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園春來早 散文詩詞

小園春來早 第六十六章牡丹

作者:花期遲遲

本章內容簡介:紅的錦緞披風鑲嵌著雪白的狐狸毛,襯得她本就艷麗的五官更是添了三分風情。 那兩個候在一旁的轎夫瞧得有些呆了眼,紅牡丹心裡暗暗得意,臉上卻裝得端莊模樣,上前給老掌柜行了半禮,笑道,「勞煩老掌柜來開...

東子看得發了愣,第一次覺得自家公子是如此出色不凡,心裡立刻就把剛才對牡丹姑娘的那番憐惜之意徹底推翻了。他的主子這般丰神如玉、清俊無雙,怕是天上的仙女見了都要思凡下界,怎是一個煙花之地的清倌人可以隨便肖想的?

方傑等了半晌,還是不見這偶爾犯傻氣的小廝上前,於是也不再理會,慢慢踩著積雪往前行去。

等到東子終於把雜念從九天之外拽回來,就見主子已是快要走得沒了影子。於是趕緊撒腿就跑,口中大喊著,「公子,你等等我啊,等…哎呦1

他腳下跑得急,不小心就踩到了冰面兒,立時摔了個四仰八叉,再爬起來時就徹底成了雪人一個。

方傑回頭瞧見忍不住哈哈大笑,笑聲驚得兩隻停在房頂歇息的喜鵲,不滿的歪著腦袋嘰嘰咕咕叫了兩聲,重新展翅飛走了…

洛掌柜正是聚了酒樓里的所有人手,按等發賞銀。不管是拿了十兩大賞的胖廚子,還是只得了一兩的傳菜小夥計,人人都是笑得合不攏嘴。

對他們這些做工之人來說,最怕的就是東家不把他們的勞累辛苦看在眼裡。好在他們都很是走運,這街上所有酒樓數一遍,他們白雲居的工錢和年節賞銀都是最高的,說出去常讓各傢伙計們羨慕不已。若是他們知道今日又有賞銀髮下來,怕是更要嫉妒得紅眼睛了。

洛掌柜在花名冊上勾完最後一筆,敲了桌子示意眾人安靜,然後才說道,「大伙兒都知道,咱們酒樓今日可是徹底揚名了,以後怕是生意更紅火。咱們東家慷慨心善,賺了銀錢從來不會少了大伙兒的賞銀,大伙兒自然也要多賣賣力氣。若是大伙兒都盡心儘力做活兒,年底我再跟東家商量給大伙兒漲工錢1

「謝掌柜,謝東家1眾人聽得這話更是歡呼出聲,七嘴八舌道謝不已。

洛掌柜擺擺手,收了臉上的笑意又道,「但大夥也要心裡有數,若是有誰吃裡扒外,同外人說了不該說的,可別怪我攆他出去1

眾人自然知道自家掌柜口中那不該說之事是指什麼,胖廚子第一個應聲,「掌柜的放心,后廚的人手都心齊著呢,沒那嘴上不老實的。」

掌管大堂的小管事也連忙表決心,「我們大堂的人雖是嘴快,但是該說啥不該說啥,誰心裡都清楚著呢。」

底下眾人也連連稱是,老掌柜滿意的點點頭又囑咐了幾句,剛要吩咐眾人散去,就見守著後院的小廝顛顛兒跑來稟報道,「掌柜的,掌柜的!門外來人了。」

老掌柜聽得這話就以為是南溝村又來送菜,猛然站起身問道,「來人可是趕了牛車,說是哪裡的了?」

小廝喘了幾口氣,這才仔細說道,「不是,掌柜的,是牡丹姑娘上門拜訪東家來了。」

老掌柜氣得一巴掌拍到他的腦袋上,責怪道,「你這毛小子,下次把話說清楚了。」說完他就背著手往後院去了。

那小廝委屈的撓撓腦袋,瞧著擠眉弄眼笑他被打的夥伴們,忍不住就癟了嘴巴,「我也是著急來稟告,怎麼掌柜的還不領情?」

小管事笑著遞上剛才替他代領的賞銀,「掌柜的心裡惦記著大事呢,許是誤會了。」

那小廝接了賞銀,樂得眼睛眯成一條線,剛才的委屈瞬間就扔去腦後了。

老掌柜親手開了後門就瞧得一頂小轎停在門外,那倚在轎旁的小丫鬟一照面兒,立刻走了過來,出口就是抱怨道,「掌柜的,方公子在此嗎?我們姑娘今日特來拜會。不過你們院子里的小廝太沒規矩了,這麼大冷的天兒也不請我們姑娘先進去奉茶,居然就讓我們姑娘坐在轎子里吹風…」

別看老掌柜平日里動輒敲那些小廝的爆栗子,其實卻是個護短的脾氣。聽得小丫鬟這般出口數落,自然心裡不喜。但常年做生意養成的習慣,他依舊是笑臉相迎,「哦,那倒是我們怠慢了。只是不知這般雪夜,牡丹姑娘有何要事來拜會我們公子啊?」

小丫頭平日被那些慕名要見主子一面的公子哥兒慣得沒個眼色,就以為天下人都要高看她三分。

此時聽得老掌柜這般問話,不但不答反倒呵斥道,「我們主子見到你們公子自然是有話要說,你問這麼多幹什麼,趕緊請我們主子進去奉茶吧。」

這次不等老掌柜答話,那轎子里的牡丹卻是出聲了,「翠兒,不可無禮,還不給老掌柜賠罪!老掌柜是方公子倚重之人,怎是你這奴婢可以冒犯的?」

老掌柜心裡冷哼,家裡的狗都已咬過人了才出來呵斥幾聲,這般惺惺作態,難道把人都當傻子不成?

