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園春來早 散文詩詞

小園春來早 第八十七章幾家歡樂幾家愁

作者:花期遲遲

本章內容簡介:別說掌柜的您了,就是咱們這樓里上上下下,自從早晨聽得富貴樓夥計揚著脖子放狠話,誰不是提心弔膽等消息呢。」 老掌柜一聽這話,手下端茶的動作就是一緩,抬頭囑咐道,「一會兒你出去四處走走,可不能讓大...

春妮聽她說得如此篤定,心下好奇難耐就追問起來。蒲草卻是抓了一把積雪,團緊用力扔向她,笑道,「辦法很簡單,就是…天女散花1

春妮偏頭躲過雪團,還是滿腦子問好,半點兒沒猜出來。她追上前還要再問,蒲草卻是不肯多說,惹得她也抓了雪團打過去。兩人就像小孩子一般,你來我往的打著雪仗笑鬧起來,不到片刻都是沾了滿身的雪沫子。

待得笑鬧夠了,跑進溫室去,熱氣迎面撲來,兩人齊刷刷打了幾個大噴嚏,嚇得聞聲迎上來的桃花和山子趕忙跳向一旁。

劉厚生這半會兒惦記前院之事,急得恨不能飛去看看才好,這般終於盼得蒲草和春妮過來,就趕忙上前拉了自家媳婦兒問詢幾句。

蒲草也不打擾他們,隨手拎了個籃子,笑嘻嘻帶著兩個孩子四處挑揀著摘菜。

劉後生聽得前院兒擺酒席就忍不住想回去湊湊熱鬧,春妮卻是擔心有人來溫室搗亂,只留兩個孩子看守不頂事兒,死活攔著不肯放他走,惹得劉厚生搓著大手、可憐巴巴的憨笑不停。

蒲草扭頭瞧見猜出緣由就主動開口說道,「劉大哥,貴哥兒年紀小,酒席上怕是照料不過來。這裡先讓桃花和山子看著,你回前院幫著招呼下客人吧。」

「哎,好,好。」劉厚生一聽正經東家發話了,立時喜得眉毛都要飛起來了,一邊高聲應著一邊沖著自家媳婦兒翻白眼吐舌頭做了個鬼臉兒,然後就單腿蹦著飛快跑走了。

春妮還是第一次見自家男人如此孩子氣,怔愣了好一會兒才反應過來,哈哈笑得直不起腰。蒲草也覺好笑,順手找了塊油氈蓋在籃子上,說道,「你平日還說生子木訥,我看啊,他絕對是被你這地主老財壓迫太重了。」

「你才是地主老財呢1春妮嗔怪得掐了蒲草一把,扭過頭時卻瞧著兩個孩子都皺著小臉兒,明顯也是想要回去湊個熱鬧,於是就笑道,「要不然我留下守著溫室,讓桃花和山子回去玩會兒吧。」

山子和桃花聽了這話,立時笑開了臉,上前一左一右抱了春妮的胳膊,小嘴裡的甜言蜜語一串串就冒了出來,「妮子姐姐最好了,妮子姐姐最疼我們了。」

「一起回去吧,這裡一時半會兒沒人看著,也不至於就出了岔子。吃過飯早些過來就好。」

蒲草想起上次桃花被打了屁股一事,也覺單獨留下兩個孩子不安全,於是就動手在兩個爐子里都添滿了木柴,又四處轉了兩圈兒找了個粗木棍橫在門外充作門閂,然後,兩大兩小就一起飛跑回來前院。

這一日的西北風好似也感受到了張家眾人的快意與歡喜,一改往日的彪悍兇猛變得溫柔許多,偶爾調皮的捲起樹枝上厚厚的白雪衝進張家院子,又帶著滿身的飯菜香氣重新拐上大路。

不遠處大路旁蹲著的一家三口,各個都是抽動著鼻子垂涎不已。狗剩兒摸摸咕嚕嚕叫個不停的肚子,小聲嘟囔著,「貴哥兒那狗東西如今可是眼睛長到頭頂上了,剛才爹你又那般落了他臉面,他才不會出來再找咱們回去吃席呢。」

張二嬸也是挪了挪發麻的雙腳,抱怨道,「都怪那個什麼掌柜,還說要送場大富貴給咱家。結果他自己拍拍屁股走人了,害得咱們家差點兒被攆出村去。若是再讓我看見他,我就潑他兩盆洗腳水1

張二極力仰著頭想要從寒涼的空氣里多汲取一些酒香,可是北風飄忽不定四散開來,就是不肯從他鼻端掠過。氣得他狠狠一口唾在地上,指著張家院子罵道,「好,你們這些白眼狼都看不起我,是不是?你們給我等著,保管有你們後悔的時候1

狗剩兒站起身,眼珠子轉了轉就道,「爹娘,你們先回家吧。我去隔壁村走走,看看有沒有什麼發財的路子。若是真能賺了銀錢,以後一定讓爹娘戴金銀穿綢緞1

張二嬸子聽得兒子這般有志氣,立時轉了笑臉替兒子緊了緊棉襖,囑咐道,「那你去吧,但可要早些回來,別掉雪坑裡凍壞了。」

狗剩仿似有些不耐煩,胡亂應了兩句,就很快走沒了影子。張二嬸抻著脖子還在張望,卻被張二狠狠扯了一把,惱道,「趕緊走吧,還看什麼?你自己生的兒子什麼德行,你不知道啊?說是去找發財路子,不定又跑哪裡摸牌九去了。」

