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園春來早 散文詩詞

小園春來早 第三十六章腌酸菜

作者:花期遲遲

本章內容簡介:湯也喝了個乾淨。 待得晚上,二夫人聽說兩個小廝因為吵了老爺歇息要被攆出府去,也沒放在心上,吩咐貼身丫鬟撿了兩人的賣身契,隨手就給了孫成。 孫成握在手裡找到兩個早就拾掇好包裹的小廝,當著...

孫府尹一連喝了兩杯茶水,才覺心裡火氣降了一些,見得孫成端了托盤進來,還是呵斥道,「你是怎麼管教下人的,居然敢隨意議論主子長短,簡直太沒規矩了1

孫成躬身勾著頭,任憑主子喝罵也不回嘴辯解。

孫老爺罵了幾句覺得心裡憋悶稍稍好些,見得他如此模樣,心裡倒生出一抹愧意。

後院的事情他也不是不知道,如今當家理事的是二房,孫成這髮妻的陪嫁奴才想必存身已是尷尬,更別提管教他人了。

若是老妻還活著,這樣的事情自然不會發生。而女兒也有親母教導,更是不會像如今這般刁蠻任性。

如此想著,他就嘆了氣,「罷了,這般呵斥是委屈你了。」

孫成上前穩穩放下托盤,行禮說道,「老爺折煞奴才了,都是奴才的不是。」

孫府尹擺手,「不是你的錯。」說罷,靠在椅子上閉目不再言語,臉色晦暗之極。

「老爺,可是有何煩心之事,不知奴才能不能替老爺分憂。老爺公事本就繁忙,不可再添憂思。」孫成輕手輕腳揭開青花碗蓋兒,小聲勸慰著。

孫府尹嗅得最喜愛的雞湯香氣,就支起身子勉強喝了兩口,無奈道,「鳳兒沒有親母管束,規矩學得是一塌糊塗,以後嫁去夫家必定惹人笑話。」

孫成勸道,「老爺也不必發愁,二夫人平日待大小姐也是極盡心的,只不過畢竟不是親母,有些事不好深說。所以,小姐的脾氣才…直爽一些。若是老爺要教小姐學規矩,也不見得非要二夫人教,請個教養嬤嬤不是更好?」

「教養嬤嬤?」孫府尹拿著勺子的手就是一頓,臉色立時亮了三分,「這倒是個好主意。你明日就去城裡訪訪,找個資歷最老、名聲最好的回來。」

「是,老爺。」孫成恭謹應了,孫府尹去了心頭之事胃口大開,一碗雞湯也喝了個乾淨。

待得晚上,二夫人聽說兩個小廝因為吵了老爺歇息要被攆出府去,也沒放在心上,吩咐貼身丫鬟撿了兩人的賣身契,隨手就給了孫成。

孫成握在手裡找到兩個早就拾掇好包裹的小廝,當著他們的面兒把賣身契撕個粉碎,又每人分了十兩銀子,這才送了他們一瘸一拐的出了後門兒。

兩個小廝也忘了屁股上的疼痛,腳下生風一般很快就走得沒了影子。

世上哪有人心甘情願做奴才的,他們都是幼時家裡實在揭不開鍋了,父母為了讓他們有個活命機會才把他們賣出來。如今重獲自由身,又得了足夠買下二畝地或者做個小本買賣的銀錢,簡直就是天上掉了餡餅,哪裡還能不急著趕回家去?

孫成眼見兩人的身影隱隱約約消失在巷子口,這才抬頭去看漆黑一片、無星無月的天空,長長鬆了一口氣…

第三日,孫成找來的老嬤嬤就進了府門。孫府尹親自接見賞茶,眼見這老嬤嬤衣衫整潔,半白的頭髮盤得一絲不亂,而且舉止得體談吐有物,心下很是滿意。立時定下三月聘期給了一百兩的聘金,就留她在府上教導女兒。

老嬤嬤也是個直爽精明之人,開口提了約法三章,涉及打手板兒、餓飯等等規矩懲處,聽得孫府尹這當爹的心疼不已,但為了女兒的將來還是硬著心腸點頭應下了。

孫嬌鳳前日出門去上香,本來好不容易勸得二娘帶她繞去白雲居見見心上人,卻不想撲空而回。結果回府聽得小丫鬟稟告說心上人居然來了她們府上,如此這般錯過,讓她心裡懊惱得恨不能把青石地板跺個窟窿。

這幾日,她正是琢磨著如何再出府一趟,卻被突然告知以後三月不能出門,而且還要被老嬤嬤管教。

這真是晴天霹靂一般,她立時砸了屋裡的瓷器桌椅抗議,二夫人趕來勸慰也被她攆了出去,鬧得滿府不得安寧。

孫府尹聽得孫成稟報,大怒,愈加狠心吩咐老嬤嬤要嚴厲教導。

翠巒城東有一座佔地四畝的大院子,門楣上的牌匾不同於別家的某某府,只怠澳髟啊比字,筆法飄逸、渾然天成,哪怕再是不懂書法之人,也能輕易感受到那落筆之人的洒脫之意。

而院子里,亭台樓閣,小橋流水,也布置的極為雅緻。

其中一座畫樓二層正敞著雕花窗子,陽光直射而入照在那穿著寶藍綢衫的公子身上,越發顯得他嘴角的那抹笑得意又調皮。

待得描完最後一片葉,收了畫筆,方傑一邊放下半挽的袖子一邊說道,「這麼說,以後我這耳根子能清凈三個月了?」

門口伺候的小廝東子立刻笑道,「公子妙計安天下,一出手就釘了孫大小姐的七寸。以後您再去胭脂閣喝酒,可沒人攔著了。牡丹姑娘這幾日可是日日派人來送帖子,奴才都接到手軟了。」

