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園春來早 散文詩詞

小園春來早 第八十章報得不是喜

作者:花期遲遲

本章內容簡介:財神爺來了,她怕是要歡喜瘋了,怎麼會再攆咱們出去。」 張二嬸那愚笨的腦子轉了幾轉也覺得是這麼個道理,於是底氣就足了很多,指著院子里未曾清理的白雪,撇嘴說道,「這蒲草真是太懶了,自家院子都打掃不...

張二本來見得兒子回來還欲找了掃帚教訓他,張二嬸心疼兒子自然要上前攔阻,兩夫妻正是吵鬧,卻不想兒子扯了他們小聲嘀咕幾句。這夫妻倆的眼珠子立時就亮得仿似探照燈一般,兩人狠狠贊了兒子幾聲,然後就背著手擺起長輩的譜兒上了馬車。

一路上,胖掌柜少不得又要客套幾句,張二就高抬了下巴說起兄長早逝,他如今就是張家的當家人之類,把個胖掌柜哄得直以為買菜一事必成,也是樂得眉開眼笑。

馬車載著一行人到了張家門口,狗剩兒第一個跳下去啪啪拍起了門扇,嘴裡喊著,「嫂子,開門啊,我給你報喜來了1

張二夫妻倆隨後也下了車,張二嬸想起上次村裡長輩們的話就微微有些膽怯,扯了張二的袖子小聲說道,「里正不是說咱們若再上門來鬧,就要攆了咱們一家出村嗎?」

張二回身偷偷掃了一眼正扶著楊九下車的胖掌柜,見他仿似沒有聽得自家婆娘的話,心裡鬆了一口氣,轉而狠狠瞪了張二嬸,低聲呵斥道,「咱們是張家人,怎麼就進不得張家門了?再說,咱們今日是給這小寡婦送財神爺來了,她怕是要歡喜瘋了,怎麼會再攆咱們出去。」

張二嬸那愚笨的腦子轉了幾轉也覺得是這麼個道理,於是底氣就足了很多,指著院子里未曾清理的白雪,撇嘴說道,「這蒲草真是太懶了,自家院子都打掃不幹凈,等我一會兒好好說說她。」

這夫妻里倆是把長輩的架子擺足了,那邊狗剩兒敲門也是敲得山響。

張貴兒昨日在勝子那裡借了一本遊記,一時貪看就忘了時候,直到丑時初才熄燈睡下。如今這半會兒就覺睏倦,想著嫂子和妹妹都在後院溫室,他就難得違了規矩白日解衣衫打算小睡片刻。

可惜他剛剛躺下,同周公的對弈大戰尚且沒有拉開帷幕就聽得耳畔咚咚作響,他被嚇得一個激靈就醒了過來。翻身穿衣的功夫又聽得有人喊著「報喜」兩字,他的臉色就更黑了

狗剩兒捶門捶得手疼,正是猜測張家無人想要拐去後院找尋的時候,就見張貴兒從廂房裡走了出來。他忍不住就呵斥道,「怎麼出來這麼慢,趕緊開門!我爹娘都來了。」

張貴卻是不理會他這話,反倒站在門後幾步遠高聲問責,「大哥,『報喜』二字是生員高中或者媒婆扯親之時所用,我還沒去縣試府試,我嫂子也沒有再嫁的心思,大哥怎可亂喊?」

也難怪他如此惱怒,說起來讀書人是讀了一肚子聖賢書,嘴裡喊著如何清高,視名利於糞土,其實哪個不是心心念念要把一肚子才學賣與帝王家?高官得坐,駿馬得騎,何等風光!

這般的盼望,天長日久下來就成了心底一個執念,也衍生出了很多怪癖。幾乎所有書生都認為「報喜」二字只能用在高中之時,而狗剩兒這般高喊報喜而來,張貴兒卻是未曾應試,就是實打實的謊報搶運道,下一次若是應試,興許就沒有高中報喜這事兒了。

還有,蒲草如今可是張家的頂樑柱,張貴兒心裡隱隱也擔心她會住不到五年就離開張家另嫁,到時候他的束脩、趕考盤纏和妹妹的嫁妝可都要泡湯了。

這般一句報喜真是把他心裡兩個忌諱都戳破了,他如何會不惱怒?

狗剩兒哪裡知道這其中的關節,眼見以前被他當了沙包打都不敢坑一聲的堂弟,如今居然敢開口責怪他,他也是瞪了眼睛就想開罵。

但是轉而想起今日上門的目的,他就又勉強忍了下來,乾笑道,「我這也是一時歡喜得忘記了,貴哥兒千萬別多心。趕緊開門吧,真是有一件大好事要落在咱們老張家頭上了。」

這時張二叔也聽見兩人答話了,背著手走到門前,呵斥道,「貴哥兒,你還懂不懂規矩,聖賢書都讀狗肚子里去了?居然這麼跟兄長說話,趕緊開門1

張貴兒半垂的眸子里閃過一抹厭惡,但是又反駁不得。這些人再是不堪,也是實打實的張家族人,他還真不能把他們關在門外不理。

見得木門打開,狗剩兒第一個跳了進去,問道,「蒲草嫂子呢,趕緊要她出來,財神爺上門了。」

張貴掃了一眼隨著張二夫妻走進來的胖掌柜,眉頭微微皺了起來,應道,「嫂子在後園,你們先進屋坐吧,我去喊…」

狗剩兒一聽這話,眼珠兒就放了光兒,賊笑道,「你留下招呼客人,我去喊嫂子就好。」說完,他拔腿一溜煙兒的就跑去後園了。

張貴兒覺得不妥,想要攆上去又不能真扔了這一院子的人不理會。那三個生人還好說,就怕自家這叔嬸又幫忙「拾掇」屋子埃

無奈之下,他只得引了眾人進了堂屋。張二叔大模大樣坐了主位,敲著桌子喊著,「貴哥兒快上好茶好點心,這位孫掌柜是城裡有名的大酒樓掌柜,可是難得的貴客。」

孫掌柜瞧著張貴兒頭上戴著方巾,身上雖是穿得棉布卻是長袍式樣,完全不同於普通農家小子,就猜得他是個小讀書郎。於是起身笑著行禮道,「原來張家還有位小先生,老夫真是失禮了。今日冒昧上門,擾了小先生清靜攻讀了。」

