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園春來早 散文詩詞

小園春來早 第七十四章驢到工程

作者:花期遲遲

本章內容簡介:,「眾位兄弟叔伯,如若是家裡沒有現銀,就用毛皮交換也行。這一罈子好酒只要二十張兔子皮,各位都是捕獵好手,每日早起在林子里下幾個套子,以後就頓頓有好酒喝了。」 「啊,不用現銀,還能換皮子?」

陳大娘想想也跟著點頭,拍了自己的腦袋苦笑道,「我這昨晚惦記得都沒睡著,怕他們餓了或者凍壞了,可怎麼辦?」

蒲草推了推胖墩兒,示意他過去跟奶奶坐。胖墩兒也是個乖巧的,一屁股坐到奶奶懷裡就開始撒嬌,末了又揪了半塊饅頭一定要餵奶奶吃。

小孫子這般孝順,當奶奶的怎能不歡喜。陳大娘漸漸臉上也恢復了笑摸樣,蒲草這才說道,「大娘,你在家坐著擔心也是無用,就要放寬心,該吃吃該睡睡。說不定,二哥二嫂她們這次買賣做得極順利,過一會兒就回來了呢。那您老人家不是白擔心受罪了1

陳大娘哈哈笑道,「好,借你吉言。不盼別的,就盼他們平平安安回來就行。」

不知是上天聽到了老太太的祈願,還是蒲草真有鐵口直斷的天分,老太太話音剛落,就聽得院子有人高聲喊著,「娘,我們回來了1

老太太和蒲草驚喜的對視一眼,都是急忙下地穿鞋跑了出去。

院子里,毛驢車拉得爬犁已是停穩了,陳大和陳二兩口都是帶著一身寒氣跳下了爬犁,各個鬢角眉梢兒,甚至連睫毛都掛了白霜兒,但他們眼裡卻盛得滿滿笑意,顯見是這一趟出門很是順利。

一見老太太開門出來,陳二嫂第一個跑到婆婆跟前喊道,「娘,我們賺錢了,我們家要發財了1

「小點兒聲,你個傻子,你想要村裡人都聽見埃」老太太難得精明一次,嘴裡呵斥著兒媳,手下卻是幫她搓著發紫的臉蛋兒,分外的親近歡喜。

陳大陳二忙碌著把車上大堆的各色毛皮抱進空廂房,然後才卸了驢車跟進屋子。

蒲草扯了個家裡忙的借口就想避回家去,雖然這買賣是她幫忙琢磨的,但出銀出力的可都是陳家人,此時賺了銀錢不好讓外人知道,她自然要避一避。

可是陳家人卻各個都沒把她當外人,陳大娘婆扯了她一隻手,有些氣惱道,「你這是客套啥呢,出主意的時候想著你了,到了數銀錢的時候就攆你走了。我們陳家可不是那沒良心的人家啊1

陳二嫂也道,「蒲草妹子,我還要同你說說賣東西的事兒呢,你告訴我的那些法子太好用了。」

蒲草推辭不過,只得重新進屋坐了下來。很快,陳大嫂和陳大伯也被胖墩兒和福兒喊了回來,大伙兒團團圍坐一處喝著熱水,等著出門的三人說說這兩日的經過。

陳大陳二都是嘴拙的人,陳二嫂咕咚咚喝了一大碗溫水就當仁不讓接過了話頭兒。

原來他們運了貨物出了村子,就直奔七十裡外的一個叫做馬家坳的小村子去了。

那裡有個叫馬老三的人,秋時送糧到府衙交田稅的時候,他家的牛車與陳老二挨著。兩人排隊等著無趣就坐在一處閑話兒,沒想到越說越是投緣,臨到各自分開回家,還互相約著以後有空閑要多走動親近。

所以這次一提起要去遠處村子,陳老二第一個就想到了這新結實的朋友。

一路上,毛驢拉著爬犁雖然盡量挑揀平坦之處走,可還是因為大雪遮擋,不時就會陷進雪坑。陳大陳二拎了鐵杴不斷開路,這才勉強走得快了一些。待得三人千辛萬苦終於到達馬家坳的時候,天色都已經黑了。

馬老三聽得有人在院兒外呼喊,還很是納悶,待得認出臉色泛紫的陳老二,立刻熱情得大開院門引了他們進去,然後又催著憨厚寡言的媳婦兒趕緊整治熱飯熱菜。

陳家三人也是凍得直哆嗦,沒有多餘力氣客套了。他們在炕頭捂了半晌,又喝了熱粥下肚,這才終於緩了過來。

陳老二聽得馬老三問起來意,就同大哥一起出門把驢車上的箱子和柳條筐等物搬進了屋。馬老三一看那些零碎用物就猜到了他們的買賣,歡喜拍掌大笑,直道他們可真是來對了。

原來,馬家坳里兩月前就大雪封了路,家家戶戶過日子都是缺東少西。這幾日正琢磨著找幾個年輕後生趕路進城一趟呢,不想陳家三人居然送貨上門了,這簡直就是打哈欠送枕頭,太及時了。

馬老三也是個急脾氣,囑咐他們好好暖和著,然後穿戴好皮襖就去村裡喊了一圈兒。很快,大批的老頭兒老太太、叔伯嬸子、大姑娘小媳婦兒外加拖著鼻涕的小孩子就都湧進了馬家屋門兒。

