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園春來早 散文詩詞

小園春來早 第三十八章親家

作者:花期遲遲

本章內容簡介:時就跟有隻小貓在撓一樣,有心上門看看到底春妮娘家給了什麼好東西吧,又想起那日的事忍不住心裡發虛。 這般,一直熬到太陽快將要下山,估摸著李家人必定回去了,老兩口才順手拿了一棵白菜趕過來了。...

春妮捏著手裡沉甸甸的小布袋,眼淚又掉了下來,「娘,都是妮兒不孝。成親這麼久了,還要您跟著擔心…」

李老太太嘆氣,抱了女兒在懷裡,「說什麼傻話呢,你就是七老八十那時候不也是娘的閨女嗎?你如今剛分家日子苦點兒,以後熬出來就好了。」

母女倆絮絮叨叨說了半晌話兒,春妮就起身扶著老娘在家裡四處走動,老太太瞧著那些新陶缸、簸箕、鐵杴,各種家用物件兒,忍不住低聲說道,「上次你回家說起蒲草替你添置家當,我和你爹都不太相信,沒想到居然是真的。

蒲草這孩子對你真是不錯,以後你可不能忘恩負義,有事的時候多幫人家。」

「娘,你不說我也知道。生子他爹娘和兄弟又貪財又吝嗇,對待生子就跟他不是親生的一般,我也冷了心了。以後就和蒲草好好處事,互相幫扶著了。」

「那就好,不過你那公婆行事再不對,你禮數上也別差了,讓人抓了把柄要聽閑話兒的。」

「知道了,娘。」

母女倆正是說著話兒,就見蒲草端了兩隻大陶碗進來,身後跟著的桃花和山子也笑嘻嘻抬著個托盤。春妮趕忙上前接過兩個孩子手裡的托盤,埋怨道,「怎麼讓孩子幹活兒,萬一燙到呢。」

蒲草沖她使了個眼色,笑道,「我一個人也拿不完,就讓她們幫忙了。」

春妮會意,伸手拍拍兩個孩子的小腦袋誇讚道,「山子和桃花真是越來越能幹了。」

兩個孩子被誇讚的紅了小臉兒,小胸脯卻是挺得高高,仿似真成了家裡的頂樑柱一般驕傲。

眾人進了屋子,蒲草喚了兩個孩子上前給老太太行禮,末了又道,「大娘,上次我家這淘小子燙了手臂,多虧您給的獾子油。這才好得一點疤痕都沒有,真是多謝大娘了。」

李老太太擺手,笑得爽朗,「多大點兒的小事兒啊,哪值得你說道一次。」說完,她又指了院子里先前卸下的雜物,說道,「你和春妮挑門過日子不容易,我和你大爺也沒有金山銀山相助。好再你大爺還有個編籃子、筐簍的手藝,每樣我都拿了兩份兒,你和春妮分著用吧。那麻袋裡還有幾十斤苞谷子,粘的和笨的都摻好了。你們泡好磨一磨,冬天包豆包兒吃吧。」

蒲草與春妮多年的交情,對老太太的脾氣也了解一些。知道她不是喜好虛情假意的人,性子又剛強,於是半句也沒推辭,歡喜笑道,「多謝大爺大娘惦記我們,這下可有好吃的了。還有那籃子我可要先挑了,好看好用是我的,剩下才給春妮。」

