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園春來早 散文詩詞

小園春來早 第八十四章說服

作者:花期遲遲

本章內容簡介:吵鬧了?你是不是把長輩們的話當放屁了,你可真是能耐了,南溝村放不下你這尊大佛了,是不是?」 「就是,你們這一家子老少偷雞摸狗、無惡不作,簡直是沒一個好東西!村裡人一直念在多年相處情分不好多說,...

臉色鐵青的里正帶著幾位同樣惱怒的老爺子,後面還跟著大群的鄉親們魚貫進了屋。

蒲草和陳家等人趕緊起身行禮,張二則是徹底傻了眼,心裡實在想不明白他為何這般倒霉,剛剛拍著胸脯說句硬話就被正主兒聽個一字不差!

里正擺手拒絕蒲草讓出的主位,帶頭坐到了下首,轉而高聲說道,「蒲草,你是張家的當家人,這主位就是你坐!我看以後還有哪個吃了雄心豹子膽的敢說二話!我們南溝村容不下那不敬尊長的牲口1

幾位老爺子也是點頭道,「誰敢不遵里正的話,就滾出南溝村1

春妮早早端來幾個陶碗,蒲草親自倒了熱茶捧給里正和幾位老爺,低聲說道,「天寒地凍的時候,又勞煩長輩們走這一趟,實在是不應該。但無奈家宅不寧…」

說到一半,她就收了話頭兒轉而輕輕嘆起了氣,臉上三分無奈七分慚愧,直把一個懂禮孝順的小輩兒遇到厚顏長輩的委屈表現的淋漓盡致。

里正和族老們本來就因為自身威信被藐視而惱怒,又被蒲草這般輕飄飄澆上一瓢熱油,心裡的火頭兒就立時竄上了房頂。

李四爺重重墩了兩下手裡的拐杖,訓斥道,「張老二,你這是第幾次跑來吵鬧了?你是不是把長輩們的話當放屁了,你可真是能耐了,南溝村放不下你這尊大佛了,是不是?」

「就是,你們這一家子老少偷雞摸狗、無惡不作,簡直是沒一個好東西!村裡人一直念在多年相處情分不好多說,沒想到你們居然還翹了尾巴了!明日就給我滾出去!南溝村怎麼養出你們這家目無尊長的狗東西1孔五爺是個暴脾氣,說話可沒那麼多大道理,出口就是一頓臭罵,卻讓眾人聽著都覺極是解氣。

張二這半會兒被訓斥的腿都軟了,也顧不得後悔剛才口無遮攔,趕忙頂著眾人的白眼幾步竄上前,打躬作揖的告饒,「長輩們都消消氣啊,我剛才也是一時話趕話兒胡說幾句,可沒有不尊長輩的意思埃這…這…」

他心急之下就想找個人背黑鍋,正好瞧見最前面的蒲草,於是高聲攀扯道,「對,對,都是蒲草這死丫頭故意引著我往偏處說!長輩們可不要被她騙了啊!這丫頭慣會在人前裝賢良,然後背後就對我們一家子下死手埃剛才狗剩兒還挨了他一頓打,長輩們可要給我們一家做主埃」

他說著就拉了一身狼狽的兒子出來當證明,可惜眾人看著狗剩兒縮著脖子的委屈模樣都覺痛快又解氣,哪有半點兒同情之心。甚至孔家有個嬸子還嘀咕了一句,「早這般教訓一頓,村裡人也少受些禍害1

站在一旁跟著裝委屈的張二嬸聽了這話開口就想回罵,卻被張二緊緊扯了袖子,她只得拿了眼神當刀子恨不能剜下那嬸子身上一塊肉解解氣。

「哼1里正把他們一家的神色都瞧在眼裡,臉色更冷,說道,「剛才我在門外就聽說了,我們都是外人,沒有資格斷你張家事兒1

張二搬起石頭砸了自己的腳,真是又疼又悔,趕忙補救道,「有資格,當然有資格!里正兄弟你可是這一村的主心骨,城裡府衙都寫了名字埃我們住在村裡,當然要歸里正兄弟管束了。」

里正見得他這般放低了身段拚命巴結,臉色終於緩和了一些,低頭喝了一口茶,轉而指像蒲草說道,「既然我能管得了你們張家事兒,那你為何還屢次上門來為難蒲草?你可記得我和族老們說過這院子是蒲草當家作主?」

張二兒一臉尷尬,正琢磨著要找個什麼借口敷衍,那邊兒一直在看熱鬧的孫掌柜卻是心急不已,暗罵這個笨蛋,絕好的機會都不知道利用。

他清咳兩聲引得屋裡眾人都看將過來,這才起身給里正和族老們行了一禮,笑道,「眾位老哥有禮了,我是翠巒城裡富貴酒樓的掌柜。本來不該無禮打斷老哥們問話,但是這事兒同我們酒樓有些關係,還望老哥們容我說上兩句。」

里正和幾位老爺子剛才只顧發火,倒是沒注意到他這外人,此時聽他自報家門說是城裡來人,就趕緊起身回了一禮。

里正把那「富貴酒樓」幾字聽進耳里,又在心裡轉了幾圈,就幾乎猜了個八九不離十,但他還是客套說道,「村中不寧,倒要孫掌柜見笑了。只是不知今日這事兒同貴酒樓有何牽連之處,掌柜又為何頂風冒雪趕來我們這窮鄉僻壤?」