冬日天寒,人人都悶在家裡無趣之極,突然聽得有人來賣東西,那簡直就像打了雞血一般,腦袋削個尖兒也要擠來湊個熱鬧的。

馬家寬敞的大屋子裡一時間變得人聲鼎沸,陳家三人自然也同馬戲團里的猴子一般,被滿眼新奇的眾人恨不得里裡外外翻開,看個乾淨。

陳大陳二窘得臉色通紅,陳二嫂卻是大大方方走到箱子旁,伸手摸了一包芝麻糖和一包花生果出來。見到小孩子就發糖,見到大姑娘小媳婦兒和老太太就塞一把花生果,打點兒的人人都是笑呵呵的。

待得又扯了幾句閑話,大伙兒更熟識了。陳二嫂才敞開了箱子,把各色針線、布頭兒、胭脂水粉、梳子等都擺到了箱蓋兒上,箱子里則是粗鹽、燈油、旱煙葉子、醬油、糖霜等等,但凡過日子的用物是應有盡有。

女人們驚喜的圍上前來,這個拿起線看看,那個打開胭脂嗅嗅,一邊唧唧咋咋互相議論著,一邊盤算著家裡要添些什麼物件兒。

男人們先前還只是看個熱鬧,待得陳二嫂又掀開那幾隻倒扣著的柳條筐,露出裡面黑褐色的酒罈子,他們就都坐不住了。湊上前拍兩下搖一搖,就紛紛喊著,「這苞谷酒什麼價兒?」

陳二嫂就笑道,「這是在城裡釀酒錫的吳家老店買來的,又烈又辣口。平日吳家老店賣一百文一壇,我們只加個十文的辛苦錢,賣一百一十文一壇。」

男人們聽得這價兒微微有些遲疑,畢竟一百多文錢若是買了油鹽等物,足夠一家大小吃用上三個月了。若是都買了他們喜愛的杯中物,實在有些自私又奢侈。

旁邊那群手下忙碌挑揀的女人們,也出聲攔著自家男人,「孩子爹,別買酒了,不如給家裡多添些素油吧,過年要給祖宗炸供食。還有,咱爹的煙葉子也沒了。」

陳二嫂把這些話聽在耳里,卻也不多勸,只是笑眯眯拍開一隻酒罈的泥封,倒了滿滿一大陶碗苞谷酒出來。

酒味慢慢在屋裡瀰漫,男人們的喉頭就忍不住動得越來越厲害了。待得酒碗在每人手裡傳過,甘冽辛辣的苞谷酒喝了一口進肚子,他們就更是欲罷不能了。各個心裡都嘀咕著,替自己找借口,還是買一壇回去吧,萬一家裡來人做客也有個招待。

陳二嫂這時終於看準時機拋出了殺手,「眾位兄弟叔伯,如若是家裡沒有現銀,就用毛皮交換也行。這一罈子好酒只要二十張兔子皮,各位都是捕獵好手,每日早起在林子里下幾個套子,以後就頓頓有好酒喝了。」

「啊,不用現銀,還能換皮子?」

果然一聽這話,屋裡所有人都更歡喜起來。

馬家坳就是座落在一座高山腳下,家家戶戶的男人都是捕獵好手。冬閑之後更是三兩日就要結伴去山上轉轉,也不走多遠,就是為了打發個時間。

自然,他們每次都不會空手回來,或多或少都會有些收穫。如此,家家戶戶慢慢就積攢了為數不少的毛皮。

大雪封路不能運進城裡賣掉,而若是放到春日再賣,那些黑心的商人必定要壓去一半價格。這般若是能換些家用之物,還真是一舉兩得的好事兒。

不必動用家裡攢下的銀錢,男人們也都有了底氣,大手一揮,豪爽笑道,「我家有毛皮,苞谷酒給我來兩罈子。」

旁人當然也不甘示弱,紛紛出言爭搶起來。

女人們手下也是加快動作,把自己看中的幾樣兒都攥在手裡,有兩個小媳婦兒還因為爭搶一盒胭脂差點吵了起來。

老人們自覺被陳家三人看了笑話,就攆了女人們回去拾掇毛皮送來。

很快,那被瓜分一空的箱子里就又裝滿了各色毛皮。陳二嫂是個能說會道的,有那人家拿來的毛皮格外的好,按理應該找還幾十甚至幾百文錢,但卻被她勸得改換了其他貨物,等著下次再一起捎帶過來。

待得心滿意足的各家老少都告辭回去了,馬家才算清靜下來。陳二把那開封兒的大半壇苞谷酒送給了馬老三,陳二嫂也拾掇了剩下的半包芝麻糖和一盒私留的線塞給馬三嫂,打點的他們一家大小都很是歡喜。

今早起來,他們三人帶著馬三嫂新貼的幾個餅子就又原路返回來了。有了去時的經驗,迴路自然避免了很多麻煩,正好趕了這個時候到家了。

眾人從頭到尾聽完,都是點頭感嘆遇到好人了。畢竟只憑進城送糧時見了那麼一面兒,馬老三就這般幫忙,很是難得。

陳大伯囑咐陳老二,說道,「下次再去人家,記得地多帶些謝禮。」

「知道了,爹。」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