「不行,是我爹編給的,我要先挑。」春妮湊趣假意上前攔著蒲草,兩人小孩子般爭搶起來,惹得李老太太笑得臉上都開了花兒,勸道,「好,好,別搶了,以後讓你爹再編就是。」

蒲草和春妮也是互相掐了兩下,笑成一團。

幾人又說了幾句話,劉厚生就帶著兩位舅兄回來了,蒲草一見趕忙起身說道,「大娘,你們吃飯吧。我家裡還有活計就先回去了,下午再來陪大娘閑話兒。」

李老太太指了桌上飯菜說道,「飯菜都送來了,就一起吃吧。」

蒲草擺手,笑道,「家裡還多著呢,我帶孩子回去吃。順便把新筐簍拿走,省得一會兒有鄰居上門看著好都搶光了,我可吃虧了。」

眾人都是笑起來,上前幫忙挑揀了兩個土籃子、一個大柳條筐還有兩隻小簍子,蒲草帶著山子桃花笑嘻嘻道謝,然後抱著回去了。

春妮引著娘親和兄長進屋,李家兩兄弟就笑道,「這蒲草妹子是個精明的,比咱春妮可是厲害許多。」

春妮拿了筷子進屋,一邊伸手去揭陶碗蓋兒一邊抗議道,「娘,你看大哥啊,他又要數落說我傻了。」

李老太太笑道,「你大哥是怕你吃虧,這會兒看著你這日子過得不錯,我們也都放心了。」

李老二瞅著桌上的菜色,一大碗豆腐燉肉、一大碗白菜炒木耳,還有十幾個金黃的苞谷餅子,就道,「這蒲草妹子可真捨得,這倆菜要切一斤肉埃」

春妮這段日子跟著蒲草吃得多了,倒沒有原本那般小家子氣,笑著勸道,「身體是賺錢的本錢,肚子吃飽有力氣了,才能賺更多的銀錢。二哥,你就放心吃吧。」

李老大笑道,「娘,你聽妮子說話一套套兒的,像那地主婆似的。」

春妮一抬下巴,說道,「我現在跟著蒲草學識字算賬呢,將來就要當個地主婆。」

她這般得意的模樣惹得眾人都笑起來,李老大拍著劉厚生說道,「生子,我這妹子可是要翻天了,你以後多敲打敲打。」

劉厚生憨厚一笑,「妮子聰明,她做主我幹活1

李家眾人嘴上如何說自家閨女不好,其實心裡都是疼愛著呢。聽了劉厚生這般說,立時那臉上的笑又燦爛了三分。

李老太太當先抬起筷子夾了一塊兒木耳,眾人這才紛紛吃了起來。吃到一半之時,老太太才好似突然想起一般,懊惱道,「哎呀,這一會兒只顧說話,忘了把親家公和親家母請來一起吃飯了。這可如何是好,妮兒啊你趕緊去走一趟。」

春妮剛才可是把當日那狠心公婆所作之事告訴親娘了,自然知道她不是真心相請,於是也裝了懊惱之色起身說道,「我這就去,不過飯菜都動過了,公婆來要挑理埃」

果然,不等別人說話,劉厚生就先皺了眉頭攔阻道,「別去了,晚上再請來也是一樣。爹娘若是問起,咱們就說丈母是午後才到的吧。」

李家幾人本就不是真心,自然不會太過堅持,客套兩句就繼續吃了起來。

很快眾人吃完,飯桌兒撤了下去。

李老大老二找了扁擔,幫忙又把張家院子里的土都挑去了溫室。然後,兩人汗珠子都沒擦一把就套了牛車,趕著太陽未落山的時候回家去了。

蒲草很是過意不去,想留他們喝碗水再走,卻被李老太太攔了,笑眯眯喊她幫忙腌酸菜。

春妮抓了白菜在熱水鍋里燙一圈撈出來,蒲草麻利的甩甩水、散去熱氣,然後整齊擺到缸里。

李老太太抱了鹽罐子站在一旁幫忙撒鹽,三人配合很是默契,說說笑笑間就蓋好了油氈紙,坐在院子里歇息喝水。

劉家老頭兒老太太偶然聽得村人說親家母來了,還帶了不少好東西給兒子兒媳。老兩口這心裡立時就跟有隻小貓在撓一樣,有心上門看看到底春妮娘家給了什麼好東西吧,又想起那日的事忍不住心裡發虛。

這般,一直熬到太陽快將要下山,估摸著李家人必定回去了,老兩口才順手拿了一棵白菜趕過來了。

李老太太帶著蒲草和春妮坐得位置有些偏,劉家老兩口進了院門只草草掃了一眼,就以為兒子兒媳都不在,直接樂顛顛奔向那院角兒那幾個新筐簍。

劉老太太一手拎了一個新土籃子,笑得這個得意啊,「一看這籃子就是李老頭兒的手藝,以前要他編幾個送咱們他還推說胳膊疼。如今他女兒一分家,立刻就送了這麼多來,真是個老扣兒1

劉老頭兒剛要應聲,就聽一旁有人冷笑道,「親家母這話說得也不怕風大閃了舌頭,你家那些筐筐簍簍,哪個不是我家老頭兒子編的?上次我家老頭兒抻傷了手臂,你還讓人捎話兒要三十個籃子。知道內情的還明白親家母有攢家當的習慣,不知道的怕是都以為親家母要趕集賣籃子發財呢。」

劉家老兩口哪裡想到院子里有人,驚得一跳間手裡的籃子就掉了下來,待得再看清說話之人就是李家老太太,那臉色頓時就漲成了豬肝一般。

春妮聽得娘親字字如刀,真是又解恨又解氣。同蒲草一起低著頭站在一處,互相使著眼色都是憋笑不已。

劉家老太太尷尬的張了半天嘴,到底硬著頭皮上前乾笑道,「哎呀,親家母也來了。這話兒說的可見外了,咱不都是自家人嗎?上次也真是不知道你家大哥病著,要不然怎麼也要上門去看看,哪能還讓他挨累埃」

劉老頭兒也跟著上前,搓著手說道,「親家母多心了。」

蒲草正是看戲看得歡喜,眼角突然掃到劉厚生從後園一瘸一拐回來,胳膊肘趕緊就拐了春妮一下。

春妮也是個機靈的,立刻上前抱了娘親的胳膊說道,「娘,我公婆也是好不容易來一趟,咱們進屋去坐吧。」

說完她手下用力晃了晃,李老太也自覺敲打幾句應該差不多了,畢竟自家閨女還是人家的兒媳呢,鬧得太僵不好,於是就緩了臉色請了劉家老兩口進屋,蒲草於是趁機笑著告辭回去了。

劉厚生忍著腿疼走到屋門口,抬眼見得他的媳婦兒和丈母娘正笑著給他親爹娘倒水,胸腔里那顆懸了大半日的心就放了下來…

冬初的太陽一落下山頭,整個小山村就更加寒涼了三分。原本白日里還算溫和的秋風也好似突然轉了性子,變得凌厲冷酷,呼嘯著卷過樹梢、屋檐、山林,囂張之極。

吃了晚飯,蒲草安頓兩個孩子躺進被窩,又借著微弱的燈光數了數家裡的余錢,這才吹了油燈麻利的鑽進被窩。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