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園春來早 散文詩詞

小園春來早 第四十章流言

作者:花期遲遲

本章內容簡介:這臉色,別人看了還以為我不分你東西惹你生氣了呢。」 「分我?」春妮往後退了一步,擺手拒絕,「我可不要!我和生子已經沒少拖累你了,這都是值錢之物可不能再要了。」 蒲草氣得伸手戳她的腦門兒...

蒲草卻是笑道,「嫂子也說是小玩意兒,那還客套什麼,難道跟我們一家見外了?」

陳二嫂聽了這話哈哈笑起來,起身道,「行,那就不客套了,我回去吃飯,你有什麼活計就喊一聲埃」

蒲草送了陳二嫂出門,再回來瞧得春妮蹲在那些筐婁之間翻翻撿撿,嘴角笑得都要咧到耳根了,忍不住笑罵道,「你這妮子樂傻了不成,人家二嫂走了都不送送。」

春妮回瞪了她一眼,小聲嘟囔道,「我不這般,二嫂就還要坐下去,許是這些好東西就要分她一半了。」

蒲草隨手拿了一匹月白的細棉布打量,嗔怪笑道,「你這吝嗇鬼,可是越來越像你婆婆了。」

春妮聞言臉色一黯,手下拾掇得也慢了,半晌才道,「還不是日子太窮鬧得,誰有錢了都會大方送人情。」

蒲草沒想到勾起她心裡的愁苦,趕緊勸道,「再有十來日就能賣菜了,你就等著白花花的銀子往兜里裝吧。快收了這臉色,別人看了還以為我不分你東西惹你生氣了呢。」

「分我?」春妮往後退了一步,擺手拒絕,「我可不要!我和生子已經沒少拖累你了,這都是值錢之物可不能再要了。」

蒲草氣得伸手戳她的腦門兒,「我都說這些東西就當買方家的,賣了菜錢就還。那菜錢有你一份,自然這東西就有你一份。」

春妮琢磨一下覺得這話也對,就笑道,「那你到時候可一定記得在工錢里扣出去。」

「記得,保證記得。」蒲草不在意的揮揮手,「你看我像那吃虧的人嘛1

兩人說笑著把一堆吃用之物都分了開來,春妮只拿走小半兒剩下的都留給蒲草,畢竟張家人口多。

蒲草聽得春妮念叨著要送去娘家孝順爹娘,就道,「咱們馬上就賣菜了,到時候再孝順家裡也不遲。倒是上次幫忙送生子去城裡治傷的兩位叔伯那裡,你是不是該還還禮了?」

春妮一愣,應道,「那不過是件小事兒,過年時候送包點心就行了,不用這麼急著還禮吧?」

蒲草卻是聳肩,「人情這東西可是難說,你認為欠他一個苞穀粒,人家卻覺得你欠的是只西瓜,還是早還早了。」

春妮是個聽勸的,特別是生子出事後都是蒲草在幫忙張羅,依賴之心就更重了。聽得她這般說就道,「那好,我晚上就去還禮。省得以後種菜賺錢了,他們借著這情分上門來問種菜法子,我還不好拒絕。」

