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園春來早 散文詩詞

小園春來早 第六十四章壽宴(二)

作者:花期遲遲

本章內容簡介:封兒。 如此洛掌柜一道道把滿桌菜品都仔細介紹了一遍,那些諸如取名叫做「兩隻黃鸝鳴翠柳」「三千歲月春常在」「鯉魚高騰太液波」的菜色,眾人只聽菜名就覺帶著三分文氣,作為讀書人自然喜歡,雖是還沒嘗過...

鄭老太爺這今日的壽星老兒,穿了一身大紅底色百福紋的錦緞長袍,襯得他本就不錯的面色更顯紅潤,加上垂在胸前的一把白得透亮兒的鬍鬚,倒真有些鶴髮童顏、仙風道骨的意味。

此時,東側的窗扇正是大敞著,入眼處是一片盛開的紅梅,自九天婀娜飄落的白雪落在其上,紅白相間,醒目又艷麗,真是難得的美景。

眾人都是圍著老爺子挑些吉利話說笑,哄得老爺子笑聲朗朗、開懷不已。

很快,一身石青長袍、滿臉笑意的洛掌柜就上得樓來稟報說酒席準備好了。

隨在老太爺身旁招呼客人的鄭二老爺上前扯了他低聲囑咐道,「洛掌柜,今日來的大都是遠路貴客,你們一定不能出差錯。」

洛掌柜趕緊賠笑保證,「二老爺您放心,小老兒敢打保票!若是菜色不能讓客人們贊上三聲好,小老兒都沒臉要二老爺的銀錢。」

鄭二老爺也是個爽快的性子,聽了這話哈哈笑道,「好,你這話我記下了。若是酒席真是做得好,我額外再賞二百兩銀子1

「好咧1洛掌柜樂得眉開眼笑,「您就瞧好吧1

鄭二老爺心裡有了底氣,就回身去招呼眾位客人安坐。

很快一排六個灰衣小廝端著大托盤魚貫上得樓來,醬牛肉、蒜泥白肉、椒香肚絲、醉雞腿等四道涼盤整整齊齊擺上了桌。

眾人掃了兩眼,除了覺得那盤邊拇幸侗戎平常新鮮些倒也沒什麼特殊之處。那幾位聽到些傳言的本地客人,心裡難免就猜測開了,難道這白雲居真是走了孫府的門路?

鄭二老爺卻是坐得穩穩,笑眯眯給了同樣疑惑不已的自家大哥一個放心的眼色。

鄭大老爺還未等開口探問就又聽得小廝上樓的聲音,這一次小廝一改之前的沉默,高聲喊著,「翡翠長壽麵來了,白雲居恭賀鄭老太爺七十大壽,長命百年1

小夥計腳下生風一般,話音剛落就已經把大托盤送到了主桌兒上。眾人抻頭一瞧,那托盤裡是一隻燒成荷葉模樣的細瓷大碗,碗里盛了半下兒乳白色的湯汁兒,湯汁里滾動的細長麵條居然是淺碧之色!這乳白襯淺綠,先不說味道如何,只一入眼就讓人覺得清爽之極。

鄭老爺子捋著鬍子贊了一聲好,笑眯眯說道,「老夫過了多少次壽了,還是第一次吃到這般新奇的長壽麵。」

鄭大老爺親手拿了筷子在那碗里挑了一些麵條放進小瓷碗里,雙手捧到老父跟前,高聲說道,「敬祝父親福如東海,壽比南山1

眾人也是齊齊起身,隨聲喊道,「恭祝老太爺長命百歲,富貴延年1

老太爺笑呵呵謝過眾人,請他們重新安坐,這才接過大兒手裡的小瓷碗,低頭嘗了一口麵條,細細咀嚼幾下,贊道,「嗯,味道真是不錯,很爽口1

鄭大老爺聽了這話就示意身旁小廝上前,把荷葉大碗里剩下的長壽麵分與眾人,笑道,「諸位也都嘗嘗吧。」

雪國的風俗里有撿「福根兒」一說,長壽老人的壽麵或者新婚夫妻成親時的那碗寬心面都是極具福氣的,若是跟著吃上幾口,就會撿回諸多福運。當然這不過是百姓們都想著沾沾喜氣,討個好兆頭罷了。

眾人都笑著邊吃麵條邊湊趣說些沾了老壽星的福氣也必定會長壽的話兒,哄得老爺子更是開懷不已。

其餘幾桌兒自然也有小廝早就端了長壽麵,都是分而食之,低聲笑談不已。

很快,長壽麵撤下就輪到主菜上桌了。小廝們報著菜名的聲音此起彼伏,身形穿梭間,那一道道名字吉利喜慶又色香味俱全的大菜,就陸續擺上了桌子。

眾人這時反倒一改方才的熱鬧,難得安靜下來。

原因無它,那桌子上的白瓷盤裡,一片片翠生生碧瑩瑩的顏色,直讓他們懷疑自己是花了眼。畢竟此時窗外正是大雪紛飛,他們剛才還借著雪壓紅梅之題吟詩作賦,怎麼轉眼間這些夏日裡才能見到的菜蔬就躍然桌上了?

