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園春來早 散文詩詞

小園春來早 第九十九章有錢女婿腰板直

作者:花期遲遲

本章內容簡介:> 若是認真算起來,蒲草對他們一家的恩情真是數也數不清,怎是空口感謝幾句就能補足一二的。左右他們夫妻也是要一生跟隨在她身後,以後日子慢慢償還就是了。 劉厚生如今得了兩次工錢,自覺手頭寬綽就主...

方傑想起前院的李家人,就伸手攔了他忙碌,笑道,「劉大哥不必張羅這些,還是先回前院看看吧,劉嫂子娘家人都來了。」

「啊,李家來人了?是我丈人還是丈母?方公子你自己先歇歇啊,我得趕緊回去一趟。」劉厚生慌得手足無措,原地轉了幾圈兒就匆匆一瘸一拐出門了。

方傑好笑,不明白當女婿的為何這般畏懼丈人丈母。耳里聽得他漸漸跑遠之聲就脫了大氅,在溫室里慢慢轉悠。

木塌前的小桌子上相對擺了兩套硯台紙筆,一邊的棉紙上字跡大方整齊,另一邊卻是小巧秀氣,顯見這是山子和桃花兩個孩子的習作。

他伸手拿起看了又看,嘴角笑意更深。難道是長在那聰慧女子身邊的緣故嗎,兩個孩子都是難得的好資質,小小年紀就能把複雜難記的篆字寫得這般整齊。

就是他這般年紀的時候也是比之不及,更別提他那愚笨的兄長了。那時父親常常誇讚他,甚至偶爾還會親手教他寫字,直讓他以為父親就是天下最有才學,最是高德之人。

可惜…世事難料,如今他還記得父親的那些好,父親卻是只把他當成下金蛋的母雞了。

想起昨晚那封新接到的家書,他臉色不自覺就冷了下來,眼裡寒光四射,任是身周暖如春日,也融不盡他心裡的寒冰…

陳家人正是興高采烈的從爬犁上往下搬毛皮,一見蒲草和東子進門,陳二嫂立時眼睛放光,拉著蒲草又是好一頓盤算。最後聽得這次居然賺了快二兩銀子,陳家所有人齊齊露出了八顆牙齒,笑得眉毛都飛了。

蒲草和東子自然被他們一家老少謝了又謝,蒲草著急家裡沒有做飯待客,就央了陳二哥幫忙把裝了雞鵝的袋子送到自家。

陳二哥笑呵呵應著就要出門,陳大嫂卻是一拍腦門嚷道,「哎呀,你看我這記性,桃花和山子還在俺家東屋躲著呢。」

蒲草聽得一愣,原本她回來之後沒見到兩個孩子,還以為他們跑去里正家裡玩耍,哪裡知道他們就在隔壁。

「這兩個孩子不會是做啥壞事了吧,怎麼聽得動靜都沒跑出來?」蒲草也沒多想,隨口開了句玩笑就要去喊兩個孩子回家。

陳大娘卻是扯住她,遲疑了一會兒到底把先前之事說了個清楚明白。蒲草越聽眉頭皺得越緊,心裡暗罵張貴這記吃不記得的玩意兒,對待方傑禮數不周也就罷了,畢竟他這清高的臭毛病不是一日兩日了。但他動不動就要打兩個小的,這讓她實在不能容忍。

陳大嫂眼見她臉色不好,就上前挽了她勸道,「貴哥兒還小,以後多勸幾句就是了。」

蒲草勉強收了惱色,應道,「多謝嫂子提點,我心裡有數了。」

兩人說著話兒就進了東屋,許是玩得累了,山子桃花伴著福兒胖墩兒四個小娃娃都是躺在炕里,睡得口水滴答。

陳大嫂爬上炕幫忙把山子和桃花拍醒,兩個孩子揉了揉眼睛,一見自家嫂子站在炕沿邊兒,小心眼兒立刻就想起了先前受的委屈,磕磕絆絆撲到跟前抱了嫂子的脖子就哭開了。

福兒和胖墩兒本來睡得正香,突然被驚醒也是滿臉懵懂的胡亂跟著抽噎起來,鬧著要娘親抱。

陳大嫂一手一個抱了,低聲哄了又哄。

蒲草趕緊拍著自家的兩個寶貝後背,輕聲安慰著,「桃花山子不哭啊,嫂子這不是回來了嗎。是不是肚子餓了,嫂子給拿點心吃埃」

胖墩兒貪吃,聽得這話不等山子和桃花應聲就第一個嚷道,「姑姑,胖墩兒也要吃點心。」

蒲草笑著摸摸他的小腦袋,應道,「好,穿了衣服到姑姑家去玩,姑姑給拿最好吃的點心。」

胖墩兒立時拍著小手笑了起來,「姑姑最好了,胖墩兒有點心吃了。」

山子也是個護食的脾氣,聽得胖墩兒要去分點心就把委屈都扔腦後去了,一迭聲的嚷著,「姐,咱快回家,山子也要吃點心。」

蒲草和陳大嫂麻利的給幾個孩子穿了棉襖和棉鞋,眼見他們開門瘋跑出去都是好笑不已。

「還是妹子有辦法,若是四個都哭起來,我可是哄不好埃」

「這幾個都是小饞貓,有吃食就好哄。」蒲草又同陳大嫂說了幾句閑話兒就告辭回家去了。

陳大陳二都是個做活利落的,這一會兒的功夫,早把雞鴨圈在了空廂房裡了。甚至還幫忙在窗門處擋了幾捆苞谷秸稈,既擋風又防備長翅膀的母雞跳騰出來。

蒲草抻頭看看那些大白鵝和蘆花雞,各個都是精神十足,正在圈裡四處走動巡視新領地,一瞧就是沒病沒災的好家禽,於是又多謝了陳家兄弟幾句。陳家兄弟都是口拙的,紅著臉擺擺手,扔下一句有活計再喊他們就並肩回去了。

