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園春來早 散文詩詞

小園春來早 第七十二章出行前

作者:花期遲遲

本章內容簡介:忙解釋了兩句,「這是今日客人上門送的見面禮,我沒去過書畫鋪子,不知這其中分別。你先用著吧,過些時日我再請人捎些棉紙回來。 另外,這次賣菜家裡又進了十兩銀子,開春之後就送你回學堂。」 張...

「怎麼會笑大娘呢,大娘也是為了家裡好。」蒲草勸了兩句,轉而又問道,「咱們家裡沒有牛車,是不是還要去董家借用?」

陳大伯吧嗒兩口旱煙,說道,「不用,如今雪下的深了,老牛走得慢不好趕路。西邊兒倉房裡還有個破爬犁,一會兒就搬出來拾掇拾掇,再去里正兄弟家把毛驢借來,估摸著拉上兩個人和百十斤兒貨還能行。」

陳二也是喜愛方家的大雪爬犁,就笑道,「等咱賺了銀錢也打個又大又結實的樺木爬犁,套上大馬拉著,多威風埃」

眾人都是笑起來,陳二嫂卻插話道兒,「明日,我也要跟著去。」

不等爹娘發話,陳二就皺眉呵斥道,「你一個老娘們兒跟著摻乎什麼,我和大哥兩個人去就行了。」

陳二嫂想要反駁幾句又一時心急忘了說辭,只得轉向蒲草求救,「妹子,你快幫我說兩句。」

蒲草也覺得陳二嫂跟去用處更大,於是就開口幫腔兒道,「二哥買回的這些物件兒,大多是家裡女人們常用的,二嫂跟去也方便同她們打交道。」

陳二想想也是這麼個道理,若是只有他們兩個老爺們,女人們倒真些不好上前挑揀物件兒。他扭頭瞧瞧爹娘似乎也不反對,就點頭應道,「那就一起去吧。」

陳二嫂心愿達成,自然笑得眉開眼笑,拉著蒲草謝了又謝。

蒲草想起前世小時候幫著家裡賣菜的一些小竅門,就同她坐在一處仔細囑咐著,「二嫂,賣東西的時候千萬別太手緊了。若是有小孩子在場,你就分些糖片給他們,當爹娘的看了心裡都高興。如若誰買的多,你再搭一截紅頭繩或者幾根繡花針,這樣生意保管更好。」

陳二嫂本身就是個精明的女子,腦子裡轉了幾圈兒就明白這其中的道理了,忙不迭的點頭應下,對於明日就要開始的賺錢大業更是摩拳擦掌,期盼不已。

眾人又說了幾句話的功夫,就陸續有村裡的小媳婦兒上門來取託付代買的物件兒,見得箱子里擺滿了各式各樣的吃用之物,都難免心動又多添了兩樣兒。

還沒等出門就開始有了進項,陳家人終於放下了心,各個歡喜的忙碌起來。

蒲草借口家裡還有活計要忙,就趕緊離了陳家回去溫室,春妮夫妻倆已是拾掇好了菜刀、筐子等物,正坐在木墩子上看著兩個孩子執筆寫字。

菜棚里因為遮了草簾的緣故,光線很是昏暗,劉厚生早早替兩個孩子點亮了他很少捨得用的油燈,一臉羨慕的不時抻頭仔細打量那筆墨,笑道,「我小時侯就盼著讀書,可是家裡太窮了,哪裡供得起。等將來咱們有了孩兒,我一定送他去學堂。」

