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園春來早 散文詩詞

小園春來早 第二十五章驚懼的孩子

作者:花期遲遲

本章內容簡介:那對狠心父母,他的心頭更是酸澀不已。 當歸小葯童還是孩子心性,得了蒲草買回的大公雞,歡喜的眉開眼笑,纏在蒲草身旁,拍著胸脯保證一定幫忙攢馬糞。蒲草就笑道,下次再來一定帶些好吃食給他。 ...

有那平日同方傑熟識的看客,就哈哈笑著打趣道,「方公子俊美無雙,竟惹女子當街吵鬧,比之古時宋玉潘安也不匡多讓埃」

方傑無奈搖頭,抱拳一禮笑道,「吳兄就不要拿小弟玩笑了,最難消受美人恩埃」

那姓吳的商賈和周圍看客們,都是哈哈一笑轉身各忙各事了。

直到人群散盡,方傑才收了臉上的笑意,微微沉吟片刻吩咐桑「東子,去打聽一下這城裡最嚴厲的教養嬤嬤住在何處?另外再挑兩匹上好錦緞送去牡丹姑娘那裡。」

那小廝身形瘦弱,尖臉圓眼,一對眼珠兒骨碌碌轉得飛快,一看就是個鬼機靈。聽了這話他立刻應下了,腳下卻沒動,又問道,「公子,兩頭兒您都應下了,明日到底要去哪一家啊?」

「哪家也不去1方傑冷哼一聲,轉身就走。

那小廝吐吐吐舌頭,趕緊小跑著去辦差事,自家公子這次可是真惱了,萬一差事辦不好,這火氣就要燒他頭上了。

蒲草不知只是前後腳的功夫,就錯過了這樣的一場好戲。以至於很久之後,因為這事還生出了很多風波,她最後在某人腰側的[email protected]肉上,練習了無數下三百六十度大旋轉,當然這都是后話了。

劉大夫是個極負責任的人,一早晨起來就帶著當歸把藥材抓好了,分包整理。

待得蒲草和春妮採買回來,又把一些需要注意的細節仔細講給兩人聽,末了又單抓了兩種草藥給蒲草,言道每次熬骨湯放進一些更補身體。

春妮和蒲草兩人一迭聲道謝,特別是蒲草,前世見多了那些穿了白衣卻裝了惡魔心腸的醫者,如今再對比劉大夫這樣的醫德,簡直都想把劉大夫送到現代去,讓那些徒有其名的冷血動物羞愧致死。

因此,在付診費藥費時,蒲草主動多給添了二錢,算是眾人的食宿費用。劉大夫卻是堅辭不受,笑言都是劉姓一家,比之旁人還要親三分,不贈葯已是不該,更不能多收診金。

一番話說得劉厚生這樣的大男人眼圈兒都紅了,劉大夫這樣的外人,只是因為同姓就這般厚待與他,再想想家裡那對狠心父母,他的心頭更是酸澀不已。

當歸小葯童還是孩子心性,得了蒲草買回的大公雞,歡喜的眉開眼笑,纏在蒲草身旁,拍著胸脯保證一定幫忙攢馬糞。蒲草就笑道,下次再來一定帶些好吃食給他。

果然,當歸的小腦袋點的如同啄米小雞一般,連聲問著他們何時再來。惹得劉大夫都是臉紅看不過眼,伸手敲打這沒出息的徒兒,當歸到處亂竄,惹得眾人都是鬨笑起來。

一時,劉厚生被抬上了牛車,眾人辭別了劉大夫師徒,終於踏上了回家的路。

秋風一日涼似一日了,蒲草擔心冬日早至,坐在車上也無心觀望風景,心裡盤算著還有多少活計要忙。

倒是春妮夫妻自覺以後生活有靠,就去了來時的愁苦之色,頭挨著頭湊在一處小聲說話,偶爾扭頭見得蒲草這般樣子,春妮就扯了她笑道,「你也別著急,我娘家村子就有木匠,手藝也不錯,咱們明日就能請來開工,一定能趕在下雪前張羅完。」

一旁的兩個鄉親孔六叔和李九叔聽得這話,自然就要問請木匠作何,蒲草也不瞞著,就說想要建個土坯房子,冬日種菜。

孔六和李九驚得眼睛瞪得溜圓,停了好半晌才清咳兩聲,勸道,「咱們這裡大冬日的,房子若是山牆單薄些都容易把人凍死,更別說那菜苗了。蒲草還是省些力氣,明年開春好好種苞谷吧。」

蒲草知道兩人是好心,也不生氣,笑道,「二位大叔的話有道理,這我也知道。不過,我當日在里正和長輩們面前應了要給桃花備嫁妝,要供貴哥兒去讀書,只指望那二畝苞谷地怕是不成,只好琢磨些別的出路。

再說,用土坯壘個房子不難。就算不成,也不過是浪費些柴禾,若是成了,哪怕進個幾百文錢,手頭也寬綽些。」

孔六和李九一聽這話就知道她是打定主意了,而如此忙碌也是為了小叔和小姑,這份心思是極好的。於是就不再相勸,想著家裡沒有什麼著急活計,昨晚又吃了人家那麼多好肉好菜,就道,「那幫工就算我們一份吧,到時候去喊上一聲就成。」

