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園春來早 散文詩詞

小園春來早 第九十三章男女授受不親?

作者:花期遲遲

本章內容簡介:「以前就聽陳家人說起過那個張貴兒性子彆扭,今日這般看來,哪裡是彆扭?根本就是太過無禮!一個農家小子,就算讀過幾年書又怎麼了,真當自己是狀元老爺了,也不瞧瞧自己有沒有那個命!城裡當街賣畫賣字的哪個不是秀...

一大一小兩個女子正是各自忙碌之時,就聽得山子在院子里大聲喊著,「妮子姐姐,你快出來啊,方大哥來了1

妮子突然聽得這麼一嗓子,手裡的針尖兒就沒了準頭直通通扎進手指里,疼得她一哆嗦,胡亂塞進嘴裡舔舔血珠兒就趿拉著棉鞋跑了出去。

果然,那院子門口停了一輛大馬爬犁,山子帶著胖墩兒和幾個淘小子正滿臉新奇的爬上爬下玩耍著。

方傑站在一旁看著東子往下搬東西,偶爾還會彎腰指點幾個孩子去翻鋪板下面的暗格,看著他們找出了他事先藏進去的點心小食歡呼雀躍,也是跟著笑得爽朗歡快。

張貴兒本來在廂房裡讀書練字,聽得家裡仿似有客人來拜訪,也趕緊出來接待,正巧就同春妮和桃花走到了一處。

張貴兒遠遠見著方傑儀錶不凡、風姿高雅,心裡立時就多了三分親近之意,低聲問詢春妮,「劉嫂子,這是哪裡來的客人?」

春妮愣了愣,轉念想起前兩次方傑上門他都湊巧不在,於是就替他解惑道,「這是城裡白雲居酒樓的方東家,每隔幾日就要來咱家運菜回城。」

張貴兒聽得這話,眼裡閃過一抹失望之色,那下巴不自覺也抬高了一點兒。春妮急著上前招呼也沒有多加理會,緊趕了幾步大開院門,然後行禮笑道,「方公子怎麼提前過來了,我們還盤算著明日才開始割菜呢。」

方傑眼角掃過她身後慢悠悠走過來的張貴兒,含笑回了一禮應道,「聽家裡老人說明日許是有大雪,正巧今日天氣還算晴好,就先搶著把菜運回去也就安心了。冒昧上門叨饒,還請劉嫂子不要見怪埃」

「不會,不會。」春妮見得他這般客套,趕忙擺手笑道,「都是自家人,常來常往,哪裡說得上叨擾。」

這時候桃花也跑過來行禮,笑嘻嘻抱了方傑的手臂,脆生生問著,「方大哥,你上次說要給桃花找圖冊,這次可帶來了嗎?我明日去學繡花,想要拿給師傅看看。」

方傑伸手順順小丫頭的小辮子,溫和一笑正要答言的時候,卻不想張貴兒突然變了臉色,三兩步竄上前一把扯了桃花推到一旁,高聲訓斥道,「你這是在做什麼,我家桃花八歲了,你懂不懂什麼叫男女授受不親?」

說完,他又扭頭去瞪桃花,罵道,「家裡缺你吃缺你喝了,怎麼能隨便要外人的東西!八歲的大閨女,隨便就往男子身旁站,你不想要清白名聲了?」

桃花兒被兄長如此披頭蓋臉斥罵一頓,任是她自小懂事也難眠覺得委屈,小嘴兒憋著就吧嗒嗒掉了眼淚。

山子本來正把爬犁當了陣地,帶著一眾小兵玩耍得歡喜,突然聽得這邊動靜兒,又瞧得桃花掉了「金豆兒」,瞬時小宇宙爆發,噗通跳下來就變身成了火車頭,一腦袋狠狠撞到了張貴身上。

張貴兒正是氣惱得還想訓誡妹妹幾句,也沒察覺身後有異,猛然受力之下就前撲摔到了雪堆里,沾了一身的雪沫子不說,嘴裡鼻子里也是灌得滿滿。

他惱怒得想要掙紮起來,卻不知為何一個沒站穩又是噗通摔了下去。站在一旁怔愣著不知如何是好的春妮,這半會兒也醒過神來了,扯起桃花和山子就往外推,「快去你們陳大娘家躲躲,等你嫂子回來就好了。」

桃花瞧著哥哥摔得狠了,還想回身去幫忙。山子卻是眼睛瞪得溜圓,喊了胖墩兒幾個一起幫忙,猶如護衛一般裹著桃花就跑遠了。

方傑半垂的眸子里閃過一抹笑意,不動聲色的收回了左腳,那被他「不小心」踩到的一角衣襟自然也找到了自由。張貴兒沒了掣肘,終於得以爬了起來。

但這連續兩摔讓他頭上方巾也散了,長袍也沾了污雪,哪還有半點兒翩翩讀書郎的模樣。他越發惱羞成怒,跺腳罵道,「這個野小子居然敢撞我,我一定要打折他的腿。」說完,他就要抬腳跑出去尋兩個孩子。

春妮本來就不喜他剛才那般呵斥方傑,此時又見他如此不依不饒,臉色也沉了下來,低聲說道,「貴哥兒,桃花和山子一向是你嫂子在管教,你若是動手打了他們,你嫂子回來怕是…」

她這話只說了一半,但是張貴兒如何不知蒲草的護短脾氣。若是他敢打兩個孩子,以後就絕對不會有好日子過了,說不定連重返學堂這事兒,也要被嫂子找個借口攔阻。這般想著他到底收回了雙腳,氣哼哼轉身回了廂房,重重關上了房門。

