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園春來早 散文詩詞

小園春來早 第九十七章綠豆惹得禍(二)

作者:花期遲遲

本章內容簡介:手扶起一個又一個,「大娘大爺,嫂子,你們這是客套什麼!都是一家人,不用這樣埃」 李老太卻是扯了她的手,堅持等兒子媳婦行過謝禮這才應道,「蒲草啊,你真是我們一家的貴人!上門報喜訊不說,還替我們家...

李老二自然是空手而回,不想走至城門口時卻突然見得旁邊一個老漢哎呦一聲摔倒了,他這個熱心腸自然要幫忙攙扶一把,可惜沒等他上前,斜刺里卻跑出兩個流里流氣的地痞,一邊一個扯住他的袖子就不撒手了。

他們硬是指了他肩頭那隻不知何時破了口子的布袋兒,說他故意撒豆子害自家老爹摔倒。

李老二慌忙開口辯解,可那倆人就是不聽,一口咬定要二十兩的傷藥費給自家老爹看病,不然就要拉他去府衙打官司。兩方爭講之下惹得路人圍過來看熱鬧,城門就被堵得有些難行。

看守城門的小管帶聽得心煩,開口呼喝了幾嗓子,嚇得那倆地痞趕忙上前賠罪討好。李老二難得機靈一次,趁機扔了綠豆袋子就撒腿跑了。

待得兩個地痞氣喘吁吁追了幾里地也沒尋到人,就罵罵咧咧說要找到他的老家上門討債。李老二躲在矮樹後面聽得清清楚楚,回家之後說給爹娘兄長知道,一家人都是嚇得驚慌不已。

畢竟秋日時他家也往點心鋪子和糧鋪送過兩次豆子,若是那倆人有心,保管能打聽出他家的住處來。萬一到時真的打上門兒,他們一家砸鍋賣鐵也拿不出二十兩銀子啊,就是上府衙打官司也要用銀子上下打點師爺官差埃不管如何想,這事都是難,一家人愁白了頭髮也沒個好主意。

最後,只能讓李老二好好躲著,一家人時刻守好門戶多防備了。這也是今日蒲草上門被拒之門外,差點兒挨了扁擔的原因。

蒲草聽了這事兒怎麼琢磨都覺得有些熟悉,仿似前世那些「碰瓷兒」的騙子就常使這樣的手段,挑揀的對象也都是老實人,半嚇半訛,極容易得手。

「大娘,若是我猜得不錯,二哥這事兒怕是遇上騙子了。他們必定是事先偷偷把二哥的布袋子劃破,然後才裝作摔倒想要訛詐一筆銀錢。不過,這事兒我沒親眼看到,也不見得就說得准。還是要在城裡仔細打聽一下,若是還有其它同二哥一般的受害者,那他們就是騙子無疑。若是那老大爺真的摔傷了,咱們就不能躲了,趕緊湊銀子給人家治傷是正經。」

李老二皺眉想了想,插話兒說道,「蒲草妹子,那老大爺好似摔得不重,我逃跑的時候扭頭看過兩眼,他還跳起來追了我一段。」

「那就簡單了,他們必定是騙子無疑。」蒲草轉向方傑笑問道,「方公子在城裡久居,可有聽聞過這樣的事情?」

方傑慢悠悠放下陶碗,溫聲應道,「我這幾日忙碌,沒在酒樓里多停留,倒也未曾聽說。不過守城門的小管帶同東子熟識,讓他去打聽幾句就清楚了。」

說完,他示意東子上前,吩咐道,「下午回去拿我帖子出去轉轉,若真是哪個不開眼的做下這樣的騙局,就直接扔牢里讓他們醒醒神兒。」

東子眼角掃過一眾驚訝的村人,小臉兒上就多了三分得意,高聲應道,「公子放心,小的保管把這事辦得妥妥噹噹。」

方傑揮手示意他退下,繼而轉向蒲草又道,「明日再派東子來給你送信兒,放心,不過是件小事。」

蒲草感激一笑,「勞煩方公子了。」方傑挑挑眉,顯見不喜她這般客套,但是礙於眾人在場,也就輕笑著不再言語。

屋裡眾人聽得兩人如此答言都是怔愣不能相信,在他們看來就是一場潑天大禍,人家這貴公子居然吩咐小廝兩句,揮手間就解決了。這公子究竟是什麼人,城裡哪個酒樓東家都有這樣的手段嗎?這小寡婦和春妮一家到底是走了什麼狗屎運,攀上了這樣的高枝兒?

李家兩位老爺子互相對視一眼,心裡都是里啪啦打起了小算盤,暗暗想著以後待李老大一家要更親近才行。誰知道什麼時候村裡有事,興許就要他們出面求人解決呢?

