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園春來早 散文詩詞

小園春來早 第三十四章探望

作者:花期遲遲

本章內容簡介:氣這般晴好,怕是還有一陣子才能落雪。」 另一個道,「可不是,老天爺這是在成全咱們呢。主子們列的採買單子比往年都多,就是跑折了腿,兩三日內也買不齊埃這好在雪落的晚,又能容幾日空兒。」 兩...

董寡婦哭了幾聲覺得心裡不那麼憋悶了,就胡亂扯了衣袖抹了眼淚,拍著小女兒的肩膀,說道,「你這傻丫頭,我是你娘!若是這事兒對你好,娘能攔著你嗎?」

滿桌兒把頭埋在娘親身前抽噎著不肯吭聲,董寡婦無奈,又耐著性子勸解道,「去年你送了荷包給貴哥兒,那事兒就已經不合規矩了,若是傳揚出去,人家不知要把這閑話說的多難聽?

可是你已經給了也不好要回來,只能那樣了。但是你怎麼就是不聽娘的話,還要往張家跑呢。

那貴哥兒先不說人品如何,他是讀書的,將來要考功名要做官、要娶大戶人家的小姐,你一個農家丫頭,他怎麼會娶你?你都是白費心思…」

喚弟瞧著妹妹眼淚滴答落下,心疼難忍就幫腔道,「娘,滿桌兒送給貴哥兒的荷包,他也接了,許是對滿桌兒有些喜愛的心思。

再說,張家只蒲草嫂子一個人做活兒,能不能送貴哥兒重新讀書還不知道呢。萬一他不讀書留在村裡種地了,他和滿桌兒也不是沒可能啊?」

董寡婦看著小女兒哭腫的眼睛也是心疼,又覺三女兒的話有些道理,只得嘆氣說道,「罷了,今日這事就揭過去。滿桌兒以後不準靠近張家,不準再做什麼沒規矩的事。若是敢犯,我打斷你腿。待得來年看看吧,若是貴哥兒真不去讀書了,我就找人去探探張家口風。」

許是多日盼望有了轉機,滿桌兒聽了這話怔愣了好半晌,然後猛然抱了娘親的胳膊哭得更是厲害了。

董寡婦無奈又惱怒,推開她道,「別哭了,小心招來不幹凈東西,你們姐倆趕緊睡吧,記住娘的話埃」

「是,娘。」見得娘親回了自己屋子,姐妹倆頭挨著頭趴在被窩裡說起悄悄話,不時偷笑幾聲,互相撓痒痒打鬧起來。

少女情懷總是詩,但凡有一點歡喜之事,在她們眼裡都是應該銘記一輩子的美好回憶。只是不知她心心念念的那個人能否對得起這一片深情、夜夜相思夢…

不提南溝村裡家家忙著準備各種過冬用物,只說翠巒城北的府衙隔壁,「孫府」兩個龍飛鳳舞的大字躍然門楣之上,硃紅色的大門釘了成排的銅鉚,兩側青磚高砌圍牆。灰色牆瓦,在冬初澄凈的日陽下越發顯得大氣、整齊。

兩個青衣灰帽的小管事正帶了兩個小廝從側門裡出來,抬頭瞧著日頭極好都是臉上帶笑,閑話兒道,「天氣這般晴好,怕是還有一陣子才能落雪。」

另一個道,「可不是,老天爺這是在成全咱們呢。主子們列的採買單子比往年都多,就是跑折了腿,兩三日內也買不齊埃這好在雪落的晚,又能容幾日空兒。」

兩人正這般說著,遠遠就見街角行來一輛黑漆齊頭平頂的略左右分別坐了車夫和隨身伺候的小廝,只瞧這架勢就知必是哪家主子的車架。

其中那個年紀稍長的小管事仔細掃了兩眼那車前掛著的牌子,立刻就小跑迎了上去,笑道,「原來是表少爺到了。」

馬車應聲停在門前,那小廝伶俐的跳下車轅跑去開了車門,小管事極有眼色的上前伸出手臂,扶下了車裡那位眉目俊朗、衣著華貴的公子。然後笑嘻嘻恭敬行禮,說道,「表少爺今日怎麼得空兒出來走走?」

不必說,這貴公子就是方傑了。他下車站定,展開手裡的摺扇搖了搖,笑道,「最近忙些生意,好久未曾上門探望姨母,正好今日得空兒就趕來了。怎麼,陳三哥這是要去辦差?」

小管事連忙擺手,「表少爺還是喚小的陳三兒吧,小的可當不起表少爺抬舉。表少爺若是來探望二夫人,可真是不湊巧了。」

方傑眉梢輕挑,眼含疑惑問道,「怎麼不巧,姨母不在府里?」

「表少爺猜得不錯。今日天氣晴好,二夫人帶著大小姐出城去上香了,就是回來的早也要申時末了。」

小管事笑道,「就是我家大人也去城南秦同知府上赴宴了。」

「那府里還有誰在?不會是寶坤也出門了吧?」方傑神色有些不愉,仿似因為白走一趟很是懊惱。

小管事連忙笑道,「表少爺說笑了,我們小少爺學堂里不放假,哪裡能出去閑走?」

方傑抬頭看看天色,臉色稍微好了一些,說道,「看這時辰學堂里怕是下課了,我正好帶了些小玩意就先陪寶坤玩耍片刻,否則姨母回來說不得又要被收走了。」

小管事想起自家小主子的「苦日子」也是笑了起來,「那表少爺趕緊裡面請吧,我們小少爺若是見得您來,怕是歡喜的什麼都忘了。」

方傑含笑點頭,這才抬步往門裡走。那小廝抱了一隻雕花木盒跟在後面,守在門口兒的幾個門房兒也都是熟識的,笑嘻嘻行禮打了招呼。方傑從荷包里隨手摸了一塊碎銀扔過去,幾個門房兒立刻眉開眼笑的稱謝不已。

