

蒲草也上前摻了老太太,笑著說道,「大娘,您就別惦記了,方公子既然應了,就一定會有消息的。」

老太太這才放了心,待得方傑和陳二夫妻都上了爬犁坐好,東子一甩鞭子,馬爬犁就行出了院子,很快消失在街角兒。

劉厚生惦記後園的溫室沒人照料,打了一聲招呼就匆匆趕去了,張貴兒也是回了自己屋子。

春妮害怕兩個孩子耐不得冷,一邊喊著親娘嫂子快進屋,一邊領著兩個孩子小跑回去了。

李老太太眼見閨女進了屋子,腳下卻是沒動地方,眯著眼睛盤算好半晌,到底囑咐蒲草說道,「蒲草啊,大娘得去趟劉家,你進屋看著妮兒,她若是要追來你一定攔著些。」

蒲草猜測老太太這必定是聽到什麼風聲了,心裡氣不過要替閨女找找場子。哪怕不能動手打罵劉家那無良老人,起碼也要讓他們有個忌憚,省得以為他們李家是麵糰子一樣好欺負。

不過她先前就盤算著要替春妮出氣,若是李老太能幫忙推劉家一把倒也不錯。這般想著,她就湊在老太太耳邊低聲囑咐了許多話,李老太太聽得是一臉疑惑,李大嫂二嫂在旁邊瞧著也是好奇不已,但卻識趣的往後退了幾步。

「蒲草,若是真這般說,那倆老傢伙不是更得盯著俺們妮兒的錢袋子不放了?

蒲草搖頭,極篤定的說道,「放心吧,大娘,劉大哥上次已是把話說絕了,他們不敢再打主意了。再說,就以他們那貪心的脾氣,一邊是幾百兩銀子的大生意,一邊是兒子手裡怎麼折騰也摳不出來的幾兩碎銀,他們就是傻子也知道奔大堆兒使勁埃」

李老太遲疑著點了頭,應道,「好,若是劉家精窮了,興許真是能消停許多。」

說完,她看向兩個兒媳說道,「老大媳婦兒嘴皮子利落,跟我去一趟吧。老二媳婦兒進屋陪你小姑說說話。」

李大媳婦兒和李二媳婦兒雖說不知婆婆和蒲草有何盤算,但也都乖順的應下了。蒲草目送李家婆媳走遠,就笑嘻嘻拉著李二嫂進了屋子。

春妮正往炕洞里塞苞谷秸稈,見得只有蒲草和二嫂兩人進來,就隨口問道,「我娘和大嫂呢?」

蒲草上前接了她手裡的活計,笑道,「大娘和大嫂去劉家了,估計是給你出氣去了。」

李二嫂生怕春妮著急要攆去,一把攥了她的胳膊勸慰道,「娘心裡有數呢,你別惦記,不會吵起來讓你難做人的。」

不想春妮根本沒有去攔阻的意思,反倒一臉的惱恨應道,「娘去砸了他們家才好呢,省得他們總覺得我好欺負,動不動就上門來鬧。」

李二嫂聽得咧了嘴,不懂這劉家到底怎麼欺負小姑了,惹得她這般憤恨。

蒲草低頭敲了火石點著苞谷秸稈,借著熱氣搓搓冰涼的雙手。想起剛才被那人握著是那般溫暖,不知不覺就出了神兒…

春妮眼見火光映得昏暗的屋子亮了許多,突然想起自家還是冷冰冰,猛然蹦起來嚷道,「我也得回去燒炕、點火盆,要不然一會兒睡覺可要凍死人了。」

蒲草被她這般一驚一乍嚇得激靈靈回了神兒,剛要開口說晚上就睡在她這炕上也行,但是轉念想想就又把話咽了回去。

她平日里著實沒把死去的張家母子當回事兒,春妮也是大咧咧的脾氣,行事又極依賴她,湊在這裡住著都覺熱鬧又親香,誰也沒想過有啥忌諱不妥。

但她們這般,可不代表別人也是如此。若是她冒然開口邀請,李家婆媳抹不開顏面將就住下來,以後李家有了什麼禍事,難免心裡就要犯嘀咕。

說到底,還是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了。這般想著,她也就笑嘻嘻送了春妮和李二嫂出門。

