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園春來早 散文詩詞

小園春來早 第八十八章所謂才子

作者:花期遲遲

本章內容簡介:他把那張醜陋不堪的臉孔遮了大半。 坐在他懷裡的美貌女子雖是嬌笑著,卻極力忍著不讓心裡的厭惡流露出來。張三公子仿似半點兒不知,不時搖著扇子高聲吟唱幾首驢唇不對馬嘴的打油詩,又或者舉了酒杯去喂美貌...

「真的?那可太好了1

「就是,就是,太解氣了!讓他們富貴樓總動歪腦筋搶咱們生意,終於撞牆了吧,活該1

「對,就是活該,你看那小子得意的摸樣,鼻孔都要仰到天上去了。」

眾人聽得好消息,心頭懸了一日的大石徹底落了地,都是歡喜得忘了規矩,不等老掌柜開口就七嘴八舌的說了起來。

老掌柜重重清咳兩聲,見得眾人嘿嘿傻笑著住了嘴,這才沉聲說道,「做生意各憑手段,都有輸贏的時候,佔了上風不能翹尾巴,人家落井咱們也不能扔石頭。這才是做人,也是做生意的道理。

大伙兒也別在這裡圍著了,都回去忙吧,記著管好自己的嘴巴,若是我聽見誰在外面說些胡話,誰這個月就別拿工錢了。」

他說完就轉身,背著手走回賬房去了。留下眾人為了各自的荷包,果然都是牢牢閉了嘴巴,但那臉上的笑意卻怎麼也掩不祝

小管事拍拍那略微有些失望的報信兒小夥計,笑道,「咱們掌柜的是怕你們一時歡喜過頭兒,嘴上沒了遮攔給咱們東家惹禍,其實他心裡比誰都樂呵呢。三喜今日立了大功,獎你一道好菜,自己喜歡吃啥就點啥。」

小夥計年紀不大,正是貪吃貪玩的時候,聽得管事誇讚立時嚷著,「我要吃紅燒肉1

胖大廚在一旁聽了這話,就笑眯眯敲敲手裡的鍋鏟,笑道,「好,今日本大廚親自動手給你做上一大碗,保管吃得你香掉大牙。」

眾人都是哈哈笑起來,繼而紛紛散去,依舊忙碌不提。

小管事各處看了看,見得沒有異樣,也重新回去賬房伺候。洛掌柜正半靠在高背椅里,一手端著茶水一手在桌上敲著鼓點兒,大聲唱著他最愛的那段戲文,不時搖頭晃腦,顯見心情是愉悅之極。

小管事忍不住也是笑開了臉,等得老爺子唱完了這才問道,「掌柜的,我是不是要去給咱們公子送個信兒啊?」

「哎呀,公子怕是也惦記著呢,趕緊去送信!我這真是歡喜糊塗了1老掌柜忙不迭的坐起身子,又囑咐道,「公子最不耐煩同那些假書生聚在一處,你去廚下做兩個好菜一起送去,公子也容易脫身一些。」

「是,掌柜的。」小管事笑著應聲去了。

城西青鳥大街盡頭的張府里,這一日,三公子下帖子請了平日相熟的好友上門小聚,寫詩作畫、聽風賞梅,歡聲笑語不時震得樹上積雪撲簌簌灑落下來,端得是熱鬧非常。

原本擺了桌椅的大花廳里,此時早已被撤得空空如也,屋角分放了十數個炭盆,烘得四處都如春日般溫暖。

大廳中間的地板上鋪了幾層厚厚的羊毛地毯,四周隨意擺了七八隻小方几,方几上立著白玉酒壺和零散幾隻描金碗碟,無不顯示著張家的富厚。

方几后的客人瞧著穿戴都是年輕書生,頭上方巾,身上長袍,各個都是文雅俊秀,可惜三五碟好菜、七八杯美酒一下肚兒,就都放浪得沒了個好樣子。

張三公子那身玄色鑲邊寶藍撒花緞面圓領袍,此時領口已是鬆散半咧,極是不雅的露出裡面白綢竹紋的中衣,頭上那頂鑲有大顆翡翠的發冠也是歪歪斜斜,幾縷碎發垂下,倒是替他把那張醜陋不堪的臉孔遮了大半。

坐在他懷裡的美貌女子雖是嬌笑著,卻極力忍著不讓心裡的厭惡流露出來。張三公子仿似半點兒不知,不時搖著扇子高聲吟唱幾首驢唇不對馬嘴的打油詩,又或者舉了酒杯去喂美貌女子,瞧著她羞怯嬌嗔的摸樣,放浪的大笑出聲。

其餘幾人平日也是見慣他這般模樣的,不時恭維幾句、捧捧臭腳,心下難免不平。這蠢人若不是有個在府衙里位高權重的好爹,家裡又富得流油,他們才不會如此違心奉承。不過,這般輕飄飄扔出幾句讚美就能得一席好酒、一日笙歌,也算不虧了。

張三公子灌了懷裡的美人幾杯烈酒,抬眼瞧著左下首的方傑還是衣衫整齊,桌上菜色也沒有動上幾筷子,只是一味的淺酌慢飲,於是忍不住就笑道,「方賢弟,可是嫌棄我們府上的酒菜沒你那白雲居做得好,怎麼如此生疏客套?」