瞧著他們主僕的身影消失在朱門之後,另一個小管事就跑上前扯了陳三,問道,「三哥,這人是誰啊,你怎麼這般敬著?」

都說宰相門前三品官,整個翠巒城裡,若是比官位比權勢,哪家也越不過他們孫家去。

他們雖然只是個採買的小管事、孫家的奴才,但是出了這道門,一般小戶人家的主子都要敬他們三分,哪個商家不巴結著,哪個沒眼色的敢得罪?

說句不好聽的,打狗還要看主人呢。惹了他們不要緊,引出背後的主子才是眾人不情願的。

所以,小管事眼見這採買管事里最有威信的老大哥如此謙恭,倒有些不忿,好奇問起方傑身份。

陳三聽得他這話,趕緊扯了他走出很遠才低聲道,「你這小子沒來府上多久,不知詳情也就算了,但你以後可要記得,這位方公子絕對不能怠慢。他是二夫人的外甥,極得二夫人疼愛,甚至咱們大人都時常誇讚於他。」

「哦,原來如此。」小管事一臉恍然大悟的連連點頭,又後悔剛才為何沒有上前行禮討個露臉的機會。

要知道他們這府里沒有正頭夫人,二夫人負責掌管後院,自然是大權在握。他能從田莊調回來就得了採買管事這肥差,全仗著剛當上二管家的舅舅求了二夫人才辦成,哪怕別人不巴結,他也更要親近三分才是埃

陳三見得小管事一臉懊惱,自然清楚他的心思,一時好笑又低聲說道,「還有,咱們大小姐可是極中意這方公子。誰知,以後他能不能做了咱們孫家的女婿埃」

果然,小管事聽得更是後悔不迭。

不說他們兩人閑話兒,只說方傑一路進了后宅,早有門房兒跑去通知了大管家孫成。

孫成迎到了二門口,恭謹行禮笑道,「盼到方公子上門真是不容易,二夫人可念叨您好些時日了。」

「孫叔,最近身體可好?」方傑回了半禮,同孫成一起往二門裡走,應道,「我聽門房說姨母和大人都不在,就想著看看寶坤,學堂里下課了吧?」

「公子趕得時辰正巧,學堂里剛剛下課。若是小少爺知道您來了,必定要歡喜壞了。」兩人說著話就順著游廊走過,穿過一座月亮門兒進了一個小院。

小院兒牆邊種了幾叢灌木,灌木一旁立著木架,木架上綁著的鞦韆隨風微微晃動,為這小院添了三分童趣。

見得兩人一前一後進了院子,早走小廝跑進屋裡去通報。很快屋裡就歡呼著跑出來一個穿了寶藍錦緞衣衫的小男孩,虎頭虎腦,很是可愛喜人。

「表哥,表哥,你說話不算數,我等了你一個月了。」

方傑半蹲身子接住像頭小牛犢一般衝來的表弟,眼裡笑意更真更濃,「最近忙,一時混忘了。」

孫寶坤極力著小臉兒,裝作懊惱模樣說道,「君子一言,駟馬難追。表哥失約,非是君子所為。」

方傑哈哈大笑,回身接過小廝東子手裡的雕花盒子,說道,「表哥知道錯了,所以特意找了幾樣小玩意兒給你做賠禮,如何?」

孫寶坤等得就是這句話,剛才還著的小臉兒仿似春來雪融,瞬時就溢滿了歡喜之意,抱了那盒子就拉了方傑往屋裡走,嘴裡還催促著,「表哥快陪我玩一會兒,我娘回來又該說我玩物喪志了。」

孫家原配大夫人自幼身體就羸弱,嫁入孫家,生了孫大小姐之後越見不好,十年前就先去了。

孫大人為了子息一口氣又納了幾房小妾,卻都沒有動靜。反倒是娶回多年的二房,也就是方傑姨母老蚌懷珠,平安生下了孫府唯一的男叮

孫大人也算明事理,生怕兒子變成紈子弟。不但請回名師教導,平日里還千叮嚀萬囑咐二夫人,一定要嚴格管教。

所以,孫寶坤這寶貝疙瘩的日子從小就過得是可憐之極。

十歲年紀正是淘氣的時候,卻被規矩束縛的像個小老頭兒一般。但凡有兩件好玩意兒擺弄,還沒熱乎幾個時辰就會被母親收走,耍賴打滾也都換不得母親心軟。

如此,倒讓方傑瞧得倍覺心疼。每次上門都給他帶上幾樣兒小東西,再陪他玩上一會兒,自然也惹得這小子見了他比見了親爹娘都歡喜。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