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園春來早 散文詩詞

小園春來早 第八十五章威脅

作者:花期遲遲

本章內容簡介:是慷慨的送了兩壇苞谷酒來,我們家裡大大小小沒一個能喝酒的,若是白放著散了酒香可就糟蹋了。今日大伙兒湊在一處也不容易,不如就留下吃口熱飯菜熱鬧熱鬧,也幫我把這兩壇苞谷酒找個好地方安頓一下吧。」 ...

孫掌柜眼見蒲草幾句話就又把眾人籠絡過去,心裡恨不得伸手掐死她才好,但身在人家地盤,他也只敢偷著想想罷了。

里正揮手示意眾人安靜,然後轉向孫掌柜極客套的說道,「多謝孫掌柜看重我們農家種的這些賤物,還特意上門來拜訪,真是誠心之極。

但張家已是與白雲居有約在先,這就不好輕易更改了。不過,明年秋日我們村裡種菜的人家就多了,那時候孫掌柜再上門,我們一定讓孫掌柜滿載而歸。」

孫掌柜臉色陰沉得都能刮下二兩霜來,暗罵這一村子土包子真是不識抬舉,眼見白花花的銀子不要,居然抱著那些不當吃不當喝的名聲不撒手。不過,若是當真空手回去后,自家東家那暴躁脾氣還不定要怎麼懲治於他。

這般想著他心裡的懊惱和焦急就再也壓不住了,猛然站起身來高聲說道,「你們這群土包子別給臉不要臉,我們富貴樓要買青菜是看得起你們。居然還敢推三阻四不同意,不就是幾棵破青菜嗎?有種你們就看嚴實了,小心哪日有些天災人禍,哼,可就一文銅錢都拿不到…」

這話說得真是直白,就是傻子都能聽出赤裸裸的威脅之意。

屋裡眾人都是東北土生土長的農家人,骨子裡天生就潛伏著倔強好鬥的因子。若是孫掌柜說兩句軟話、求上幾聲,他們興許還會心軟,但是他這般出言威脅就是大錯特錯了。

不等里正吩咐,所有老少爺們兒立時就摸起了手邊一切能夠利用的物件兒,而女人們則攬了孩子、扶了婆婆麻利的躲去屋角,配合的真是默契又團結。

孫掌柜眼見眾人虎視眈眈圍了過來,心下也是發虛,極力咬著后槽牙勉強挺起脊背,喝問道,「你們…你們要幹什麼!我可是城裡來的,打了我,你們要吃官司蹲大牢1

里正重重把手裡的煙袋鍋子磕在桌子上,怒道,「你是城裡人多了啥!真當我們農家人好欺負了,你也不出去打聽打聽,我們南溝村兒的人可曾吃過虧!今日我不妨跟你句真話,你們富貴樓若是不起歹心就相安無事,若是起了歹心,別怪我們全村人去砸了你們的破酒樓1

孔五爺也是氣得臉色發紫,左右扭頭踅摸著想找個物件兒砸過去,可惜什麼茶壺茶碗全被人拿光了,桌上空空如也。他只得伸手啪啪拍著桌子罵道,「老頭子我反正也活得夠長了,你們那個狗屁富貴樓若是敢斷了我們全村的財路,我就抱著油罈子燒了你們破樓子1

