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園春來早 散文詩詞

小園春來早 第六十五章功成

作者:花期遲遲

本章內容簡介:了二百兩的賞銀,臨走時又囑咐我留些鮮菜,明日他還要宴請同窗。」 方傑掃了一眼那銀票,隨手撿起一張百兩面額的遞還回去,「樓里眾人都辛苦了,你把這些銀子拿去給大伙兒分了吧。以後怕是會日日客滿,讓他...

洛掌柜趕忙賠笑,「二老爺說笑了,這吃食做起來極費工夫,而且其中所用餡料里有一味蒜苗,得之不易。整個翠巒城,不,誇大一些說,整個雪國也就老太爺這壽宴上才是第一次見。」

眾人聽得驚疑,低頭再次細品餃子的味道,末了都是笑道,「這吃食中帶有的辛辣之氣確實是以前未曾吃得的。」

鄭家聽在耳里,自是覺得面上有光,於是招呼眾人繼續吃喝,觥籌交錯,笑語歡天。

如此,鄭老太爺的壽宴成功收尾之時,已是太陽西斜。滿意之極的鄭二老爺除了付清八百兩的宴席用銀,果真說話算數又額外多賞了二百兩,一共一千兩銀票明晃晃的交到了洛掌柜手裡。

洛掌柜送了客人出門,喜得腳下生風一般就往後院書房奔去了。

東子本來正端了茶水要進門,見得洛掌柜如此眉飛色舞的模樣,就笑嘻嘻打趣道,「掌柜的,可是發大財了?賞小的幾十兩娶媳婦兒啊1

洛掌柜伸手敲了他一記爆栗子,笑罵道,「毛都沒長齊的小子,娶什麼媳婦?咱們公子呢,可是在屋裡?」

東子揉揉腦門,伸手一邊推開雕花木門一邊應道,「公子在核賬本,許是也惦記著前邊的事兒,好半晌也沒核完一本兒。」

洛掌柜大步邁進門去,繞過繪了四季景色的大屏風,見得自家主子果然正依靠在圈椅里,慢悠悠核對著賬冊,他趕緊上前高聲報喜,「恭喜公子,賀喜公子,咱們酒樓以後可是要財源廣進了!這翠巒城再沒有哪家能騎到咱們頭上了。」

方傑放下手裡的狼毫筆,臉上也帶了喜色,笑道,「怎麼,鄭家很滿意?」

「滿意,一百二十個滿意。」洛掌柜雙手把一小疊銀票放到桌子上,笑道,「鄭二老爺額外還多給了二百兩的賞銀,臨走時又囑咐我留些鮮菜,明日他還要宴請同窗。」

方傑掃了一眼那銀票,隨手撿起一張百兩面額的遞還回去,「樓里眾人都辛苦了,你把這些銀子拿去給大伙兒分了吧。以後怕是會日日客滿,讓他們多用心伺候著。若是做得好,月底的工錢再翻一倍。」

「謝主子厚賞。」老掌柜歡歡喜喜接了過去,心裡盤算著東廂房裡所剩無幾的鮮菜就試探問道,「主子,是不是要提前去張嫂子那裡取青菜了?客人聞訊上門怕是都要點上一盤青菜嘗個新鮮的,若是不能如願該有怨言了。」

方傑卻是不在意的擺手,「冬日裡鮮菜本就難得,如若是像夏日那般要多少有多少,也就沒人稀罕了。」

洛掌柜苦了臉,搓著手為難道,「公子,有些貴客若是一定要點鮮菜,咱們怕是也不好得罪。還有,聽說孫大人染了極重的風寒,就是今日這壽宴也只送了壽禮來。您是不是也該送些新鮮吃食過去?還有二太太…」