坐在炕頭兒安靜玩耍的山子和桃花,見得家裡終於沒有外人在了,就扔了手裡的小物件湊到了蒲草跟前。一左一右抱了嫂子的胳膊,不言語也不動,仿似只是因為屋裡寒涼,想要在嫂子身上汲取些溫暖一般。

蒲草看著依偎在她胸前的兩顆小腦袋,心裡立時就覺愧疚難耐。今日實在有些忙亂,倒是忽略這兩個孩子了。

她憐惜得把他們往懷裡攬了攬,低頭在她們頭頂親了又親,柔聲說道,「桃花山子,剛才吃飽了嗎?若是肚子還餓就跟嫂子說啊,嫂子給你們蒸蛋羹。」

「不餓,桃花吃飽了。」桃花扯著嫂子的發梢兒,怯生生應了一句。

山子瞄了她一眼,小嘴兒就撅了起來,猛然抬頭趴在姐姐耳邊大聲說道,「二哥又欺負桃花了!」

桃花急著去捂山子的嘴巴,顯見是不願意他告狀。可惜,山子卻是抱牢了姐姐的脖子,打定主意要宣揚那大惡人的罪行,「二哥說桃花不要清白了,還要打桃花,桃花都嚇哭了。」

桃花眼見攔不住,心裡也是實在委屈,小眼圈兒就又紅了。

蒲草趕緊哄勸,「桃花都是大姑娘了,咱不能動不動就哭鼻子,多丟人埃再說了,你二哥平日讀書讀傻了,有些事情太較真兒。他不是說桃花不好,是怕別人誤會桃花是壞孩子。」

「桃花不是壞孩子1小丫頭抹了眼淚,趕忙替自己正名。

「當然,我們桃花和山子都是好孩子。今日這事兒是你們二哥太魯莽了,嫂子明日就訓他兩句。」

桃花不舍的哥哥被訓斥但又實在委屈氣惱,小心眼裡很是矛盾。山子卻是拍手叫好,「好啊,好啊,看他還敢不敢打桃花了。」

「山子今日護著桃花,是個小男子漢,嫂子要給獎勵!桃花也是懂事乖巧,沒有讓客人看笑話,嫂子也給獎勵1

兩個孩子聽了這話,立時都歡喜起來。山子大眼珠兒轉了幾圈兒,嚷道,「我要饅頭,明日該給小兵發糧草了。」

蒲草好笑,這淘氣小子當個將軍不要緊,家裡的細面可是沒少搭,隔個十日八日就要發次糧草。七八個小兵每人一個饅頭就是二斤面,惹得孩子的爹娘總覺佔了便宜,時不時就要送些乾菜蘑菇過來。不過,如此走動多了,幾家人倒也相處得親近許多。

「好,嫂子一會兒就發麵,咱們明日不蒸饅頭,蒸大肉包子1

「大肉包子?」山子立時瞪大了眼睛,歡喜得猛點著小腦袋,「山子有肉包子吃了,大大的肉包子埃」

桃花在一旁也是聽得眉開眼笑,蒲草就問她,「桃花要什麼,跟嫂子說說?」

小丫頭卻是懂事的搖頭,「桃花什麼也不要,桃花幫嫂子燒火蒸包子,嫂子幹活兒累。」

這麼乖巧的孩子,誰會不喜愛!蒲草只覺從心底往外都透著暖意,重重親了這小丫頭一口,笑道,「桃花真是嫂子的貼心小棉襖!走,嫂子先帶你們去東屋翻翻,看看你們方大哥送了什麼好玩意兒來。」

說完,她也不讓兩個孩子穿鞋,後邊背著山子,胸前又抱了桃花,歪歪斜斜往東屋去了。

兩個孩子這個喊著,「哎呀,我要掉下去了。」那個也叫,「哎呀,我撞門框了。」一大兩小,嘰嘰咯咯笑鬧得震天響…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