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園春來早 散文詩詞

小園春來早 第六十八章小生意

作者:花期遲遲

本章內容簡介:走上一日也就趕到了。 我娘家那處才是真偏僻,每年冬天大雪都要足足封山五個月,極少有人進出,就是有銀子也花用不了。」 一個同她平日相熟的小媳婦兒瞪了她一眼,嗔怪道,「你娘家那裡除了偏僻些...

陳大陳二自然擺手拒絕,哪有幫忙清清雪就要蹭頓飯食的,若是被鄉親們知道怕是要說他們一家佔便宜了。

蒲草也不勉強,左右住得近,還人情的日子長著呢。

前院張家的屋子裡已是坐了五六個小媳婦兒,這個穿花襖那個著紅裙,一眼望去仿似花團錦簇一般。偶爾說起什麼好笑之事,一人一句、嘰嘰喳喳,笑聲大的恨不能掀了房頂兒,真是熱鬧極了。

春妮正拿了裝瓜子的盒子,挨個兒遞給她們抓著吃,瞧見蒲草進來就笑道,「你再不回來,我就把你家裡的好吃食都翻出來給大伙兒分了。」

蒲草笑眯眯擺著手,「你可找不到,我藏得嚴實著呢。」

「你不會是塞到老鼠洞里去了吧?」春妮故意打趣。

「咦,「蒲草大睜了眼睛仿似極驚奇的問道,」你怎麼知道的?就是藏在鼠老大被窩裡了。」

眾人聽得都是哈哈大笑,指了她們兩人說道,「原本以為春妮的性子就夠活泛了,沒想到蒲草妹子比她更甚。」

「就是,就是,以後咱們可要常來走動,保管日日笑得肚子疼。」

蒲草上前和眾人都打了個招呼,然後進屋去翻了翻,當真拿了半盒花生果出來。春妮扒了幾個花生仁兒扔進嘴裡,誇讚道,「這大鍋炒的花生就是香1

蒲草笑道,「這是剛從老鼠窩裡拿出來的,你不嫌棄啊?」

「哼,」春妮瞪了她一眼,故意一抬下巴神氣活現的說道,「你想噁心我,讓我少吃點兒啊,我才不上當呢。」

眾人自然又笑了一通,一個穿了花襖的小媳婦兒就道,「蒲草妹子的眼光就是好,去年置辦年貨我也買了二斤花生果,不過回家來一看大多是癟粒子,真是吃虧上當了。」

「就是,城裡小販好多賺黑心錢的。」

眾人七嘴八舌說著閑話兒,不知誰先提了一句家裡沒有鹽了,於是又轉而紛紛央求蒲草進城送菜時幫忙捎帶一些回來。

蒲草猜得她們家裡不見得真是急用這些物件兒,大多都是扯了這事兒當借口,指望以後同她多多走動相熟,於是就笑道,「酒樓那邊說過兩日派人上門來取菜,我就不必頂風冒雪送進城了。小嫂子們若是不急著用,就等我列個單子,到時候拿給取菜的夥計,托他下次上門的時候捎帶回來如何?」

果然眾人都是紛紛應下,轉而又抱怨起大雪封路不能進城去逛逛。住在村南的李家小兒媳想起她娘家那山坳,就笑道,「你們就知足吧,咱們南溝兒離城裡也不算遠,真有事要進城,多費些力氣走上一日也就趕到了。

我娘家那處才是真偏僻,每年冬天大雪都要足足封山五個月,極少有人進出,就是有銀子也花用不了。」

一個同她平日相熟的小媳婦兒瞪了她一眼,嗔怪道,「你娘家那裡除了偏僻些,別的可都不錯埃但凡會打獵的老爺們進山一次怎麼也能背只狐狸回來,就是女子們采個木耳、蘑菇或者秋時打榛子、松塔,送去城裡也都能換些私房。哪像我們沒黑沒夜的做針線,一年到頭也不過才存個百十文錢。」

李家小兒媳聽了這話也覺有道理,就笑道,「嗯,這話也對。老天爺可是心裡有數呢,哪個村子也不能把好處都佔了。」

蒲草坐在一旁,手下幫著春妮理線,耳里聽著她們的對話卻總是覺得隱隱約約想要抓住些什麼,但越是深思越毫無所獲。她只得放下這莫名的念頭,轉而問起村西李家哪日擺酒。

李四爺是村裡年紀最長之人,平日雖然寡言少語但為人正派,極得村人敬重。今年恰逢六十六@大壽,三個兒子就張羅著替老爹慶賀一下,各家自然要上門去道賀。

農家婚喪嫁娶互相走禮也不用送什麼貴重之物,不過是一捧蘑菇、一封點心之類。但最主要的是人要到常女人幫忙做吃食,男人喝水閑話,越熱鬧主家越有顏面。

蒲草把自己頭上那「棄婦」和「寡婦」兩頂帽子撥弄好半晌,到底哪頂也不好戴著上門,畢竟那是個喜慶場面,人家就是不好當面說嫌棄,她也要自覺不是?正好她也不喜人多吵鬧之處,到時就讓張貴做代表吧。

