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園春來早 散文詩詞

小園春來早 第四十五章反常

作者:花期遲遲

本章內容簡介:跟前就跑去大門口高喊著「主子回來了1 於是,原本好似熟睡般安靜的院子立時變得鮮活起來。一眾小廝們從各個歇息之處竄出來,開大門撤門檻的,點燈籠挑帘子的,各司其職。就是灶間里的大小鍋灶也開始忙了起...

桃花扭頭瞧瞧四周就吐了舌頭,害羞道,「嫂子,桃花睡著了,忘了幫嫂子照顧客人。」

蒲草親親她的腦門兒,一邊替她捋捋耳邊的細碎軟發一邊溫聲說道,「桃花最懂事了,嫂子不怪你。你先幫嫂子把山子叫起來,嫂子去給客人洗衣衫,一會兒咱們就回前院吃飯埃」

桃花應下,扭身去喊了同樣睡迷糊的山子起來。蒲草輕手輕腳的打水洗好衣衫,仔細抻平晾到火爐旁的橫竿上。

山子和桃花蹲在過道上玩耍,嗅著托盤上的飯菜香氣,山子的小肚子就忍不住咕咕響起來。他可憐巴巴的瞧瞧姐姐,小聲說道,「姐姐,我肚子餓了。」

蒲草正倒著銅盆里的髒水,就笑道,「再忍一下,姐姐一會兒先給你掰個窩頭吃埃」

山子立時眉開眼笑,惹得桃花糗他,「山子是個小饞貓1

「我不是,我不是1山子扭著胖嘟嘟的小身子耍賴不肯應下,這小子不挑吃食,這半月每頓都能吃得飽,小身子眼見就圓潤起來了。。

躺在木塌上的方傑,其實早在蒲草開門的時候就醒了過來,只不過這一室的溫暖讓他實在捨不得睜開眼睛。

他靜靜的感受著陽光溫柔的撫在臉上,鼻端嗅著空氣里淡淡的飯菜香氣,耳邊是那個女子柔聲哄著孩子、打水洗衣,一切都是那麼平靜和諧。仿似他很久以前就屬於這裡,又或者這裡原本就是他生命中欠缺的一塊…

這種莫名不可捉摸的飄渺感覺,仿似輕易就打碎了他緊緊纏在身上的保護殼,讓他迷惑不已,卻又沒有半點兒恐慌…

他忍不住深深吸了一口氣,再次任憑這份難言的平和氣息,在五臟六腑里轉了一圈兒又一圈兒,熨帖得全身上下都徹底鬆散下來。這些時日累積的那些傷心、那些惱恨仿似也都慢慢在平復,慢慢在遠離他的世界…

蒲草洗了手剛要給兩個孩子拿個窩頭,就聽得身後木塌上有動靜,回頭一瞧果然是方傑醒了,於是笑道,「方公子餓了吧,我做了幾個簡單菜色,公子墊墊肚子吧。」

方傑站起身四顧一圈兒,也沒客套就笑道,「勞煩小嫂子了。」

蒲草把托盤上,挨個揭開蓋碗露出裡面的菜色。果然都很是簡單,只有小蔥拌豆腐、水煮鹹鴨蛋、木耳炒鹹肉三樣小菜,外加一大碗蘿蔔絲肉丸湯,主食就是七八個金黃燦爛的窩窩頭。

不過蒲草最擅長的就是用普通的食材做出鮮美的味道,哪怕冬日裡吃食如此匱乏,她也盡心儘力做到最好。小蔥拌豆腐是白里嵌綠,清爽宜人。木耳也炒得黑亮兒油潤,鴨蛋黃更是煮得往外流紅油兒,就連那碗蘿蔔肉丸湯都是奶白之色。這些菜色湊在一處,顏色各異又相互映襯,真是讓人還未吃上一口就已先勾起了滿腹的食慾。

方傑出言贊道,「多勞小嫂子費心了,小嫂子這手藝怕是比我那酒樓大廚都要高上一籌。」

「方公子客氣了,不過都是些家常菜罷了。」蒲草聽得誇讚心裡美滋滋的,臉上卻還是謙虛模樣。她剛要帶著孩子回去前院,卻不想方傑挽留道,「小嫂子,這些菜色我一個人吃不完,不如你和兩個孩子也留下一起吃吧。」