蒲草大喜,趕忙道謝。

董四一邊甩著鞭子驅趕老牛一邊也在犯愁,根本沒把眾人的對話聽進耳里。他本來答應了媳婦兒,上山獵到好皮子賣了銀錢,給她扯塊花布做棉襖的,老娘也嚷著要稱些細面過年蒸棗饅頭,兩個小兒子也提前幾月就盼望過年的鞭炮了。

可惜,他因為背了生子回來耽擱了這麼兩日,再也攆不上村裡的獵隊了,自己進山又太過危險,只能讓一家人失望了。

想著回到家裡,媳婦和老娘必定嘮叨不休,孩子也要哭鬧,他這心裡就火燒一般,恨不得這山路沒有盡頭才好。

劉厚生躺在他身側,聽得他一聲聲偷著嘆氣,有心想告訴他那砍柴的買賣,卻又礙於人多不好開口,只得忍了一路。

終於等到牛車進了村口,孔六和李九跳下車回家了,他才扯了董四的衣襟把昨晚商量好的事情說了一遍。

南溝村所處的山坳,雖是三面環山,卻都不是什麼高山峻岭,充其量不過是十幾丈高的小山包。兔子野雞滿山跑,狐狸或者狼這類的野獸卻不多,這也是村裡人秋獵要走出很遠的原因。

當然,偶爾也有例外,就像前些時日同蒲草賽跑的那隻黑熊,就不知是哪裡跑來的「獨行俠」。

不過,小山包也有小山包的好處,那就是不缺柴禾。什麼矮松啊灌木啊,隨處可見,甚至東山那裡還有大片的枯樹,砍起來極容易。

董四聽得這差事離家近,進項也不錯,自然歡喜,客套兩句就接了下來,笑嘻嘻趕了牛車拐上後街。

街坊鄰居們見得他們回來,都聚過來問詢兩句,蒲草不好說劉家事就跳下車幫忙開院門。

春妮本就恨公婆心狠,口下也沒留情,直言因為送醫太晚,以後要落殘疾不能做重活了。

眾人不知他們夫妻和蒲草的打算,就以為這剛剛分出的小家庭以後算是徹底沒指望了,紛紛勸慰幫著出主意,言道以後進城做個小買賣或者學個不用出力的手藝,也不至於餓了肚子。

也有那同春妮平日交好的小媳婦兒心直口快,替春妮兩口子抱不平,小聲道,「你以後也不用孝順公婆了,世上哪有這樣狠心的爹娘,為了幾個大錢居然不救兒子。」

隔壁陳大娘想起平日自己也是偏心小兒,就嘆氣道,「這人老了,沒個道理可講。」

眾人還要再說話,蒲草已是打開了院門,牛車進了院子,董四又幫忙把劉厚生背到了炕上。眾人見了又誇讚他是個有義氣的,倒惹得董四紅了臉,趕忙告辭去還牛車。

眾人隨後又閑話幾句,也都散去了。

桃花和山子在後園聽見動靜瘋跑了過來,抓了蒲草的衣襟不放。蒲草瞧著她們的身上沾了泥點,就問道,「可是在後園玩泥巴了?」

兩個孩子搖頭,都道,「我們幫著二哥脫草坯了。」

懂事的孩子誰都愛,蒲草笑著挨個親了親,就在筐了找了那油紙包出來,小心翼翼拿出兩隻糖豬兒和糖公雞,笑道,「這是獎勵給好孩子的。」

兩個孩子小臉兒一喜,卻立刻又黯了下來,甚至小腳兒還往後挪了挪。

他們如此反常模樣惹得蒲草疑惑,就蹲下身子問道,「桃花,山子,你們怎麼了,可是有誰欺負你們了?」

山子扭頭偷瞄了一眼桃花,癟了嘴不說話,桃花卻是紅著眼圈兒,小聲道,「沒有,嫂子。我們不要糖人兒,咱們回家吧。」

蒲草聽了這話更覺奇怪,就攬了他們兩個在懷裡假裝傷心道,「桃花和山子都不跟嫂子親了,我真是傷心埃買了糖人兒一路小心抱著,結果人家還不喜歡…」如此說了幾句,她就低頭嚶嚶哭了起來。

「喜歡,喜歡1山子和桃花哪知有假,以為蒲草是真哭了,趕忙搶著抱了她的脖子一迭聲的喊著,「嫂子不哭,我們喜歡。」

蒲草也不抬頭繼續抽噎著,問道,「那你們怎麼不要糖人兒?」

桃花猶豫了一下還是不開口,山子卻崩豆似的說道,「劉大娘說姐姐跑了,不要我們了,嫌我們是累贅,只吃飯不幹活兒。」

蒲草聽了這話,兩道眉毛就緊緊皺在一處,心頭惱怒之極。

小孩子最是不能驚嚇,若是開解不好,也許就是一輩子的病根兒。特別是這樣從小沒爹娘的孩子,極度沒有安全感,若是嚇唬他們說親近的人也要離開,簡直就同在他們心裡埋了炸彈一般,隨時都是提心弔膽、驚懼不安。

果然桃花的小手哆嗦著,一臉小心翼翼的問著,「嫂子,我以後只喝苞谷粥不吃餅子,也不要糖片了,嫂子不要扔下我們好不好?桃花聽話。」

山子也趕忙保證,「我也是,姐,我也不吃餅子了,只喝苞谷粥就行,兩碗…」說到一半,他又把兩根小手指縮回去一根兒,「不,一碗就能吃飽…」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