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園春來早 散文詩詞

小園春來早 第一百章精明丈母娘

作者:花期遲遲

本章內容簡介:去血水,撇乾淨浮沫就盛出來放在一旁備用。 重新刷洗乾淨的大鐵鍋又被燒得滾熱,剛倒進去一勺素油就冒了青煙,蔥段薑片扔下鍋翻炒兩下就有了香味,這時候再把鵝肉倒進去,加了醬油和糖霜翻炒得變了顏色,最...

李大嫂李二嫂也是心癢難耐,想要跟去看看新奇,正是一邊偷瞄婆婆臉色一邊琢磨著如何開口的時候,不想蒲草卻是回身喊道,「大嫂二嫂也來幫忙啊,這謝禮可要分給春妮一半兒呢,你們不趁著這時候劫些好的下來,怕是過會兒她就都藏起來了。」

李老太聽得這話,趕忙替閨女謙讓著,「這丫頭平日都沒少刮拉你,怎麼人家送謝禮還要分她一半,可別把她慣得不知好歹了。」

「哪能呢,大娘,春妮平日可是幫我最多,有好東西自然要分她一半兒。」蒲草笑著給春妮正名,春妮也知道她是有心替她在娘家人跟前長臉面,於是跺了腳羞惱道,「在我娘那裡,我從來都是好吃懶做的傻閨女,一輩子也翻不了身了。」

說完,她又去挽了兩個嫂子,笑道,「娘不去就算了,嫂子們跟我走1

李老太一聽這話也下了地,裝作賭氣道,「你不讓我看,我還非,有好的我都搬家去,讓你顯擺1

眾人都被惹得哈哈笑起來,蒲草上前扶了老太太,老少五個女子幾步就穿過堂屋進了東屋。

方傑這次送來的謝禮是出於對蒲草堅守信義的感激,所以,除去大堆的吃用之物以外,還多添了兩盒胭脂水粉和幾匹花色素淡的綢緞。那些裝點心的雕花盒子,裝豬肉和肥雞的柳條筐,裝鯉魚的簍子,還有各色乾貨的布袋各式各樣,把張家一鋪閑置的大炕堆得滿滿。

李家地少人多,又沒有什麼過人手藝,日子一直都過得緊巴巴。一家老少也就在過年的時候才能添置件新衣或者割條豬肉,此時突然見得這麼多的吃用之物,都是看直了眼睛。

李老太畢竟上了年紀曆事兒多,第一個醒過神來笑道,「哎呀,這方公子真是大方,這些東西怕是要花不少銀錢埃」說完這話,老太太又轉而替自家閨女擔心起來,試探著問了一句,「閨女啊,人家送這樣的重禮,可是要求你們辦什麼難事兒?咱沒那個能耐可不能隨便應聲埃」

春妮被自家親娘惹得是又暖心又好笑,拉了老太太上前笑道,「娘,你就放心吧,你閨女兒我是那貪心人嗎?再說了,就是我一時小心眼兒,不是還有蒲草把關嗎,您總不至於連她也不信吧。」

老太太聽著也覺有道理,但還是有些放心不下,怎麼瞧著那大堆的吃用之物都像爆竹一般。於是隨便敷衍翻看了幾下就推說站得腿麻,走回西屋去扯了女婿細問起來。

劉厚生是個心眼兒實的,自覺這事兒牽扯到種菜,哪怕是對丈母娘也不好隨意透露,於是搓著手為難半晌才憋出一句,「娘,這事兒晚上讓春妮跟您說吧,我一時也說不明白。」

李老太心裡雖是著急卻也清楚自家女婿的倔脾氣,再是追問也不會有啥結果,於是她就暫且按下了這根顫動的腸子,重提話頭兒問起另一件事兒,「生子啊,你跟娘說實話,春妮兒是不是又同你爹娘有啥口角了?我瞧著她剛見我那會兒,哭得有些不像樣埃」

劉厚生沒料到丈母娘這般細心,再想起自家爹娘鬧騰得那些事兒,他的臉色就一點點犯了白…

東屋裡,春妮尚且不知自家男人在受親娘拷問,正是興緻勃勃翻看那些大塊肉和鯉魚,時不時還沒出息的吸吸口水。自打知道懷了身孕后,她的肚子立時就像多了個無底洞,飯量比往日長了兩倍不說,見啥都饞,恨不得牆頭上的白雪都要抓一把塞嘴裡嘗嘗。

蒲草瞧著她這沒出息的模樣也覺好笑,就拎了兩條一斤半左右的鯉魚出來,笑道,「都說多吃魚生出的孩子聰明,咱們一會兒就燉上兩條魚。還有土豆燉大鵝,再炒兩個菜,燜一鍋大米飯就齊活兒了。」

春妮歡喜的猛點頭,應道,「我一會兒就泡紅小豆,放米飯里一起燜最好吃。」

李大嫂二嫂在一旁聽著她們兩人這般答話都是羨慕小姑好福氣,忍不住說道,「誰家女人懷了身子有這樣的好吃食啊,小姑真是趕上好日子了,肚子里的孩子也是個有福氣的。」

春妮也不傻,自然猜得她們是想起自己懷孕那會崍耍於是上前抱了兩個嫂子打趣道,「要不然,嫂子們就再給咱們李家添倆淘小子,我保管日日給嫂子們送好吃食。」

李大嫂李二嫂都是紅了臉,伸手點了小姑的腦門兒,嗔怪道,「都要當娘的人了,還沒個正形兒。」

蒲草揀了兩盒線還有那兩盒胭脂,笑著遞上前,說道,「嫂子,我和春妮日日都在菜棚子里忙碌,汗珠子啪往下掉,這些胭脂擦上臉也是要抹掉。不如嫂子們拿回去幫忙用了吧,還有這線我們也用不完,嫂子也拿些回去。」

