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園春來早 散文詩詞

小園春來早 第一百零二章善心善報

作者:花期遲遲

本章內容簡介:都上齊了,還不見張貴兒和方傑回來。 蒲草也開始擔心兩人犯口角了,招呼著眾人先坐,就要趕去後園瞧瞧。 不曾想,她還沒等開門出去,張貴兒卻是一臉歡喜的當先端著小銅鍋進來了,一等春妮接過去,...

春妮頂著風雪跑進溫室,一邊胡亂拍打幾把肩頭的雪花兒,一邊沖著爐旁的蒲草和寫字的方傑咧嘴笑道,「米飯和燉大鵝都好了。蒲草,你的魚還沒燉好嗎?」

蒲草被問得心虛,慌忙低頭去開鍋蓋瞧了瞧應道,「鯉魚多燉一會兒才好吃,再等一刻鐘就差不多了。」

春妮走到跟前抽動小鼻子嗅了嗅鍋里的鮮味,笑得更是歡喜。蒲草生怕她看出兩人之間的異樣,就道,「走吧,咱們兩個先回去炒菜,估計等菜炒好了,這鯉魚也就燉熟了。」

春妮不疑有它,自然點頭應了下來,方傑卻是開口笑著攔阻道,「等一下。」

蒲草以為他還要找借口與她獨處,就偷偷拿眼睛瞪他,手下也比了個掐擰的動作。

方傑極力忍著笑,溫聲說道,「聽說張二公子最喜讀書,行事多奉聖人之言。我極想結識這樣的君子,不如過會兒要他來取燉魚,我們也聊上幾句聖賢書。」

蒲草想起先前陳大娘告之那事,猜得這驕傲的男子必是要藉機調理張貴兒。

說實話張貴兒這牽著不走打著倒退的活驢脾氣也著實讓她頭疼,她甚至琢磨過多找幾本聖人之言背誦爛熟,但凡他開口禮教閉口規矩的時候就扔過去一句堵得他一口氣憋暈才好。

不過,如今有人自告奮勇接過這個差事,她倒正好偷偷懶了。

這般想著,蒲草就笑著應道,「好啊,方公子稍等片刻,我這就喚貴哥兒過來。」

春妮挽著蒲草的胳膊出了溫室,剛剛走離幾句就忍不住擔憂道,「蒲草,你早晨不在家的時候,貴哥兒對待方公子很是無禮,怕是方公子心裡存著惱意呢。這會兒你又讓貴哥兒過來,不是把兩隻老虎關一個籠子里了嗎,他們不得吵架啊?」

「那就吵唄,看看到底哪只老虎凶。」蒲草渾不在意的側身替春妮擋了風雪,快步扶著她回了院子,春妮見得勸說不了也就閉了嘴。

蒲草走至東廂窗下,抬手拍了拍窗扇,許是張貴兒正坐在桌前,聽得動靜兒立馬開口就問道,「誰啊?」

「我1蒲草淡淡應了一聲,繼而又道,「家裡來客人了,一時有些忙碌不開。你去溫室幫我把爐子上的燉鯉魚端回來吧。」

張貴兒正是讀書讀得入迷,實在不願意起身,但是先前打孩子那事兒他也是有些心虛,於是就慢慢騰騰放了書本,出門給蒲草行了一禮後轉身去了後園。

春妮趴在灶間門后,一臉緊張的向外觀望,想著若是張貴兒惱怒,她就趕緊跑出去給蒲草幫腔。李二嫂瞧著小姑如此模樣,也好奇的湊到跟前瞧了兩眼,正看到張貴路過,於是問道,「這就是張家的讀書郎嗎,長得真是白凈斯文。以後若是再考回功名,還不知道要惹得多少大家小姐拋帕子扔荷包呢。」

春妮撇嘴嘀咕道,「長得好有啥用,肩不能扛手不能提,脾氣還死硬。」

李二嫂沒有聽清,追問道,「你說什麼?」

「沒說什麼,」春妮眼見蒲草走近,趕緊開了門扇迎她,轉而又招呼自家嫂子,「掌勺兒的來了,咱們趕緊炒菜吧。」

蒲草笑嘻嘻同李家兩個嫂子說了幾句閑話,就揭了大鍋的鍋蓋,隨著猛然升騰而起的乳白蒸汽,一股撲鼻的香氣也是立時盈@滿了整個灶間。

春妮幾個忍不住都圍在鍋台邊兒探身前望,只見大鍋里原本裝了大半的湯水,此時只剩下了三分之一。一塊塊淺褐色的鵝肉燉得是油汪汪、水嫩嫩,金黃的土豆塊也是軟糯糯、面兜兜,偶爾哪個空隙里有湯汁借著火力湧起,又帶起幾粒花椒或是一截小紅辣椒。紅黃褐三色交織在一處,真是萬般惹人垂涎欲滴。

李大嫂李二嫂偷偷咽著口水,一個忙著去拿陶盆,一個則把碎得不能再碎的嫩蔥又切了一遍,眼睛再也不敢看向大鍋那處,生怕一個忍耐不住肚子饞得咕咕響,那可太過丟人了。

春妮可沒有自家嫂子的定力,也仗著這是在蒲草家裡,一邊嚷著真香一邊就要伸手去鍋里抓一塊解饞。

蒲草眼疾手快得一把扯了她往後靠,半惱半嗔怪道,「你若是饞得扛不住,就喊我給你盛出來啊,怎麼能伸手去抓?」

李二嫂以為她是嫌棄自家小姑差點下手髒了好菜,剛要開口幫忙圓話兒求情,不想蒲草緊接著卻道,「萬一燙了手多疼啊?圈裡還有七八隻鵝呢,你喜歡吃我以後就日日給你燉。左右買了它們也不指望下蛋,就是給你補身體的。」