孫掌柜不動聲色的掃了一眼屋中眾人的神色,瞧著他們各個臉上都隱隱帶著一絲恭敬,心裡突然就舒坦許多,那下巴不自覺也抬得更高。

他慢吞吞喝了一口茶水,仿似因為嫌棄茶葉粗劣而微微皺起眉頭,這才開口說道,「今日這事說起來全因老夫上門而起,我們東家聽說張家小嫂子種了一棚青菜,就派了老夫親自上門來探看,打算高價收買,也給我們酒樓添幾樣好菜色。

可是張家小嫂子卻認了死理兒,我已是開出雙倍高價,她還是不肯答應。張二兄弟看不得她把大好的發財機會往外推,一時心急之下這才說了幾句重話。」

張二這會兒也終於反應過來了,借著孫掌柜的話頭兒立刻就爬了上去。他一手指了蒲草一手捶著胸口,極是懊惱說道,「孫掌柜說的半句都不錯,我也是個嘴笨的,心裡明白卻說不出來埃

里正兄弟,你說說蒲草這丫頭是不是犯傻?她把菜賣給白雲居一次才得十兩銀子,人家孫掌柜出到二十兩,她還死擰著不肯答應。

我雖然平日里行事有些差錯,但我這次可是沒有半點兒私心埃就想著那青菜若是多賣些銀錢,將來供著貴哥兒讀書出息人或者桃花嫁個好人家,我有一日到了地下見了大哥大嫂也有個交代。

可是蒲草不知道起了什麼壞心思,就是不肯答應。她這不只是攔了我們張家的財路,也是全村鄉親的財路埃」

屋裡眾人聽了他們的話,都有些驚疑不定。大伙兒都不是傻子,自然不會相信張二那番沒有私心的表白,他們想不明白的是蒲草為何不願賣高價,為何要把白花花的銀子往外推?

孔五爺第一個不住問出口,「蒲草啊,按理說你那青菜多賣銀錢是好事啊,你怎麼不同意?」

蒲草面色仿似有些為難,沉吟一下就扭頭看向身側的張貴兒,溫聲說道,「貴哥兒,這事你從頭到尾都看在眼裡,又是受過聖人訓誡深明事理,不如你替長輩們解解心疑,我進屋去尋了字據出來。」

張貴兒本就是清高又古板的性子,自然見不得眾人因為銀錢背棄信義,更何況這事還關乎著他們張家的聲名。所以一聽嫂子如此吩咐,立刻就點頭應下了。

一待蒲草起身進屋,他立刻上前兩步仔細道出事情原委,末了還大聲誦讀了一篇信義之言,恨不得立刻化身孔聖人,徹底點化這些愚昧鄉親才好。

蒲草站在屋裡從頭聽到尾,心裡難得誇讚,關鍵時刻,這古板小子還是有些用處和擔當埃

這般笑罷,她就推門出去把手裡的契紙遞給里正說道,「大叔,我沒讀過聖人之言,自然也不懂太多大道理。但當初與白雲居寫下的契紙可是明明白白,若是違背我們張家就要吃官司的。

這些暫且不說,如若我把青菜轉賣,白雲居必定鬧得整個翠巒城都會傳遍了。到時候人人皆知我們南溝村人忘恩負義,鄉親們以後要如何抬頭做人,後生和閨女們如何婚嫁?就是明年秋末種菜時,一時手頭不寬綽怕是也沒人再敢幫扶一把了。」

眾人先前聽得張貴兒那些大道理,雖然也覺轉賣有些不好,卻還是捨不得那些白花花的銀子。但此時蒲草幾句話就把這事扯到他們頭上,事關家裡兒女、事關明年發財大計,他們立時都清醒過來了。

人所皆知,建一個菜棚子最少要用去十幾兩銀子的本錢。南溝村四十幾戶人家,能夠一口氣拿出來這麼多銀子的簡直屈指可數。所以大部分人家夜裡睡不著的時候,都盤算著要學學蒲草的法子。

若是南溝村真在城裡傳出忘恩負義的名聲,那還有哪個酒樓敢投銀錢給他們建菜棚子埃

「蒲草說的有道理,這菜不能賣1

「對,對,不能賣!咱們村子雖然窮些,但也不能做忘恩負義之事。」

「對,讓人戳了脊梁骨,以後可沒臉出門了。」

眾人心裡琢磨明白了,立刻紛紛出聲支持蒲草。

里正和幾位老爺子互相對視一眼也是點頭贊同,畢竟青菜是張家種的,多賣了銀錢不但分不到各家頭上,反倒帶累的村裡人跟著臭了名聲,這樣出力不討好的事情,自然是不能做的。

里正拍了拍桌子示意眾人安靜,然後沉聲說道,「蒲草是個明事理的,沒有被銀子迷了眼,反倒事事替村裡打算,大伙兒可都要把這份好意記心裡了,以後誰若是欺負他們一家,南溝村兒絕對不容他1

「里正放心,我們都記著呢。若是有那不長眼的,大伙兒吐口唾沫也淹死他了。」

「就是,除了那不開眼的,村裡誰不說蒲草心眼好。」眾人嘴上齊聲附和著,那眼角卻各個都瞟向張二一家,直嚇得張二把身子往後縮了又縮。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