張貴兒見得他這般懂禮,言語間也是文縐縐,臉色就好了許多,回禮客套幾句就去取了一盒點心,然後又去灶間燒水沖茶。

張二夫妻一見那木盒裡的核桃酥和酥皮肉餅,都是平日難得一見的好點心,兩人忍不住就咽起了口水。

張二虛讓幾句,見得孫掌柜推辭不吃,就立時拿起一個大口咬了起來,張二嬸子更是嘴裡咬著,手下還麻利的抓了幾個塞到懷裡。

孫掌柜扭頭裝作打量屋子裡的用物,其實那眼角卻早把兩夫妻的醜樣兒看了個一清二楚,他心裡忍不住開始犯嘀咕,難道請這兩人來說合是犯錯了嗎?誰家長輩這般不堪,也難以得到小輩兒尊敬吧?

不提孫掌柜心裡犯嘀咕,只說狗剩兒一步三跳的跑去了溫室外面,抻頭貼在門上仔細聽了聽裡面的動靜,就猛然一把拉開小門跳了進去。

春妮今日找了半匹細軟的棉布出來,打算裁剪幾件貼身小衣。蒲草在一旁幫忙遞剪子的時候突然冒出個想法,琢磨著要再來個小創新。

若是問起穿越到這時空以來,最讓她難以忍受的事情是什麼。她絕對不會說挨餓受凍,因為這些比起「親戚」來拜訪那幾日綁在身下的灰袋子都是不值一提。

一向喜歡乾淨,甚至有些輕微潔癖的她,幾乎是日夜苦熬著才把那幾日糊弄過去的。如今家裡條件好了許多,有布有棉花,她怎麼也不能再委屈自己了。

想到就做,她動手剪了兩條細長的棉布和薄油氈,縫合在一起之後又往裡塞棉花,雖然成品模樣很怪異,但是總歸要比那裝滿草灰的布袋子強多了。

春妮縫完一件小衣,扭頭瞧著她這般胡亂折騰就笑道,「你那針線手藝太差,可別禍害棉布棉花了。你要做啥就說,我幫著動手就是了。」

蒲草把棉布條放在一旁,趴在她耳邊仔細說了幾句,春妮只聽了個開頭兒,臉色就紅得徹底。一把扯了那棉布條就塞到了懷裡,做賊一般左右瞧了又瞧,這才掄起拳頭去捶蒲草,「你這死丫頭,真是什麼怪主意都能想出來,這…這也是能拿出來琢磨的嗎?」

蒲草聳肩,心裡萬般無奈,不過是個正常生理現象,怎麼就見不得人了。但她也不好大講特講生理衛生知識,只得扯了棉布繼續改造大業。

春妮臉色紅彤彤的瞧著她手下忙碌,到底忍著羞意搶了剪子過來,低聲嘟囔道,「還是我來吧,讓你裁剪就是禍害好東西呢。」

蒲草笑嘻嘻捏了她發燙的臉頰一把,笑道,「等你用過就不會罵我糟蹋東西了。」

兩人正是笑鬧的時候,就聽旁邊小門咯吱一聲被人打開了。春妮受驚之下,趕忙撲倒趴在了那幾隻新型『棉布袋子』上,羞得差點兒要找個地縫兒鑽進去。這麼私密的東西若是被人瞧去了,她可是一輩子都抬不起頭來了。

蒲草卻是無暇理會這事,因為那站在門前擠眉弄眼的來人正是狗剩兒。原本因為他打了桃花屁股之事,她就恨不得剁了他喂狗。

但是礙於桃花的名聲,她又不能聲張。每次夜半想起來,她都恨得咬牙切齒,只覺得自己撒鹽計劃實在太慢了,若是天上能立刻劈下個大雷炸死他才好呢。

沒想到,今日這該死的傢伙居然不敲門就故意闖進來,豈不是正好送了她一個最好的借口?

這般想著她就開始四處踅摸趁手的物件兒,別說,許是老天也想借她的手懲治惡人,還真被她找到一個絕好的『武器』。

狗剩兒這會兒還不知道馬上就要報應臨頭,他的一雙小眼珠子正是忙著在蒲草和春妮身上梭巡不停。溫室里悶熱又沒有外人,兩人都是脫了棉襖只穿了月白的中衣,雖是看不到裡面的皮肉,但卻比穿著臃腫的棉襖要養眼多了,他自然不會放過這好機會,撿著『豆腐』大吃不已。

這小子笑嘻嘻往跟前湊了幾步,嘴上調笑著,「哎呀,嫂子們可是找了個好地方做針線啊,這裡熱得光著身子都成埃」

春妮聽得這話簡直羞憤欲死,若是起身穿棉襖,身下的私密之物就要被狗剩兒看個精光,若是不穿棉襖,她又覺狗剩兒那目光都要鑽進中衣里了。

這般正是左右為難的時候,蒲草卻是大喊一聲,「打死你這個沒規矩的東西1然後就掄起了手裡一個紅彤彤的長鉤子重重抽在了狗剩兒身上,一股焦糊味道立刻就伴著一股青煙在溫室里擴散開來。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