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八十六章求情

作者:花期遲遲  |  更新時間:2013-07-14 07:33  |  字數:0字

張二這半會兒就恨不得自己能多個隱身技能才好,生怕眾人把他拎出來追究說道,可惜老天爺正在午睡錯過了他這個願望,到底讓他又現形與眾人眼前。

孔五爺這般帶頭開罵,另幾位老爺子也都黑著臉幫腔,這個說,「無利不起早,沒有銀子,他才不會跑這裡鬧著蒲草賣菜呢。」

那個也道,「就是,整個村裡誰家又活計他也沒幫過手,若不是指望沾些好處,他能這麼賣力氣。」

張二被幾個老頭兒輪番訓斥一通,實在有些扛不住了,耷拉著腦袋辯解道,「我也是為了張家好,就想著青菜能賣高價是好事兒。長輩們相信我,我可真是沒拿孫掌柜的好處,一文錢都沒拿。」

眾人瞪著他都是冷笑不已,顯然誰也不相信他這有名兒的財迷吝嗇鬼會白出力不要錢。

張二見得實在隱瞞不過,只好苦著臉又道,「孫掌柜是許了我五兩銀子的辛苦錢,但是這買賣沒談成,我一文也沒拿到啊。」

孔五爺遙遙瞪了他一眼,罵道,「就知道你不是個好玩意兒,小輩兒們過日子不容易,你不幫一把也就算了,還時時刻刻惦記沾點兒好處,真是良心被狗吃了。」

說完這話兒,他就轉向幾位老爺子說道,「各位老哥,這張二兒總來攪合蒲草種菜也不是個事兒,還是得想個法子啊。」

老人們上了年紀,最怕的就是被人嫌棄沒有用處。村裡這幾位老爺子很得鄉親敬重,自覺很有威信,平日里就是走路都要把胸脯拔得老高。

先前張二大言不慚罵他們不是東西,沒資格管張家之事,可是實打實的踩了他們的痛腳。此時再聽得孔五爺這麼說,自然都是摩拳擦掌準備好好抖抖威風,讓張二明白這村裡到底誰才是老大。

李四爺第一個開口應和道,「以前就說過,張家由蒲草做主,張老二總來鬧騰就是沒把咱們放眼裡。南溝村兒真是容不下他了,我看不如讓他們一家搬走吧。」

「對,我也贊成!一顆驢糞蛋兒壞了一鍋好湯,整個村子就他們一家子最討人嫌。」孔五爺立刻出言支持,其餘幾位老爺子也是點頭贊同。

張二剛才打躬作揖賠罪認錯,看著極謙恭,其實心裡大多還是在心疼那沒拿到手的五兩銀,根本沒把幾個老頭兒的惱怒放在心裡。

這會兒突然聽得他們開口兩三句話,就要把自家攆出村去,這才真知道害怕了。

他們一家三代在這村裡過了幾十年,房子和旱地這些根基也都在這裡。一旦離開,他們一家豈不是馬上就一無所有了。那要怎麼過活兒,靠什麼吃飯填飽肚皮?

想到這裡,他臉色嚇得一片慘白,伸手扯了一旁還要跳腳抗議的婆娘和兒子一同噗通跪到地上,哭喊著認錯,「各位長輩,大伯大叔啊,你們可不能攆我們出村啊!我們一家老小,出去之後沒有活路就是一個死啊。大伙兒看在一起住了幾十年的情面上,就饒我們這一次吧。」

他這般哭的鼻涕一把眼淚一把,就差咚咚磕響頭了,看上去真是可憐又可氣。

眾人都是皺了眉頭,若說人人都討厭他們一家是不假,但還真沒達到狠心逼死人的地步。

蒲草把眾人的神色看在眼裡,又瞧著張貴兒也是一臉尷尬猶豫,心下暗暗嘆了一口氣,上前主動開口說道,「長輩們心疼我們一家不容易,想要替我們一家撐腰,蒲草自是感激不盡。

但長輩們都是菩薩心腸又念舊情,今日一時生氣攆了張二叔一家出村,過些時日長輩們怕是也要後悔。莫不如就讓張二叔當著大伙兒的面兒打個保證吧,也當給他們一家一個改過自新的機會。」

里正其實心裡也不想把張二一家攆出村去,畢竟周圍幾村兒的鄉鄰們,若是聽到這消息說起閑話,他們南溝村兒也要跟著丟顏面。

此時聽得蒲草這最大受害者都主動開口幫忙求情,他自然就順著話頭兒應了下來,「蒲草說的也有道理,幾位叔伯就再給張二一次機會吧。」

幾位老爺子狠狠抖了一把威風,又被蒲草那句菩薩心腸哄得心裡舒坦,自然也不會死擰著把惡人做到底,於是就裝了勉強模樣說道,「行,那就看在蒲草的顏面上,再原諒他一次。」

里正捋了捋鄂下的幾根半短不長的鬍鬚,沉聲說道,「張二,今日長輩們開恩暫且就不攆你們一家出去。但是以後你們若是再敢惹事,絕不輕饒。還有,蒲草這院子你們兩口子以後半步不許踏進來,耽擱了蒲草琢磨種菜,別怪到時候大伙兒扒了你們的皮。」

張二兒聽得他們一家不會被攆出去,心頭長長鬆了一口氣,忙不迭的點頭應了下來。

蒲草雖然有些遺憾不能徹底清除張二這塊黏在自家身上的牛皮癬,但想著以後這無賴夫妻再也不能進她的門,心情還是好了起來。

於是,笑著請幾位老爺子和鄉親們稍等片刻,然後招呼著屋裡這七八個婦人們去灶間幫忙整治飯菜。

事情順利解決又馬上就有好酒菜可吃,眾人臉上自然也都是帶了喜色。女人們笑嘻嘻隨著蒲草出門張羅忙碌,男人們則各自找了椅子或是長板凳,坐下說個閑話兒、喝口茶水。

里正瞧著張二一家站在門口畏畏縮縮的樣子,心裡厭惡就開口攆道,「你們怎麼還不回家去,難道還等著留下蹭頓吃喝啊?三番五次惦記小輩兒的銀錢也不覺臉上燒得慌?」

張二夫妻還真是這般打算的,他們忙活了一上午,沒賺到銀錢不說,還被嚇得沒了半條命。這會兒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