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園春來早 散文詩詞

小園春來早 第十三章初遇

作者:花期遲遲

本章內容簡介:們定然會羨慕的吵鬧不已,這般想著她的臉居然就紅了起來,正是自覺失禮想要收回目光,卻又捨不得,於是就想扯著蒲草離開。 卻不想她這一伸手卻撲了個空,扭頭看去蒲草居然已經奔著那貴公子跑過去了,春妮大...

蒲草叮囑了幾句,又答應回來時帶好吃食,這才同春妮一起到村口,沒等一刻鐘,送糧的牛車就一輛接一輛的趕了出來,兩人麻利的跳上了劉厚生的牛車。

其餘七八輛牛車上也坐了幾個婦人,今年田裡大豐收又能進城去逛逛,自然各個都是心情極好,湊在一處說著家長里短,不時笑鬧出聲,惹得男人們搖頭不已,卻也嘴角帶笑。

秋收過後,田野里已經是空無一片,偶爾有那手慢的人家,苞谷杆子還未曾割回去,孤零零的一小片兒豎在那裡,秋風刮過,枯黃的苞谷葉子迎風招展,嘩嘩作響,仿似在歡迎眾人進城,又仿似再宣洩他們的孤單。

蒲草心裡盤算著一會兒要如何行事,無心賞景,半躺在苞谷堆上望著天上的雲朵出神,這倒成全了春妮夫妻,兩人坐在一處說起了悄悄話。

很快,眾人進了城,男人們徑直去了府衙,女人們則下了車結伴去逛街採買。

蒲草不知春妮如何打算,就問道,「我要去辦事,你若是有什麼物件兒要採買就先去吧,約個地方碰面兒就好。」

春妮卻笑道,「家裡什麼都不缺,我不過是想出來走走,陪你一起辦事去吧。」

其實他們夫妻分家出來,比之張家的家徒四壁也好不到哪裡去,房子又是破爛不堪,自然有無數物件兒需要添置,只是手裡銀錢不多也就將就了。

蒲草想起前日那賣熊膽的銀子都給了她贖房子,若是她們夫妻留下,豈不是能添置許多物件兒,於是心頭一酸,上前拉了她的手說道,「那就跟我走吧,說不定還能發注大財呢。」

兩人手扯著手慢慢走了幾步,攔了一個面相溫和的老者,問詢到哪條街是酒樓聚集之處,就直奔而去。

此時正是巳時末午飯時分,各個酒樓都是高朋滿座,店小二們穿著青色的短衣衫,肩上搭著雪白的棉布巾笑嘻嘻迎著客人,不時高聲報著菜名,很是熱鬧。

蒲草特意選了個門面最氣派、妝點最奢華的酒樓,抬腳就要往裡進,不想卻被春妮硬是扯了回去,於是問道,「怎麼了?你扯我做什麼?」

春妮瞄了兩眼那酒樓里錦衣華服的食客,小聲說道,「你有銀錢嗎,這地方一個炒菜怕是都要幾兩銀子?」

蒲草噴笑,安慰她道,「誰說咱們是進去吃飯了,我是要見他們掌柜或者東家談生意,這地方暫時咱們還吃不起埃」

沒想到春妮聽了這話,還是不肯鬆手,堅持道,「這樣的地方最是勢力眼,咱們穿成這樣,能進去門兒嗎?」

蒲草無奈,猜得她是膽怯,就說道,「不如你在這裡等我吧,我自己進去問問。」

「那不行,我要跟著你,萬一人家罵你,我還能幫你說幾句。」春妮以前聽過幾句閑話,說是鄰村有人背了山貨到酒樓售賣,被人家好頓臭罵攆出來了,她生怕蒲草這火爆性子,一時忍不住同人家吵起來,惹出事端,死活也不同意她自己進去。

蒲草無法,四處瞧了瞧,旁邊那幾家酒樓門面倒也素凈樸實,很有些格調,許是那掌柜老闆也能有些見識,於是就退而求其次,扯了春妮向那裡走去,打算先從這幾家開始。

可惜,她忘了世界上還有表裡不一這詞,那酒樓有格調,裡面的人卻沒有相稱的品性,她們兩人進店剛一開口說不是來吃飯的,店小二就沉了臉,再一說要找掌柜或者東家談生意,立刻就被攆了出來,甚至連是什麼生意都不肯多聽一句。

蒲草懊惱,想起前世那些電視劇里這樣的場景,不是應該被掌柜迎進雅間殷勤款待嗎,為何現實卻是如此殘酷?

其實這也怪她一時還沒有適應如今的身份,前世的她是個難得一見的大美女,又擅長穿衣打扮,出門辦事自然不會受到冷落,就是那電視劇里為了突出主角的『王霸』之氣,也是所向披靡,行事沒有不成的。

可是如今,她只是一個山村裡出來的小婦人,衣衫雖乾淨卻實在粗陋,本身又是身形乾瘦,面色蠟黃,那些掌柜夥計沒把她當成乞丐攆出去就算客氣了,哪裡還願意聽她的「好生意」?