幾個小媳婦兒坐了大半時辰,眼見過了正午就紛紛告辭回去了。蒲草送了她們到院門口,笑著請她們閑暇再來坐。

小媳婦兒們許是真把她當了親近之人,也不忸怩客套,歡快應道,「若是有好吃食,保管日日都來。」

蒲草見她們如此爽朗,心裡也卸去了幾分防備,笑得更真了三分。

眼見小媳婦兒走遠,足跡也漸漸被風雪掩蓋,蒲草忍不住仰頭長長呼出一口氣,越發覺得這個世界純凈又和美。雖然這些村人難免都有些小心思,但比照現代那些時刻都在互相爭鬥、防備的人,還是要坦誠可愛的多礙

春妮在灶間點了火刷洗大鍋,等了半晌也不見蒲草回來。於是就趴在門口探看,見得她望天犯傻的模樣就喊道,「怎麼還不進來?小心風吹得頭疼,還要進城抓藥。」

不想這句話卻點醒了蒲草,她猛然一拍巴掌就跳了起來,歡喜道,「對了,就是這句話1

春妮被她驚得差點掉了手裡的水瓢,疑惑問道,「什麼話啊?」

蒲草卻是來不及跟她細說,扔下一句,「我先去趟西院兒,一會兒就回來埃」說完,就開了院門跑出去了。

「你這是急什麼,吃了飯再去埃」春妮攆著喊了兩聲,可惜蒲草早已跑遠了,她也只得一邊胡亂猜測著一邊燒起了午飯。

陳家是吃兩頓飯的,下午這頓通常要等到未時末。福兒和胖墩兒年紀小耐不得餓,就一邊毛蔥頭沾醬一邊啃著包穀餅子,糊弄一下咕咕叫的小肚子。

陳大娘和陳大伯坐在板凳上,不知提起了什麼話頭兒,臉色都有些不好。

聽得蒲草在門外喊話,陳大娘就趕忙去開了門,問道,「這剛剛才回去怎麼又轉回來,可是有啥急事了?」

蒲草進門笑嘻嘻的抱了老太太的胳膊,笑道,「大娘猜對了,真是有事,還是大好事兒呢1

陳大娘聽得這話就以為她是哄自己高興,也沒當真,隨口打趣道,「我們蒲草就是枝頭叫的花喜鵲,上哪兒都帶著喜慶勁兒。」

兩個孩子也從炕里跑過來,嘴裡歡喜的喊著姑姑,小身子扭著想要往蒲草懷裡擠。陳大娘攔了他們,嗔怪道,「你們沾了一手的大醬,別蹭你們姑姑棉襖上。」

兩個孩子自然撅了嘴巴,蒲草掏了帕子替他們把小手擦抹乾凈,笑道,「是不是肚子又餓了?那就下地穿鞋去找桃花和山子一起吃飯,你們春妮嬸子在炒雞蛋呢。」

炒雞蛋又香又嫩,自然比乾巴巴的餅子和辣口的毛蔥要美味百倍。兩個孩子立刻歡喜的應了就要找鞋子穿了出門。

陳大娘心疼孫子,但是總讓蒲草搭吃食,她又覺得臉上發燒。於是伸手死命攔著兩個孩子不讓下地。

陳大伯脾氣耿直卻不愚笨,瞧得蒲草好似有話要說的模樣,就道,「讓孩子們去吧,咱們也能清靜說說話兒。」

陳大娘這才不再攔阻,兩個孩子生怕奶奶再攔著他們,一溜煙兒的跑出門去了,屋裡果然就清靜許多。蒲草這才笑道,「我確實有一件事兒要同大伯和大娘商量,孩子不知輕重,倒怕他們傳出去生風波。」

「什麼事兒這般神秘?」陳大娘往蒲草身邊湊了湊,小聲猜測道,「可是你看中了哪家後生,想要我和你大伯幫忙說合?你如今雖然在張家,可早就不是張家媳婦兒了,若是再走一嫁也不難…」

蒲草真是聽得哭笑不得,趕忙打斷老太太的話頭兒笑道,「大娘,我好好的日子過著,暫時還沒那心思呢!我是突然想到一個能添進項的好買賣,過來問問咱家大哥二哥想不想試試?」

陳家老兩口對視一眼,臉上都有些驚喜之色。若說村裡別人見得蒲草發家,難免還會覺得她是走了大運。可是他們一家住得最近,早把張家的一切變化都看在眼裡,自然也最是清楚蒲草的能耐,私下裡可沒少誇讚她聰慧。

此時聽得她開口說有賺錢的買賣介紹給自家,心裡自然都是歡喜。

陳大娘激動得拉了蒲草的手,問道,「蒲草,你快說說看有啥賺錢的買賣,若是真能賺回些銀錢,我就把大力從窯場接回來,我們一家都心疼這孩子埃」

「我也是早晨聽得大嫂子說過幾句,回去之後心裡總是惦記著,沒想到還真讓我發現一條財路。」蒲草仔細想了想,又道,「大伯大娘,我剛才聽人說有很多村子,因為下雪封山不好進城添置用物。我就琢磨著,我們家裡每五日就有城中酒樓之人上門來取菜。若是托他們來時捎帶一些小物件兒,然後咱們再運去偏遠的村子轉賣,這中間的差價絕對是筆好進項。」

「這…能行嗎?」陳大娘不識字也不會算賬,這一輩子連城裡都沒去過幾次,突然聽得要買了物件兒回來再轉賣出去,心裡就有些惶然不安。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