春妮借著燈光在一針一線的納鞋底子,聽了這話臉色就紅了,嗔怪的瞪他一眼說道,「在孩子跟前渾說什麼,還是八字沒一撇的事兒呢。」

蒲草凍得一路小跑回來,一進門就被熱氣激得狠狠打了兩個大噴嚏,惹得春妮兩口子和兩個孩子都是哈哈笑起來。

蒲草拍去頭頂和肩頭的雪花,笑道,「外面真是冷啊,劉大哥別捨不得柴禾啊,晚上爐子可要燒得旺一些。」

劉厚生點頭應下,「放心吧,我也瞧著這天兒好似要下大雪的模樣,不會誤了正事就是。」

桃花和山子拿起努力一下午才寫出的幾十個大字,一臉扭捏的拿給嫂子評判。

蒲草自然大力誇讚一番,「我家山子和桃花真是聰明,第一次用紙筆寫字就寫得這麼好。嫂子以後也要多練字啊,要不然就被山子和桃花比下去了。」

兩個孩子得了誇讚,興奮得小臉兒通紅,但是小嘴兒里還是說著,「我們沒有方大哥寫得好看。」

「你們怎麼能和他比呢?他練字都練了十幾年了,你們才是第一日上手,以後好好努力,保管寫得比他好。」

兩個孩子笑得更是歡喜,眼睛都眯成一條縫兒了。小心眼裡打定主意,以後一定要好好練字。

蒲草伸手拾掇了那還剩了兩套筆墨紙硯的木盒,打發兩個孩子送去張貴兒那裡,讓他先挑一套。桃花聽說二哥也有份兒自然很高興,拉著山子就一起跑走了。

蒲草眼見兩個孩子出了小門兒,就從袖子里掏了一錠銀錁子放到桌上,笑道,「妮子,今日又得銀子了。這是你們的那一份兒,收起來吧。」

「這…這麼多1春妮兩口子雖然猜得這次多了兩筐菜會多些進項,卻沒想到能分他們這麼多。這可是足足五兩一隻的小銀錁子啊,油燈照上去亮晃晃的都刺眼睛。

他們夫妻倆兒驚愣過後,就齊齊伸手把銀錁子又推了回去,搖頭道,「這太多了,我們不能拿。還是像上次那般只分二兩就好了。」

蒲草舉手晃晃袖子,讓他們聽聽裡面的銀錁子咯咯作響,笑道,「這是當初就說好的,所有進項都分你們三成,你們就別推辭了。」

春妮想起蒲草曾說過的那個秘密,生怕劉厚生問詢蒲草到底得了多少銀子,趕緊把那個銀錁子又收了回來,笑嘻嘻說道,「那我就不客套了!咱們真是發打財了1

劉厚生也是喜得臉色發紅,畢竟以前一年都不見得能攢下的銀錢,如今可是隔個五六日就能收一次啊,這要說出去簡直都能讓人嫉妒得紅眼睛,「別把銀錢帶身上,趕緊藏好,跟誰也別提起來啊1

春妮瞪了一眼自家這沒出息的老爺們,笑道,「這還用你說,我要存起來,就是天塌了也不拿出來1

三人說笑幾句,商量好明日再補種菜籽之後,蒲草和春妮就拾掇了灶間搬來的那些傢伙事兒一起回了前院。

張貴兒正因為得了一套好筆墨,歡喜得在堂屋裡走來走去。一見嫂子開門進來,趕忙上前行禮道謝,「謝嫂子讓桃花給我送筆墨,那套傲雪寒梅留給嫂嫂更合用,我挑了那套刻有竹石圖的,。」

蒲草掃了一眼木盒裡還剩下大半宣紙,就笑道,「都是一家人,不用客套。這宣紙我也用不了太多,你再拿去一半練字吧。」

張貴遲疑了一下,有些小心翼翼的說道,「嫂子,這宣紙太貴重了。若是練字,買些便宜的棉紙就好。」

蒲草聽出他話里的隱含之意,就趕忙解釋了兩句,「這是今日客人上門送的見面禮,我沒去過書畫鋪子,不知這其中分別。你先用著吧,過些時日我再請人捎些棉紙回來。

另外,這次賣菜家裡又進了十兩銀子,開春之後就送你回學堂。」

張貴兒得了必定能夠重返學堂的准信兒,再也忍耐不住笑得咧了嘴,鄭重行禮謝過嫂子辛苦養家。

蒲草習慣了他平日那般彆扭挑剔的模樣,突然見得他這般客套知禮,還真有些不太習慣。動作有些僵硬的拍了拍他的肩膀,勉勵了幾句。

倒是桃花在一旁見得嫂子和二哥終於和和氣氣說話,笑得一雙大眼睛彎成月牙兒一般…

陳家父子三人叮叮噹噹忙了一個多時辰,終於把家裡那隻三尺見方的爬犁休整的勉強合用了。心急的陳老二也不歇息一會兒,就戴了狗皮帽子趕去里正家裡借毛驢。

說起來整個村裡的幾個陳姓人家都是同一族的分支,自然平日相處起來比旁人更親近。

里正一家正在吃晚飯,見得這遠房二堂侄上門就招呼道,「滿囤來了,一起喝碗粥墊墊肚子吧。」

陳二剛才忙了半晌,中午吃得那幾個餅子早就消耗得差不多了。於是也沒多客套,接了里正娘子遞來的粥碗就突突喝了起來。

里正娘子今日在李家幫忙,隱約聽到一點兒消息,就笑著問道,「滿囤,我聽說你昨日進城去了,路上可還好走?」

陳二一家原本就沒想瞞著村裡人,自然更不會當著堂叔堂嬸子的面兒撒謊,於是就一邊喝粥一邊把自家要做的小買賣仔細說了一遍。

里正夫妻都是村裡少有的精明之人,一聽之下就覺這買賣很是不錯。里正娘子笑道,「這大冬日也沒有活計可做,若是能添些進項倒真是喜事一件。」

里正也是點頭,「家裡的毛驢拴著也是白吃草料,你們若是要使就儘管牽去吧。」

陳二大喜,起身道謝笑道,「待家裡賺了銀錢,一定買酒來謝老叔。」

里正笑罵道,「你這還沒賺回銀錢就許大話了,趕緊回去準備是正經1

陳二笑嘻嘻應了,告辭出去時就解了院角草棚里的毛驢回家了。

里正娘子送走客人,嚴嚴實實關了院門兒回來就對自家男人說道,「我就說蒲草是個有能耐的,誰若是待她好,她保管不會看著誰家受窮。老嫂子一家,平日不過幫她做點兒小活計、互相送些吃食,她就替他們想了這麼個好生意。

你看著吧,滿囤他們這一冬怎麼也能賺回幾兩銀子1

里正正捏了煙葉碎末兒小心翼翼往銅煙鍋兒里塞,聽了這話就瞪了眼睛微惱道,「你這話是啥意思,好像我平日就怎麼苛待了張家一般。我是贊同蒲草把種菜的法子拿出來,但這也是為了全村鄉親好,可不是為了咱們自家。

你沒看見村裡那麼多十七八的後生還沒成親啊,咱村這破地方沒有大山,也沒有好地,年年能糊弄個飽肚子就不錯了,哪有好閨女願意嫁過來埃

蒲草那種菜法子賺錢多又不難打理,誰看著不眼紅埃若是只她一家發財,大伙兒卻都受窮,保不齊誰家就要起壞心,我這也是為了她們一家好。

人家蒲草明事理,也沒多說過啥。倒是你這老娘們日日念叨個沒完1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