李家父子幾人卻是沒有這些小心思,眼見壓在一家人心頭的大石就這樣被挪開了,各個都是感激得無以復加。

一家人齊齊上前給蒲草和方傑行禮,慌得蒲草趕忙伸手扶起一個又一個,「大娘大爺,嫂子,你們這是客套什麼!都是一家人,不用這樣埃」

李老太卻是扯了她的手,堅持等兒子媳婦行過謝禮這才應道,「蒲草啊,你真是我們一家的貴人!上門報喜訊不說,還替我們家消了一場大難,真是跟觀世音菩薩一般…」

蒲草聽得老太太這般誇讚真是哭笑不得,不知再說下去她會不會就成了如來佛祖。對於那樣高高在上的存在,她可是沒有興趣,於是趕忙扯開了話頭兒,笑道,「大娘,我出來也有半上午了,實在惦記家裡的孩子。大娘給春妮帶點啥就趕緊拾掇吧,咱們正好回去還能趕上同春妮一起吃午飯。」

「哎呦,」李老太一聽這話就拍了腦袋,懊惱道,「你看我這記性,只顧自家高興就忘了你家裡還有一攤子事情呢。我這就收拾,你快坐下喝碗水,咱們馬上就走埃」

老太太說完就高聲招呼著兩個兒媳滿家裡開了,這裡摸出二十個雞蛋,那裡裝上半袋子綠豆,看那架勢簡直要把家底兒都翻出來帶給閨女了。

屋裡坐著的幾個婦人也紛紛回家取了半瓢山楂或是一捧凍得晶瑩剔透的山裡紅,嚷著要李老太給春妮帶去解解饞。李老太也不客套,痛快收下了。

一眾老爺們兒不好攙和這些瑣事兒,就抽著旱煙喝著茶水說起了閑話。自然那話里話外都是往城裡之事上引,可惜方傑不知是惱他們先前輕視蒲草還是當真高傲到不屑與農人為伍,除了李大爺開口時偶爾應上幾句,其餘時候多是含笑不語。

眾人試探幾次不成就又盯上了蒲草,想從她嘴裡問出春妮一家日子過得如何,是不是在哪裡發了大財。

蒲草自然也不是好對付的,四兩撥千斤的手段運用的是爐火純青,只說些氣候、莊稼收成之類的閑話,別的一概不予答覆。末了,她又想起此行的另一個目的就轉而問起李三叔,結果卻得了他出門未歸的消息。

李二哥感激蒲草幫忙平了他惹下的禍事,又自覺懂些木匠活計,就自告奮勇要替蒲草把要求轉達給李三叔。

蒲草這次也沒打算定做什麼新奇之物,都是些平常的炕櫃被櫥窗、衣箱書架之類,唯一的要求就是要李三叔連木頭也一起出了,她多付料錢就是了。

李老二仔細把她的話記下來,又接了蒲草遞過來的定金,麻利的塞到了懷裡,然後拍著胸脯保證他會多去李三叔家裡幫忙,保管把柜子做得又好又結實。

蒲草笑著道了謝,李老太這時也拾掇好了籃子又換了出門的大棉襖,笑著招呼道,「蒲草啊,咱們可以趕路了。」

蒲草和方傑這半會兒被眾人纏得厭煩,聽得這話立刻就起身同李家人告辭。

東子早就牽了棗紅馬站在院子中間,正笑嘻嘻揭去爬犁上的油氈,露出面三五個織花錦墊和一床厚厚的羊毛毯子。

李老太極稀罕的挨個摸了摸,回手又用力拍了拍身上的棉襖棉褲,自覺沒有沾上什麼灰塵土物,這才小心翼翼坐了上去,笑道,「托方公子的福,我這老太太今日也享回福。」

「大娘享福的時候還在後邊兒呢。」蒲草應了一句就坐在了她身邊,抬眼時正瞧得李二嫂一臉的盼望焦急,顯見也是極想去跟去又不好開口,於是就笑道,「劉大哥晚上都是在溫室里過夜,妮子又跟我作伴,家裡的房子倒是常空著。若是大娘這邊兒沒有什麼著急活計,不如讓大嫂二嫂也跟去竄個門兒吧。左右住的地方很多,況且明日東子還要來送信,我再央他送兩個嫂子回來就是了。」

東子這機靈小子自然樂意做個順水人情,笑嘻嘻應道,「這裡離得南溝兒才六七里,半個時辰就跑個來回了。小嫂子們想去自管去,我負責來回接送1

李二嫂笑得兩道細眉都要飛起來了,眼巴巴盯著自家婆婆,生怕她再攔著不許。

李老太太嗔怪得瞪了兒媳一眼,笑罵道,「別做那怪模樣,不知道的人還以為我平日怎麼拘著你了呢,要去就趕緊上來吧1

李二嫂一聽這話立刻扭身去拉李大嫂,李大嫂顯見要心細穩重一些,遲疑道,「我若是也去了,家裡就沒人做飯了。」

李老太卻是打定主意開,一揮手爽快道,「灶間里還有餅子,晚上讓老大老二熱熱再熬過粥就是了。再說,你們明日就回來了,他們還能餓死埃」

李老大也是個疼媳婦的,在背後輕輕推了一把,笑道,「去吧,早些回來就是。」

李大嫂這才笑了起來,囑咐道,「兩個孩子還在五奶奶家裡,你可別忘了接回來。」

馬爬犁終於載著男女老少五六口人,緩緩駛出李家大門,在眾人或是艷羨或是嫉妒的目光里越跑越遠。

李家兩位老爺子清咳兩聲,又說了幾句有事就喊一聲這類的順口人情,然後才慢悠悠背手走了。村人們見此也是紛紛散去,那些真心替李家人高興,平日又極熟識的就鬧著要李家請酒,李大爺自然應下不提。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