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園春來早 散文詩詞

小園春來早 第四十九章風雪送菜人

作者:花期遲遲

本章內容簡介:你就別管了,我心裡有數。」 里正娘子只好閉口不言,脫衣重新躺好,盤算著哪日先把桃花收到跟前教個針線。 她家裡大兒勝子讀書上進,將來必定不會守在他們夫妻跟前盡孝,說不得這個家裡還要二兒全...

里正噴出一口青色煙霧,低聲呵斥道,「你這頭髮長見識短的老娘們兒,我是那貪心的人嗎?蒲草是帶著孩子過日子不容易,但她到時候賺了銀錢,這名頭傳出去還不定被多少人惦記呢。與其被外村人得了好處,還不如咱們本村鄉親先沾些光兒,各家也能盡心護著張家一些。」

里正娘子撇嘴,有些不以為然,「如今各家的老娘們兒到處在傳蒲草勾搭了城裡的富家子,說得不知多難聽。蒲草怕是氣得不輕,若不然今日也不會特意引我去那溫室走動。」

里正眉頭皺起,囑咐道,「你明日出去敲打敲打那些碎嘴的,別讓這些老娘們壞了大事兒。至於蒲草那裡你多走動也好,總歸沒壞處。」

里正娘子點頭,到底還是不放心,說道,「你身為里正,替鄉親們謀個財路沒有錯。但是可要對得起良心,做壞事是要遭報應的。」

里正氣得用煙袋鍋兒敲了幾下桌面兒,「你就別管了,我心裡有數。」

里正娘子只好閉口不言,脫衣重新躺好,盤算著哪日先把桃花收到跟前教個針線。

她家裡大兒勝子讀書上進,將來必定不會守在他們夫妻跟前盡孝,說不得這個家裡還要二兒全子挑門戶兒,他的媳婦兒也要天長日久守在她這做婆婆的身邊,自然一定要選她喜愛的才行。她先同桃花相處親近了,就是將來大伙兒都去提親,她也佔個上風不是。

夫妻倆都是各自心思,輾轉半夜才慢慢睡去。

這幾日北風越刮越烈,白日里的太陽也越發少見,往往一兩日才出來露上一面兒,不過個把時辰就又撤退了。

蒲草和春妮帶著兩個孩子時時守在溫室里,一旦見得開晴就立刻把草簾掀開,讓青菜們小小做個日光裕

菜苗兒們仿似也感受到了這般細緻呵護,不負眾望的越長越快,眼見著就竄到大半尺高了。遠看一片碧油油水靈靈,真是分外喜人。

春妮惦記著那些流言,偶爾抽空跑出去打探幾次。回來之後就滿心奇怪的嚷著,那些長舌婦好似都突然間良心發現了,居然再沒誰提起過方公子之事。

蒲草心裡清楚必是當時的法子有了效果,里正娘子和陳家婆媳替她出力正名了。

於是,第二日聽得陳大伯得了風寒,她就送了二斤細面過去。陳家眾人許是私下也有商量過什麼,待她更是親近熱情三分。

而里正娘子那裡不等蒲草拜訪反倒先上了門,笑言一定要教桃花做活兒。蒲草早知她的繡花手藝確實是村裡最好的,又是當真喜愛桃花,於是就痛快應下,送了一匹石青棉布兩盒線做拜師禮。

里正娘子也沒客套,安坐不動受了桃花的大禮,然後就回家去了。

過了兩日桃花第一次去學針線,回來時就抱了一套月白色的襖褲,袖口衣角褲腳等處都了大朵的淺緋色桃花。

工精緻得直讓蒲草和春妮讚嘆不已,當然桃花更是喜愛得勝於一切,晚上常躺在她枕邊的水藍襖褲自然也讓位了。

不過,這套襖褲得到的也不是全然的誇讚喜愛,它還引起一個不大不小的風波。原因很簡單,張貴大才子偶然見了妹妹穿得如此光鮮在堂屋裡走動歡笑,居然怒髮衝冠,抬手就打。

蒲草自然厲聲喝止,他就梗著脖子嚷著家有重孝三年不掛紅。蒲草從未把自己當寡婦看待,難免在這些小細節上就忽略了。聽得張貴如此義正言辭倒真絕有些理虧,只得找了個包袱皮兒把棉襖包了,哄著桃花說明年再穿,這事才算揭了過去。

張貴兒自覺佔領了道德高地,很是得意了幾日,後來瞧著眾人都是對他不加理會也就暗惱著消停下來了。

日子悄然在寒冷中劃過,眼見幾箱青菜已經長到足夠大小,終於可以收割賣錢了。蒲草和春妮夫妻就絞盡腦汁兒琢磨著如何才能把菜完好送到城裡,而不被凍壞半點兒。

畢竟這幾日大煙泡兒颳得是越來越烈,身形瘦弱些的人出門都被吹得東倒又西歪。若是做不好保暖措施,興許到得城裡之時,翠綠的菜苗兒就都變成冰雕了。

都說勞動人民的智慧是無窮的,這話實在不假。在集合了眾人的所有意見之後,一個奇形怪狀的大筐就新鮮出爐了。

簡單來說,這就是一個異常結實的大柳條筐倒扣在一個懸挂而起的小筐上。待得割完菜苗兒整齊碼放進小筐里,下面的空處塞一個炭盆取暖,大筐外面再包裹上浸濕的破棉被和草簾等物遮風。這樣即不怕牛車行進途中打翻炭盆失火又能保暖保濕,實在是一舉兩得的好辦法。