春妮瞧著蒲草臉色漲紅眉頭緊皺,生怕她再氣出個好歹來,趕緊扯了她繞到後邊的巷子里,小聲勸說道,「咱們今日不如回去吧,好好想個辦法再來也不遲,這些酒樓掌柜見得咱們是農家女子,心裡就是瞧不起,更別說讓他們往外掏銀子了。」

「狗眼看人低的東西,等我的青菜種出來,有他們後悔的時候。」蒲草恨恨的一巴掌拍在身後的青石圍牆上,腦子裡飛快轉著,極力想要找出個好對策。

春妮從懷裡掏了兩個餅子,遞了一個給蒲草,笑道,「你餓不?我早晨爬起來可是沒吃東西呢,咱們墊墊肚子就去縣衙找生子他們吧,以後想出好主意再來。」

蒲草肚子也正是餓得咕咕叫,一邊大口吃著一邊四處觀瞧各家酒樓的後門,心裡盼著,若是有人出來就上前打探個消息,興許還有機會。

可惜,今日許是她註定出師不利,那幾個小門兒沒有一個打開的,實在讓她泄氣。

正這時,遠處突然傳來一陣馬蹄敲在石板路上的嗒嗒聲,蒲草扭頭一看,原來是巷子外拐進一輛黑漆齊頭平頂的馬車,一個中年車夫一臉謹慎之色,小心翼翼扯著韁繩,生怕一個疏忽碾壓到坑窪顛了車裡的主子。

春妮扯了蒲草往後靠了靠,略帶驚奇羨慕的小聲說道,「這馬車真氣派啊,我這輩子若是能坐上一次就好了。」

蒲草拍拍手上的餅子碎末,嗔怪道,「真沒出息,你應該說你這輩子一定也要買上十幾輛這樣的馬車,每次出門都換一輛坐。」

春妮咯咯笑了起來,剛要接話兒的時候,就見那馬車在兩人不遠處的一座烏木門前停了下來。

一個十三四歲的青衣小廝開了車門,麻利的跳了下來,隨後,躬身站在一旁扶著車門,說道,「公子,到自家酒樓了。」

車裡那公子低低應了一聲,「唔」。那聲音仿似最好的大提琴被風拂動般帶著回聲,說不出的醇厚悅耳,蒲草和春妮忍不住都是盯著那車門,好奇這聲音的主人是何模樣。

很快,那馬車裡就下來一個年青男子,身材傾長高挑,穿了一件冰藍色的上好絲綢縫製的長衫,領口和袖口鑲著雪白的滾邊,了簡單雅緻的竹葉花紋,與插在他頭上的羊脂玉發簪,在陽光的照耀下交相輝映,襯得他那劍眉、星目、高鼻、薄唇,更顯俊朗非凡,仿似雕刻聖手,巧奪天工的作品一般,特別是那一雙眸子,深邃又幽靜,讓人一見不能到底,再見已是沉淪…

春妮驚嘆的微張著嘴巴,心裡直嘆今日進城真是沒有白來,居然有幸見到這般俊美的男子,待得回去同幾個交好的小媳婦兒說起,她們定然會羨慕的吵鬧不已,這般想著她的臉居然就紅了起來,正是自覺失禮想要收回目光,卻又捨不得,於是就想扯著蒲草離開。

卻不想她這一伸手卻撲了個空,扭頭看去蒲草居然已經奔著那貴公子跑過去了,春妮大驚,連忙追了上去…

前世帥哥美女見多了,蒲草免疫力自然要比春妮高的多,況且她心裡最惦記的是找人投資蓋溫室。要知道,一家人發家致富吃飽穿暖的希望,可都在這一遭了,帥哥再養眼也沒有活下去重要埃

所以,她一瞧得那院子里迎出來的人,就是剛才拒絕她的那些掌柜之一,而此時這老掌柜待這男子打躬作揖很是恭敬,不必猜,這男子就是酒樓東家一類的人物。

她當機立斷就趕了過去,大聲說道,「這位公子請留步,小婦人有話要說1

那公子正輕搖手裡的摺扇,含笑問著什麼,突然聽得有人高喊,就扭頭看了過來。

今晨出門前,蒲草是用心拾掇過自己的,衣裙換了乾淨的,頭髮也用水抿了又抿,盡量梳得平整,可惜趕路加上剛才這半會兒的折騰,已是完全變了模樣。

那衣裙本就是春妮的,穿在她身上肥大許多,加上那一頭隨風造反、張牙舞爪的枯黃頭髮,遠遠看去,就好似一隻偷穿了衣服的小猴子一般,惹得那男子撲哧就笑了出來。

他杉有眼色,湊趣說道,「秋日天氣好,猴子都下山了。」

那公子笑罷乾咳一聲,呵斥道,「不許胡說。」可惜,他那眼角眉梢的笑意卻依舊沒有斂去。

小廝笑嘻嘻退到一旁,那老掌柜此時也認出蒲草來了,有些懊惱的說道,「你這婦人,剛才不是攆了你出去,怎麼又追到這裡來了?我們酒樓沒有買賣同你做,趕緊回家去吧,不要再此歪纏了。」

蒲草自然瞧得出這主僕幾人面上的輕視,心裡惱怒卻也只能忍著,順手理了理頭髮,這才勉強扯了笑臉說道,「這位掌柜,我這裡確實有一樁好買賣。剛才老掌柜忙著招呼客人,不肯聽我了。如今,貴酒樓的東家來了,又正好閑暇,為何就不能撥冗片刻聽上幾句。很多時候,發財的機會只在一念之間。」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