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園春來早 散文詩詞

小園春來早 第四十四章新奇體驗

作者:花期遲遲

本章內容簡介:就笑罵一句這自作聰明的小子。 有兩個孩子在跟前緩和氣氛,蒲草明顯好過許多,裝作剛才那尷尬之事沒有發生一般,極力笑得自然,「方公子稍等,馬上就準備好了。」 說完,她上前撿了銅盆把方傑脫下...

東子正靠著土坯牆,一邊支著耳朵偷聽溫室裡面的動靜,一邊感慨自己主子怎麼越來越奇怪了,放著如花似玉的牡丹姑娘不搭理,反倒瞧上這黃毛猴子一般的小寡婦了?

這般正想著,突然瞧得蒲草從身邊跑過,立刻站直了身子悔得跺腳咬牙,到底還是壞了公子的好事,不知公子會不會惱怒?

猶疑之間他硬著頭皮進了溫室,小心翼翼湊到站在牆角的主子跟前,陪笑道,「公子,奴才剛才不小心,以後一定多長心眼兒…」

不想他家主子卻沒有責怪,反倒伸手指了頭上一尺高之處懸挂的木桶,一臉笑意問道,「瞧瞧這洗澡的物件兒要怎麼用?」

東子愣了愣,立刻抓緊這將功贖罪的機會屁顛顛兒上前幫忙琢磨開了。可惜主僕兩個自認都是聰明人,卻耗費半晌功夫也沒琢磨明白。

東子眼珠兒轉了轉,就笑道,「公子,要不然奴才還是去找張嫂子吧?她家的物件兒她總歸熟悉些。」

方傑身上濕淋淋極是不舒服,就道,「趕緊去。」

東子如蒙大赦,健步如飛般跑去前院。

春妮扶了自家男人進屋檢查了傷腿,估摸著骨頭沒有錯位這才放了心,難免又數落幾句,劉後生憨笑賠禮,「方公子是個好人,待我這莊稼漢也沒架子,我一時歡喜就走得快了些。」

春妮嗔怪的瞪了他一眼,「你啊,就是見不得人家待你客套。如今蒲草和方公子是那個…呃,」她一時想不起來蒲草說過的新鮮詞就胡亂編了個,「對,是合作生意。咱們是替蒲草做事,不是方家的奴才,你可別給蒲草丟臉。」

蒲草正從外面進來,聽了這句就笑道,「是合作夥伴啊,傻妞。不過人家上門是客,劉大哥客氣些也是禮數。」

劉後生得了蒲草的支持,就笑開了臉。

春妮也不是真想埋怨他,不過是替蒲草考慮又心疼他差點兒加重腿傷,於是就停了話頭,轉而奇怪的問詢蒲草,「你這臉怎麼這麼紅,是不是發熱了?」

蒲草想起剛才的尷尬之事,臉上原本已經消退三分的燥熱又恢復了,她趕忙在心裡暗唾了幾口,以前也不是沒和男人親密接觸過,怎麼接管了蒲草的軀殼,連帶她這青澀之心都接管了?

「沒有,可能是溫室里太熱了。」

蒲草生怕春妮多問,趕忙岔開話頭兒,「妮子,劉大哥有沒有新一些的乾淨衣衫,找一套給方公子替換穿穿吧。」

春妮果然沒多在意,麻利的爬上炕,在角落的包裹里翻了一套半新的青色棉襖來,「就這套最新最乾淨了。」

蒲草接過來出了門,正要找山子和桃花替她送去溫室,卻見得東子跑過來,於是就笑道,「正巧小哥兒回來了,這乾淨衣衫快送去給你們主子替換吧。」

東子把一顆腦袋晃得如同秋日枝頭的枯葉,一迭聲的推拒道,「還是小嫂子送去吧,正好那木桶我也弄不明白,還要小嫂子指點呢。」

蒲草皺頭皺起,心裡很是為難。不管古代還是現代,伺候男子入浴都是件曖昧又說不清的事情,聰明女子絕不會沾邊兒。

「那淋浴木桶用起來很簡單,我教小哥兒…」她剛說到一半,不想東子突然抱著肚子喊疼,仿似十分痛苦般說道,「哎呦,剛才灌了一肚子冷風,我這會兒想去方便埃小嫂子就辛苦一下,我實在是伺候不了主子了…」

這小子說完,那腳下就像長了彈簧一般,連蹦帶跳幾步竄得沒了蹤影,也不知道是避到哪裡偷笑,還是真照茅廁去了。

蒲草恨得跺腳,她如何不知這小子有些別樣心思,但是這一時半會兒還真是沒人可用,總不至於讓春妮這有夫之婦去吧。最後她無奈只得低低安慰自己,「我一個現代女子,泳裝美男都見過,這點兒小曖昧算不得什麼,平常心,平常心1

