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園春來早 散文詩詞

小園春來早 第九十二章傻人有傻福

作者:花期遲遲

本章內容簡介:拉過春妮的手低聲說道,「妮子,說實話,我也很厭煩劉家人。但是一直顧忌你和生子夾在中間,我也不好琢磨辦法教訓他們。 如今你肚子里懷了孩子,喜怒都不能太過,若是再放任他們折騰下去,怕是不定哪次就傷...

陳大娘也是跟著嘆氣,心裡感慨不已,做女人的就是不容易。

平日多做些活計,勞累一些也就罷了。可是這生孩子卻是要靠運氣,若是送子娘娘一時疏忽,當媳婦兒的晚生個一兩年。那別說婆家人,就是那些長舌婦也能把你裡外數落個遍。

春妮嫁進劉家門三年沒生育,自然是沒少聽閑話。所以,此時也就難免比別人更要激動一些了。

「蒲草,你哄哄妮子,我去給生子報個信兒,要他也跟著高興高興。」

陳大娘囑咐兩句就開門出去了,留下春妮還是哭得抽抽噎噎。

蒲草扯了袖子替她抹去眼淚,笑道,「你啊,馬上就是孩子的娘了,可別動不動就掉眼淚,不嫌丟人埃」

春妮紅著臉,撅嘴道,「我就是委屈嘛,想想生子他娘這些年來,明裡暗裡罵我那些話,我就心裡泛酸。」

「我聽人家說,肚子里懷了孩子之後,一定要每日都樂樂呵呵的,這樣孩子才能長得好。你可別小心眼兒記得以前那些事,萬一孩子長不好,我這當姨姨的可不饒你。」蒲草拉著春妮又往木塌裡面坐了坐,順手扯了一床小被子蓋在她腿上,生怕她受一點兒寒氣。

春妮臉上漸漸退了喜色,手下慢慢摸著尚且平坦的小腹,低聲道,「怎麼可能不想呢,那一家子眼紅我和生子手裡有餘錢,恨不得日夜算計呢。今日都是第幾次來鬧了,連累得你也跟著受氣。以後啊,還不知道會再出啥蛾子呢。」

蒲草想想剛才那一家子的厚顏無恥,也是皺了眉頭,拉過春妮的手低聲說道,「妮子,說實話,我也很厭煩劉家人。但是一直顧忌你和生子夾在中間,我也不好琢磨辦法教訓他們。

如今你肚子里懷了孩子,喜怒都不能太過,若是再放任他們折騰下去,怕是不定哪次就傷到你和孩子了。所以…若是你不攔著,我就想個辦法試試,起碼也要讓他們消停個一兩年。」

「我又不傻,我攔著你幹啥。我有時候都恨不得生子是孤兒才好呢,你若是能好好教訓他們一頓,我和生子只能跟著歡喜,才不會惱你呢。」春妮一聽蒲草要出手教訓自家公婆,興奮得兩眼都發了光,一迭聲的幫忙出著主意,「他們手裡好像存了十幾兩銀子,看得同[email protected]根子似的。若是這銀子沒了,他們保管要死要活…」

「行了,這些事你就別管了。」蒲草嗔怪得瞪了她一眼,笑道,「帶壞了我小外甥就拿你問罪。從今日起,家裡什麼活計都不用你做了,你就安心吃睡養好身子,別的都有我呢。」

春妮扭著身子不願意,「那我不是跟豬一般了,拎水鏟雪這些活計我做不了,但是做飯縫衣衫還累不到埃」

「不行,你啥也不能幹…」

兩人正是笑嘻嘻討價還價,說得歡喜,就聽得外面由遠及近傳來轟通通的腳步聲。很快,小木門當一下被人從外面扯開了。

沾了一身雪沫子的劉厚生磕磕絆絆跑了進來,憨厚的臉孔上滿滿都是狂喜之色,眼盯盯看著自家媳婦兒,憋了半晌才問出一句,「你…你要生孩子了?」

春妮半垂了腦袋,羞得臉蛋,嗔怪道,「說什麼傻話,要生還早著呢。是我要當娘了,你要當爹了1

劉厚生挨了訓斥也不惱,反倒撓著後腦勺望著媳婦兒傻笑個沒完。

蒲草強忍著笑意,低聲在春妮耳邊囑咐幾句就開門出去了,留下臉色紅得發紫的春妮恨恨嗔怪道,「這死丫頭,都是從哪裡聽來的怪話兒。」

劉厚生見得溫室里沒有了外人,就大步上前抱了媳婦兒在懷裡,伸出大手想摸摸媳婦兒的肚子,又害怕碰疼了她。

他這般手足無措的摸樣,惹得春妮心裡更覺甜蜜,握了他的手低聲笑道,「我就盼著咱們兒子以後可不要像你這麼憨傻。」

「傻點兒有什麼不好,」劉厚生笑呵呵應道,「傻人有傻福,你看我娶了個好媳婦兒,如今還賺了這麼多銀錢,日子過得多好埃」

這憨厚男人多少年也難得說次甜言蜜語,聽得春妮心裡甜得都要冒泡了。但是她轉而想起剛剛離開的蒲草,臉色又慢慢黯了下來,低聲說道,「生子,咱們多生幾個孩子吧。若是蒲草以後不打算再嫁,咱們就挑一個最聰明最孝順的過繼到她名下,給她養老送終。你說,行嗎?」