如此,萬事俱備只欠東風。這一晚,蒲草特意蒸了一鍋兩合面的饅頭、燉了五花肉@豆腐,然後留了春妮夫妻一起吃飯,算作是「戰前動員」。

許是多日的努力就要在明日見得分曉了,眾人哪怕對著一桌兒好吃食也都是一副心不在焉的模樣。一時盼望著這些辛苦成果一定要賣個好價格,一時又擔憂路上坎坷不能完好送達。總之嘴裡雖是嚼著饅頭,也沒覺出同餅子的味道有啥區別。

蒲草邊吃邊把所有細節想了一遍,自覺沒有什麼遺漏,就開口笑著打趣春妮夫妻,「你們兩個可別擔心了,好好吃飯吧,一會兒饅頭都要塞到鼻子里去了。」

劉厚生憨憨一笑就低頭大口喝湯,春妮卻是嘴上不讓人兒,反駁道,「你還笑話我們兩口子,你不也是懸著心?這豆腐鹹得都能齁死人了1

蒲草半信半疑的舀了一勺湯嘗了嘗,然後撲哧一聲笑了出來,「可不是,這菜當真燉得失手了。」

眾人都是笑起來,也不再做那半斤嘲笑八兩之事了。儘力吃得飽足,再攏了一遍明早的活計就各自回家睡下。

不管兩家人是一夜輾轉亦或是美夢連篇,黎明終是伴著此起彼伏的雞鳴狗叫聲姍姍而來。

張家溫室里,蒲草拿著磨得鋒利的菜刀站在菠菜箱子邊,小心翼翼的一刀刀齊根兒割下一把嫩綠的菠菜,然後轉手遞給一旁的春妮。

春妮拿了一葉放在水裡浸泡過的苞穀皮子,三扭兩扭就纏成了一根細繩,把菠菜整齊的一把把兒綁好。

兩人乍一開始上手還都有些生疏,漸漸熟悉起來動作就快了許多。

而不遠處的山牆邊兒,劉厚生也是一臉認真專註的拔著小蔥兒,仔細摔去根上的泥土,然後也不捆綁直接就那麼一棵棵挨擠著碼放在小筐里。

桃花和山子跟在大人們旁邊,幫忙做些遞筐子之類的力所能及之事,不時因為早起睏倦的偷偷打上幾個小哈欠。

蒲草看了心疼,就笑道,「山子桃花真乖,等嫂子回來時給你們帶燒雞吃埃」

山子自然拍手喊好,桃花卻紅著小臉兒提了要求,「我不想吃燒雞,嫂子若是再去布莊就給桃花買些布頭兒回來,好不好?」

這小丫頭本就是安靜不爭的性子,這些時日跟隨里正娘子學習繡花,幾乎是立刻就喜歡上了這活計,偶爾睡夢裡都要嘟囔幾句「柳綠配鵝黃」。

而前次蒲草從布莊要回來的那些碎布「搭頭兒」都被春妮拿去做了蓮花墊子,她如今缺了練手的材料這才有這樣的要求。

孩子如此好學,蒲草自然是一百個支持,立時滿口答應下來。桃花兒喜得上前親了嫂子一口,山子眨眨大眼睛也跟著風頭兒把燒雞換成了幾把木刀木劍,嚷著他這新晉的「大王」,要給手下「將軍」們發放兵器。

蒲草和春妮瞧著這胖小子抬頭挺胸的臭屁模樣都是笑得肚子疼,逗弄幾句也就應下了。

一時說笑忙碌著,所有鮮菜都碼放好也套上了大筐。劉厚生擺弄炭盆的功夫,蒲草和春妮就去換了出門衣衫。身上套上家裡最厚的棉襖棉褲,腳下踩著前日剛縫好的兔皮靴子。臉上蒙著花布巾,再扣上狗皮帽子,手上戴著棉手套,真是同南極科考人員一般全副武裝。

兩人剛剛穿戴好,董四就趕著牛車到了院門外。聽得他的喊聲,眾人趕緊把炭盆先端上車,然後再把罩了破棉被的大筐扣上去,最後又蓋了三四層草帘子捂得嚴嚴實實。

劉厚生眼見媳婦兒和蒲草一起上了牛車就要出發,他有心跟去又礙於腿傷,只得搓著手一臉愧疚的說道,「你們一路可要受苦了。」

春妮自是知道自家男人心裡愁苦,趕忙攆他道,「你快回溫室看著吧,我們很快就回來了。」

蒲草也笑道,「就是啊,溫室可是咱們的聚寶盆,劉大哥就等著我們帶著勝利的消息回來吧。」

眾人都是笑起來,董四一甩鞭子輕輕打在老黃牛身上,牛車就吱嘎嘎壓著厚厚的積雪出發了。

劉厚生一直望著牛車消失在風雪裡,才扭頭一瘸一拐回了院子。半路瞧見桃花和山子趴在門口,就攆了他們說道,「別灌肚子里冷風啊,快進屋去吧,你們嫂子很快就回來了。」

兩個孩子乖巧應了一聲,就關上了門。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