眾人聞言看過來,也是鼓噪出聲,「就是,方賢弟那酒樓如今生意可是火爆著呢,許是發了財就不認咱們這些清貧書生了。」

方傑半垂的眼眸里閃過一抹不耐厭煩,手下卻放了酒杯,笑吟吟剛要開口說話,不想門外卻有個女子嬌笑道,「各位公子見諒,奴家來遲了。」

話音剛落,門口那四折的花鳥屏風后就轉過來一個身材高挑兒的女子。鬢髮高聳,眉目嬌艷,膚白如脂,當真是貌美如花。如若只是這般,也只能說她比之屋內其餘幾位女子稍勝一籌,並沒有太多讓人驚艷之處。

可是,她笑意盈盈行了一禮之後,就伸出芊芊素手解下了大紅的披風,露出裡面的裝扮來。

如此深冬之季,她卻只穿了一件式樣略嫌簡單的素白色長錦衣,深棕色的絲線在衣上拖曳而下成遒勁的枝幹,那枝幹上又用朱紅絲線堆疊成一朵朵怒放的梅花,從裙擺一直延伸到左胸。行走間腰肢搖擺,那梅花就仿似也被風雪吹拂,愈加鮮活動人。

這般美衣襯著美人,直讓屋裡眾人看得怔怔出神。女子眼波流轉間,把眾人的神色收進眼底,掩口嬌笑不已,那酥胸微顫、細腰微彎,如同晨風裡招搖的初綻花蕾,真是美艷不可方物。

張三公子第一個清醒過來,喉頭狠狠動了一下,繼而拍手高聲贊道,「美,真是太美了!牡丹姑娘好奇巧的心思,不說其餘,只這一身衣衫穿出去就能壓得滿城女子掩面羞愧了。」

牡丹仿似被贊得有些嬌羞,低聲嗔怪道,「三公子就會拿奴家逗趣,這話若是傳出去,可是要惹得整個城中女子都與奴家為敵了。」

張三公子哈哈大笑,揮手示意丫鬟們再添一隻小方几上來,應道,「酒席都過了一半,原本還以為姑娘不會來了。幸好,我們還沒有喝得大醉,若不然可就錯過這般美景了。」

眾人都是笑著附和,這個說「牡丹姑娘真不愧為翠巒城第一美人1

那個說,「牡丹姑娘,若是早到片刻,咱們就有美人入畫了。」

牡丹聽得眾人誇讚,自然又要道謝,起身時卻抬手攔了丫鬟另外安置方几,笑道,「何苦再勞煩妹妹們張羅酒菜,我同哪位公子合席就好。」

眾人聞言都是一喜,但是看向身旁滿臉委屈的美人又都有些不好開口。張三公子卻是不會理會這些,轉手就要推開身旁的美人,卻不想牡丹蓮步輕移走去了方傑身旁坐下。

眾人立時嫉妒之心高漲,目光如箭般狠狠射向方傑這個「幸運兒」。

張三公子更是懊惱,先前派人請了八位美人前來助興,不想卻有一位臨時害了風寒,這樣就要有一人無美相陪。方傑當時笑言要一人獨飲,他還曾暗贊幾句,不想居然讓他撿了這麼個大便宜。

但是,哪怕心裡再是如何懊惱,作為主家他也不好當真就開口搶人。於是只得勉強笑道,「方賢弟,今日可是走了桃花運了,有牡丹姑娘這樣的美人相陪,一定要多喝幾杯才行。」眾人也是揣著滿懷的酸醋高聲附和。

方傑嗅著身旁濃重的花香,眉稍兒狠狠跳了幾下,心下對這桃花運實在厭惡之極,但他臉上卻裝得受寵若驚一般,虛請牡丹坐在身側,然後又連飲三杯,笑道,「多謝眾位兄台相讓,那小弟就卻之不恭了。」

眾人哈哈大笑也陪他飲了一杯,這才算是勉強放過他。

牡丹嬌笑著舉了酒壺替方傑滿上美酒,低聲笑道,「方公子,許多時日未見,奴家可是念著你呢。」

方傑淡淡一笑,應道,「原本應了去姑娘那裡品酒,後來聽聞姑娘事情繁雜,也就沒去打擾。」

牡丹聞言臉色一黯,低低說道,「公子可是惱了牡丹了,牡丹人在風塵,身不由己,行事怎是自己能做得了主的?這些時日,牡丹寢食難安,生怕公子從此不再上門…」

她這般說著眼圈兒慢慢就紅了,仿似滿心都是委屈無奈,千般柔弱萬般無依,極是惹人憐惜。

但凡男子見了,都恨不得立時把她攬在懷裡柔聲安慰才好。可惜方傑依舊淺笑著不肯多言,反倒讓一旁眾暗自偷瞄的「多情公子」們心疼不已。

張三公子第一個變身護花使者,開口問道,「方賢弟,牡丹姑娘到底做錯何事惹你不快?身為男子,怎能看著美人垂淚?」

「就是,牡丹姑娘有何為難之事說給我們聽聽,興許我們就勸得方賢弟回心轉意了。」

牡丹捏著帕子輕輕抹了抹眼角,仿似極力想要露個笑臉相謝卻最終失敗作罷。她輕輕嘆氣說道,「這事兒都是牡丹的錯,不怪方公子惱怒。原本前些時日,奴家約了方公子品酒賞花,可是嬤嬤卻使了奴家去錢東家那裡捧場,於是方公子就誤會奴家…」

她這幾句話說的半遮半掩,但是屋裡眾人都是消息靈通之輩,富貴樓與白雲居的恩怨也是知之甚深,稍微一琢磨就自以為明白了其中內情。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