劉厚生用力點頭,「行,蒲草對咱家有恩,不能讓她連個養老的小輩兒都沒有。」

夫妻兩個依靠在一處,細細低聲說著悄悄話,時而感慨過去的辛苦嘆氣連連,時而又憧憬著未來的幸福笑聲朗朗,惹得一旁木箱子里的嫩菜各個都極力伸展著葉子去偷聽,若是有那「嫩菜」不宜的話題,它們就羞澀的捂了眼睛,裝作專心曬著太陽,但是那葉尖兒卻漸漸染了羞紅之色…

蒲草在屋子裡翻揀著前幾日畫好的木器圖樣,選出最合心的幾張小心翼翼放進油紙縫成的袋子里。桃花和山子扯著小手從外面跑進來,帶了一身的涼氣。蒲草攆了他們去火盆邊暖暖,兩個小人兒卻是不肯,一左一右抱了她的胳膊,問道,「嫂子,大娘說妮子姐姐肚子里有小弟弟了。我們以後不能碰她,也不能再嚇唬她了。」

蒲草笑著拍拍他們的腦袋,應道,「你們兩個小笨蛋,你們妮子姐姐的孩子是你們的小外甥,不是小弟弟。」

桃花眨眨眼睛想了想,拍手歡喜笑道,「那我就要當小姨了。」

山子卻是不關心這些,追著問道,「姐姐,小外甥什麼時候能跟我玩啊,我還缺好多小兵呢。」

「那你可要多等幾年,讓你們妮子姐姐多生幾個。」蒲草忙著去解包袱找布頭兒,隨口應了一句。

山子聽說還要等上好幾年,就掘了嘴巴嚷道,「姐姐,那你也多生幾個,我就有更多小兵了。」

蒲草沒想到會聽得這樣的話,手下一頓,心裡瞬時就泛起一抹似苦似酸的難言滋味。

說實話,她是羨慕妮子的,雖然劉厚生有時稍顯愚笨了一些,但卻是真心疼媳婦兒。劉家公婆雖說尖酸刻薄,但妮子還有爹娘兄嫂真心相待。如今她肚子里更是有了自己的親骨肉,作為一個女人來說,人生已經是很完滿了。

可是,再回頭看看自己,一個異世之魂漂泊在這世間無依無靠。興許哪一日老天爺發現失誤,順手把她的魂魄送去陰間投胎,那這世間是不是就再也沒人記得她,再也沒有一點兒她曾經來過的痕…

桃花站在一旁眼見嫂子沉默不語,臉色也是不好,就以為是山子說錯話了,於是趕忙上前扯了嫂子的袖子小心翼翼賠禮道,「嫂子,山子是瞎說的,他不要小兵了。」

山子雖然心裡不願,但也不願意看見姐姐不高興,也跟著說道,「嗯,山子要小兵就讓妮子姐姐生就好了,姐姐還是給山子蒸饅頭備糧草吧。」

蒲草撲哧笑出聲來,敲了山子腦門說道,「那你就去問問你妮子姐姐要生多少個,最好生出百八十個來,你這大將軍就是名副其實的兵強馬壯了。」

山子不知姐姐為何發笑,但是小兵卻是多多益善的,於是歡喜應了一句就撒腿跑去後園了。

桃花見到嫂子拾掇東西就上前幫忙,問道,「嫂子,這是又要同誰家走禮嗎?」

蒲草把一盒點心、兩塊布頭兒包在一處,又指了牆角兒木板上的小盒子要桃花幫忙拿過來,這才笑道,「你們妮子姐姐有孩子了,這時候最想親娘,我明日就去給她娘家送個信兒,順便再去找李三叔幫忙打制幾樣兒箱櫃兒。」

桃花聽得自己心心念念的箱子就要打制了,歡喜的大眼睛都眯成了一條縫兒,笑嘻嘻嚷著,「桃花一定好好看家,嫂子要早去早回。」

蒲草愛憐的親了她一下,姑嫂兩個都是笑得歡喜,嘰嘰咕咕商量起晚飯吃什麼…

第二日一早,剛吃過早飯,蒲草穿了厚厚的大襖,用頭巾子圍了半張臉又扣上大大的狗皮帽子,武裝得嚴嚴實實就預備出發了。

春妮捨不得蒲草頂風冒雪趕遠路,就伸手掐了自家男人一把,埋怨道,「你怎麼就傷了腿呢,這麼冷的天兒還要蒲草去報信兒。」

劉厚生疼得呲牙咧嘴也不敢反抗,原本他家就是媳婦兒排老大,笤帚疙瘩排老二,他是最沒地位的一個。如今媳婦兒有了身孕,那更是要當佛爺一樣供起來了,他連反駁一句都是捨不得,生怕惹的媳婦兒氣惱。

蒲草不在意的擺擺手,笑道,「我跑這一趟是為了找李三叔打木器,報信兒只是順路的事兒。你們快進屋去,別讓春妮吹冷風。」說完,她就挎上了柳條籃子出了院門。

春妮眼見蒲草越走越遠就攆了劉厚生回溫室守著,然後領了兩個孩子進屋,一邊看著他們寫字一邊拿了一塊細棉布上下比量,打算給肚子里的孩子做件小衣衫。

山子調皮坐不住,寫了兩篇大字就鬧著要去找胖墩兒玩耍,春妮替他穿戴好了就放了這淘小子出去。剩下桃花自己寫字也覺無趣,就放下筆墨尋了自己的小針線筐出來,爬上炕坐好,安安靜靜繡起師傅留下的「功課」。

春妮瞧著她小臉著,極是認真的小模樣,心裡喜愛之極。忍不住就想著,若是這次能生個閨女也不錯。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