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園春來早 散文詩詞

小園春來早 第五十七章饕餮一家

作者:花期遲遲

本章內容簡介:們一家大小都在這裡蹭吃蹭喝,自然是不會有那樣的事體發生了。 張貴兒實在拗不過叔叔呵斥,只得硬著頭皮留下了。董四敬他是讀書人,讓了左側的位置給他坐,正巧就挨在張二叔身旁。 一時眾人重新坐...

小孩子本身就好熱鬧,自然各個扭著小身子有些不願應聲,陳二嫂卻是精明得瞧出蒲草的好意,幫忙勸著孩子們下了桌兒。

劉老太兒身子是病著,可不耽擱她往肚子里划拉好吃食。眼見蒲草給孩子挑走不少肉片,臉色就沉了下來,狠狠剜了蒲草一眼,蒲草全然不在意就裝做看不到。

劉老太眼珠子轉了轉,正要開口說話就聽得有人拍動外屋的門扇。眾人都是疑惑看向春妮夫妻,以為他們忘記哪個被邀請的鄉親了。

春妮和蒲草也是疑惑,下地穿了鞋子還沒等走到外屋,就見那門扇被人從外大力推開了。一直在院子里打著旋兒的北風一見這樣的好機會,掃起大片的雪粒子就當先闖了進來。

眾人驚呼著傾身去擋著飯菜,再抬頭看時那開門之人已經闖了進來。真是好大一家子人啊!大大小小六七口!

蒲草一瞧得站在最靠前的張二叔,那眉頭立刻就皺了起來,眼睛狠狠瞪著躲在最後的張貴兒,心裡恨不得抽他兩巴掌才解氣。

張貴兒勾著頭,臉上紅得都要滴出血來了,他如何不知這般太過無禮,但是他有什麼辦法?

本來嫂子給他送了飯菜,他正坐在屋裡吃得香甜。不想二叔一家突然跑了來,見得家裡冷清就問人都哪裡去了?他有心撒謊,奈何二嬸兒眼尖,瞧得菜色豐盛就說家裡擺酒居然不請長輩實在不孝。

他自然不肯認下這個名頭,於是就說是隔壁劉家燎鍋底擺席面兒。不必說,張二叔毫不猶豫立刻帶著一家大小就趕來了。

張二叔瞧得眾人發愣,就乾笑著搓了搓手,說道,「哎呀,本來在家閑著無事想著過來竄個門兒,不想還碰到這好酒好菜了。」

眾人都是臉色古怪,暗暗直撇嘴。

這張老二也太不要個臉皮了,明明是他嗜酒成性,想要蹭頓酒喝才特意找來,還非說得好似無意遇到一般。誰出門溜達還帶著媳婦兒和三個兒女?若不是要留個看家的,恐怕他連家裡的大黃狗都一起牽來了。

但是,東北人對於別的都不是太在意,唯獨好個臉面。行事但凡能過得去,絕對不會輕易踩著人家的臉面。

劉厚生第一個站了起來,笑著招呼道,「二叔既然來了,就坐下一起喝碗酒吧。」

「好啊,都說來的早不如來得巧,我今日也是真有口頭福埃」張二叔就等他這句話呢,聞言立刻笑得臉上放了光。

說完這話他又扭頭極自覺的吩咐張二嬸和幾個孩子,「你們娘們兒和孩子都進屋吃去,別跟著男人摻和。」

張二嬸自然也是笑嘻嘻應了聲,陳大伯瞧著狗剩兒都是十六七歲的大小夥子了,還當真要跟著娘親往女人堆里湊,就實在忍不住了,清咳一聲笑道,「狗剩雖是沒成親,但也是家裡壯勞力了,不如今日就上桌兒吧。」

董老爺子也道,「貴哥兒也別回去了,一起坐下吃吧。」

張二叔那麼厚的臉皮聽了這話也難免臉上紅了一紅,趕忙喊了大兒出來。張貴兒卻是沒有他這般功力,此時恨不得找個地縫兒鑽進去,又哪裡肯留下繼續受折磨。

「不了,謝長輩們厚待。但家裡無人,我要回去守院子。」

他說著就要轉身離開,張二叔卻是立刻瞪了眼睛,罵道,「沒出息的東西,好好一個讀書人怎麼就做些女人事兒,留下喝酒!村裡人都正派著呢,沒有那喜好偷摸的習慣,不過吃個飯的功夫,家裡不會被搬空的。」

酒桌上兒董四幾個互相對視一眼,更覺鄙視不已。滿村子數來數去,也就張二一家喜歡不時幫著各家「拾掇東西」。如今他們一家大小都在這裡蹭吃蹭喝,自然是不會有那樣的事體發生了。

張貴兒實在拗不過叔叔呵斥,只得硬著頭皮留下了。董四敬他是讀書人,讓了左側的位置給他坐,正巧就挨在張二叔身旁。

一時眾人重新坐好,舉杯抬筷,心不在焉的說些閑話兒,倒也勉強恢復了剛才那般合樂。

張二叔一邊大口喝酒,一邊不時給身旁的張貴兒夾菜,問詢讀了什麼書,平日吃的什麼飯菜。那噓寒問暖、關懷備至的模樣兒,若是被不熟悉的人看到,還真以為張貴兒是他親兒子,而末座上那埋頭大口吃肉的小子是外來的乞丐一般。

