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園春來早 散文詩詞

小園春來早 第十七章夜半叫門

作者:花期遲遲

本章內容簡介:月,終於學得有些眼色了。 門外那人還在喊叫,「蒲草,開門!這才剛黑天,怎麼就閂門了,是不是心裡有鬼,怕人說道埃」 蒲草眼裡冷意愈濃,端了水盆大步走到門邊,踮起腳尖兒一揚手,就把那盆洗腳...

劉厚生頂著眾人的目光,把缸啊盆啊挪到牛車上,正不知如何是好的時候,蒲草和春妮終於回來了。

眾人都想問上幾句,卻也都知不好多說,一時乾笑著對蒲草點點頭。

陳里正清咳兩聲上了牛車,說道,「趕路回村吧,再耽擱下去就要貪黑了。」

眾人應了,麻利的上了車,一路出城往南趕去。

劉厚生故意落在最後,瞧著和前車拉開七八丈的距離了,就趕緊小聲問媳婦兒,「你們哪裡來的銀錢,買回這麼多東西?」

春妮瞧著蒲草靠在陶缸上,一臉悠然,沒有阻攔的意思,就一臉歡喜的趴在自家男人耳邊,小聲道,「蒲草和一家大酒樓談妥買賣了,人家給了二十兩的定金,這才添置了這些物件兒,裡面有一小半兒是蒲草給咱家買的。」

劉厚生本就是個憨厚的人,聽得媳婦兒說完,知道這銀錢不是歪路得來的,也就不再追問了,反倒開始埋怨媳婦兒,「咱們家裡也不缺啥,怎麼讓蒲草多花銀錢?」

每次提起這事兒,春妮兒都是一肚子的怨氣,撅了嘴反駁道,「咱家不缺啥?虧你說的出,咱家是啥都缺!搬家時你娘連屋裡用的燈台都沒讓帶來,恨不得兩隻陶碗兩雙筷子都搶回去才好呢。別說簸箕筐簍,我拿了自己的針線筐,你娘都翻了無數白眼,那可是我娘家嫂子給的…」

「行了,行了,」劉厚生後悔極了,怎麼就惹得媳婦又翻了舊賬,趕緊說道,「都是過去的事了,咱們不提了,我明日就同董四他們上山了,多獵些好毛皮回來,咱們賣了銀錢就還給蒲草妹子,她們一家更緊巴,咱們幫不上也不好佔便宜。」

春妮這才重新綻了笑臉,興緻勃勃說起兩人都採買了什麼物件兒,一路無話,眾人終於趕在天黑之前進了村子。

春妮夫妻幫忙把蒲草的那一份兒東西都卸了下去,蒲草還要留飯,春妮卻摸出城裡買的那四個饅頭,笑道,「有這好吃食,切上半個咸蘿蔔,就是給快肉都不換,誰還喝你的苞谷粥埃」

蒲草哈哈大笑,裝了兇惡模樣說道,「哼,明日就燉肉,看你來不來!」

眾人都是笑起來,春妮夫妻告辭回了自家,蒲草立刻就栓緊了院門,一手一個牽著山子和桃花往屋裡走,說道,「記得今晚誰來都不要開門啊1

山子和桃花年紀小又貪嘴,正盼著嫂子拿好吃食出來,哪裡會不應,立刻脆生生保證道,「保管不開1

蒲草笑著在一個藤筐里翻了一大一小兩個油紙包出來,大的裡面是六個大白饅頭,小的裡面則是一片片黃橙橙的糖片兒,摻雜了熟花生碎粒或者是熟芝麻,還沒等吃到嘴裡,只用鼻子嗅嗅就覺得香甜之極。

兩個孩子都是歡呼起來,上前抓起一塊咬得咯蹦蹦有聲,蒲草生怕他們吃壞了牙齒,囑咐了兩句就去安放物件兒。

張貴兒這一會兒剛把白日里扒好的苞穀粒裝進袋子,挪進廂房,就被蒲草抓了壯丁,里裡外外忙碌。

蒲草燒了小半鍋熱水,抓了一把苞谷面兒熬成粥,找了兩個土豆切絲,加蔥炒炒,就著六個白饅頭,一家人吃的是眉開眼笑。

剛吃完飯,張貴兒回了廂房,蒲草正打水給兩個孩子洗腳,就聽得院門外有人敲門,聲音響亮得仿似要把那門板砸碎一般。

兩個孩子受驚縮在一處,怯生生的看向窗戶,蒲草皺了眉頭安撫幾句,就端了水盆出去了。

張貴兒也是出來探看,見得蒲草擺擺手,又聽得院外那人聲音,立刻就轉身回去了,甚至麻利的吹了油燈。

蒲草挑眉一笑,這小子被她打壓了一月,終於學得有些眼色了。

門外那人還在喊叫,「蒲草,開門!這才剛黑天,怎麼就閂門了,是不是心裡有鬼,怕人說道埃」

蒲草眼裡冷意愈濃,端了水盆大步走到門邊,踮起腳尖兒一揚手,就把那盆洗腳水統統潑到了門外。

門外的張二叔正是喊叫的歡實,突然被兜頭潑了一盆冷水就懵住了,好半晌才跳腳罵道,「是誰,是誰敢潑我冷水?」

蒲草這才在門裡慢悠悠說道,「啊,原來是二叔啊,我以為是哪個潑皮無賴到我門前鬧事,卻沒想到二叔大晚上來砸侄媳婦的門,這…怕是於理不合吧。若是傳揚出去,村裡人還不定怎麼編排二叔呢。

