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園春來早 散文詩詞

小園春來早 第四十八章流言(二)

作者:花期遲遲

本章內容簡介:瞧見隔壁院子里,陳大娘上完茅廁正往屋裡急走,於是張口喊了兩句,很快陳大娘帶著兩個兒媳都過來了。 陳大娘最是怕冷,剛剛坐下閑話幾句就問道,「蒲草,你這屋子怎麼不多燒些火啊,真是冷得慌。」 ...

兩人正說著話兒,就聽屋外有人笑道,「大嫂子這是發什麼牢騷呢,小心我聽了牆根兒找大娘告狀埃」

陳家妯娌趕忙開門讓進笑眯眯的春妮,一邊幫她拍打肩頭的雪花一邊問道,「這時候不在家做飯,怎麼頂風冒雪跑來閑話兒?」

幾片碎雪花飄進春妮領子里,冷得她哆嗦著就把手裡蒙著棉布的小乾糧簸籮遞給了陳大嫂,埋怨道,「蒲草忙活一上午蒸了一鍋饅頭,非要我送幾個來給你們嘗嘗,我犯懶說晚上再送都不讓。」

陳家和張家互相送吃食都已習慣了,陳大嫂也沒推讓,笑著從箱蓋兒上拿了個空簸籮就把饅頭倒換了過來。

剛出鍋的大饅頭,每個都有壯漢拳頭大,仿似白生生胖嘟嘟的娃娃在咧著嘴笑,輕嗅一口更是滿滿的麵粉甜香之氣。陳二嫂嘖嘖稱讚兩聲,歡喜笑道,「蒲草妹子這手藝去城裡開個饅頭鋪子都成了。」

幾人都是笑起來,春妮惦記著還沒給自家男人送飯就急著要走,陳家妯娌對視一眼就拉著她的手低聲說了兩句。

春妮眉頭越皺越緊,最後跺腳恨道,「前幾日我就想罵這些長舌婦,蒲草非攔著我不肯。」

陳大嫂拉著她的手勸道,「我們跟你說,也是要你給蒲草提個醒,以後行事多心。」

春妮一把撈了空簸籮,說道,「身正不怕影子斜,有她們後悔的時候。」說完她就招呼一聲,轉回張家去了。

蒲草正守在桌子邊兒給兩個孩子盛飯,桃花長到這麼大是第一次吃到米粥,很是好奇,端著粥碗左看右看也捨不得動筷子。倒是山子仿似以前常吃的模樣,眉開眼笑的教桃花要吹涼再喝。

蒲草疑惑的掃了他一眼,心裡對於這孩子的身世更加疑惑,琢磨半晌無果,只得仍在腦後不理會了。

春妮風風火火得當推開門進來,一屁股坐到桌邊兒呼哧哧喘氣卻是不說話,蒲草沒瞧見她臉色不好,就打趣道,「怎麼,怕我們把米粥都喝沒了,這麼急著跑回來?」

山子和桃花都是嘰嘰咯咯笑起來,春妮抓了一個饅頭狠狠咬了一口,含糊不清應道,「咬死這幫碎嘴的1

蒲草終於聽出不對,安撫兩個孩子先喝粥,然後就拉了春妮到裡屋問了個明白。

春妮氣惱之下咽得急了些,那咽下的饅頭就噎在了胸口。她伸手用力捶了幾下,說道,「你就是心軟,上次若是狠狠罵上一頓,她們就敢管亂傳了,這以後還不定要被說得多難聽呢。」

蒲草抿著嘴唇想了想,就伸手拿過她手裡的饅頭,說道,「這事哪是罵幾句就能攔得了的,怕是撕破臉皮更沒有顧忌了。你這正氣頭上越吃越噎得慌,出去喝碗粥吧。這事我自有主意。」

春妮還想問,蒲草卻是拉著她出了門。有兩個孩子在自然不好說話,春妮也就耐著性子吃飯了。

飯後歇息一會兒,蒲草把兩個孩子裹得棉球兒一般,又拿布袋裝了四個饅頭,然後囑咐幾句就打發他們出了門。

等她剛剛研墨畫了幾張花樣子,就聽得里正娘子在院里喊道,「蒲草在家嗎?」

蒲草放下紙筆迎出門去,笑道,「嬸子怎麼來了?這大風大雪的,有事讓孩子們送個信兒就是了。」

「我哪有什麼事?整日在家裡呆得煩悶,桃花送饅頭過來說起你在家畫樣兒,我就來看個新奇。」里正娘子隨手拍打著身上的雪花,又搓了搓凍紅的臉頰,這才湊到桌子旁邊撿了那幾張花樣子排開細看,忍不住贊道,「蒲草你這花樣子可是真新鮮,平日都沒見過,難道是南方几國那邊的花色?」

蒲草前世最愛鬱金香,又學過幾筆素描,剛才一時順手就畫了出來。這會兒她當然不好細說,就借著話頭兒說道,「前兩次進城時候在人家庄看見就學來了,我還真不知道是哪裡傳來的。」