方傑微微皺了眉頭,諸多瑣事惹得他心底煩躁,莫名就想起那個暖入春日的安寧所在,於是開口問道,「我讓你準備的黃驃馬和雪橇都妥當了嗎?」

洛掌柜不知他為何突然問起這事,但還是答道,「準備好了,公子隨時都可以取用。」

「那就好,我後日就去南溝兒取青菜。孫府那裡你看著準備吧,若是姨母問起,就說我改日再去看她。」

老掌柜一聽這話,立刻阻攔道,「公子,城外風雪太大,山路又難行,讓東子帶人去取菜就好,你怎麼還要親自去?這萬一凍壞了…」

方傑不好說出一定要親自前去的原因,況且他自己也沒想得清楚,於是就扯了個借口打發嘮叨的老掌柜下去。

老掌柜一心為主,明知主子不喜還要開口再勸,一旁的東子卻是笑嘻嘻上前拉了他出門。

老掌柜很是惱火,伸手又要敲東子的腦袋,低聲罵道,「你這小兔崽子,就知道攛掇著主子出去閑走。若是主子凍病了,看我怎麼收拾你。」

東子閃身躲過老掌柜的手指,左右瞧瞧廊下無人,這才上前小聲說道,「掌柜的,你這話可是冤枉我了。你也不是不知道公子的脾氣,他定下的事兒,你就是勸上一萬句也改不了。

再說,主子出外走動散散心也是好事,這幾日你沒瞧見公子臉色比以前好多了?」

老掌柜疑惑的皺了眉頭,仔細想想倒也有些道理,於是只得嘆氣道,「罷了,只要主子心裡高興就隨他吧。不過你這臭小子可給我經心些,禦寒衣物準備齊全了。」

「是,是,老掌柜你就放心吧。我都伺候主子幾年了,心裡有數著呢。」

老掌柜這才勉強放了心,從荷包里掏出一個五兩的小銀錁子塞到他手裡說,「這是分你的,好好伺候主子1

東子抓了銀錁子,心裡喜得冒了泡兒,一迭聲的打了無數包票,這才終於送走了老掌柜又進屋去伺候。

方傑核對完一本賬冊,抬眼瞧見自己的貼身小廝拿著雞毛撣子對著牆壁傻笑不已,忍不住就打趣道,「洛掌柜給了你多少賞銀,怎麼就傻成這樣了?」

東子聽得主子問話,趕忙屁顛顛上前倒了熱茶遞上去,這才說道,「洛掌柜分了我五兩銀子!這般下去,明年我就能娶媳婦兒了。我要給小紅置辦一副二十兩銀子的大聘,風風光光的把她娶進門。」

方傑倒是常聽他念叨小紅的名字,也知道那是園子里老花匠的女兒,為人本分又勤快寡言,是個好姑娘。只是不知道這小子是如何把人家小姑娘騙到手的,不過他倒也是樂見其成,於是就道,「若是你們真成了親,就把小紅調內院來吧。省得你整日人在我這裡伺候,心早飛去東園了1

東子今日發了財又得了主子的許諾,簡直歡喜得想要翻上幾個跟頭。他噗通跪在地上磕了幾個頭,大聲喊道,「謝主子,小的一定早些把小紅娶回來。」

方傑示意他起來,手裡慢悠悠把玩著玉雕虎頭的鎮紙,眼睛卻是望多寶閣出了神。

東子瞧得主子眉梢輕挑就猜得他必是有何為難之事,於是趕緊湊上前為主分憂,「公子,可是有何煩心之事?不如公子說說看,小的也許能替公子想個好主意呢。」

「唔,」方傑回過神,端起茶杯抿了一口茶水,然後說道,「後日要去南溝村,我在琢磨要給張家兩個孩子帶些什麼東西。蒲草那脾氣,太過貴重之物一定不會收下。」

蒲草是誰?東子猛然聽得主子如此稱呼旁人還有些發懵,待得終於想起這是張嫂子的閨名,他那一對兒小眼珠就嘰里咕嚕轉得飛快,幫忙出主意說道,「公子,若是不能送貴重之物,不如就送些實用的。比如點心、乾貨兒,小孩子都愛吃。再不然呢,就買幾套文房四寶也。那兩個孩子正是該啟蒙讀書的年紀,而且小嫂子平日記賬也能用得上。」

方傑聽了這話,眉頭就是一松。想起那日桃花和山子拿著樹枝在地上練字的模樣,忍不住就是撫掌贊道,「這主意好,就買文房四寶,點心和小吃食也買一些。」

東子得了主子誇讚大受鼓舞,腦子裡轉的飛快,片刻之間已是盤算清楚,「文房四寶就買清風齋的,那裡的硯台樣子古樸還耐用,筆墨也都不錯。當然最好的還是宣紙,又白又有韌性。點心之類就買素心居的,我聽人說最近他們新做了一樣核桃酥,味道最好…」

方傑手指重重敲了兩下桌子,攔了東子滔滔不絕的話頭兒,笑道,「行了,被你這般一說,我倒想出去轉轉了。」

「哎呀,那公子咱們可要快些出門了,一會兒店鋪都該關門了。」東子立刻機靈的去拿了石青緞面的灰鼠皮披風,伺候著主子穿了,又小跑去稟告了洛掌柜,這主僕兩人就開了後門去逛街。

他們說了那半會兒話,天色就已是完全黑下來了,大片的雪花卻是還沒有停歇的痕。路旁人家許是正在吃晚飯,小巷裡少了人聲,別有一種難言的寧靜。

主僕兩個剛剛轉個街角就遠遠見得一抬二人小轎子迎面而來,東子眼尖,瞧得那轎旁伺候著的小丫鬟極是眼熟,立刻就擋了主子低聲說道,「公子,那轎子里好似是牡丹姑娘。」

方傑微微一愣,轉手扯了他後退兩步就避到了一棵柳樹后。很快,那轎夫們咯吱吱踩著積雪走可過去,方傑才皺了眉頭重新轉出。

東子笑嘻嘻探問道,「牡丹姑娘怕是來尋公子的,咱們可要回去看看?」

方傑不喜他滿臉促狹笑意,伸手拍了他一記,說道,「若是想見,我還避諱什麼。走吧。」

東子吐吐舌頭,心裡替那千嬌百媚的牡丹姑娘嘆氣不已。

說起來這翠巒城裡,要數風流才子沒有一百也有幾十吧,要數富家公子那更是遍地都是。以牡丹姑娘的美名,若想嫁進大宅門做妾是極容易的。可她就是瞧上自家公子了,不提書房裡那一疊請帖,今日居然又親自找上門來了。肯把身價降到這般地步,她怕是愛極自家公子了…

方傑走出幾步,聽得小廝沒有跟上來,就回身喚道,「發什麼呆呢,前頭帶路1

此時他正站在一家院門之前,那高掛在門楣之上的兩隻風燈灑下橘黃色的光暈,照得那大片雪花徐徐落在他身上,襯得他身形更顯挺直,眉眼越發清凱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