春妮無奈,上前又給方傑行禮,勉強笑道,「方公子,真是讓您見笑了。剛才那孩子…是蒲草的小叔,平日讀了不少聖人之言,特別看重禮儀規矩,倒不是故意針對公子。他有失禮之處,我先替他給公子賠個禮。」

方傑虛扶了一把,還是那般溫和笑著,仿似完全不把剛才受到的慢待放在心上,反而開口問道,「劉嫂子放心,我不會同小孩子一般計較。倒是剛才你說蒲草不在家,這是什麼話?難道她進城去了?」

「沒有,沒有。」春妮擺手,微微遲疑了一下就紅著臉說道,「是我有件事兒要捎信回娘家,我家生子腿腳又不方便,蒲草就替我走一趟了。」

方傑聽得蒲草不在家,心裡頓時就覺空落落的,忍不住又追問道,「劉嫂子娘家在哪裡,蒲草走了多久了?」

春妮指了東南方向,應道,「我娘家就在七裡外的李家村,蒲草走了有小半時辰了。若是路上不是太難走,估計都快要到了。」

方傑想起蒲草那般嬌小瘦弱的模樣,要在大風大雪的天氣里走出七八里路,萬一掉進雪坑或者被凍僵了,那豈不是太過危險了。

他的眉頭越皺越深,扭頭掃了一眼東子已是把爬犁上的物件兒搬得差不多了,就笑道,「我每次上門都要勞煩嫂子張羅飯菜,這次就多捎帶了一些吃食過來,嫂子找人幫忙搬進去吧。

我一直在城裡憋悶著很是無趣,正好嫂子這會兒準備割菜還要幾個時辰,我這就出去逛逛再回來。」

說完這話,他就拱拱手重新坐到爬犁上,招呼著東子趕馬出村兒。

春妮哪裡知道他是奔著蒲草而去,就以為張貴兒剛才那般無禮惹得他惱怒了。她想要上前勸上幾句,又嘴笨不知道說啥,最後只得瞧著馬爬犁一溜煙兒的跑遠了。

陳家婆媳原本也在家裡做著針線,突然瞧得幾個淘小子送了眼睛哭得通紅的桃花進來,就以為是他們淘氣惹到小姑娘了。於是,趕忙上前抱了桃花坐到炕上哄勸,又假意喝罵幾個小子給桃花出氣。

胖墩兒扯了棉襖袖子抹了一把鼻涕,委屈嚷道,「奶奶,不是我們惹了桃花,是她二哥罵她了。」

山子也是氣哼哼咬著一口小牙,恨道,「他總罵桃花,我剛才給桃花報仇了。」

陳家同張家住的最近,又同蒲草和幾個孩子相處的好,自然對張貴的臭脾氣也是再清楚不過。陳大娘使了眼色示意大兒媳哄著孩子們,然後就出門去探看動靜。

春妮正是站在院子門口對著一堆東西束手無策,瞧見陳大娘出來就趕緊喊道,「大娘快來幫忙啊,方公子又送好多吃食來。」

陳大娘上前瞧了瞧,只見滿地都是大塊肉、整雞和點心盒子、顏色素淡又質地極好的綢緞,嘴裡羨慕得嘖嘖有聲,贊道,「這方公子真是個大方的,每次上門都不空手。」她說完四外掃了幾眼,又問道,「他這人呢,難道先去溫室了?那東子這小子怎麼也不幫忙,讓你這雙身子的搬搬扛扛,若是抻到肚子怎麼辦?」

春妮苦笑著抱起兩隻點心盒子,努嘴示意陳大娘去看東廂房,然後把剛才那事簡單說了兩句。

陳大娘聽得也是皺眉嘆氣,低聲道,「這貴哥兒真是讀書讀傻了,桃花是八虛歲,真算得仔細些也就六歲出頭兒,哪裡就說得上什麼閨譽名聲了。人家方公子好賴不濟也是個貴客,怎麼能這般失禮。」

兩人雖是覺得不妥,到底都是外人不好管張家事,只得麻利的搬了東西進屋,又去溫室告知劉厚生趕緊準備割菜。

再說,東子一路趕了馬車出村兒,越想越覺自己主子受了委屈,低聲咒罵道,「以前就聽陳家人說起過那個張貴兒性子彆扭,今日這般看來,哪裡是彆扭?根本就是太過無禮!一個農家小子,就算讀過幾年書又怎麼了,真當自己是狀元老爺了,也不瞧瞧自己有沒有那個命!城裡當街賣畫賣字的哪個不是秀才出身…」

方傑摘了頭上的風帽舉目四處遠眺,仿似完全沒有把剛才那事兒放在心上,開口吩咐道,「往東南走,多留意一下有沒有路人1

東子懊惱的甩了一下鞭子,趕著棗紅馬改了方向,繼而又抱怨道,「公子,剛才那小子那般對待您,您不著惱嗎?小的若不是怕您在張嫂子跟前難做人,小的都想上去揍他一頓1

方傑傾身往爬犁前側挪了挪,冷冷一笑,「不過是個古板清高的小子,同他計較才是有失身份。不過,你若是有機會打探一下他的喜好,以後興許能用到。」

東子眼珠兒轉了轉不知想到什麼,臉上重新又換了喜色,笑嘻嘻應道,「好咧,公子您就瞧好吧。小的保管連他上茅房喜歡用苞穀皮子還是秸稈都打聽的一清二楚。」

「粗俗!」方傑笑罵了一句,又伸手搭了涼棚繼續尋找。許是老天爺不願意辜負他這苦心人,這一瞧還真被他發現遠處有個人影兒,於是趕緊吩咐東子趕過去。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