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九十五章喜事到

作者:花期遲遲  |  更新時間:2013-07-14 07:33  |  字數:0字

東子忍著笑從一旁搬了塊石頭,剛想要蒲草站上去又怕她誤會這有嘲笑之意。正是不知如何巧嘴解釋的時候,蒲草已是利落的跳了上去,點頭道謝之後就高聲往院子里喊道,「請問這是李春妮的娘家嗎?我是蒲草啊,特異從南溝村趕來送信兒的。」

那小媳婦兒聽了這話,臉色明顯就是一松,但隨後又立馬兒瞪著眼睛指向方傑,「那這人是幹啥來的?他可不是農家人!」

蒲草被問得無法,只得伸手用力拍拍方傑的肩膀,做出一副極信任友好的模樣,大聲回應道,「這是趕著馬爬犁送我來的方公子,絕對不是壞人,春妮也是識得他的。嫂子,你別害怕,趕緊請大娘出來吧,她老人家一見我就都清楚了。」

屋子裡的人這會兒仿似也聽到了她們兩人的對話,那屋門先是悄悄開了一條縫兒,繼而就立刻全部敞開了。

李老太太一臉驚喜的從裡面跑出來,笑道,「哎呀,真是蒲草來了!這事鬧得,快進來,快進來說話兒!」

那圓臉小媳婦兒聽得婆婆這般說,也扔了手裡的扁擔,搶上前開了院門。

蒲草同方傑一起並肩走了進來,東子也趕了馬爬犁隨後進院子停在角落。

李老太太拉著蒲草的手,一迭聲的問著,「這麼冷的天兒,你怎麼自己來了,有事找左右鄰居幫忙走一趟也行啊。我們春妮就是個心裡沒成算的,有什麼大不了的事兒非要你遭這罪啊。」

蒲草笑嘻嘻隨著老太太邁進門檻,那屋裡等候的春妮老爹和兩個兄長都是一臉尷尬模樣,搓著手憨笑著趕緊讓出最好的兩把椅子,請蒲草和方傑坐下。

蒲草謙讓了兩句,為了讓李家人心裡安生些也就穩穩坐下了。

李老太太一邊招呼著兒媳倒水一邊仔細打量方傑的穿戴模樣,眼見他解了身上的佛頭青色的素麵杭綢鶴氅遞給小廝,露出裡面深藍色素麵錦鍛袍子,還有那掛在腰側的雙魚佩和鴉青綉山水的錦緞荷包,無一不是上好的東西。

再看他身材高挑兒、眉目俊秀,嘴角好似時刻都含著的一絲淺笑,整個人溫文爾雅又雍容富貴,著實是人間難見得好男子。

老太太心裡讚歎,忍不住就生出一絲親近之意,親手端了熱水送到方傑手邊,笑道,「這位公子,真是對不住了。大冷的天兒,還讓你在門外等了那麼半晌。」

方傑起身雙手接過陶碗,溫和笑著應道,「多謝大娘,我平日同劉嫂子也是熟識,大娘不要客套,當我是自家晚輩就好。」

老太太被哄得眉開眼笑,爽朗應道,「那哪能呢,方公子是貴人,我們這農門小戶怎麼擔得起,你不嫌棄家中簡陋就好了。」

蒲草想起剛才那小媳婦兒立在門前的戒備模樣,心下好奇,喝了一口熱水就笑問道,「大娘,剛才咱家裡人把我們誤認成什麼人了?為何那般慌亂,可是家裡遇到什麼難事了?」

李老太太聽了這話,臉色瞬時就暗了下來,李老頭低著頭磕著手裡的空煙袋鍋子也是沉默不語,先前那潑辣小媳婦兒居然也一掃彪悍之色轉而抹起了眼淚。

蒲草見得這般更是焦急,不說她當初受苦的時候也沒少吃李家的餅子,就是只看如今春妮剛懷了身孕正是要靜養的時候,也不能讓她因為惦記娘家,跟著一同著急上火啊。

「大娘,你也知道我和春妮就同親姐妹一般,最近因為種菜賣去城裡,手裡也都有了些余錢。大娘家裡若是有事,就先說給我聽聽,興許咱們一起就相出應對辦法了。」

李老太太聽得蒲草提起女兒,就趕緊坐到她身旁,一臉擔憂的問道,「蒲草啊,我倒是忘了問了,你今日是為啥來送信兒?可是生子的腿傷好了,春妮怕我們惦記才托你走這趟啊。要是那般,我們也跟著放心了。」

蒲草搖頭,想起春妮這兩日的幸福模樣,她就拉著老太太的手笑道,「大娘,劉大哥的腿傷剛好大半,要想好利索還要將養一月。我這次上門來,其實是替春妮報喜的。」

「報喜?」李老太太愣了愣,一時想不出自家閨女有啥喜事。

「大娘,春妮有孕了,她就要當娘了。」蒲草也沒讓老太太疑惑太久,乾脆麻利的把喜事兒說了出來。

老太太激動的握緊了她的手,仿似極怕自己聽錯了一般,哆嗦著嘴唇問道,「真的?你這丫頭沒騙大娘?」

蒲草笑著重重點頭,「真的,大娘!您就要當姥姥了。」

「哎呀,這可是大喜事啊。」李老太太一巴掌拍在腿上,臉上簡直瞬間就笑成了一朵花,李家其餘幾人也一掃剛才的愁苦模樣,各個都是歡喜點頭,笑道,「這真是太好了,妮子以後可有指望了。」

方傑坐在一旁雖未言語卻一直在靜靜打量四周,他眼見這李家窮困至此,仿似又有極大的煩事未解,此時卻因為出嫁女兒有孕而立時把諸事拋向一旁,只一心替女兒歡喜,顯見這一家子是極重親情的。

也許,富貴才是親情的仇敵,銀錢愈多爭鬥愈烈,親情自然也越淡薄。反倒是這樣日子窮苦些,互相幫扶、互相依靠,才更是親近…

蒲草也同樣跟著李家人歡喜笑個不停,偶爾扭頭見得方傑眉頭輕皺、沉默不語,心下猜不出他有何煩心之事,想要開口問詢又礙於眾人在場,最後只得伸出腳尖兒輕輕踢了他一下。

方傑從沉思里驚醒,眼見她臉上滿滿的擔憂疑惑,心下那份沉重之意立時就飛的無影無蹤,嘴角那絲暖笑也重新掛了起來。失之東隅,收之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