她這般說著,就麻利的撿著大塊鵝肉盛了一碗遞到了春妮手裡。春妮嘿嘿笑著一邊吹氣一邊大口啃著,間或嘟囔兩句,「好吃,好吃。」

蒲草好笑敲了她一記,轉身又把剩下的鵝肉統統盛進了大陶盆里,末了撒上一小把翠綠的蔥花,這才滿意的挪去一旁放好。

李大嫂李二嫂互相對視一眼,再次對自家小姑的福氣羨慕得無以復加。當初她們剛嫁進李家的時候就總見這丫頭揣了餅子出門,偷偷問及自家男人才知她是去接濟一個苦命的小丫頭。

當時李家日子過得也是窮苦,糧食也不充足,她們心裡多少都曾埋怨過幾句。但是如今瞧得小姑居然得蒲草這般傾心照顧,兩人突然就覺老天真是長了眼睛的,存善心必有善報。

蒲草和春妮不知李家兩個嫂子的心思,一個吃得歡快一個刷鍋炒菜,都是忙得不亦樂乎。

很快,所有菜色都炒好了,春妮腆著半飽的肚子進屋去張羅著安桌椅擺碗筷兒。可是,待得碗筷和菜色都上齊了,還不見張貴兒和方傑回來。

蒲草也開始擔心兩人犯口角了,招呼著眾人先坐,就要趕去後園瞧瞧。

不曾想,她還沒等開門出去,張貴兒卻是一臉歡喜的當先端著小銅鍋進來了,一等春妮接過去,他趕忙又拉開左側的客位,對著隨後慢步走進來的方傑笑道,「方大哥,快請坐!我嫂子做菜的手藝極好,你一定要多嘗嘗,千萬別客氣。」

蒲草從來沒見過張貴兒對誰如此殷勤,哪怕是村裡長輩和里正來了,他也只是禮數周全,卻完全沒有這般親近模樣。於是,心裡忍不住猜測方傑這麼半會兒究竟用了什麼魔法,居然讓這頭倔驢這般乖順?

春妮也是好奇怔愣,想要開口問訊又覺不妥,只好極力忍耐著等待蒲草開腔。

可蒲草這半會兒瞧著方傑臉色隱隱帶了得意,卻是不想看他尾巴翹得更高,轉而找了兩個陶盤把鯉魚分盛出來,然後就笑眯眯招呼眾人就坐開飯。

春妮自是失望,方傑卻是笑得更是狡黠。

一時間眾人分了裡外坐好,農家人也沒啥客套話,又都是餓了大半日,紛紛拿起碗筷就奔著熱騰騰的好菜直接下手了。

不必說,土豆燉大鵝是最受歡迎的一道,老少眾人都是吃得嘴巴油汪汪。紅燒鯉魚雖然火候有些短,但肉質雪白細嫩,沾些湯汁放到嘴裡也是鮮香難言。木耳炒白菜,顏色黑白相間,因為爆炒時加了一些糖霜和米醋,極是酸甜爽口。就是那盤最不起眼的肉沫炒豆腐,也多加了一小把碎紅辣椒,讓人辣得舌頭髮麻又捨不得停筷子。

蒲草把魚肉裡面的小刺兒挑揀乾淨,分給春妮和幾個孩子,間或得閑兒才扒拉幾口飯菜。李老太看在眼裡就趕忙催促道,「蒲草,你這忙了大半日了也該餓了,你快多吃些熱飯菜。我照料妮子,她這一懷來身子不要緊,倒讓你跟著挨累了。」

蒲草聽了這話也沒多堅持,轉而把魚盤子挪到了老太太跟前,笑道,「大娘,我才不是心疼妮子,我是在討好她肚子里的小外甥。將來,興許我還指望他給我養老呢。」

「那是當然,敢不給你養老,我打他屁股。」春妮咽下嘴裡的鵝肉,一迭聲的替自家兒子打保票。

桃花在一旁聽得這話,卻停了筷子一臉認真的說道,「不用小外甥,桃花給嫂子養老。」

山子聽了桃花這麼說,自然也是嚷著,「還有我,我也給姐姐養老1

胖墩和福兒正是吃得歡快,嘴角上都粘了米粒,一臉懵懂的抬頭瞅瞅桃花和山子,也跟著點頭附和,「嗯,養老,姑姑總是做肉吃,我們也給姑姑養老。」

眾人都是聽得哈哈大笑,李大嫂拍了小胖墩兒的後背,問道,「到底是你給姑姑養老,還是要你姑姑給你做一輩子的肉吃啊?」

胖墩兒嘿嘿傻笑兩聲,撓撓後腦勺又蹦出一句,「跟著姑姑有肉吃1

眾人自然又是一陣大笑,堂屋裡圍坐桌邊兒的三個男人聽得裡屋笑聲不斷,飯菜又這般可口,心情不自覺的也都跟著變得愉悅起來。

劉厚生想起二舅哥兒惹下的那場小禍,特意站起以茶代酒謝過方傑援手。方傑笑言只是小事,拉了他重新坐下。

張貴兒則更是關心城裡府學的狀況,聽得方傑說起那些詩會或者大儒講學,一臉的嚮往憧憬。待得方傑又許諾一旦他考入府學,定然替他引薦一位好先生,他更是感激得不知如何是好。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