方傑挑眉,端了茶碗喝上一口清茶,笑罵道,「你是拿賞錢拿到手軟吧,別說你沒接人家的賞封兒?」

東子趕忙討好的上前替主子添茶,笑嘻嘻遮掩道,「小的這不是跟著主子沾光嘛,別家公子少爺想見牡丹姑娘一面都難,只有公子您才有如此顏面。」

「以後少接那些好處」方傑收了嘴角笑意,指了桌上的請貼又道,「帖子也都扔了吧。」

東子一愣神,疑惑問道,「少爺,你不去牡丹姑娘那兒了?」

方傑搖頭,展開摺扇,眼望窗外越見蕭瑟的景色,輕聲道,「越是嬌美而惹人憐惜的花朵,花心裡包裹的越不是蜜糖…是毒1

東子撓撓腦袋,實在想不明白,只不過與女子見個面喝杯酒怎麼就同毒扯在一起了。但他也不敢多問,只能帶著一肚子疑惑退到了門外。

方傑的目光慢慢放到那遙遠的天邊,心中不知想起了什麼往事,沉思不語。

偶爾輕靈的風從窗前刮過,帶得垂在他臉側的髮絲飄起,掩蓋了那雙星眸里滿滿的懷念與哀傷…

蒲草抱了苞谷秸進灶間,隨手扯去沾在頭上的苞谷須子,囑咐桃花,「幫嫂子把鍋里的水燒開,等以後酸菜積好了,嫂子給你包酸菜餡兒的餃子吃。」

桃花笑嘻嘻應了,扯了幾根苞谷秸從中踩折之後塞到土灶底下,又敲了火石點著,做得又快有利索。

蒲草在她頭上響亮的親了一口,贊道,「我們桃花真是越來越能幹了,嫂子以後可有幫手了。」

桃花得了誇讚笑得一雙大眼睛彎成了月牙一般,越發可愛。

山子抱了一顆白菜跑進來,抗議道,「我也幫姐姐幹活了1

蒲草趕緊又親了親這極度愛吃醋的小屁孩兒,「山子也是最能幹了,嫂子都搬不動白菜,多虧山子幫忙。」

山子立時努力抬頭挺胸做出一副力大無窮模樣,惹得蒲草和桃花都是笑了起來。

今日早起之時,天色有些陰沉。蒲草生怕落雪就著急把家裡的雜活趕一趕,春妮也是同樣忙碌著進進出出,兩人隔著籬笆牆不時閑話兒兩句。

春妮手下扒著白菜枯萎的外皮,問道,「蒲草,你刷沒刷大陶缸呢?」

「刷了,早都晒乾了。」

「你這動作可是夠快的,那過會兒先幫你燙白菜。」

「好埃」蒲草笑著應了,回身把打臘諫習赴澹想起一事又道,「你娘家還沒有信兒呢,什麼時候能把土送來啊,我怕天一下雪就耽擱事兒了。」

春妮抬頭望望天色也是擔心,就道,「今日我哥再不來,明早兒我就回去一趟。」

「也好,記得再幫我收些蒜頭和小蔥回來1

「知道了,」春妮捶捶酸疼的后腰站了起來,說道,「也不知你這菜能不能種成,蒜頭和小蔥可是沒少買。董四昨天就幫著又收回兩筐吧?」

蒲草哈哈一笑,「多多益善,以後你就知道了,沒有投入哪有回報埃」

兩人如此說笑一陣,桃花也把大鍋里的水燒開了。

春妮也不走門了,在籬笆上找了處空洞直接鑽了過來,笑道,「走大門繞遠啊,以後不如就在籬笆上開個小門算了。」

蒲草含笑不語,眼角掃過院子,孥嘴示意春妮看向那東廂房,低聲說道,「左右也沒幾步,可別招我們家那位大才子發火了。」

春妮吐吐舌頭,對那位時刻頂著規矩禮法做招牌的大才子也是無法,趕忙掐了偷懶的念頭同蒲草忙著燙白菜。

桃花和山子圍在鍋邊看熱鬧,蒲草生怕不小心燙了他們,就攆了他們去門外玩耍。不想兩個孩子剛出去沒半會兒就又跑了回來,喊道,「嫂子,妮姐家門外來牛車了。」

春妮驚喜喊道,「哎呀,是我哥送土來了吧?」

說著她就扔下白菜跑了出去,蒲草在圍裙上擦著手也趕去探看。

果然,劉家門外那兩棵大柳樹下正停了兩輛牛車。兩個車夫,一著褐色一著灰色衣褲,都是三十左右歲的男子。方臉高鼻、粗眉大眼,讓人一見就知必是極正直的性情。

他們身後的牛車上了廂板裝了滿滿的黑土,壓得那兩頭老黃牛都是身上見了汗。第二輛車上多鋪了塊油氈,散放了好些筐簍物件兒,中間坐了個頭髮花白的老太太。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