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園春來早 散文詩詞

小園春來早 第五十章抵達

作者:花期遲遲

本章內容簡介:偃旗息鼓了,畢竟這世界上最不缺的就是出頭鳥。白雲居對面的富貴樓仗著在京里有些人脈,自從兩年前開業就手段用盡,一心把搶得翠巒第一酒樓的名頭當做了畢生事業來奮鬥。 於是,所有人閑來無事都找盤瓜子,...

南山溝這個小村子之所以取了這麼個名字,就是因為它坐落在山溝之中。自然通往山外的道路難免就狹窄了些,冬日的大風雪刮起來常常就會堵了路口。

好在這些時日風大雪小,牛車走了一路才遇到兩三處不算深厚的雪坳。董四拎著早就準備好的鐵杴跳下去隨手掘了幾下,也就順利通過了。

待得離了山路上了官道,老牛腳下輕快起來,三人都是鬆了口氣。

蒲草把手伸進草簾里試了試溫度還好,就覺得那吹透頭巾割在臉上的寒風也不是那麼難以忍受了。

翠巒城中最繁華的商街末尾有一座三層酒樓,不同於整條街上的其它同行那般富貴逼人,反而裝飾的極為清雅。若是不熟悉之人,甚至都會誤認為這裡是個供路人清談小坐的茶樓。

然而這城裡但凡富貴之家或者有些名望之人,卻是都識得這個好去處的。

白雲居,以美酒美食聞名,以清雅之姿冠絕眾多同行。

說來也是奇怪,同樣菜色擺上白雲居的桌子,食客們就會贊一聲雅,而若是放在別的酒樓就絕對只是一盤下飯菜。這其中不平委屈實在讓眾多同行懊惱不已,探究日久都不曾找到頭緒,最後也就放棄了。

當然這其中也有些別的因由,例如那白雲居老闆的姨母是孫家的二太太…

但也不是所有人都偃旗息鼓了,畢竟這世界上最不缺的就是出頭鳥。白雲居對面的富貴樓仗著在京里有些人脈,自從兩年前開業就手段用盡,一心把搶得翠巒第一酒樓的名頭當做了畢生事業來奮鬥。

於是,所有人閑來無事都找盤瓜子,喝口茶水,看看熱鬧。

這不,前日富貴樓的東家不知許了什麼好處,居然請動了紅牡丹日日到此獻唱一曲。各方好色之徒自然聞聲而動,這酒樓里的生意也是紅火至極。

白雲居里一個灰衣小夥計趴在門口,眼望對面兒那般紅火熱鬧,又回頭瞧瞧自家大堂里那稀落落的七八桌客人,忍不住就嘆氣嘀咕道,「這樣下去可如何是好?」

他的話音剛落頭上就挨了一巴掌,洛掌柜沉著臉低聲呵斥道,「不去招呼客人,在這裡嘀咕什麼呢?」

小夥計哪裡敢把他的擔憂說出來,偷偷揉揉腦袋就笑嘻嘻跑走了,留下洛掌柜也是忍不住向外望去。但是他的目光卻掠過了富貴樓轉而看向街道盡頭,心裡焦急盼望著自家公子口中那個轉機早些出現。

後日就是鄭老太爺的壽宴了,各家酒樓都在爭齲若是自家能夠一鳴驚人,以後這一冬里白雲居就絕對是翠巒城最熱鬧之處。

他這般殷切盼望著,可惜那街頭風雪瀰漫,除了偶爾有馬車匆匆行過再沒有別的人影出現。他失望的關了門,喊了一個小夥計守著以便伺候客人離開,然後就搖著頭去了後院,盤算著是不是要勸公子派人去南溝村問問消息。

只是他剛走進後院之時,就聽得有人用力拍打後門。一個粗使小廝跑到跟前大聲喝問,「誰在砸門,砸壞了可要賠銀子的1

門外傳來一個女子的聲音,應道,「我們是南溝村來的,請小哥兒幫忙去稟報你們掌柜一聲兒。」

那小廝還要再問,洛掌柜卻是差點兒蹦了起來,三兩步就竄到了門口一把打開了門閂,待看清那門外凍得臉色通紅、眉毛鬢角都掛了寒霜的女子,他立時激動的喊出了聲,「哎呀,張嫂子你可算是來了。」

蒲草吐出一口白色哈氣,苦笑道,「掌柜的,大雪封路實在難行,讓你惦記了。」

「張嫂子快進來暖和暖和,咱們一會兒再說這些埃」老掌柜說著話兒就要把蒲草往門裡讓,蒲草卻側身示意老掌柜看向門外,小聲說道,「我把東西送來了,掌柜先找個穩妥地方安置吧。」

老掌柜一瞧那門后不遠處的牛車上蒙蓋得如同小山包一般,眼睛立時就變得雪亮,一迭聲的喊著身後小廝去喚最心腹的小管事來。

小廝不明所以卻也不敢怠慢,撒開腿就跑了。

很快,身穿青衣、帶著一臉精明之色的小管事就趕了過來,洛掌柜直接開了東廂房招呼他上前幫著蒲草幾人把所有大筐都搬了進去。

蒲草摘下手套,搓了搓凍僵的手指然後才解開麻繩掀開大筐,仔細檢查見得裡面的菜蔬都沒有凍壞,這才笑道,「幸好準備齊全,青菜都是好好的。」

洛掌柜看著滿筐綠油油的菜蔬,喜得臉上放光。招呼著蒲草幾人坐下喝茶,又派了同樣喜上眉梢的小管事回園子去請自家主子。

方傑聽得消息也很快趕了過來,一身石青錦緞長袍外多披了一件玄色金絲暗紋面子的狐皮大氅,襯得他本就俊朗的模樣更多了三分貴氣。

董四瞧瞧自己身上的羊皮襖和因為塞了烏拉草越發顯得笨拙的大棉靴,就不動聲色的往後挪了幾步。

蒲草早摘了身上的帽子頭巾,見得方傑進來就起身行禮,方傑趕忙還禮又主動同董四和春妮打了招呼,笑道,「原本我還等著小嫂子送信兒,然後再派車上門去齲哪裡想到小嫂子親自把菜送來了,真是辛苦了。」