里正娘子看得愛不釋手,就道,「這個花樣好,正好我要給娘家妹子做條裙子,你給我也畫張吧,回去我好照著。」

「好啊,」蒲草應得爽快,隨手畫完一張又道,「隔壁陳大娘先前也說過這話,我倒是忘記問她要什麼花色了?嬸子你先坐,我喊大娘過來一起做針線埃」

「行埃」

蒲草剛出門還未等下台階就瞧見隔壁院子里,陳大娘上完茅廁正往屋裡急走,於是張口喊了兩句,很快陳大娘帶著兩個兒媳都過來了。

陳大娘最是怕冷,剛剛坐下閑話幾句就問道,「蒲草,你這屋子怎麼不多燒些火啊,真是冷得慌。」

蒲草無奈應道,「上午都在溫室忙了,哪裡顧得上燒屋子。」說到這裡她好似猶疑了一下,又道,「大娘若是覺得冷,不如咱們就換去溫室坐坐吧,裡面可是熱得要脫棉襖呢。」

陳家婆媳神色明顯都是一怔,她們平日里也好奇過張家溫室到底能不能種出菜來,但是誰都礙於禮數沒有開過口,而蒲草也從未主動邀請。不知今日她這為何突然就如此反常?

里正娘子眼珠兒轉了轉,卻是先笑著應了,「好啊,嬸子早就好奇你那泥屋子裡到底種了啥,今日正好趁機開開眼界。」

有里正娘子帶頭,主人又主動邀請,陳家婆媳三人自然也歡喜得跟隨去看新奇。

劉厚生吃了飯回去前院歇著,溫室里只剩了春妮一個人在忙著往爐子里添木絆子,冷不防見得這麼大隊人馬殺到還真嚇了一跳。

但她也不是傻子,瞧見蒲草打眼色立刻就笑迎上來,帶著早看呆了眼的老少幾人四處走動,不時驕傲的指點說明幾句。

蒲草忍笑接手把兩個爐子都添好柴,又查看了一下牆邊的幾箱子小蔥並沒有凍蔫的跡象,這才放下心來。

里正娘子和陳家婆媳逛了一圈兒之後,坐在木塌上緩了好半晌出聲驚嘆道,「哎呀,蒲草可是了不得了,這大冬日的真種出菜來了,若是賣去城裡可發財了。」

蒲草得了誇讚,臉上卻沒有多少驕傲模樣,反倒好似很是無奈嘆氣道,「嬸子和嫂子們只看這菜長得好,卻不知道我們兩家費了多少力氣。投入許多銀子置辦物件不說,日夜爐火燒個不停,還時時要提心弔膽著生怕一個疏忽這菜就都凍死了。」

陳大娘點頭,「可不是,這大冬日裡連人都不好養活,更別說是菜了。」

里正娘子也道,「沒有大風刮來的銀子,幹啥都不容易。」

眾人感慨一番就坐在木塌上說著閑話做針線,冬日天黑早,才過了大半個時辰溫室里就暗了下來,里正娘子和陳家婆媳紛紛告辭而回。

不提陳家婆媳回去如何,只說里正娘子一進家門就見孩子爹正黑著臉蹲在門口,於是問道,「好好的椅子不坐,蹲這裡做什麼?」

里正狠狠吧嗒了兩口煙袋鍋,微惱道,「大晚上的不尋思做飯,跑哪兒扯閑話去了,我這一回來就見冷鍋冷灶的。」

里正娘子抄起門旁的掃地笤帚揮去棉鞋上的雪沫子,笑道,「我今日還真是去開眼界了,不過你這般給我臉色看,我也不想告訴你了,晚上再說吧。」

里正瞧得媳婦兒的得意模樣,心下好奇想要追問兩句又拉不下臉面,就一直憋在心裡直到晚上躺在炕上才低聲說道,「你白日里到底去看啥新奇了?」

里正娘子卻沒有立刻答話,伸手抻了抻被角思慮半晌才道,「當家的,你說咱定了桃花給全子做媳婦如何?」

里正沒想到媳婦兒會突然冒出這麼一句話來,就道,「全子才八歲,急什麼?等到十一二歲再商量也不遲。」

「不行,那太晚了。到時候怕是這村裡想要求娶桃花的人家,都能踩破張家門檻子1

里正扭頭看看媳婦兒那雙在暗夜裡閃著精光的眼睛,有些遲疑道,「你今日到底怎麼了,有話就說明白了。」

里正這媳婦兒是當初他娘親自去相看的,娶自七十裡外的小趙屯,從小就是十里八村有名的聰明伶俐閨女。

當日他娘回來之後很是歡喜,對他說這媳婦兒肯定旺夫,他還有些不以為然。沒想到成親后這媳婦兒家裡家外都是一把抓,在她幫扶之下著日子也確實越過越好,兒子更是一個接一個的生,他自然也越發看重她的想法。

里正娘子也不再掖著藏著,直接把下午的所見所聞都仔細說了一遍,末了又道,「當家的,我瞧著這張家有蒲草張羅著,以後很可能會興旺起來。先不說桃花那孩子本身就懂事乖巧,就說以蒲草對她的疼愛,將來有什麼好事也落不下她的小家。就是退一萬步說,蒲草張羅不出大事來,桃花沒有爹娘跟著攪合,將來兩家走動也省了不少的麻煩。」

里正顯然相比於孩子的親事更看重那溫室的「錢途」,他披衣坐起又點了一煙袋鍋旱煙,吧嗒吧嗒抽了好幾口,才眯著被煙熏得酸澀的雙眼問道,「你看出張家那菜是如何種的了?好學不?」

里正娘子索性也起身點了油燈,白了自家男人一眼,嗔怪道,「怎麼,你還想搶人家孤兒寡嫂的活路啊?」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