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七十七章泄密

作者:花期遲遲  |  更新時間:2013-07-14 07:33  |  字數:0字

兩人一高興就分了一塊碎銀子扔給幫廚,要他置辦一桌兒酒菜請大伙兒熱鬧熱鬧。眾人都是歡喜,待得天色擦黑兒酒樓打烊之後就團團圍坐在後廚里吃喝起來。

酒過三巡菜過五味,眾人都是半醉不醉之時,膽子也就大了很多。一些平日不敢說的話都被拿出來議論兩句,例如自家老闆的小妾如何妖媚,例如胖掌柜如何苛刻,當然說得最多的還是富貴樓這令人堪憂的前程。

一個幫廚大口咕嘟嘟灌了半碗苞谷酒,隨手抹去下巴上的酒漬,苦笑道,「咱們這活計雖說工錢不多,但是好歹也能吃口飽飯。若是將來真丟了這差事,可要如何是好,我的桂花兒還等我湊夠了聘銀去娶她回來呢。」

「就是,我家裡也全指望我這份工錢過活呢。」一個小夥計也是滿面愁苦,轉而不知哪裡冒出一股膽氣,一拍桌子大罵道,「都怪白雲居,不知在哪裡找來了鮮菜,硬是把咱們樓里的客人搶走大半。你看他們那門口車馬不斷,哪像咱們這裡每日連十桌兒客人都湊不齊。」

眾人也是跟著嘆氣,說道,「誰知道白雲居是走了什麼狗屎運啊,若是咱們樓里也能買些鮮菜回來就好了。」

胖瘦二人組把這些話聽在耳里,瘦子想著明日他們運了鮮菜回來,這些人若是知道他的功勞必定會佩服不已,他那胸脯就不自覺的拔高了許多。但他還知道些分寸,哪怕心癢想要立時吹噓幾句也生生忍住了。

可惜,胖子卻是個缺心眼的,這麼半會兒人家喝酒,他卻是悶頭大吃,待得此時終於有空閑把眾人的話聽進耳里,就立時應道,「你們就放心吧,我和九哥已經打聽出那賣菜農家在哪裡了。明日我們就和掌柜的上門去採買,保管咱們樓里的生意比以前要紅火百倍!」

「此話當真?」眾人齊齊驚喜的喊出聲來,一迭聲的贊道,「九哥真是能人,這樣的事都能打探出來。」

「就是,就是。不怪咱們東家和掌柜平日倚重,九哥辦事就是利落。」

「以後九哥若是發達了,可不能忘了兄弟啊。」

瘦子本來聽得胖子泄密,還懊惱得瞪了眼睛。可是不容他發火,眾人的奉承就鋪天蓋地湧來。他被哄得心花怒放,再一想都是自家人,提早一晚知道也不會有什麼差錯,於是簡單囑咐兩句也就安然受了那些誇讚,轉而得意之極的給大伙兒講起他如何跟蹤、如何得賞的事。

他們坐在一處邊喝酒邊閑話兒的熱鬧,卻不想這一日有個肉鋪的小夥計來結賬。胖掌柜正是一心算計著明日要如何挖牆角兒,哪有有心思搭理這樣小事兒,就推說賬房先生不在,要肉鋪月底一起來結算。

小夥計擔心空手而回會挨罵,正是磨磨蹭蹭從灶間門外走過的時候,就極巧合的把眾人的閑話兒都聽在耳里。

他本身就是個機靈的,平日也沒少聽人說起白雲居和富貴樓這兩個對頭兒的爭鬥,此時只是轉了轉眼珠兒就發現了這其中的關隘之處。

於是,他哪裡還敢再磨蹭,撒腿就跑了出去。這樣一直繞過兩條街,瞧著身後無人才拐去了白雲居的後門。

白雲居這些時日的生意可是火爆之極,整個翠巒城但凡提起請客喝酒,那是一定要去白雲居的。若是酒桌上兒不擺上一盤兒碧綠的菜色,別說客人不滿,就是主人也會自覺顏面無光,再難抬頭做人。

如此,白雲居里最忙碌的除了跑堂小夥計,就屬洛掌柜手裡的鐵算盤了。他這會兒正是一手翻賬本一手撥算盤,不時報個銀兩數要小管事記下,一本賬冊不過盞茶功夫就核完了。

小管事倒了一杯熱茶雙手捧到老爺子跟前,半是佩服半是奉承的笑道,「掌柜的,你這手算盤撥得怕是整個雪國都要排第一了。」

洛掌柜心裡舒坦,接了茶水喝了一口,應道,「我們洛家五代都是掌柜,這撥算盤就是吃飯的本事,怎麼能撥得不好呢。」

小管事動手替他整理賬本和筆墨,笑道,「咱們公子可要給掌柜的發兩倍工錢才行,如今生意這般好,每日的進出帳可是比原來繁雜多了。」

老掌柜側耳聽聽前面隱隱傳來的喧鬧聲,眼角眉梢的笑意就更深了,「咱們酒樓一直這般興旺,我就是每日核上十本帳也不覺累啊。」

兩人正是這般閑話兒著,就有小夥計跑來稟報說有個肉鋪的小夥計要求見掌柜。

洛掌柜皺眉想了想,就以為是剛剛結算完的銀錢哪裡出了錯,於是趕忙吩咐放了那小夥計進來。

不想,那小夥計卻開口就扔出個重磅炸彈,「掌柜的,我剛才去富貴樓結算銀錢,富貴樓推脫不給。我一時生氣就多磨蹭了一會兒,結果讓我聽到件大事兒,我琢磨著這事恐怕會影響到貴酒樓的生意,就趕緊跑來給掌柜的報個信兒。」

洛掌柜和小管事對視一眼,同樣都是驚疑不定,心裡第一個念頭就是富貴樓又要打什麼歪主意了?

兩人正要開口問詢,結果卻見那小夥計牢牢閉了嘴,憨笑不語。兩人都是常年混跡在生意場上的人,自然明白他為何這般說話留一半。

於是,洛掌柜就道,「你聽到何事只管原原本本說出來,若是對我白雲居有用處,我自然不會虧待與你。」

小夥計得了這保證很是歡喜,也不再拿喬就把剛才聽得的閑話兒半字未錯的重複了一遍,末了說道,「洛掌柜,他們可是說明早就要出城,您還是趕緊想對策吧。」

洛掌柜這半會兒眉頭都皺成了一個鐵疙瘩,真是怕什麼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