她這般想著,就喊了大門口玩耍的山子和桃花一起往溫室走去。

方傑已是脫了外袍和薄棉襖,只穿了白色的中衣在小蔥池子旁邊走動。突然見得蒲草和兩個孩子進來,並不見東子的影子,心裡忍不住就笑罵一句這自作聰明的小子。

有兩個孩子在跟前緩和氣氛,蒲草明顯好過許多,裝作剛才那尷尬之事沒有發生一般,極力笑得自然,「方公子稍等,馬上就準備好了。」

說完,她上前撿了銅盆把方傑脫下的衣衫放進去,然後才拎起水壺兌好溫水,踩著小凳子倒進那吊起的大木桶里。

有了前車之鑒,方傑生怕她再摔下來,於是伸手半護在一旁。蒲草倒完一轉身發現又已在他懷裡,趕忙跳下凳子道謝,「多謝方公子。」

方傑收了手,指了那木桶笑道,「小嫂子,這木桶要如何使用,我琢磨半晌也沒頭緒。」

說起來,這木桶淋浴是蒲草來此異世的第一個創新之舉。前世她就是個愛乾淨的人,每晚必定要泡個香噴噴的澡才睡得舒坦。

可是穿越之後諸般波折痛苦,能吃飽肚子再有一片屋瓦遮身已經很是不易,更別說洗澡了。任她日日都覺身上刺癢難耐,也不敢冒著染上風寒的風險沐裕

所以,這溫室的火爐開燒之後,日日溫暖如春一般。她立時就動了洗澡的念頭,琢磨了半晚上之後,就騰出這個角落做個簡易淋浴房。

家裡的木桶捨出一隻,在底部鑽了幾十個小孔之後又多訂了一層擋板,溫水倒進去之後只要抽掉擋板,水線自然就灑了出來,同前世的蓮蓬頭一般無二。

而腳下則接了一隻超大的木盆裝髒水,就是偶爾有些水滴撒到外邊的土面上,也很快就會滲下去。

這樣的新奇的洗浴設備一做出來,立刻受到了大大小小所有人的關注。

山子做了這世界上第一個洗淋浴的人,在水線下笑鬧歡呼,洗得白白凈凈,最後還戀戀不捨的嚷著以後日日都要玩一次。

當然,桃花和春妮這兩個愛美的女子更是喜愛,隔個兩三日就要攆了劉厚生出去,然後洗得心滿意足。

其實這淋浴桶看著古怪,說穿了也不過就是個漏水之物,方傑這般聰明之人看著蒲草把擋板抽了一條縫兒就在清楚不過了。

蒲草放了衣衫在一旁,又囑咐兩個孩子守在門口,就避到前院張羅飯菜去了。

方傑拉好擋在一側的油氈,微微猶疑片刻就脫得乾淨,站在水線下洗了起來。溫熱的水滴澆在身上說不出的舒適,不遠處已經長出兩寸綠葉的小蔥仿似也浸染這份潤澤,越發顯得青翠欲滴。

他心下沒有來由的就湧起一股愉悅之意,隨口哼起了最喜愛的一段戲文。

桃花和山子蹲在門口,拿了小樹枝兒在泥土上練字,聽得角落裡荒腔走板的調子就嘰嘰咕咕笑了起來。

方傑怔愣了一下才想起此間還有兩個孩子,於是又洗了片刻就擦開身子換了衣衫出來。

小桃花見得他頭髮上滴著水,大眼睛眨了眨,就跑過來遞了布巾,說道,「公子,給你用這個。」

方傑掃了一眼他們劃在地上的字,眼裡閃過一抹驚奇,含笑接過布巾,問道,「小妹妹,可是跟你嫂子學的寫字?」

桃花平日很少見得生人,突然聽得方傑問話就紅著臉兒小聲應道,「是我嫂子教的。」

山子聽得他們說話立刻跑了過來,瞪著大眼睛護在桃花身旁,一副生怕方傑欺負桃花的模樣。

方傑覺得兩個孩子好笑又可愛,就轉身坐在鋪了熊皮的木塌上,同他們有一句沒一句的閑話起來,「你們嫂子上次寫過契紙給我,字寫得很好,你們也要好好學埃」

兩個孩子聽得他誇讚嫂子,神色就添了三分喜色,漸漸話也多了起來。

桃花好奇問著天冷之後城裡還有沒有澆糖畫的老伯,山子就問賣冰的小販出攤兒沒?每個問題都是幼稚又充滿童趣,方傑卻出奇的沒有半點兒厭煩之心,笑著同他們嘰嘰咕咕說個不停…

蒲草同春妮在廚房裡忙碌了大半時辰,好不容易湊了三個菜一個湯。

待得拾掇飯桌兒時才想起方傑換下的臟衣衫還沒洗,他一時還出不了溫室,這午飯怕是不能回來吃了。

春妮出去找了一圈兒,四處都不見東子和馬車夫的影子,她還納悶嘀咕這方家奴僕真是沒規矩。

蒲草卻是心裡有數,暗罵幾句,只得又端了飯菜送去溫室。

正午的陽光悄悄地從窗棱照射進來,毫不吝嗇的灑遍每一個角落,那木塌上閑話兒累了的一大兩小,不知什麼時候居然依靠在一處睡著了。

蒲草端著托盤瞧著被山子小手抱得嚴嚴實實的方傑微微有些發愣,這樣的富家公子不是該高高在上,見到窮人只露兩個鼻孔的嗎,怎麼她眼前這一個居然如此…嗯,親民?

男氖親蠲小芮嵋追直嬪貧竦模他既然能得到孩子的親近,想必在浮華輕佻的外表下,必定也有些不為常人所知的美好之處吧。

蒲草把托盤放到木箱上,小心翼翼上前喚醒了桃花。小姑娘揉揉眼睛尚且不知身在何處,蒲草抱了她下地,小聲說道,「桃花怎麼睡著了,該吃飯了。」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