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五十一章好買好賣

作者:花期遲遲  |  更新時間:2013-07-14 07:33  |  字數:0字

蒲草笑著拾掇了幾副碗筷也回了東廂房,正好解了老掌柜的尷尬。他剛才只顧著急獻寶兒居然忘了拿碗筷,倒讓主子乾瞪眼看著卻吃不到嘴裡。

蒲草早晨起來就開始忙碌自然是沒吃好飯,後來又忙著割菜裝筐外加一路抵抗寒冷,喝到肚子里的那點兒苞谷粥早就消化完了。這一會兒她還真是餓極了,也沒多說什麼客套話,簡單為方傑和洛掌柜報了報菜名兒就低頭吃了起來。

董四和春妮先前還有些不敢下筷子,後來熱湯熱餃子一下肚兒驅散了身體里的涼氣,那滋味分外舒坦,他們也就顧不得太多了。

洛掌柜本來好似還想說些什麼,但是瞧得自家公子那筷子落得又穩又准,吃得噴噴香,他也就把嘴邊的話咽了回去。

三盤餃子足有五六十個,外加一菜一湯。聽上去準備的很是充足,但均攤到五張嘴裡就算不得很多了。

眼見桌上盤碗皆空,眾人都是有些意猶未盡的放下了筷子。

站在一旁伺候著根本沒輪到上桌的小管事,張羅著撿了盤碗下去,又親手端了一壺熱茶回來。

眾人喝著茶水解解油膩,方傑就笑道,「小嫂子果然所言不虛,這…嗯,叫餃子的吃食當真新奇美味。」

「方公子謬讚了,」蒲草不肯居功,謙虛道,「巧婦難為無米之炊,冬日裡能吃到鮮菜本就難得,就是單用水煮了也會味道絕佳,更何況還是混了肉一起做吃食。」

說完,她又伸手從懷裡掏了幾張寫滿小字的紙張遞出去,笑道,「這幾樣吃食的詳細做法,還有以蒜苗為食材的另兩種菜色我都記在這裡了,做法都不難,公子可以讓大廚自行琢磨。」

方傑接了菜譜直接遞給洛掌柜,然後笑道,「那小嫂子,咱們就談談這些青菜的價格吧。」

董四不是個呆傻沒眼色的,聽得這話就趕緊起身笑道,「我從小到大還是第一次進酒樓來,正想出去看個新奇。你們先談著,有什麼事喊我一聲就是。」

春妮紅著臉也跟著起了身,蒲草有心留她又覺單攆了董四齣去不好,於是也就默許了。

那小管事極熱情周到的說要給兩人做嚮導,於是引了兩人一起出去了,屋子裡一時就剩了蒲草和方傑主僕。

這屋子本就是前幾日老掌柜特意拾掇出來的,只在很遠的角落放了兩隻炭盆,冷熱程度剛剛好,既保證鮮菜凍不到也不至於熱的蔫掉。

老掌柜走到筐子旁,伸手進去摸了摸筐底又拎出幾根小蔥看了看根須,很是滿意的點頭不已。他抬頭剛要贊上兩句卻瞧得自家主子微皺眉頭,於是尷尬的咳了兩聲,遮掩道,「老奴就是好奇這菜筐底下又沒座水沒裹泥,為何折騰一路還這般新鮮?」

蒲草也不揭破他這般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輕笑著應了兩句。方傑抬手攔了老掌柜去牆角拿秤桿,直接說道,「當日說好價格由我來定,既然小嫂子的菜種得如此好,又依約送來白雲居,我自然不能虧待嫂子。嗯,也別稱重了,論筐算吧。蒜苗想必是其中最難得的,就按照五兩一筐算,而小白菜和菠菜都是四兩,小蔥三兩,如何?」

蒲草這次一共送了一筐蒜苗、兩筐小蔥、白菜菠菜各一筐,這般算下來就是十九兩銀子,幾乎快要頂的上當初的定金了。而且這幾樣菜色當季售賣都是一兩文一斤,如今方傑開口就翻了幾十倍的價格,實在是足夠大方了。

這個價格同樣有些出乎老掌柜的意料,但他也不是傻子,怎會瞧不出自家主子待這小婦人的特別,所以怎麼也不敢再開口勸說攔阻。

老話兒說,羊毛出在羊身上。進價高了賣價自然更高,最後都是食客掏銀子,反正他們白雲居不能吃虧就是了。

「多謝方公子如此慷慨,那我就不客套了。」蒲草臉上難掩喜色,笑道,「勞煩方公子給我出個十九兩銀的收據吧,三五日後我再次送菜來就能把定金還清了。」

方傑卻是擺手,「這是小嫂子辛苦幾月第一次賣菜,怎麼能讓你空手回去?那二十兩定金從下次送菜來再陸續扣除,這次的銀子小嫂子還是先收下吧。」

蒲草的印象里,商人一直都是逐利而輕義的角色。就是上次方傑派人送謝禮,她也多半是當做籠絡她們一家的手段。可是如今方傑替她這般設想周到,當真是有些出乎意料了。

她微微皺了眉,低聲道,「方公子放心,我沒有還齊定金就撕毀契紙的打算…」

方傑忍不住笑得爽朗,伸手替蒲草滿了茶杯,這才說道,「小嫂子誤會了,我沒有那樣的擔憂。只是深知小嫂子種菜不易,才想要多給小嫂子行個方便罷了。」

蒲草瞧得他神色真誠不帶半點兒虛假之意,就為自己剛才的揣測而羞愧不已,於是笑道,「公子見諒,是我多心了。不過,前幾日公子派人送去的吃用之物,實在是受之有愧。這次承蒙公子慷慨家裡進了銀錢,就先把置辦那份謝禮所用銀錢扣出去吧。」

送出去的東西,方傑自然不肯收回,可惜好話說盡都不能讓蒲草改變主意,最後他只得無奈笑道,「以後我同小嫂子打交道的時候怕是會越來越多,難免總要去村裡叨擾,勞煩嫂子整治飯菜。不如那些吃用之物就算我先預付的米糧如何?嫂子若是不答應,就是不願我常去做客了?」

蒲草微微猶疑的功夫,方傑已是哈哈笑著一錘定音,「就這麼說定了,嫂子不要再推辭了。」說完,他就吩咐老掌柜去取了銀兩來。

話既然說到這種程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