蒲草愣了愣,下意識里就想開口拒絕,畢竟她的身份在那裡擺著呢。

但方傑一雙眼眸卻笑著往那過道處瞟了瞟,她立時就紅了臉。

剛才都在人家身上趴了那麼久,之後又同處一室大半日,若是說出去,哪一樣都能讓人唾沫噴死。如今再拒絕一桌兒吃飯,還真是有些矯情了。

這般想著她索性也把那些規矩都扔到天邊去了,帶著兩個孩子大大方方坐下一同吃起來。

方傑眼底笑意更深,一邊慢悠悠咬著窩頭一邊瞧著蒲草給兩個孩子夾菜,聽她問詢兩個孩子練熟幾個字了…

日落西山頭,黃昏已是悄悄臨近,寒鴉鳴叫著從遠方飛回,蹲在枯枝累就窩裡歪著小腦袋看著遠處的山村。

那輛停在劉家院子里大半日的黑漆平頭馬車,終於載了主人骨碌碌踏上歸程,快速奔出村外跑向遠方城池。

春妮眼見馬車沒了影子,就轉身一把抓了蒲草的胳膊,緊張問道,「這方公子來看了一圈兒說啥了,沒提那定金的事兒吧?」

蒲草忍不住想要逗弄她,就裝了苦臉嘆氣道,「這貴公子嫌棄咱們招待不周,很是不滿。只給了三日時限周轉,然後他就要派人來取回定金呢。」

「啊,這可如何是好?」春妮大驚失色,一旁拄拐站著的劉厚生也是焦急起來,「不能吧?方公子是好人,怎麼會突然要回定金?」

蒲草不裝撲哧」笑出聲來,一邊揉著被春妮抓疼的胳膊一邊說道,「假的,我嚇唬你們呢。方公子誇讚咱們那菜種的好,還說到時候會給高價。」

「真的?」春妮眼睛立時就亮了起來,上前又掐了蒲草幾把解氣,嗔怪道,「你個死丫頭就嚇唬我能耐1

蒲草眼角掃了掃前面幾家園子里那沒藏好的紅頭巾綠衣角,大聲說道,「做買賣講誠信,人家方老闆信得過咱們,咱們也不能辜負人家的囑託埃」

劉厚生不明所以,隨口應了一句,「是這個道理,方公子可是個好人,半點兒驕傲架子都沒有。」

春妮瞧得蒲草神色有異,順著她的目光看去就猜到了大半。她張嘴就要喝罵,卻被蒲草扯著回了院子。

「你拉我幹什麼?這些碎嘴的娘們兒,不罵她們幾句還不知道她們又要扯啥閑話呢?」

蒲草也不鬆手,一路拉著她進了屋子,雙手搓著被冷風吹得刺痛的臉頰勸道,「我本來就是個棄婦,做什麼事都難免被說兩句,你還能每次都罵大街埃到時候我的名聲不好,你頭上也要頂著個潑婦的惡名了,你這馬上就要生兒育女了,看將來誰敢和你結親?」

話音兒剛落,劉厚生正巧邁進門檻。劉家小夫妻倆對視一眼,臉色都是瞬間紅透。

劉厚生扔下一句,「我去溫室看看。」然後就嘎達嘎達拄拐躲開了,留下春妮撲上去捂蒲草的嘴巴,「你這死丫頭,怎麼什麼話都說?」

蒲草不過順口一說,也沒有多想這時空之人對於男女之事的忌諱,就鬧了這麼大尷尬。她忍不住哈哈笑起來,「誰知道你們臉皮這麼薄,誰家不生孩子過日子埃」

「你還說,你還說?」春妮臉色更紅,伸手在蒲草腋下抓撓。蒲草千不怕萬不怕,就怕這撓癢神功,趕緊一迭聲的討饒,兩人笑成一團…

冬日的夜晚因為有雪光的映射,比之平日那般濃墨重色要明亮許多。

翠巒城的青石大街上遠遠駛來一輛黑漆馬車,一路安靜穿行於那些燈火輝煌、人聲鼎沸的的酒花樓,三拐兩拐到了城東小巷裡。

小巷盡頭的園子門口早有輪班守望的小廝,眼見馬車到了跟前就跑去大門口高喊著「主子回來了1

於是,原本好似熟睡般安靜的院子立時變得鮮活起來。一眾小廝們從各個歇息之處竄出來,開大門撤門檻的,點燈籠挑帘子的,各司其職。就是灶間里的大小鍋灶也開始忙了起來,咕嘟嘟燉著暖身湯、燒著熱水。

方傑下了馬車,踩著打掃得乾乾淨淨又撒了細沙的地面,隨口問了迎出來的小管事一句,「今日無事吧?」

小管事躬身行禮,笑道,「回公子,張家三公子下午派人送了帖子約您明日喝酒賞梅,然後就再無別事了。」

方傑心不在焉的點點頭,吩咐道,「明日在酒窖里取兩壇竹葉青送去,就說我身體不適改日再做東回請。」

小管事聽得這話好似有些出乎意料,明顯頓了一下又小聲說道,「公子,聽說三公子請了白梨花姑娘陪酒…」

方傑不耐的揮揮手,「按我說的去辦。」說完,他就穿過月亮門進了內院。

小管事心裡大奇,伸手抓了東子小聲問道,「公子今日出去遇到何事了?他不是最喜白梨花的唱腔嗎,往日聽得這事必定要去赴宴…」

東子笑嘻嘻打斷他的話,「那是往日,如今不同了。」

小管事更是好奇,「有什麼不同?」

東子卻掙開他的手,笑得得意又促狹,「我可不敢說,公子若是惱了以後就不帶我出去了。」

說完這話,他就一溜煙兒的就追去後院了,氣得小管事直罵這猴崽子忘恩負義。

方傑進了內室換上家居的寬袍,丫鬟春鶯剛要拿起外衫卻被他喝止,「下去吧,這衣衫先放這裡。」

春鶯趕忙行禮退下,半句也不敢多問。

翠巒城裡多有傳說他家公子風流多情,最是懂得憐香惜玉。很多宅院里的丫鬟們不知如何羨慕她們這些能夠近身伺候的人呢,恨不得滿心眼兒里都以為,只要有個三分顏色,再找機會擺個嬌弱模樣,就會輕易被公子收進屋子混個姨娘做做。

其實只有她們這些園子里的人心裡最清楚,這是萬萬行不通的。

一年前就有個姐妹曾假裝頭暈想要倒進公子懷裡,下場就是撞上石角頭破血流,傷口還未包好就被發賣出府了。

公子從始至終都沒有半點兒憐惜之意,眼裡冷意凍得人心裡結冰,同傳言里的那個風流公子簡直判若兩人。自那之後,所有丫鬟都老實下來了。而她本就相貌普通,從未敢有半點兒小心思,被調進內室之後更是時時緊守奴婢本分。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