當然,二叔還有幾分『顏面』,不怕村人褒貶,我卻是要抬頭做人的。二叔就算真有事,也趕個青天白日的時候再來吧。」

張老二夫妻本來聽得有人報信兒,說蒲草進城做了見不得人的事兒,得了大筆的銀錢,他們歡喜的差點兒跳起來,扔下飯碗就匆匆趕來,不想半路張二嬸子灌了冷風肚子疼,去人家草垛後面拉屎,張二叔等不得就自己先跑了來,誰知反被蒲草抓了「於理不合」這由頭,結結實實澆了一盆洗腳水。

他這個惱怒啊,再想要大罵已是沒了剛才氣焰,冷風一吹又激靈靈打了幾個噴嚏,到底耐不得冷,轉身就走。

正好張二嬸子小跑兒趕過來,見得他這般模樣就道,「這身上怎麼濕了,難道那小娼婦動手了,明日我就告去里正家,看誰還替她說好話1

張二叔冷得直哆嗦,一邊打著噴嚏一邊罵道,「你個蠢婦…阿嚏!你怎麼才來,懶驢…阿嚏!懶驢上套屎尿多1

張二嬸有些委屈,嘟囔道,「我瞧著那劉家的柴好,就抱了兩捆送回家去了。」

張二叔氣急,一腳踹在媳婦兒身上就慌忙往家跑了,張二嬸一邊追還一邊問著,「咱們就這麼算了,不找那死丫頭算賬了…」

蒲草倚在門后,聽的兩人的吵鬧聲隨著夜風慢慢遠去,就直起身子,抬頭望向天空那又圓了一圈兒的明月,輕輕嘆氣,「爸媽,你們看女兒如今的日子多熱鬧啊,一點兒也不寂寞,所以,你們在那邊也不要傷心難過礙是女兒沒有福氣,下輩子一定想辦法托生回去,還給你們當女兒,嫁個好男人,不讓你們像以前那樣操心了…」

明月仿似聽到了蒲草悠悠低語,輕輕嘆息間,把臉掩到了雲朵之後,不忍再看她臉上的淚珠被風吹落…

許是昨晚吹了風,蒲草早起微微有些頭疼,眼瞧著窗外才微微發白,雞叫尚且兩三聲而已,她索性就又懶了一會兒。

身側兩個孩子像尋找溫暖的小動物一般,團著身體面向她酣睡著,鼻翼微顫,清淺悠長的呼吸,帶著淡淡的暖意吹到蒲草臉上,讓她忍不住軟了心房,彎身在他們臉上親了親。

人與人之間的緣分,有時候真是說不清,就說山子和桃花這兩個孩子吧,山子流落在村裡,沒吃沒住,還要被調皮的孩子們欺負。桃花當時剛剛死了娘親和兄長,整日被二叔一家苛待,自己尚且也是吃不飽,睡不好,卻在識得山子之後極力照顧,哪怕去她那窩棚喝粥也要帶著山子,而山子雖然認了自己做姐姐,心裡最在意的卻是桃花,就是張貴這親兄長呵斥兩句,山子都要像小老虎一樣衝上去護著桃花。

誰也不是命運之神,說不清將來這兩個孩子會不會結緣,會不會分開,會不會生怨,但是如今這幼年的時光,有這樣的情誼,也是人生難得的幸運了…

桃花翻了個身,伸出了小手蹭了蹭鼻子,手臂上的中衣已經舊得看不出原本的顏色,邊沿兒也磨損的起了毛邊兒,蒲草悄悄替她蓋了蓋被子,突然就覺鼻子發酸,自己這般大的時候,可是比桃花要幸福許多,起碼吃穿不缺,甚至比普通孩子要好的多。

家裡老爹雖然只有小學文化,卻是村裡有名的萬能之人,腦子活絡,人家在循規蹈矩種地的時候,他已經建了溫室大棚,等到村裡人一窩蜂的跟風時,他又改養奶牛,等養奶牛成風,他又改養雞抄

老話說,前三十年看父敬子,后三十年看子敬父。老爹如此精明能幹,引領致富風潮,她這個做女兒的自然備受村人喜愛,老爹也是她的驕傲。

但是後來她考大學了,工作了,見多識廣了,老爹在她心裡就漸漸矮了下去。老爹的嘮叨,老娘的催促,甚至讓她厭煩,一度謊稱忙碌不願回家。

許是老天爺看不下去她這般不孝,一場車禍送她到了異時空,無親無故、無依無靠,讓她日日思念爹娘,以贖前罪…

可惜她縱使萬般悔恨,這一份思念也終究無力穿越時空,投送給另一方的爹娘,只能讓嘆息在空蕩的屋子裡迴旋、飄落…

窗外的雞鳴,一聲連一聲的響起,蒲草回了神,長長吐出一口氣,迅速穿衣下地,開始新一日的忙碌。

院角的泥土很是鬆軟,她輕易就鏟了小半籃子,澆水和泥,直接抹到了鍋沿兒邊上。

昨晚新安的大鐵鍋黝黑厚實,看著就讓人喜歡,倒水刷洗乾淨,砸碎兩根大骨頭扔進去就熬煮起來,待得熬出了滋味,就在小罈子里舀了一碗細面,小心翼翼的撥了些指甲蓋大小的麵疙瘩。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