李家眾人坐在張家又暖和又亮堂兒的正房,喝茶閑話兒這麼半晌,自然難免說起李二哥遇到的那禍事,眾人都是對方傑感激不已。

李二嫂拉了小姑的手,想起前幾日自己那般害怕男人被抓走下獄,甚至連晚上都不敢合眼睛,聲音也哽咽了,低聲說道,「小姑啊,二嫂要謝你和妹夫結識了方公子這樣的貴人,人家若不是看在與你們顏面上,哪能這般幫忙。」

「就是,我們女婿如今真是有能耐了,我和你爹以後也不用日日惦記你們過不好日子了。再有幾月孩子一生下來,生子這當爹的可要更勤快養家才行埃」

劉厚生聽得丈母這般誇讚,激臉,趕緊起身恭敬應下。

春妮心裡卻是再清楚不過,自家二哥這事兒能得方傑出手相助,恐怕最該感謝的就是蒲草,他們夫妻的顏面可沒有那麼大。

但是她眼見自家男人難得在親娘跟前這般受誇讚,也就悄悄把嘴邊的話又咽了回去。

若是認真算起來,蒲草對他們一家的恩情真是數也數不清,怎是空口感謝幾句就能補足一二的。左右他們夫妻也是要一生跟隨在她身後,以後日子慢慢償還就是了。

劉厚生如今得了兩次工錢,自覺手頭寬綽就主動開口說道,「妮兒,讓咱娘在家多住些日子,陳家再進城買貨或者方公子來取菜都有方便車,到時候你就帶娘進城去逛逛,買兩塊好料子給爹娘都做套新襖褲。」

春妮原本也打算好好孝順下自家爹娘,此時聽得自家男人先提了出來,自然沒有傻到推回去,立刻一口應下,「好啊,我還要給娘買根銀簪呢,你可別心疼埃」

劉厚生憨笑著擺手,「不心疼,不心疼!銀子都是你藏著,你只管花。還有,記得給爹也買壇好酒帶回去。」

李老太聽得女兒女婿這般孝順,也是歡喜得眉開眼笑,但她一輩子節儉成性哪裡捨得女兒這般大把撒銀錢,趕緊攔了話頭兒說道,「娘知道你們有這片孝心就行了,你們剛剛挑門過日子,可別大手大腳…」

春妮卻是不肯聽老娘嘮叨,上前抱了她的胳膊就道,「娘,你等晚上我再和你細說,你到時候可別聽得眼紅再讓我給多添副銀鐲子埃」

李老太嗔怪得拍了閨女一巴掌,詳怒道,「當你娘是啥貪心人啊,你們日子過得好,娘比得了金子都高興。」

一家人又說了幾句閑話,幾個孩子就瘋跑了進來,一打眼瞧得屋裡坐了這麼多人,各個都是愣在了門口。

山子和桃花記性還不錯,認出了來過一次的李老太,一同上前行禮問好。李老太很是喜愛這兩個乖巧懂禮的孩子,抱了他們坐在懷裡說話,待聽得他們已經開始讀書習字,更是一迭聲的誇讚道,「好,好,真是聰明孩子,將來一定會有大出息。」

蒲草踩著這話音兒進來,就笑著接話道,「大娘可不要誇這兩個皮猴,平日也是一日不打上房揭瓦,哪像有出息的樣子。」

李老太哪裡肯信,又把兩個孩子往懷裡攬了攬笑道,「可不許這麼說俺們孩子,你若是不稀罕,明日我就都帶回家去了。」

「哎呀,那可不行1蒲草裝作驚慌模樣上前假意拉扯兩個孩子,「大娘,我要養他們長大幹活的,你都搶走了,我怎麼偷懶啊?」

眾人都是哈哈笑了起來,李老太放了兩個孩子下地,嗔怪得拍了拍蒲草的胳膊,「這丫頭,明明心軟著呢,非把自己說得跟惡毒婆婆一般。」

蒲草扭身去牆角的木板上拿了一盒點心,遞給幾個孩子哄著他們坐到炕梢兒去吃,這才笑道,「天兒也不早了,咱們張羅做飯吧。陳二哥幫忙買回的那幾隻鵝真是不錯,宰上一隻燉土豆保管噴噴香。再切肉炒個白菜木耳、燉個肉沫豆腐,好好給大娘和兩位嫂子接風洗塵。」

春妮聽她這麼一說,倒是想起方傑早晨送來那堆吃用之物了,趕緊說道,「方公子這次又送來許多吃食過,我可沒敢動都放在東屋呢。你若是要往回退,到時候原樣兒再搬出去就行了。」

蒲草卻是笑嘻嘻一擺手,得意道,「咱們沒有背信棄義把菜賣給富貴樓,可是幫了他大忙了,收他一些謝禮也是應該。不退了,都留下吃1

春妮剛才嘴上是說得大方,其實小心眼兒里也是捨不得那些好東西。此時一聽蒲草拍了板兒,立時笑得眼睛都眯成一條縫兒了,伸手拉了她就過去分揀歸攏。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