紅牡丹一挑轎簾兒,邁步走了出來,一身大紅的錦緞披風鑲嵌著雪白的狐狸毛,襯得她本就艷麗的五官更是添了三分風情。

那兩個候在一旁的轎夫瞧得有些呆了眼,紅牡丹心裡暗暗得意,臉上卻裝得端莊模樣,上前給老掌柜行了半禮,笑道,「勞煩老掌柜來開門了,冒然來訪實在失禮了。」

老掌柜還了一禮笑道,「牡丹姑娘客套了,不過開個門罷了,小老兒還沒有老邁得挪不動腿。」

牡丹仿似聽得有趣,拿了帕子掩口輕笑兩聲就道,「掌柜的真是風趣之人。」

她這般說著就要往院子里走去,可惜老掌柜卻是攔在門口半步不動,小丫鬟皺眉上前嚷道,「你這老掌柜,怎麼不讓路,難道方公子要親自出來迎接?」

老掌柜也不理會她,轉向同樣一臉疑惑的牡丹說道,「剛才一直寒暄,未曾來得及稟明姑娘,我們公子剛剛出門去了,這會兒不在院子里。」

「不在?」小丫鬟聲音拔得老高,「你把誰當孩子騙呢!我們剛才去過念恩園了,門房兒明明說方公子來了這裡1

牡丹也是皺起了兩道柳眉,問道,「方公子當真不在?」

「不在,我們公子剛走不到一刻鐘。」

牡丹面色好似極失望,看向老掌柜的一雙明眸里滿含著委屈和失落。可惜老掌柜卻仿似肚裡裝了鐵石心腸,半點兒憐惜之意都沒有,死活也不開口請她進去等待。

牡丹無奈之下,只得嬌聲請求,「不知公子何時歸來,牡丹可否去公子書房等候?」

「這恐怕是不行,」老掌柜搖頭,「我們公子辦妥事情許是就回園子里歇息了,不會再轉回來了。」

小丫頭在一旁見得老掌柜如此模樣,氣得鼻孔里都要噴出火來。自家主子從來都是被人捧在手心二,什麼時候被這般輕視拒絕過?

「你這個沒眼色的老東西,你們公子見了我們姑娘從來都是禮敬有加,若是他知道你今日這般慢待我們姑娘,一定會攆你出門!看你到時候怎麼囂張?」

老掌柜冷冷掃了她一眼,慢悠悠回了一句,「我們主子怎麼懲處,我自然受著,就不勞你費心了。不過,我倒是要勸你一句,當人家奴婢的就要有奴婢的樣子,若是看不清楚自己的『身份』就不要出來給主子丟臉了。」

牡丹心思通透,如何聽不出老掌柜這明面上是反駁小丫鬟,實際上就是在拿身份兩字敲打她。

她是又氣又羞,臉色瞬間漲得紅透,想要發火又只能死死忍著,草草扔下一句改日再來拜會,就轉身快步上了轎子。

小丫鬟許是還有些不甘心,剛要開口再說幾句狠話,老掌柜慢悠悠又堵了一句,「雪大路滑,姑娘可以先去對面兒富貴樓里坐坐,等雪停再回去。」

轎子里的牡丹手下拚命絞著帕子,已是氣得差點兒翻了白眼兒,一迭聲的吩咐轎夫快些趕路。

小丫鬟恨得用力跺了幾下腳,也拎著裙子追上去了。

老掌柜倚在門框上,望著遠去的轎子冷笑出聲。經過今日一事,他心裡原本存下的不滿又添了三分。

他從來都不願意自家公子與這些風塵女子有瓜葛,奈何公子雖滿腹才華卻偏偏做了商賈,平日那些有來往的文人,表面相處圓融,其實心裡怕是多有嫌棄之意。加者老宅那邊常來招惹公子不痛快,他實在怕公子心中憋悶留下病根兒,於是也不敢攔著他去花樓喝酒散心。

這牡丹姑娘先前還算本分,陪著公子彈琴作畫,倒也是朵不錯的解語花兒。可惜後來摸清了公子的底細,就開始動起了小心思。

先是放了風聲說自家公子成了她的入幕之賓,繼而又同孫家大小姐當街吵架。公子有所察覺就疏遠了她,任她百般相請也不再前去,她不知是病急亂投醫,還是打了別的主意,居然又跑去富貴樓露面捧常

可惜,她無論有何等目的,都是打錯了算盤。公子最恨的就是這種心機重的女子,她越是痴纏、越是花樣百出,公子就離她越遠…

老掌柜站直身子,拍拍肩頭的雪花兒,一邊哼著自編兒的小曲一邊轉身關上了院門,「世間痴男怨女,多有心思百樣兒,你圖銀子,我圖美色…」

再說牡丹極力忍了氣怒回到花樓,一進了自己的房間就抓起高腳凳上的青花瓷瓶摔了個粉碎,待聽得當巨響,才覺心裡的悶氣散了一些。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