屋裡的炕桌邊兒,一眾女人們的臉上卻是實在裝不出笑摸樣來。

原因無它,張二嬸帶著一兒一女簡直就是饕餮轉世。黑娃兒剛一上桌子還沒拿到新碗筷的時候,就伸手在大陶碗里抓了肉片塞進了嘴裡,手上湯汁兒淋漓就又要去拿饅頭。

張二嬸眼疾手快一巴掌拍在兒子手腕上,罵道,「你是餓死鬼投胎啊,趕緊拿筷子吃1

黑娃吃痛,小手難免往下一落,結果那小筐里還剩下的四個饅頭無一例外都被他蓋個嚴嚴實實,抹得是油汪汪水淋淋。

張二嬸好似極後悔般驚呼道,「哎呀,這可怎麼辦,把乾糧都摸黑了。大伙兒怕是嫌臟不能吃了吧?沒事兒,我們是一家子不怕這個。」

她說著就把那四個饅頭拿起來,自己一個,閨女一個,剩下兩個都給了一臉急色的黑娃兒。

如此,一家三口名正言順的徹徹底底把所有饅頭都包了圓兒了。他們一家子吃菜喝湯啃饅頭,這個歡快無比埃可把桌上別的女人們氣壞了。

她們忙碌了這半晌,還沒吃上幾口就讓這一家子攪了興緻。眼見黑娃兒和張二嬸兒那筷子恨不得伸得八尺長,連盤子底下都要翻過來看看的不堪模樣,誰都沒了胃口。

眾人都礙於自己不是主家不好開口,就低了頭就著自己碗里先前夾回的幾口剩菜,慢慢嚼著饅頭。

劉老太卻是仗著這是自己兒子家,又心疼那大片大片的肉被張家母子風捲殘雲一般塞進嘴裡,就拍了桌子怒道,「你們張家還要不要個臉皮了,這是做客的禮數嗎,滿桌子除了你們,別人都不吃飯了?」

張二嬸被嚇得一抻脖子,好不容易把噎在嗓眼兒的一塊肥肉咽了下去。眼珠子左右瞟了瞟眾人都是臉色冷淡,就訕訕的笑道,「哎呀,劉大娘這是心疼我們娘幾個吃這幾口飯菜了?」

春妮兒這會兒坐在炕沿邊上,握著筷子捅得手裡的饅頭同馬蜂窩一般滿身是眼兒,心裡怎是一個厭煩了得。不管是她婆婆也好,還是張二一家也罷,她都恨不得跪求老天爺快些把他們收了去才好,省得留在人間禍害得誰也不能消停過日子。

可惜,老天爺這會兒正在貓冬兒睡懶覺,她這個願望也就沒人受理了。

不管她心裡如何詛咒,到底還是不能看著婆婆和張二嬸吵起來,畢竟最後這難做之人還是夾在中間的她和蒲草。

她趕忙跳下炕沿兒,伸手拿了董老太陳大娘幾人跟前的陶碗,笑道,「燉菜都有些涼了,我給你們盛些熱的去。」

張二嬸一聽這話,就飛一般把她和兩個孩子的碗也推了過來,笑道,「還是生子媳婦兒最好客了,記得給二嬸挑些肉片,最近我這肚子不舒坦,多補些油水興許能好受點兒。」

春妮實在是不願意搭理她,假裝沒有聽見這話,端了手裡的陶碗就走。

張二嬸不知道實在是想吃肉片還是當真看不出人家不待見,攆著喊道,「哎,生子媳婦兒,這還有仨碗呢。」

眾人瞧得她那副討人嫌的模樣,都是低著頭極力忍笑。實在不知這張二一家平日都是如何過活,至於為了一口吃食這般讓人丟人現眼嗎?

眼見春妮疾走出了門,張二嬸也覺臉上有些發燒了。劉老太得意洋洋的夾了一塊凍豆腐塞到嘴裡,只覺這兒媳自從取娶回來,還是第一次行事如此合她心意。

蒲草眼珠兒轉了轉,就起身接了張二嬸一直舉著的陶碗,笑道,「妮子怕是沒有聽到,我去給二嬸盛吧。」

張二嬸那臉色立刻就變得多雲轉晴了,難得贊道,「還是咱自家人心疼自家人啊,去吧,多挑些好的回來。」

蒲草忍著心裡的厭惡勉強笑笑,轉身就也出去了。劉老太卻是不高興了,恨恨罵了一句,「竄窩的老鴰瞎叫喚,做的是誰家的主埃」

陳大娘最是喜愛蒲草,聽不得她挨罵,就趕緊笑著扯了別的閑話引著劉老太說起來。董老太也跟著湊趣,總算哄得劉老太沒在發作出來。

灶間里,春妮拿著長勺正往陶碗里盛菜,嘴裡卻是氣得嘟嘟囔囔罵個不停。

蒲草上前把陶碗遞到一旁,嘆氣道,「妮子彆氣了,估計今日這事不是這麼簡單。」

春妮手下一頓,疑惑道,「啥事啊?」

蒲草瞧得她這般傻獃獃模樣,好笑得彈了她的腦門兒,然後仔細說道,「昨日咱們賣菜得了銀錢的消息,怕是村裡人都知道了。今日你公婆和張老二一家又都湊了過來,許是都打著什麼算盤呢。」

春妮想起昨晚兩人躺在炕上興奮得睡不著,也曾商量過這事兒,就道,「你不是說,明年就要教村裡人種菜嗎?他們若是看著眼紅,告訴他們這事兒就是了。」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