「對,對,燒了它!真當我們南溝村兒好欺負了1

「什麼狗屎掌柜,不就是一條圍著主子討好的野狗嗎,居然也敢跑我們地頭兒上亂叫1

眾人一邊惱怒喊叫著,一邊揮舞著手裡各式各樣的「武器」又往前攆了幾步,直嚇得孫掌柜三人趕忙往門口躲去。

楊九手忙腳亂的開了屋門,一直躲在他身後的胖子就當先擠了出去,楊九心下暗罵著回身又去扶孫掌柜。

孫掌柜嚇得腿軟,勉強邁了一隻腳跨過門檻,扭頭瞧著眾人仿似沒有繼續追趕的意圖,他就又覺得有些不甘心。

他可是堂堂酒樓大掌柜,居然被一幫土包子嚇得逃跑,傳出去就徹底顏面掃地了。這般惱怒之下他衝口就喊了一句,「你們等著,總有你們上門跪地求我的一日1

離得門旁最近的董四見得他這般喪家犬的模樣還要放狠話,抬腿就賞了他一記無影腳。

孫掌柜被踢得哎呦一聲就往後仰去,楊九下意識的伸手去扶,可惜他那瘦得同麻桿兒一般的身板哪能撐得住孫掌柜這座肉山,兩人跌在一處骨碌碌就順著台階滾了下去。

屋裡眾人瞧著他們帽子摔掉、沾了滿身雪泥的狼狽模樣,都是暢快的哈哈大笑起來,孔五爺更是誇張得拍著桌子,直道,「痛快,痛快1

孫掌柜掙扎著爬了起來,臉色憋得青紫卻也不敢再放狠話。楊九上前替他拍打身上的雪花,低聲勸道,「掌柜的,咱們先回去吧,以後再報仇也不晚。」

孫掌柜正是無處發火,揚手就抽了他兩巴掌,遷怒道,「你是個什麼東西,也敢命令我1

楊九低著頭摸著兩個火辣辣的腮幫子,眼裡的怨毒幾乎都要滿溢出來,但他嘴裡卻還是一迭聲的賠罪,「掌柜的息怒,都是小的錯1

孫掌柜長吐一口氣,這才稍稍覺得找回一點兒顏面,扭頭狠狠瞪了屋裡眾人一眼,轉而大步離去。

眾人眼瞧著他們三人上車走遠,董四就隨手關了門搖頭道,「當人家奴才的真是不容易,咱們哪怕日子過的窮點兒,但好在不受打罵埃」

旁邊幾個家裡有孩子的村人也是出聲附和,「就是這個道理,但凡能過得下去,就別把孩子送去人家受這個委屈埃」

里正重新點燃了煙袋鍋,吧嗒抽了幾口才開口說道,「只看這掌柜的如此行事,就能瞧出他身後那東家必定也不是什麼仁義之士。同這樣的人打交道做買賣終歸要出事兒,幸好剛才沒有被銀子迷了眼。」

幾位老爺子也是點頭,李四爺出聲誇讚道,「蒲草這丫頭是個心裡有成算的,你們各家的老娘們閑著無事別到處嚼舌頭,都跟著蒲草學學本事。」

蒲草聽得這話,趕緊起身笑道,「四爺爺真是高看我了,各家大娘嫂子們可都是過日子好手,我還惦記著偷師學幾招呢。今日之事說起來還全仗鄉親們援手,要不然我們一家子可只有受人欺負的份兒了。」她說完這話,又彎腰沖著眾人行禮道謝。

里正伸手虛扶她起來,說道,「蒲草不必多禮,你既然把種菜的法子讓出來,帶著大伙兒一起發財,那鄉親們護得你們一家周全也是應該。今日這人放了狠話,不管是真是假,以後大伙兒都警醒些。但凡進村的生人都給我看緊了,一旦發現不妥之處就敲村頭兒的銅鐘。記住了嗎?」

「記住了,里正放心吧。」

眾人七嘴八舌的應下了,里正又囑咐了陳大伯幾句,畢竟他們一家離得最近,平日也方便多照應,陳大伯自然滿口應下了。

蒲草眼角掃到躲在屋角滿臉懊惱之色的張二一家,心下冷笑,臉上卻照舊溫和笑著上前替里正和幾位老爺子添茶水,末了說道,「這會兒外頭風雪又大了,長輩和鄉親們回去說不得要灌一肚子冷風。

正巧前日白雲居的東家很是慷慨的送了兩壇苞谷酒來,我們家裡大大小小沒一個能喝酒的,若是白放著散了酒香可就糟蹋了。今日大伙兒湊在一處也不容易,不如就留下吃口熱飯菜熱鬧熱鬧,也幫我把這兩壇苞谷酒找個好地方安頓一下吧。」

眾人可是都聽說過蒲草行事大方,但凡張家請人幫忙做活兒,到了飯口之時擺上桌子的飯菜必定有大塊肉和苞谷酒。此時聽得她說要留飯,自然各個都是歡喜期待起來。

特別是一眾老爺們兒臉上簡直都要笑開花兒了,因為那苞谷酒的最好安頓之處就是他們的肚子埃

幾位老爺子也都是好酒之人,有心點頭應下又覺臉上發熱,畢竟今日他們出頭可不單單是沖著張家,說實話,大部分還是為了護著全村的財路。若是再吃了蒲草的酒席,實在有些得了便宜還賣乖的嫌疑。

里正卻是比眾人看得長遠一些,敲敲手裡的煙袋鍋兒,開口應道,「蒲草既然要擺酒席招呼大夥吃喝,大伙兒也都別客套了。酒肉吃喝到肚子里長了力氣,以後也多替蒲草撐撐腰,張家有活計的時候都上手幫一把就是了。」

眾人聽得里正發話,趕忙咽了口水大聲附和,「里正放心,大伙兒都不是沒良心的人。」

「就是,蒲草妹子,以後不管是菜棚子還是家裡有啥活計,你只管喊一聲啊,千萬別客套。」

蒲草開口道謝,「多謝叔伯兄弟們,有活計的時候一定會勞煩大伙兒的。」她說完這話臉上卻好似並沒有多少喜色,反倒有些黯然之意,低聲又添了幾句,「其實菜棚子里的活計不多,就是要多精心照料,一時有個差錯興許就全完了。我也不盼著有誰幫忙,就是想著沒人上門來鬧就最好不過了。我也能安安心心琢磨著把菜種好,明年再教給大伙兒的時候自然就能更穩妥一些。」

村裡家家戶戶都指望著跟隨蒲草種菜發財呢,巴結她都來不及,怎麼會上門吵鬧。所以不必多猜,這惹得蒲草不能安心琢磨種菜的罪魁禍首就是張二一家了。

原本他們張姓一家的事情,村裡人都覺不好插手,畢竟他們都是外姓人。但是如今蒲草可是全村的財神爺啊,誰惹得她不能安心琢磨財路,誰就是同全村人過不去埃

孔五爺年紀大了忘性高,剛才被孫掌柜攪合得早把先前張二出言不敬的事情忘腦後去了,此時聽得蒲草提起個話頭兒自然就又想了起來。

老爺子一巴掌拍在桌子上,驚得眾人都是一哆嗦,只見他指了縮在牆角的張二罵道,「好你個張二癩子,大伙兒沒追究你不敬長輩的過錯,你居然還聯合外人欺負到自家人頭上,簡直就是豬肉糊了心了。你說,你是不是拿了人家什麼好處了?」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