「哎呀,那怎麼行1李大嫂李二嫂趕忙擺手不肯收,她們兩人都不是貪心的性子,跟過來看看這些好物事,心裡除了羨慕就是替小姑歡喜,當真是沒有分杯羹的打算。

春妮卻是知道蒲草不會假客套,這胭脂若是不給自家嫂子也是要送給董四嫂或者隔壁陳家嫂子的,於是就接過去塞到了自家嫂子懷裡笑道,「嫂子們就別外道了,若是真覺得受之有愧,以後得閑兒的時候就來幫蒲草做些活計也成。」

李大嫂李二嫂低頭瞧瞧手裡小巧的雕花盒子,兩人心裡都是喜愛之極。畢竟沒有哪個女子不愛打扮,但是這般平白收受重禮,她們又覺實在心慌,於是一時為難得不知如何是好。

春妮卻是不容她們再猶豫,一手一個扯著就出了門,張羅道,「走走,大嫂子幫忙殺鵝啊,我和蒲草都不敢動刀子。」

蒲草拎了鯉魚和一條鮮肉也是笑著關好門扇,李大嫂二嫂見此也就半推半就把東西收下了。

一時間,四個女子殺鵝的殺鵝、切肉的切肉、燜飯的燜飯,忙得不亦樂乎。

蒲草剛剛打好土豆皮,眼見李大嫂要把大鵝放進熱水桶里褪毛就趕忙跑去找了個布袋子,笑道,「嫂子,你幫我把細毛拔下來留著,我有大用。」

李大嫂疑惑不解,笑問道,「妹子,你可是要做掃灰撣子?那要用雞毛才行啊,這鵝毛太硬。」

蒲草卻是搖頭,指了貼著大鵝身子的那層細小絨毛說道,「嫂子,我不是要做掃灰撣子,我只要這層細毛兒。」

春妮正是淘米,聽了兩人的話就道,「嫂子,蒲草腦子裡稀奇古怪的主意多著呢。你就別管她幹啥用了,幫她拔下來就是了,她總不至於鵝毛都糊自己身上當棉襖穿吧。」

李大嫂二嫂都是咯咯笑起來,指了蒲草說道,「蒲草,她這麼編排你,你也不惱她,要是我早掐得她滿身紫印子了。」

蒲草哈哈笑道,「我才不掐她呢,省得她喊著受傷,賴我養一輩子怎麼辦?況且,她還真猜對了,我就打算把這細毛糊身上1

「哎呦1一聽蒲草真要糊一身鵝毛,李二嫂驚奇之下差點兒切了手指,瞪圓了雙眼問道,「那可要怎麼出門啊?」

蒲草卻是壞心的閉嚴了嘴巴,不肯再多解釋。哪怕春妮上前糾纏也只勉強扔出一句,「到時候你就知道了。」如此,自然也惹得李家姑嫂三人更是好奇不已。

很快,李大嫂就摘完了鵝毛,蒲草掄起厚背大菜刀麻利得把鵝肉分解剁成小塊。一旁大鍋里早就燒了半鍋水,這會兒已是泛了花兒。鵝肉投進去簡單焯去血水,撇乾淨浮沫就盛出來放在一旁備用。

重新刷洗乾淨的大鐵鍋又被燒得滾熱,剛倒進去一勺素油就冒了青煙,蔥段薑片扔下鍋翻炒兩下就有了香味,這時候再把鵝肉倒進去,加了醬油和糖霜翻炒得變了顏色,最後添好水就開始大火燜上了。

李大嫂二嫂在一旁看得仔細,都是贊道,「妹子這做菜的手藝真是嫻熟,這鵝肉還沒熟呢,我怎麼就覺得香得受不了。」

蒲草拎了兩條拾掇好的鯉魚放進大盆里,又拾掇了各色調料,這才笑道,「那嫂子們一會兒可別客套,一定要多吃一些。」說完她又指了兩個都被佔用的大鍋,說道,「大鵝出鍋兒再燉魚就太耽擱功夫了,我還是把魚端去菜棚子燉吧。妮子,別忘了一會兒把土豆下鍋一起燉了埃」

春妮揮揮手,應了一聲,「知道了,我們又不是沒做過飯的生手,你趕緊去吧。」

蒲草這才端了陶盆開門出去了,李大嫂和李二嫂妯娌倆站在一處洗木耳,突然想起那一道回來的方公子好似也在菜棚子,就都趕忙停了手攆著自家小姑,「妮兒,你也跟著一起去菜棚子吧,好似那方公子一人在那兒呢,蒲草過去怕是…」

春妮愣了一下,繼而又是搖頭笑著低聲說道,「嫂子們不必擔心這個,蒲草有分寸呢。而且,今日割下的菜還沒算銀錢,我不好過去埃」

李大嫂二嫂對視一眼,心裡都覺有些不妥,但是小姑已是發話了,她們也就不再多嘴了。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