張二嬸兒卻是聽不得人家說她兒子不好,張口反駁道,「我兒可是個有能耐的,平日里閑著,那是因為沒有碰到好路子。再說了,他兜里一文錢都沒有,哪有本錢玩牌九埃」

張二冷哼一聲,扭頭剛走了兩步卻是猛然又跳了起來,高聲罵道,「這小兔崽子,他剛才一定是在孫掌柜那裡得了好處了,這會兒怕是就拿去當賭本了1

張二嬸子腦子轉了轉,也覺剛才兒子的神色有些不對勁。再想想到手的銀錢又要飛了,氣得直拍大腿,「那個什麼掌柜給了他多少銀子啊?這個敗家小子,不交給咱們,居然又要拿去賭,這可怎麼辦?」

「能怎麼辦!趕緊給我追啊!這死小子,看我不打折他的腿1張二叔猶如被人摘了心肝一樣,疼得脖子上的青筋都在跳動,扯著老婆子就衝進風雪裡…

同樣的風雪路上,孫掌柜一行也在艱難前行。來時那般滿腔驕傲自信,這會兒統統轉變成了失望,一想起回去無法交代,他就只盼著這條歸路沒有盡頭才好。

可惜再遠的路都有走完的時候,眼見城門越來越近,楊九扭頭沖著車裡小聲稟報道,「掌柜的,馬上就要進城了。」

孫掌柜聞言,嘴角兒下意識就抿緊了,挑了車簾向外看看遠處熟悉的門樓,開口罵道,「還有二里地呢,著什麼急!趕得慢些,顛得我骨頭架子都要散了。」

「是,是,掌柜的。」楊九趕忙恭敬應了,眼見那車簾放下,他的臉色就沉了下來。扭頭給胖子使了個眼色就專挑顛簸之處行走,直顛得車裡的孫掌柜東倒西歪,卻因為犯愁一會兒如何應對東家的暴脾氣而無暇喝罵…

馬車骨碌碌駛進了城門,轉上大街,最後終於慢騰騰進了富貴樓的後門。幾乎是在同一時間,巷子里其餘幾家的小門卻都悄悄打開了。

三五個小夥計紛紛跑了出來,互相擺手打個了招呼之後就都湊去了富貴樓的門外,聽著門裡不時響起的怒罵聲、瓷器破碎聲和告饒聲,他們互相對視一眼,臉上滿滿都是幸災樂禍的笑意。

不遠處的白雲居酒樓人聲鼎沸,小夥計們樓上樓下跑著傳菜,忙得腳不沾地兒。大灶間里也是鍋碗瓢盆叮噹做響,不時飄出一陣陣誘人的香氣。

後院帳房裡,洛掌柜左右開弓,一手賬本一手算盤,狀似極忙碌的模樣。可是守在一旁的小管事卻是最清楚不過,這老爺子一上午才核完半本帳,簡直是前所未有的慢埃

小管事悄悄上前替老爺子換了一杯溫茶,小聲勸道,「掌柜的,您這也忙好半晌了,停下歇歇吧。」

老掌柜低頭掃了一眼紛亂的算盤珠兒,長嘆一聲揮手撥到一盤,苦笑道,「我真是老嘍,當初跟著咱們公子剛來翠巒城的時候,什麼陣仗沒見過,也沒像今日這般心神不寧埃」

小管事抻頭兒向半開的窗外掃了兩眼,笑道,「所謂關心則亂,別說掌柜的您了,就是咱們這樓里上上下下,自從早晨聽得富貴樓夥計揚著脖子放狠話,誰不是提心弔膽等消息呢。」

老掌柜一聽這話,手下端茶的動作就是一緩,抬頭囑咐道,「一會兒你出去四處走走,可不能讓大伙兒因為這事兒分了心,萬一誰出了岔子砸了咱們樓里的口碑,我可不饒他埃」

「您放心吧,小的早就囑咐過了。」小管事一邊替老掌柜續茶水一邊笑道,「掌柜的,小的這幾年跟在您身邊也學了些識人的本事。小的瞧著那張家嫂子眼神兒很清明,不像那種見利忘義的小人。興許這事兒,富貴樓怕是要白費心思了。」

老掌柜想想前兩次同蒲草打交道的情景,也是點頭說道,「但願她是個明事理的埃」

他的話音兒剛落,就聽得院子里有人大喊著跑近。老少兩人對視一眼,趕忙起身奔了出去。

一個青衣小夥計正跑到院子當中,一見他們出來就高聲喊道,「掌柜的,大好消息埃富貴樓沒成事啊,沒買到菜啊1

這一嗓子好似平地驚雷,瞬間震得整個酒樓都歡騰起來。灶間里、庫房裡,甚至前面大堂里的小夥計們都陸陸續續跑出了好多,各個一臉歡喜的圍上前問個不停。

那小夥計興奮的臉色通紅,但好在還記得要先稟報給掌柜,搶著擠上前兩步,笑嘻嘻說道,「掌柜的,剛才小的看見那孫掌柜的馬車回來,就跑去偷著聽了聽。錢東家好似發了很大的火兒,把屋裡瓷器都砸了,我還聽見孫掌柜的在求饒呢。」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