蒲草眨眨眼睛,起身上前抱了春妮的腦袋裝模作樣的瞧了又瞧,惹得春妮疑惑問道,「我頭上沾灰串兒了?」

蒲草搖頭,一臉遺憾的說道,「沒有,我就是瞧瞧你頭上是不是哪裡開竅了,怎麼突然聰明許多?」

春妮琢磨了一會兒才明白過來自己被嘲笑笨拙,立刻撲到蒲草跟前想要撓癢出氣,蒲草麻利的躲開了嚷道,「看著腳下,別踢灑了素油1

春妮生怕糟蹋了好東西,趕忙停腳不再追趕,氣鼓鼓望著笑彎了腰的蒲草磨牙不已。

不提蒲草和春妮兩個如何笑鬧,只說東子一路坐在馬車上垂頭喪氣犯愁如何跟主子回話,再也沒有來時的歡喜模樣。

車夫老王想要勸說兩句卻無奈天生口拙,只得快馬加鞭壓過厚厚積雪趕回府里。

念恩園東北角種得那一小片梅林,昨晚居然頂著風雪開了一樹,小小的紅色花朵盛放在枯瘦枝頭,襯著周遭的雪景更顯明媚三分。

早已摸清主子喜好的小管事,吃過午飯就吩咐丫鬟小廝在畫樓里添了炭盆,茶水點心、筆墨紙硯也備得齊備,果然自家主子聽得花開就上得樓來。

半硯濃墨剛剛研好,硃砂也化得正艷,方傑喝著熱茶尚未動筆之時,東子就一臉心虛模樣的在門外探頭探腦,不敢進來回話。

小管事偶然瞧見了就道,「公子,東子辦事回來了。」

方傑挑眉,扭頭問著一臉懊惱走進來的貼身小廝,「怎麼,事情沒辦成?」

東子行了禮,苦笑道,「回公子的話,事情…辦成了,就是…就是張家小嫂子不收,小的是把東西扔下之後跑回來的。」

「不收?」方傑不置可否的低聲應了一句,然後提筆開始作畫,半晌又道,「她可是要你捎了什麼話?」

東子不敢隱瞞就把事情從頭到尾說了一遍,末了生怕主子責怪他似的又把那些吃用之物也仔細說個清楚,然後就縮著腦袋等待發落了。

不想方傑臉上卻半點兒沒有惱色,反倒手下畫筆行雲流水般在宣紙上移動,嘴角輕翹的愉悅模樣直讓偷瞄主子的東子看傻了眼。

小管事慢慢退後兩步,扯了東子出了畫樓,離得遠遠才說道,「你這鬼機靈怎麼犯傻了,主子沒責罰你就趕緊退下吧,還等什麼?」

東子狠勁撓撓後腦勺,奇怪道,「主子每次給牡丹姑娘送禮物,牡丹姑娘都會回個荷包之類,這次那小嫂子不識抬舉,咱們公子怎麼不但不惱怒,反倒…嗯,看著很歡喜?」

小管事一巴掌拍在他頭上,算是出了昨日的那口氣,笑罵道,「你不是聰明嗎,自己猜就是了,還問我幹什麼?」

東子趕緊討好的行禮作揖,可惜小管事打定主意不套出事情始末不罷休,兩人這樣拉扯著出了花園漸漸走遠。

方傑站在窗前掃了一眼,繼續低頭去仔細描繪那梅花。一朵朵,一瓣瓣,沒有牡丹富貴,沒有芍藥嬌艷,卻獨立風雪中,自有傲骨風姿…

南山溝里的女子們,這幾日坐在大炕上做針線可是有了新話題。不管開始說的是什麼,最後總能拐到張劉兩家收得的重禮上。

而陳大娘家裡因為離得兩家最近,人人都道她們婆媳最是清楚內情,於是來陳家做針線的婦人是與日俱增。

這不,這一日剛剛擺開針線筐,鞋底子一拿在手裡就有小媳婦兒試探著說道,「昨日我家羊糞蛋兒又被我掐了兩把!這皮猴子瞧得你家壯子那冰好看又帶聲響兒,死活鬧著要他爹給買一個。我們家裡能吃飽肚子就不錯了,哪有銀錢給他買那好玩意兒,不打他一頓以後怕是還要星星要月亮呢。」

陳大嫂和陳二嫂對視一眼,臉上都滿是厭煩之色。這幾日她們說了不下幾百遍,怎麼這些人就是抓住問個沒完。

陳二嫂瞧著婆婆也是眉頭皺著,就笑罵道,「孫桂花,你可真是多心眼兒的老娘們兒。都跟你說了幾遍了,你還要提這話茬兒。你們家裡沒余錢給孩子買好玩意兒,我們家裡就富裕多少不成?那是隔壁蒲草得了人家的謝禮,分給我們家孩子們玩兒的。」

「謝禮?謝什麼的禮?」旁邊另一個年紀稍大的婦人趕忙接了話頭兒,低聲笑問道,「我那日可是看到了,那富家公子長得可真是俊俏。」

陳大娘聽得這話不好聽,也開口說道,「當日不是說過了嗎,那富家公子是個酒樓老闆,先前出了銀子資助蒲草種菜,這次上門是來探看菜苗兒長勢。我怕蒲草沒菜待客就送了幾個鹹鴨蛋過去,那公子回去后許是覺得唐突了,就送了一些謝禮過來,我們家孩子這才跟著沾光得了個小玩意兒。」

那婦人見得陳大娘臉上有些煩色,有心閉嘴不再問又實在心癢難耐,就乾笑道,「我前日去孔六嫂子那裡坐坐,見得春妮送去的粳米和細面可是不少。他們兩家這謝禮怕是沒少收啊?」

「就是,」旁人接話道,「這蒲草妹子原本瞧著蔫耷耷的,如今變得猴精不說,這眼界也高了,平常人怕是都不入眼了…。」

陳大嫂聽不下去,忍不住插話兒道,「她看不入眼也是應該,當初張嬸子待她不好,多少次餓到倒路邊兒也沒見誰給塊餅子,那時還就只有春妮護著她。」

那婦人本是妒忌,畢竟那白花花的粳米、細面她們一年也見不到幾次,聽得傳言說張家起碼收了兩袋子,誰心裡不是長草一般難受。

此時她又被陳大嫂嗆了話頭兒,心裡一酸就有些口不擇言起來,「大嫂這麼說可是不該,那張婆子多潑啊,誰敢招惹她。就是蒲草當初恐怕也是在她跟前裝傻,要不然怎麼張婆子一死,她立刻就猴精兒了。這不,連城裡的富家子都招惹回來了。」

「行了,行了。」陳大娘瞧著大兒媳臉紅脖子粗還要再跟人家爭辯,就開口攔道,「都是一個村裡住著,抬頭不見低頭見,誰用不到誰家埃大伙兒說幾句解個悶兒就算了,可別說這些有的沒的,傳到蒲草耳朵里該傷心了。」

眾人聽了這話都是閉了嘴,慢慢又說起旁事,等到做下晌飯的時候就各自散了。

陳大嫂拿著笤帚下死力的把大炕從頭到尾掃了一遍,嘴裡低聲罵著,「這些扯老婆舌的,她們嘴裡就沒有好人。」

陳二嫂拾掇好針線筐放到箱蓋兒上,勸道,「你也別替蒲草生氣了,風水輪流轉,說不定啥時候她們就要巴結到蒲草頭上呢。」

陳大嫂嘆氣,「女人活著就是不容易,做點兒啥事都難免被人指指點點。」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