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九十七章綠豆惹得禍(二)

作者:花期遲遲  |  更新時間:2013-07-14 07:33  |  字數:0字

李老二自然是空手而回,不想走至城門口時卻突然見得旁邊一個老漢哎呦一聲摔倒了,他這個熱心腸自然要幫忙攙扶一把,可惜沒等他上前,斜刺里卻跑出兩個流里流氣的地痞,一邊一個扯住他的袖子就不撒手了。

他們硬是指了他肩頭那隻不知何時破了口子的布袋兒,說他故意撒豆子害自家老爹摔倒。

李老二慌忙開口辯解,可那倆人就是不聽,一口咬定要二十兩的傷藥費給自家老爹看病,不然就要拉他去府衙打官司。兩方爭講之下惹得路人圍過來看熱鬧,城門就被堵得有些難行。

看守城門的小管帶聽得心煩,開口呼喝了幾嗓子,嚇得那倆地痞趕忙上前賠罪討好。李老二難得機靈一次,趁機扔了綠豆袋子就撒腿跑了。

待得兩個地痞氣喘吁吁追了幾里地也沒尋到人,就罵罵咧咧說要找到他的老家上門討債。李老二躲在矮樹後面聽得清清楚楚,回家之後說給爹娘兄長知道,一家人都是嚇得驚慌不已。

畢竟秋日時他家也往點心鋪子和糧鋪送過兩次豆子,若是那倆人有心,保管能打聽出他家的住處來。萬一到時真的打上門兒,他們一家砸鍋賣鐵也拿不出二十兩銀子啊,就是上府衙打官司也要用銀子上下打點師爺官差啊。不管如何想,這事都是難,一家人愁白了頭髮也沒個好主意。

最後,只能讓李老二好好躲著,一家人時刻守好門戶多防備了。這也是今日蒲草上門被拒之門外,差點兒挨了扁擔的原因。

蒲草聽了這事兒怎麼琢磨都覺得有些熟悉,仿似前世那些「碰瓷兒」的騙子就常使這樣的手段,挑揀的對象也都是老實人,半嚇半訛,極容易得手。

「大娘,若是我猜得不錯,二哥這事兒怕是遇上騙子了。他們必定是事先偷偷把二哥的布袋子劃破,然後才裝作摔倒想要訛詐一筆銀錢。不過,這事兒我沒親眼看到,也不見得就說得准。還是要在城裡仔細打聽一下,若是還有其它同二哥一般的受害者,那他們就是騙子無疑。若是那老大爺真的摔傷了,咱們就不能躲了,趕緊湊銀子給人家治傷是正經。」

李老二皺眉想了想,插話兒說道,「蒲草妹子,那老大爺好似摔得不重,我逃跑的時候扭頭看過兩眼,他還跳起來追了我一段。」

「那就簡單了,他們必定是騙子無疑。」蒲草轉向方傑笑問道,「方公子在城裡久居,可有聽聞過這樣的事情?」

方傑慢悠悠放下陶碗,溫聲應道,「我這幾日忙碌,沒在酒樓里多停留,倒也未曾聽說。不過守城門的小管帶同東子熟識,讓他去打聽幾句就清楚了。」

說完,他示意東子上前,吩咐道,「下午回去拿我帖子出去轉轉,若真是哪個不開眼的做下這樣的騙局,就直接扔牢里讓他們醒醒神兒。」

東子眼角掃過一眾驚訝的村人,小臉兒上就多了三分得意,高聲應道,「公子放心,小的保管把這事辦得妥妥噹噹。」

方傑揮手示意他退下,繼而轉向蒲草又道,「明日再派東子來給你送信兒,放心,不過是件小事。」

蒲草感激一笑,「勞煩方公子了。」方傑挑挑眉,顯見不喜她這般客套,但是礙於眾人在場,也就輕笑著不再言語。

屋裡眾人聽得兩人如此答言都是怔愣不能相信,在他們看來就是一場潑天大禍,人家這貴公子居然吩咐小廝兩句,揮手間就解決了。這公子究竟是什麼人,城裡哪個酒樓東家都有這樣的手段嗎?這小寡婦和春妮一家到底是走了什麼狗屎運,攀上了這樣的高枝兒?

李家兩位老爺子互相對視一眼,心裡都是噼里啪啦打起了小算盤,暗暗想著以後待李老大一家要更親近才行。誰知道什麼時候村裡有事,興許就要他們出面求人解決呢?

李家父子幾人卻是沒有這些小心思,眼見壓在一家人心頭的大石就這樣被挪開了,各個都是感激得無以復加。

一家人齊齊上前給蒲草和方傑行禮,慌得蒲草趕忙伸手扶起一個又一個,「大娘大爺,嫂子,你們這是客套什麼!都是一家人,不用這樣啊。」

李老太卻是扯了她的手,堅持等兒子媳婦行過謝禮這才應道,「蒲草啊,你真是我們一家的貴人!上門報喜訊不說,還替我們家消了一場大難,真是跟觀世音菩薩一般…」

蒲草聽得老太太這般誇讚真是哭笑不得,不知再說下去她會不會就成了如來佛祖。對於那樣高高在上的存在,她可是沒有興趣,於是趕忙扯開了話頭兒,笑道,「大娘,我出來也有半上午了,實在惦記家裡的孩子。大娘給春妮帶點啥就趕緊拾掇吧,咱們正好回去還能趕上同春妮一起吃午飯。」

「哎呦,」李老太一聽這話就拍了腦袋,懊惱道,「你看我這記性,只顧自家高興就忘了你家裡還有一攤子事情呢。我這就收拾,你快坐下喝碗水,咱們馬上就走啊。」

老太太說完就高聲招呼著兩個兒媳滿家裡開了,這裡摸出二十個雞蛋,那裡裝上半袋子綠豆,看那架勢簡直要把家底兒都翻出來帶給閨女了。

屋裡坐著的幾個婦人也紛紛回家取了半瓢山楂或是一捧凍得晶瑩剔透的山裡紅,嚷著要李老太給春妮帶去解解饞。李老太也不客套,痛快收下了。

一眾老爺們兒不好攙和這些瑣事兒,就抽著旱煙喝著茶水說起了閑話。自然那話里話外都是往城裡之事上引,可惜方傑不知是惱他們先前輕視蒲草還是當真高傲到不屑與農人為伍,除了李大爺開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