鄭二老爺把眾人的神色收進眼底,喜在心裡,待抬頭瞧得洛掌柜躬身候在樓梯口就更覺滿意了。於是揮手喚了他過來,笑道,「洛掌柜,難為你們這大冬日的還能整治出這般新奇的壽宴。剛才小廝沒有說清,你就再給大伙兒說說這菜名和寓意吧。」

洛掌柜恭敬應下,又給貴客們行了禮,這才說道,「各位貴客有所不知,我們東家秋日時就出銀錢資助一農家小戶蓋暖棚。原本是抱著接濟窮苦的心思,也沒指望真能種出菜來。

前些時日聽得老太爺七十大壽,我們酒樓上下雖然惦記接下老太爺的壽宴,但是無奈沒有好食材也不敢應聲。可是沒想到,前日那農家人突然送來幾筐新鮮菜蔬,可是把我們大伙兒歡喜壞了。

小老兒就想啊,這也許就是天上的文魁也知道老太爺要過大壽,特地通過那農家人給老太爺的壽宴添彩來了。所以才斗膽上門求了鄭二老爺,盡心備辦了這場酒宴。

小老兒不才,在這裡就先代我們東家祝老太爺笑口常開、松鶴長春。」

老掌柜這話說的有趣又新奇,直把鄭老太爺捧成了文魁的恩師,那在座的眾位高徒們自然也就是文魁化身了,於是人人聽在耳里都覺心中舒坦之極,暗贊這掌柜的真是長了張巧嘴。

鄭老太爺也是樂得合不上嘴,說了一聲「賞」,旁邊的小廝就立刻拿了個大紅賞封送到洛掌柜跟前。

洛掌柜接下道謝,這才指了桌上的菜色一道道給眾人介紹起,「這道菜名為富貴鳥賀壽,我們公子得過一個友人從海外帶回的圖冊,這富貴鳥就是海外的一種珍禽,尾翼打開時五光十色很是艷麗。今日廚子特意用豆皮卷了菠菜、火腿和肉醬等物擺成尾羽,精心雕了鳥頭,特意獻上來給老太爺賀壽。」

眾人瞧得那鳥頭細長玲瓏、鳥尾顏色鮮艷,極是美麗,再聽說這是海外珍禽就更覺新奇了,紛紛笑言今日真是沾老太爺的光,開了眼界了。

鄭家父子三人都覺面上有光,自然胖廚子又得了一個賞封兒。

如此洛掌柜一道道把滿桌菜品都仔細介紹了一遍,那些諸如取名叫做「兩隻黃鸝鳴翠柳」「三千歲月春常在」「鯉魚高騰太液波」的菜色,眾人只聽菜名就覺帶著三分文氣,作為讀書人自然喜歡,雖是還沒嘗過味道卻也忍不住連連贊好。

老人上了年紀雖然嘴裡說著,誰都有一死,早死晚死都是死。其實眼見頭髮白了、皮膚也稀鬆了,胳膊腿兒也不利落了,誰心裡都難免恐懼,自然也就更喜愛聽些青春永駐之類的好話兒。

這般大冬日裡過壽卻能見得滿桌兒的翠綠,鄭老太爺怎麼會不歡喜,心裡甚至琢磨著許是上天真的知悉他多年育才不易,才降下這等祥瑞之事!

於是,老爺子胃口大開,招呼眾人吃菜喝酒之餘,那嘴角的笑從始至終都掛得高高,臉色上更是喜氣洋洋。直看得鄭大老爺和鄭二老爺這兩個孝順的親生子也是跟著歡喜,特別是鄭二老爺心裡贊了自己不下幾十次,把壽宴改在白雲居真是太英明了。

不提三樓眾人吃喝得熱鬧,二樓眾人也是議論紛紛,桌上菜色雖是不像三樓那般滿眼都是鮮菜,但也有四道之多。

人人手下筷子都棄了葷腥專往那碧綠之處招呼,很快那盤子就見了底兒。如此稀罕之物當然不可能再添盤,眾人頓覺意猶未盡,於是就喝著酒說起閑話兒,句句也是不離白雲居祭出的這份兒殺手…

就在眾人以為酒席這般就已經完美收官的時候,洛老掌柜卻親自帶了小夥計們又端了托盤上樓。

鄭二老爺還以為有什麼菜色上得遲了,但是掃了一眼桌上的菜盤正好九個,暗合九九事成之意,不該再添什麼了?難道白雲居不知道壽宴的規矩?

洛掌柜到了主桌兒跟前,行禮笑道,「眾位貴客,剛才灶間忙碌,一時倒把主食上得遲了,還望眾位見諒。」

聽得要端上桌兒的是主食,鄭二老爺就放了心招呼道,「正好腹中酒氣翻湧,各位用些米飯墊墊肚子吧。」

可是,洛掌柜笑眯眯呈上的那兩隻白瓷描金大盤裡,盛得卻不是粳米飯,而是一種一寸半長短的奇怪吃食。好似是用細面揉捏成元寶形狀,看著很是小巧精緻。

這次不等眾人問詢,洛掌柜就先開口介紹道,「這是酒樓大廚新琢磨出的一道麵食,因為外形極似元寶,就取名喚做元寶餃子,討個好口彩。」

「元寶餃子?」鄭大老爺挑眉,聽得是新奇吃食,他也不敢冒然讓老父食用。於是當先夾了一隻送進自己口中,待得咀嚼幾下他的眉頭就舒展開了,難得出聲贊道,「這吃食味道真鮮!諸位也都嘗嘗吧1

說完,他就趕忙給老太爺夾了幾隻放到圓碟里,眾人見此也紛紛重新提起筷子,於是誇讚之聲很快就在大廳各處響起。鄭二老爺一口一個,連吃了四五個,這才停了筷子笑責洛掌柜,「洛掌柜你可真是不厚道,有這樣的好吃食為何不早端上來,難道怕我們鄭家賴了銀錢不成?」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