好言一句三冬暖,惡語傷人六月寒。不管他這話是不是真心實意,但蒲草幾人聽在耳里都覺熨帖無比,一路所受辛苦仿似也拋到腦後了。

董四和春妮拘謹的臉色好了許多,直道「不辛苦,不辛苦1

蒲草心裡暗贊方傑好圓融的手段,然後就越過價格不提,先開口道,「支取定金的時候,我曾應過方公子要教授幾樣新奇吃食。正好這會兒我們又餓又冷,不如我就先去灶間獻獻醜,也請方公子跟掌柜的嘗嘗看,我的手藝是不是還上得了檯面兒。」

洛掌柜這半會兒盯著看那些小白菜、菠菜和小蔥兒,心裡的算盤早就撥的劈啪作響,把自家大廚擅長的菜色從頭到尾排了一遍,甚至連定價多少都琢磨過了。唯有那細弱的蒜苗很是生分,他怎麼看都不知要如何料理。

此時聽得蒲草主動要求先做吃食,他就趕緊去看自家主子臉色,生怕主子開口拒絕,畢竟誰也不願花高價買回一堆無用之物。

方傑瞧著老掌柜的模樣心裡好笑,想起那日上門蒲草親手所做的幾味家常小菜,突然也覺腹中有些空,於是就道,「那就勞煩小嫂子了,需要什麼調料和人手,小嫂子自管吩咐。」

不等蒲草接話兒,洛掌柜立刻就站出來笑道,「公子放心,老奴跟在一旁伺候,保管張嫂子受不得一點兒委屈。」

蒲草笑了笑,走到幾個菜筐之前每種鮮菜都取了一些,洛掌柜小心的接到手裡直接塞到了一個大食盒裡,可謂是把保密工作做到家了。

白雲居以素雅聞名,灶間也別於其它酒樓后廚的髒亂擁擠,很是寬敞乾淨。

這灶間足有三間房那般大小,一眼眼灶台都靠在牆邊兒,中間空處則是一排排的木板架子。

架子上是各色肉類乾貨,架子下就放置了許多大圓砧板,菜刀、砍骨頭的斧子、碗碟勺筷擺得整整齊齊。

蒲草隨著洛掌柜進去后只四處掃了一眼就徹底喜歡上了這裡,她前世單身過日子難免寂寞,時常會琢磨研究些美食打發時間。她的小廚房雖然不大,但也是各種廚具樣樣俱全。

洛掌柜看著她一臉喜色,心裡也很是驕傲,開口打發了坐在角落閑話兒的學徒和小廝們出去,只留了一個胖子大廚幫把手。

那胖子大廚想必平日也是極受看重的,聽得要他替一個小媳婦兒打下手很是有些忿忿不平。

老掌柜生怕他惹惱蒲草,就貼在他耳邊低聲說了幾句。胖子剛要反駁就見蒲草從食盒裡拿了那些鮮菜出來,於是立時乖覺的閉了嘴,上前行禮笑問如何拾掇。

蒲草也沒多客套,請他撿了一斤五花肉剁成肉糜,然後洗菜、摘菜、舀面揉面,手下麻利極了。

胖大廚剁完肉餡兒后又幫忙燙細粉、焯菠菜,一雙小眼睛時時盯在蒲草手上,生怕錯漏了任何一步。

洛掌柜剛才那般嚴格保密卻還是留了這胖子在灶間幫忙,蒲草自然猜到這胖子的忠誠必定無疑。於是她也不藏私,每做一步都會出聲念叨幾句注意事項,惹得那胖子歡喜得眼睛都眯成一條縫兒了。

兩人配合還算默契,食材又全,很快一大碗小白菜肉圓粉絲湯、一大盤肉末澆菠菜就出鍋了。蒲草囑咐胖子把這兩樣挪到一旁的大鍋里溫著,然後取了切碎的蒜苗混進煨好的肉餡里,又加了素油和香油之後攪拌均勻,最後才揪開醒好的麵糰飛快的餃子皮,三捏兩捏就包好了一個餃子,小巧又精緻如同元寶般惹人喜愛。

胖廚子也趁機試包幾個,自然沒有蒲草包得好,卻也沒有露餡兒淌油兒那般難堪。

待得大鍋里的熱水燒開,白胖的餃子們排隊下了鍋,滾開幾次之後就躺到兩隻大白瓷盤裡。

洛掌柜親自找了托盤端了送去東廂房獻寶兒,惹得那胖廚子一臉不舍的咽著口水。蒲草瞧得好笑,就把手邊特意留下的一小碗兒推到他跟前笑道,「勞煩大哥忙了這半晌,這幾隻水餃就留給大哥嘗個新鮮吧。」

對於廚師來說,世界上最殘忍的事就是親手做了佳肴卻不能嘗上一口。聽得蒲草這話,胖廚子感激的連連道謝,也顧不得熱就直接抓了一隻餃子扔進了嘴裡,一邊嘶嘶喊燙一邊滿臉驚喜的喊著,「這味道真鮮亮兒啊1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